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中国式老板》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二十八章 卫莉陪侍

  次日上午,卫莉果真来了,手里还提着个保温瓶,说是一早熬的鱼汤,钱丽娟喝了刀口恢复得快。把保温瓶放到床头柜上,卫莉又从包里取出胶皮手套,还有消毒液和洗杯刷放到床头柜拐角。
  “我今天能下地活动了,没什么事的。”真是个精细的女人,钱丽娟想。
  “还是尽量不要沾凉水。”卫莉说着就从柜子里取出碗来去卫生间洗。
  欧阳文在一边有点不知所措,跟卫莉说些感谢的客气话吧,似乎没有必要也有点见外。如果不客气呢,也显得不合常理。半天才憋出一句:“真是麻烦你了!”这话说出来,自己都觉着干巴巴的别扭。
  卫莉洗过碗,打开保温瓶将鱼汤倒进碗里。这鱼汤熬得浓浓的奶白色,一看就知道是下了功夫熬的。“钱姐,趁热喝一点吧。”卫莉把鱼汤端给钱丽娟。
  钱丽娟忙接过碗,说:“小卫你别忙了,真没什么事情。”
  卫莉说:“没关系的,有事我就干,没事就陪你聊聊。”
  “哈哈,卫莉也在啊!”这时候,胡安刚捧着一大抱鲜花进了病房,嘴里不停地说:“抱歉,抱歉,来晚了,昨天是有事情实在脱不开身,不好意思啊钱丽娟。”
  欧阳文笑着说胡安刚:“你这家伙,搞这么多干嘛,谁家花店被你搬来了吧。”
  “不好吗?看看咱们这两位女士,哪个不像花一样的漂亮?这叫交相辉映、相得益彰!”胡安刚哈哈笑完了,问钱丽娟:“怎么样,还好吧?”
  钱丽娟说:“小手术,做得也算顺利,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哦。”胡安刚又问卫莉:“你什么时候到的?”
  “我来有一会了。”卫莉答。
  欧阳文说:“她今天是特意来帮忙的。”
  正说着,卫莉起身按了一下床头的呼叫按钮,说:“水要完了。”
  钱丽娟抬头看着输液瓶说欧阳文:“还是小卫心细。欧阳文,水都没了,你没看见啊!”
  欧阳文有点不好意思,赶紧出门去迎护士。
  护士来到病房以后,看了看围着病床边笑容满面的几个人,皱着眉头说:“你们注意一下,要让病人尽量多休息。”
  都明白护士是嫌他们人多碍事了。欧阳文对胡安刚说:“我们下去走走吧。”说罢,拉了胡安刚就往楼下去了。
  护士帮钱丽娟换上新的吊瓶,在本子上做了记录就出去了,屋里一下就静了下来。卫莉拿了钱丽娟刚喝完鱼汤的碗,转身去卫生间清洗去了。
  等到卫莉收拾好了,又重新回到床边坐下来后,钱丽娟说:“小卫,要是有事,你就回去吧。”
  “我没事。”卫莉说。
  “你家里不要照顾啊,好容易有个礼拜天的。”
  卫莉说:“家里目前就是我一个人,孩子住校,每个礼拜天才回来一趟。”
  “你老公呢?加班?”钱丽娟问
  “他……在国外。”感觉卫莉不想说自己家里的事,钱丽娟便不再问了。沉默了一会,卫莉说:“说说你们吧。”
  “我们?你是说我和欧阳文?”钱丽娟问。
  卫莉起身帮着钱丽娟捋顺了输液管,说:“要是没什么不方便的,我就听听。”卫莉微偏着头,饶有兴趣地看着钱丽娟。
  “我没什么好说的,我给你说说欧阳文吧。说来话长哦,你有兴趣听?我还从来没对人讲过。”
  “你说吧,我有兴趣。”卫莉说。
  “当年,我和欧阳是在一次聚餐上认识的。其实,那时候我早就先认识了胡安刚,他是我中学时期一个同学的朋友。那次聚会,欧阳文是跟着胡安刚一起来的。开始我不太愿意接近他,我觉得他有点像小痞子,一脸的坏相。”
  “我怎么没看出来呢?”
  “真是的。你不知道,当年他留着个嬉皮士一样的长卷发,一笑起来,还带着小年轻那种玩世不恭的神态。再加上鼻子上长的那个黑痣,你说那是什么样子,不就是一副坏人相嘛!”
