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在那河流的交汇处》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1章

  1
  安然坐在她宽大的椭圆形办公桌后,身后的玻璃幕墙下,是流动的朝气蓬勃的城市。这是2006年的深圳,春天的太阳打在玻璃墙上,有一种妥贴的温暖。
  上午9时许,助理匆匆走进办公室,躬身低语道:“安律师,外面有人称有急事要见您,说是您的老乡,叫白兰。”
  安然听到“白兰”的名字,顿时一惊,抬起美丽的脸庞,长长的睫毛笼罩在如烟的忧愁中,急忙道:“快让她进来。”
  白兰几乎是冲进来。安然忙迎上前。白兰神色慌张,见安然便“哇”地一声哭起来:“安然姐,我哥出事了。我妈要我赶快回去。你得跟我一块回去,也许是与我哥的最后一面。”
  最后一面!安然一阵头晕目眩,摇摇晃晃,差点摔倒。她一屁股陷入沙发里,脑子很乱。白兰——白桦的妹妹,怎么知道自己在深圳,并且找到这里?不过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刚才,白兰好像说,白桦出事了,要自己跟她一块回去——见最后一面,天啦,这怎么可能,见最后一面!
  安然的眼窝涌出两股泪水:“白桦怎么了,你快告诉我——”泪水流到安然嘴唇上,只得用手拂去。她的内心深处,开始凝聚巨大的痛楚,层层向外传递,她一手揪紧胸口,一手紧握白兰的手问:“他怎么了?”
  白兰泪流满面。“他去拍婚纱照,出了车祸。我们得赶快回去,怕来不及。”
  安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很快恢复理性。“哦,你得等我一下。我还得回去带上华生。”
  “华生?”
  “我儿子。也是你哥哥的儿子。”
  白兰惊呆了!张口结舌道:“你,你们,有了孩子,我怎么不知道,我相信我哥也不知道。”
  “他是不知道,我没告诉他。华生很乖,今年六岁了。”安然淡淡的,把助理叫进来,交待事宜。
  白兰还呆立在那里。这回是安然提醒她:“走吧,不然真来不及了。”
  安然拦了台的士火急火燎赶回家,抱起华生就往外跑。“你干嘛,你去哪里,你带钱没有?”月姣——安然的妈妈,在她身后边追边喊。安然顾不上回答,便钻进的士,一溜烟开走了。
  白兰盯着华生一眨不眨。安然焦躁地催促华生:“叫姑姑。”
  “姑姑。”华生怯生生的,他发觉妈妈今天与往常不一样。
  安然的心很乱。白桦——真的要走了,永远地离开她?他们七年不见了,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孩子,他怎么可以——安然无声地哭泣,低垂着头,眼泪鼻涕掉了一地。华生从未见过妈妈这样,吓坏了。
  “妈妈,我们要去哪里?”
  “去见爸爸。”
  华生更加惊诧了,这是他第一次听妈妈说起爸爸。以前外公外婆总是说,爸爸出远门了,要好多年才能回来。
  白兰一把搂过华声,哽咽道:“华生乖,等下我们就见到爸爸了。”
  华生虽然是个聪明的孩子,却也被这两人女人吓到了。他一下子看妈妈,一下子看白兰,奇怪又不知所措。他不仅是第一次听妈妈提“爸爸”,也是第一次感受到“爸爸”真实的存在。爸爸是什么样子的人,为什么她们提到他总是哭,爸爸怎么了?
  白兰见华生瞪大双眼看着她,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话,只是拉着华生的小手,眼泪湿了一层又一层。
  他们赶上了最早的一班飞机。华生见白兰很亲切,叽叽喳喳地问这问那。安然精疲力歇地靠在座位上,大眼睛里蓄积的哀伤令人心碎。她与白桦从小到大一直亲密无间,怎么走着走着,就走散了,是那该死的门户之见吗,还是那莫须有的“破鞋”事件?
