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中国式老板》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十八章 会是他吗

  按照顺序,该轮到赵科长说笑话了。“我出个谜语给大家猜吧。”赵科长想了想说。看没有人反对,赵科长接着说:“你们说,男人最喜欢听女人说什么?最害怕女人说什么?”
  “我想要你。”何伟梅得意地抢着回答。
  赵科长那胖脸堆着坏笑说:“小何真是不简单啊,太了解男人了。”何伟梅举起拳头又想捶打他,被赵科长一把抓住了手,干脆不放了。赵科长问大家:“那么最害怕女人说什么呢?”
  这回没人说准了,有人说想要钱,也有人说想要男人回家离婚,都不得要领。赵科长脸上露出得意的神情,一字一顿地说:“我——还——想——要!”
  何伟梅抽回手叫大家别笑:“这不是和刚刚胡老师说的差不多嘛。哦,男人就这德性啊!这个不算,不好玩,赵哥喝酒。”
  赵科长对何伟梅说:“我再出个谜语给你猜,你要是能猜中,我就喝两杯。要是猜不中,你陪我喝一杯怎样?”何伟梅说行,就要他出。赵科长说:“女人最喜欢男人什么大什么粗?”
  何伟梅撅着嘴:“这个我不说。”
  赵科长得意地说:“你根本猜不出。”
  何伟梅不削地说:“这么简单的问题谁不知道啊,要不你说。”
  赵科长笑着提高了嗓门:“想歪了吧,是——财大气粗!”
  何伟梅不干了:“你坏,你耍人!那我也出个谜语给你猜。”
  赵科长说:“你说就是。”
  何伟梅问:“有一个胖子从高楼上面跳下来,结果变成了什么?”
  赵科长边想边说:“是肉饼?……变成了肉球?……挂树枝上了,没死?”见何伟梅都摇头,“那我猜不出了。”他说。
  “变成了——死胖子!”何伟梅说完,自己哈哈大笑起来。
  欧阳文一愣,心想这何伟梅真是没分寸。他担心赵科长会因此而不高兴,却未曾料想,赵科长笑得好像比何伟梅还开心。欧阳文刚刚已经提到嗓子眼的心,又放了下来。
  轮到杨专管员时,他说不会说笑话,自己认罚一杯酒。阿妹也说自己不会,要和杨专管员一起认罚。欧阳文说这可不行,咋能一起就这么简单过去了呢?赵科长略有所悟地说,要是想一起罚,就得喝个交杯酒。没想到两人倒挺默契,几乎同时端起酒杯,相互交叉着挽了胳膊就喝,引得何伟梅在一旁鼓起掌来。再到侯义敏时,欧阳文说他还是没结婚的小伙子就算了吧,见大家没说什么话,侯义敏便站起来自罚了一杯酒。
  “卫科长,现在该你讲故事啦。”看着按顺序该轮到卫莉了,赵科长又来劲了。
  欧阳文赶紧说:“我替她罚一杯吧。”
  赵科长说:“那可不行,不能搞特殊化呀,是吧,卫科长。”
  胡安刚也说:“卫莉算啦,我也替她认罚一杯。”
  “不关你的事,胡老师你别管。”赵科长还就较上了劲,他觉得这个漂亮女人尴尬起来更好看。
  “好好,为了不扫了大家的兴,我也说一个。”卫莉虽然在故作轻松的微笑,脸颊却已是更红了一些。
  赵科长单手托腮,饶有兴致地等待着。
  胡安刚瞪大了眼睛盯着卫莉,好像卫莉嘴里随时会蹦出个炸弹来。
  欧阳文心里是说不清的滋味,好像既担心卫莉尴尬,又有点想品一品卫莉究竟能开放到什么程度。
  卫莉说:“一对新婚小夫妻,每次“那个”的时候,男的总喜欢一边用力一边嘴里不停地说,我掐死你,我掐死你。这一天,女的想男的了,就找到男的单位来。男的问,有事吗?女的说,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不想活了。”
  大家可能觉得要卫莉说这样的笑话有点难为她了,或者是认为如果紧跟着叫好起哄就会显得有些猥琐。所以在卫莉说完了以后,居然没有一个人笑。
  赵科长打着圆场说:“卫科长这个笑话还算说得过去,我看可以过了。”
  欧阳文说:“那我来说一个。”
  卫莉像是刚做了件很了不起的事,拦住欧阳文说:“等一下,大家先喝了酒再说。”
  大家便各自喝了杯里的酒。
  ……
  看酒宴已经差不多了,欧阳文站起身来,对赵科长和杨专管员说:“两位领导,我们是不是可以先撤了,进行下一个节目,轻松一下唱唱歌去。”同时给何伟梅和阿妹使了个眼色。两个女人便上前挽住赵科长和杨专管员的胳膊摇晃,嚷着要去唱歌。