  卫莉说:“真想不到,他当年这么赶时髦啊!”
  “不过当时还是有一点冤枉他了,我原以为他那一头卷发是烫出来的,后来才知道那是天生的卷发,人家女孩子背地里都叫他卷毛。”钱丽娟笑笑,接着说:“嗯,也可以说当时那时代背景下是时髦。后来,听我同学说,他这人根本不是外表看的样子。他出生书香门第,父亲是教师,爷爷是教师,爷爷的爷爷还是私塾先生。欧阳文耳濡目染,骨子里就是个秀才。这反差太大啦,反而引起了我对他的兴趣和注意。我发现他能写会画,说是也没经过多少专门的训练,就是那种骨子里遗传的本事。那时候,他经常被邀请,去帮同学或者朋友去写个招牌什么的。我告诉你啊,他写招牌聚精会神描字时,那个歪着头的样子特帅!”
  卫莉说:“这说明,那时候你心里已经喜欢他了。”
  “应该说是好感。还有一点,欧阳文当年是嫉恶如仇,忧国忧民,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完全是一副天降大任于斯人也的样子。很好玩!”
  卫莉“咯咯”笑:“男人年轻时大部分都这样,说,给我一个支点,我能撬动地球。”
  钱丽娟也笑。接着轻叹了口气,表情暗下来:“就是最近这些年,我知道他心里不痛快。”
  卫莉问:“为什么?”
  “都是他工厂里的那些破事闹的。现在回头想一想,当年就不该鼓动他辞职下海。那时候,我们只是被那股下海发财的凤巢冲昏了头,自以为又不比别人笨,人家能行我们怎么就不行?但是,我们对经商都是从来没接触过,自然就忽略了人的适应性问题。欧阳文清高、敏感、善良,根本适应不了这种环境。我能感觉到他做得很累,是心累,经常是一整夜地失眠,才这个年纪,头上都有许多白发了。”
  卫莉说:“我还真没看出他有什么烦恼,反倒觉得他是个比较乐观的人。”
  “你是不知道,欧阳文平时该说该笑照常不误,别人看不出来,只有我心里清楚。我们家里有一个瓷瓶,欧阳文视为传家宝,轻易不给别人碰的。瓷瓶是他爷爷亲手画的,上釉的时候特意留了白,要求他能添上字传下去。”
  “是云山先生吗?”
  “你知道云山是欧阳爷爷?欧阳文从来不跟人说的。”钱丽娟很吃惊。
  卫莉暗暗吓了一跳,自己无意中多嘴了。她问钱丽娟:“为什么从来不对人说,有什么忌讳的吗?”
  “那倒没有。因为欧阳文不想借他爷爷的光环给自己脸上贴金,也不愿意因为自己一事无成而拖累了爷爷的名声。常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欧阳文一个人坐在书房里,捧着那个瓷瓶发愣。我听见他咕噜过,说是怕这辈子再也没本事完成了。”
  卫莉说:“既然是这样,那就不干厂了呗。”
  “哪有这么容易哦,这叫骑虎难下,被人套住脖子了。现在这些生意人没有道德的,平时欠人钱就不愿意给,一旦你不干了,一分钱也别想要回来了。我们还欠别人钱呢,怎么办?把家卖了也还不上啊!”
  “哦!”卫莉心里像被什么抽了一下,已经基本能体会到欧阳文的心态了。
  “还有一件事,就是我们一直没孩子,我觉得特别内疚。”钱丽娟说。
  卫莉本想问没孩子是什么原因,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便问钱丽娟:“有没有考虑过领养一个孩子?”
  钱丽娟说:“我想过,可欧阳文始终不同意,他说,就这样两个人过没什么不好。”
  住院部大楼后门外有个小花园,一条攀满金银花的长廊从后门一直延伸到花园的另一头。长廊下有三三两两的病人在散步,也有在水泥地上画了格子,弄几个小石子摆棋阵的。
  欧阳文和胡安刚两个人踱到一个石桌处,面对面坐了下来。胡安刚问:“钱丽娟什么时候能出院?”
  “医生说顶多一个礼拜就可以了。”
  “卫莉是你叫来帮忙的?”