  窗外,厚厚的云层如翻腾的白浪,飞机穿越其中,穿越那厚重的绵长的岁月。
  多年以来,安然一直认为,她人生所有的记忆,都从那个美好的夏日开始。
  那是上世纪80年代,安然第一天上学的日子。
  碧波荡漾的洞庭湖畔,浓荫掩映一处庄重古朴的院落,市属最大国营农场——新星农场便坐落于此。新星农场建于上世纪50年代,与新中国同龄,见证了半个多世纪的时代变迁。
  农场地基较高,与湖堤平行。湖堤下,是绿树成荫、红砖灰瓦、金色稻浪翻滚、鸡犬蛙鸣相闻的广袤乡村。九月的湘北,热得正酣,但湿润的河风裹着稻谷的香味让空气中浸着甜,暑热也消减了许多。
  上午9时许,安然乘座的北京吉普驶出了农场大院。农场有东、西两个大门。出了农场的东大门,是一截水泥卵石小道,道路的两旁,浓郁的法国梧桐连接成片遮挡住热烈的阳光。大约一公里后,有一个交叉口,左拐是通往邻近县城的公路,路面由砂石铺成,道旁树则由法国梧桐换成了泡桐。从交叉口右拐进入宽阔的河堤,堤旁草地的露珠在太阳的灸烤下挥发出湿热,蒸得人昏昏入睡。
  当年,越野吉普在乡村还属稀罕之物,但作为农场书记的女儿,第一天上学开车接送并不过分。大约15分钟,吉普车便在河堤停下了。书记从前座下车打开车门,双手接住安:“下车喽,我的乖女儿。”安然扑进父亲怀里娇笑一声,由父亲轻轻放下。睛空如洗,夏日的河风迎面拂来,有一种干净的凉爽。正是水涨季节,洞庭湖一袭雄壮的浑黄,簇拥着向前奔跑,在艳阳的照耀下闪烁着金色的光芒。
  河堤下,两幢长排红砖黑瓦平房便是安的学校了。校舍墙侧“农业学大寨”、“计划生育好”的标语分外醒目。这是所县属农村小学,新星农场曾拟建子弟小学,但县里来协调要求接收附近农民子弟就读,农场觉得难以管理,只好作罢。
  学校没有大门,两幢砖房间的地面用黑煤渣铺填,这便是孩子们做操、活动的场地了。操场的前方,有一个水泥台面,上方竖了一根木杆,褪了色的五星红旗在木杆顶端孤零零地飘舞着。书记夫妇有些沮丧。新星农场虽是市里最大的县级国营农场,但地处偏僻的湘北农村,农场干部职工的子弟都是就近入学。
  但安然很兴奋。6年来,她一直生活在场部大院里,院墙外的世界对她来说是陌生、神秘且遥远的,并非伸手可及。今天第一次置身广阔的天地,安然激动得两眼放光。
  校长是一个身材干瘦的老头,约莫50多岁,早已带一队老师在河堤下恭候,脸上写满了受宠若惊。他向书记伸出手时,身子向前倾90度,安然担心风一吹,他就会栽倒在地上。
  那天,月姣特意给安穿上了她最喜欢的粉色格子裙,腰间有根腰带。安然浓密的秀发间编了两条可爱的小辫,上面扎两根蓝色的丝带,洋娃娃似的粉嫩可爱。安然走进簇拥的人群,简陋的校园瞬间明亮鲜活起来,一群孩子的小脑袋在大人身后撺挤着,皱巴巴的小脸上眼睛眨巴眨巴,很是好奇,他们的视线追随安的身影转移。
  入学手续很快办完了,安然找到自己的教室。在她的身后,小伙伴们互相推搡,像围观外星人。安然的确与众不同,她的脸庞洁净红润,其他孩子却是脏兮兮的,头发也凌乱得完全没有章法;安然举止优雅,小公主似的,身后的小孩子却挂着鼻涕,衣服都是一个颜色——像是刚从泥塘里捞出来,全是泥土色。
  安然走向自己的座位,教室正中间一组的第三排,显然,是老师特意安排的。双人长条课桌虽然年深日久已破败不堪,但桌面已油亮光滑,手感很舒适。
  安然很开心地将双手盘在桌面上,感觉有人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她奇怪地扭过头,见到了一个虎头虎脑的男孩子——她人生的第一个同桌。男孩子穿一件的确凉白衬衣,衣领有些磨边,但洗得挺干净,颜色还很亮堂。男孩子一眨不眨的,安然很不理解。她冲男孩子笑了笑,那小男孩却因此扭过头去了。
  这是安然第一次见到白桦。
  领完新书,安然有点无所事事,便很有礼貌地与同桌打招呼:“你好,你叫什么名字?”安然在农场幼儿园混迹三年,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了礼貌。
  可是同桌既没回答,也没任何表情,小男孩仍然瞪大清澈黑亮的眼睛,像见到了外星人,上上下下地打量安然。
  真没劲!