  侯义敏已先走安排去了。赵科长和杨专管员便不再推辞,被一行人拥着向隔壁的飚歌城走去。
  进了包厢刚落座,服务员就推着小车跟了进来,啤酒、果盘、腰果、爆玉米花桶什么的,摆满了两个茶几。这边刚消停,门外呼啦啦又排着队走进了十几个小姐,一色的紧身衣、超短裙,一字排开站在他们面前。欧阳文征询地看着赵科长和杨专管员,见两人都摆摆手,欧阳文叫领班把小姐们都带了出去。
  点了歌,音乐响起,杨专管员和阿妹相挨着,旁若无人地在那儿唱《迟来的爱》。
  欧阳文把何伟梅招到边上说:“你帮我给阿妹带个话,就说谢谢你们两个啊,今晚要是有点过了,就算吃我的亏,下次我专门给你们赔罪。”
  何伟梅说:“没事的欧哥,又少不了一块肉。阿妹那边根本不用说,你看不出来啊,说不定那两位还得请我们喝酒呢。”欧阳文笑笑,没说什么,他明白何伟梅说的是阿妹和杨专管员。何伟梅眨了眨眼睛说:“欧哥,我给你提个醒,也许有用。要是以后杨专管员问起阿妹的事,你可千万一口咬定阿妹是在你厂里上班的啊。”
  欧阳文说:“没问题,如果需要,阿妹随时可以去我那儿报到。”
  “嗯,我一会儿跟阿妹说。放心吧欧哥,我们没事的。”何伟梅说完,又回到了赵科长边上。
  又有一只曲子响起的时候,赵科长和何伟梅,杨专管员和阿妹,两对分别搂着跳起舞来。欧阳文对胡安刚说:“你和卫莉也跳一个吧。”
  “我不会跳舞啊,你不知道吗?你们跳吧。”胡安刚说。
  两人的对话,被卫莉听得清清楚楚,欧阳文不好不主动了,便邀请卫莉跳了起来。这是欧阳文和卫莉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第一次如此长时间的触摸到彼此身体,两人居然像年轻人那样有点拘谨起来。脸与脸相距太近了,有一种紧张的压迫感,谁都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在这种气氛下,两个人的舞步就没法流畅,身体多少显得有点僵硬。当欧阳文刚张嘴说话时,卫莉也同时说话了,结果,两个人都笑了,又都同时闭了嘴。
  “你说吧。”卫莉仰脸看着欧阳文。
  “我是担心你喝了不少的酒,想问问你现在还好吗?”欧阳文说。
  卫莉轻轻摇摇头说:“我没事,只要你今晚请客的效果好了,其他的都可以忽略不计。”
  “你刚才想说什么的?现在你说吧。”欧阳文看着卫莉。
  “我说的和你一样。”卫莉说完,两人会心地笑起来,就都不说话了,就这么慢慢地跳着,仿佛在感应彼此的心率一样。跳着跳着,卫莉内心里的那个疑问又蹦了出来:为什么就是感觉这臂膀是那么的熟悉?为什么对他总是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莫非真的就是他?真有这么巧的事吗?
  后来,卫莉还是忍不住抬头看着欧阳文问:“你的头发真好看,是专门做的?”
  欧阳文说:“是娘胎里带来的,自来卷。”
  卫莉内心一怔,这语气和当年的他简直是一模一样。她又试探着问:“无州你熟悉吗?”
  欧阳文有些疑惑地笑着说:“为什么这样问,莫非你是无州人?或者说我身上带有什么无州人的特征?”
  卫莉摇摇头:“都不是。”
  欧阳文觉得奇怪,卫莉为什么会无来由的说起无州来了。他说:“我不是无州人,但是对那里很熟悉,而且对第一次到那里的经历是刻骨铭心。”
  “刻骨铭心?!”
  “是的,说来话长,今天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等下次有机会,我再细细告诉你。”
  卫莉不便再追问,可她的心在砰砰地跳,直觉告诉她,欧阳文极有可能就是当年的那个他,她相信自己的直觉。
  萨克斯管音乐缓缓地吹奏着,给人一种温馨感的同时,也隐隐的有点暧昧的味道。欧阳文看到,杨专管员和阿妹这时已经不能算是在跳舞了。两个人就这么面贴面地搂着,随着音乐慢慢地晃,旁若无人地窃窃私语着什么,并不时会响起欢快的笑声。而赵科长就显得有些夸张了,他挺着个大肚子很陶醉的样子。被搂着的何伟梅似乎在尽量地往后躲,可是怎么弄,也离不开赵科长凸起的肚皮。何伟梅没办法,只是偶尔目光和欧阳文相遇时,偷偷地扮个鬼脸。
  过了一会儿,卫莉抬头问欧阳文:“在想什么?”