  “不是,是她自己要来的。”
  胡安刚两眼直视着欧阳文说:“我问你个问题,你要老实告诉我。”
  欧阳文看着胡安刚故作严肃地表情,撇了撇嘴笑着说:“那你就别问了。”
  两个人都不说话了。沉默了一会儿,胡安刚突然说:“我给你说说卫莉的事吧。”见欧阳文没吭声,胡安刚故意吊着胃口问欧阳文:“想听吗?算了,不说了。”
  “你想说我就听”欧阳文掏出烟来,递一根给胡安刚。
  “急了吧,乱了方寸了吧。”胡安刚冷笑道,“我不抽烟你都忘了?”
  欧阳文一愣,忙收回香烟给自己点上,以掩饰自己内心小小的尴尬。
  胡安刚鼻孔里“哼”了一声,慢慢地说:“卫莉的老家在上海,父母都是五十年代随着工厂整体内迁过来的。她母亲已经去世好些年了,她父亲退休以后就回了上海,到她大哥那儿住去了,她现在住的房子就是父母留下的房子。卫莉还有个二哥在省委组织部,好像是个处长。他老公原来和她是同事,都在统计局上班,据说那个人有点书呆子气,脾气还特别的犟,属于一条道非走到黑不可的那种。就因为这样,和局里人员很难相处,便找了个机会跑到国外读研去了。”
  “应该早就毕业了吧,怎么不回来呢?”欧阳文问。
  “那家伙根本就没打算回来,还多次催着卫莉把孩子也带过去。卫莉不想去国外生活,所以一直拖着不答应。我感觉卫莉其实心里也有顾虑,那人我以前见过一面,怪怪的,说不好,卫莉恐怕跟他也没多少感情了。你别说,那家伙还挺时髦,有传言说他在国外,早已和一个留学的女人建起了临时夫妻关系。”
  “哦?”欧阳文看着胡安刚,不自觉地惊出了一声。
  “嗯。我有一次问过卫莉这个事,她不吭声,那就证明是确有这回事的。其实,有时候细想起来,卫莉也挺可怜的。”胡安刚说到这里,突然话锋一转:“你老实说,你们两个关系到什么程度了。”
  欧阳文说:“根本就没有你指的那种关系。”
  胡安刚白了欧阳文一眼:“还记得墨菲定律吧,你们两个都别自欺欺人了,我看还不是迟早的事,挡都挡不住了!”胡安刚说,“不过我还是比较佩服你,做到现在的老板,基本上能洁身自好,在当今社会环境下确实属于凤毛麟角的。其实,我胡安刚从来就不是什么卫道士,只是觉得钱丽娟和卫莉都是好人。我作为你最好的朋友,想提醒你一下,这火玩得一定要控制好分寸,别伤着钱丽娟,也别伤着卫莉,不然你将来一定会追悔莫及。”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巅峰权力
宁为酷吏,不做青天。 叶家镇镇长苏逸做梦都没想到在清水县新县委书记上任的第一天,就有本镇老百姓拿着血书拦路上访。面对这种情况,他只能是迎难而上。然而让所有人意料不到的是看似普通的上访事件,背后却隐藏着一个天大的阴谋......
金戈铁马
现代都市连载
执掌风云
从东南席卷而起的时代风云中,深处基层的萧峥无意中抓住一个机会,经历了从潜龙在渊到辉煌腾达的人生历程。
笔龙胆
现代都市连载
都市之最强狂兵
国之重器,猛虎出笼!亦正亦邪的他注定有着无法平淡的命运!身负枷锁执掌生杀命轮!他身立潮头一生高唱大风! 只装最牛的逼,只踩最狠的人!他一生辉煌,彪悍铸就,舞练长空!
大红大紫
现代都市连载
阳谋
新晋公务员唐俊突击被提拔担任村支部书记,一下就卷入到了风云诡谲的明争暗斗之中。 面对县金地公司的压力,面对各种利益方的纠缠,唐俊绝不妥协,但是同时又不蛮干,而且巧妙运用阳谋手段,一次次化解各种危机,率领红鱼村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辉煌成就,自己的仕途也因此平步青云,一路扶摇直上!
南华
都市其他完结
都市大亨
走一步,看两部,谋三步,步步惊心!看他如何披荆斩棘,红颜相伴!
苍白的黑夜
都市其他完结
逆袭
大多数的单位斗争,起于人事调动,止于背景对决……
钓人的鱼
现代都市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