  安然噘起嘴,不再理会这个没趣的同桌。正郁闷间,见父母立在教室外叫她,便兴高采烈地回家去了。
  第二天学校大扫除。当年,农村小学还没出现“清洁工”,学校的卫生都是由同学们兼负。安然的班级负责除草。经过一个暑假的野蛮生长,校园内杂草都有一人高了。安走进杂草丛中,感觉整个人瞬间被遮盖掉了。太阳很高,很是闷得慌,安然有生以来第一次体验到“辛苦”的含义。同学们在草丛中隐隐约约,安然无所适从,心里暗暗叫苦,而那些黄黄的家伙还不停地捣乱,左捻右扎的,挠得她又痒又麻。
  安然笨手笨脚的,那些锄头啊,簸箕啊,完全不听她使唤,她站在忙碌的人群中,孤单又无助。
  安站在草丛中一筹莫展。有同学从她身边经过,可只是好奇地看看便走了。要不要请人帮忙?安然拦住一个女孩子:帮我抬抬草可以不。小女孩很好心地帮她抬了一程。可是即使与人合抬一簸箕,那些长在泥土上的杂草似乎也有千斤重,把安然小小的掌心勒出一道红印。
  不过一个来回,安然已是汗流浃背。她抬起头,头上的太阳明晃晃的,刀子似的。安然突然觉得,上学一点也不好玩,还不如在农场里,和小伙伴们游戏。正沮丧间,一个男孩走过来,麻利地抡起锄头,横贯在簸箕中央,自己抬有锄把那头,示意安然抬另一头。“用锄头抬,手就不会勒痛,而且会感觉轻很多。”原来是她的同桌。安然按他所说试了试,哎,还真轻松了不少。
  原来他还会讲话的,而且还挺热心。“你叫什么名字?”安然很友好地问。男孩仍然不作答,用力擤擤鼻涕,样子很酷。
  同桌帮安然抬了几簸箕杂草,安然的任务也顺利完成了。“谢谢你!”安然由衷地感谢。可同桌立即走掉了,她的礼貌被扔弃在荒草丛里。
  这是她在学校认识的第一人,也是第一个朋友,安然心想。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步步为赢
张清扬只是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他加服务……
一路向西
现代都市完结
至尊神婿
入赘三年,活得不如狗。一朝崛起,岳母小姨子给跪了。 岳母:求求你别离开我女儿。 小姨子:姐夫我错了……
狼牙土豆
现代都市连载
官途青云路
人前显贵,背后遭罪。看上去消遥自在、光鲜亮丽的公务员身份,背后却是三十余年的步步惊心和心泣口哑的锥心之痛。与憎恶之人的同床异梦,与亲爱之人的心绞诀别,与险恶对手的殊死较量,让他在迷惘的摇曳中身心俱疲,但理想的明灯却指引着他披荆斩棘执着奋进,一路红颜相伴,终达青云之巅……
奔云
现代都市连载
执掌风云
从东南席卷而起的时代风云中,深处基层的萧峥无意中抓住一个机会,经历了从潜龙在渊到辉煌腾达的人生历程。
笔龙胆
现代都市连载
官藏
十万狂花如梦寐,一片冰心在玉壶。叶三省如何穿云而来,乘风破浪,成为披荆斩棘的哥哥。
庹政
现代都市连载
重启巅峰
草根出身的陆青云意外重生,展开一段草根逆袭的青云之路,世间风云百态,却看他长袖善舞,左右逢源
一蓑烟雨飞
都市其他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