  “想出去透透气。”
  “走吧,我有点晕,也想出去透透气。”卫莉说。
  两人悄悄地出了门,没走几步就听见后面有人喊,回头一看,胡安刚也跟了出来:“你们去哪儿?”
  “有点头晕,出去吹吹风。”欧阳文说。
  已是午夜了,大街上几乎没有了什么行人,城市此刻仿佛睡着了,白日里的喧闹已是了无痕迹。一阵夜风吹来,使人顿觉凉爽畅快。
  胡安刚问欧阳文:“喝酒的时候,你怎么一直不提你要他们办的事情呢?”
  欧阳文说:“都是心知肚明的事,如果在桌面上抵住话了,反而不好说了。”
  “那要是他们装糊涂,岂不是误事吗?”
  “他们只要来了,应该就说明问题不大。没事的,他们并不是恶人,只是习惯了而已。”
  胡安刚“哦”了一声,长长舒了口气。他伸了个懒腰,笑着问卫莉:“今天真是开了眼了,我可从来不知道你能喝这么多酒的。”
  卫莉说:“我自己也不知道,不过还是头晕了。”
  胡安刚说:“是嘛,如此说来,你今天是为欧阳文两肋插刀啊!”
  “你不也是吗?”卫莉望着胡安刚说。
  胡安刚哈哈大笑:“我没办法,上辈子就欠他的。”
  欧阳文也笑,看着眼前的两个人,他感到温暖,觉得欣慰。他调皮地对胡安刚说:“卫莉今晚讲的那个笑话有点意思哦,那个什么,就是不想活了。”说完,和胡安刚都笑。
  卫莉悄悄地在他胳膊肘上捏了一下。这一捏,捏得欧阳文心里一颤。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万古第一神
【年度火爆玄幻爽文】李天命做梦都要笑醒了。他家的宠物,竟然都是传说中的太古混沌巨兽。他养的黑猫,是以雷霆炼化万界的‘太初混沌雷魔’。 从此,他驾驭十头太古混沌巨兽,化身万古第一混沌神灵,周游诸天万界,踏平无尽神域。万物生灵,诸天神魔,连爬带滚,哀呼颤抖!
风青阳
东方玄幻连载
枭少凶猛,替嫁娇妻宠上天
一场替嫁阴谋,蓝依依被送给了传说中丑陋瘫痪的克妻大佬,新婚夜,她被男人逼着主动……   众人皆知,傅寒枭是A城的疯批活阎王,性情古怪暴戾还克妻,没有哪个女人敢跟他扯上关系。蓝依依做为克妻大佬的第九任妻子,众人都等着她被横着抬出来。   可三天后蓝依依红光满面戴着硕大鸽子蛋出现在众人面前,一个月后她晒出孕检单和无数珠宝财产,蓝家人嫉妒红了眼,逼她离婚让出傅夫人之位。   蓝依依微微一笑,什么也不做只唤了老公两个字。   于是克妻大佬不克妻,他宠妻上天,蓝家人走着进来爬着出去,那些曾经得罪过蓝依依的,全部排队上门赔礼道歉。   蓝依依一头扎进活阎王怀里,“老公,你对我这么好,我要如何报答你。”   男人双臂收紧,嗓音低沉暗哑:“来,二胎安排一下。”
年年有余
现代言情完结
黄檗向春生
幼年的黄欣悦由于经常替表姨父任文良跑腿,到自己家附近的中药店素问堂购买裱画用的中药材料黄檗,与素问堂主人之子袁春生相识。每当袁春生看到黄欣悦,就会笑着呼唤:“黄檗来了!”两人感情融洽。但有一天,袁春生忽然凭空消失了。多年后,在黄欣悦的思维中,袁春生一定是不在人世了,否则一定会再和自己联系的。但是,他到底去了哪里?
苏曼凌
网文女频完结
权力暗战:征途
倒霉蛋赵德三,原本是一名富二代,无奈大学毕业之,风云突变,家境衰败,变成一名落魄的‘负二代’。大学毕业,赵德三立志重镇家业。八面玲珑的他,踏入职场,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与敌人与对手上演了一曲曲惊心动魄的逆袭好戏。在商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爱情上,博得了美女总裁、清纯校花、灵动女同事的深情厚爱,最终事业与爱情大获丰收,赢娶白富美,走上了人生巅峰。

jiuxiaohonghu
都市其他完结
都市大亨
走一步,看两部,谋三步,步步惊心!看他如何披荆斩棘,红颜相伴!
苍白的黑夜
都市其他完结
逆袭
大多数的单位斗争,起于人事调动,止于背景对决……
钓人的鱼
现代都市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