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龙子凤种》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073章下自成蹊

  ……月亮升上来了,那弯弯如摇篮似的月亮升上来了;它并不孤寂,环绕在它那妖娆地身姿旁边的却是无数地眨巴着眼窃窃私语的大小星星,所有的话语声也只有那个悠游自在的月亮能够听得到。暗沉沉的幻影散去,显现出了这些那些的尖峰,那些这些突出的石块;还有朦胧胧的未知深浅横竖悬空的穴洞,就这样时不时的顺着月亮的行程和气候的幻化而轮流的发出灰里透蓝的莹光……。
  ……。
  “今天是大年三十,也是我们组建学友队以来的第一个大年三十。”王队长站了起来,手握着放在桌上的酒碗同时环视了四个饭桌上的那些菜肴继续说道:“这点菜确有点单薄了,可大家一定要吃好吃饱!”“……?哈哈……。”学友们中发出笑声,免不了有些怪笑声,也可能有的学友认为王队长总该有点激动人心的开场白吧。
  守备师这次配置的白面、苞谷面、小米、地瓜干最起码可以吃上四个月,再外加那自己种植的地瓜、南瓜、苞米、土豆,可吃上十个月,又如长势一天胜过一天的猪、羊、鸡,今年肯定是沒有什么问题了。然而,在今天上桌的几乎都是蔬菜,荤菜仅仅只是每人一块比平时稍厚一点的野牛肉片。
  藏头露尾的确有激动人心的东西,那就是大年三十北方人必然要吃的饺子。这天上午全体人员出动各忙各的,拿来白菜、还有那些留存的野羊肉;这些野羊肉也确实忙碌坏了槐花,单刮骨取肉就用了几个小时。
  “是绣花还是咋地呢?”石蛋突然走进厨房戏语道。“哪有这么邪乎。怕就怕肉馅不够,大家吃了不带劲。再往后羊骨煮烂了放上豆腐又是一个菜!”槐花头也不抬的踌躇满志的说道。突然,她抬头向外扯开嗓子大声吆喝道:“玉芬,人呢?”“叫什么叫,渗的慌……。”去暖棚里那把几棵大葱一齐拔来。”“是!大妈。真要魂飞魄散了。”玉芬那只嘴也不会闲着。“嗯,都是大妈级的。”见此情景,石蛋嘀咕着走出了厨房。
  这边力气大的男学友忙着揉面,当然也沒有忘记要掺点苞米面,细水长流嘛。要吃一齐吃,那就理所当然的一齐干,只见他们使出了十八般武艺,最后形状五花八门的饺子出现了;那情景,多数学友是在照葫芦画瓢,包出的饺子有方型的扁型的三角型的,有的甚至还被揉捏成圆型的。“……谁家包的谁吃!”是谁在发威,好像并沒有引起众人太多的注意,大家仍然在那里左顾右盼的边包边议论着,最后一致认为槐花包出的水饺才是水饺,活灵活现像模像样地宝宝型的。“……真不愧是胶东女子啊。”“谁家包的谁吃!”这句刚才还不怎么引人注意的话语又给人倒腾出来了,真是天有不测风云。
  ……在深不可测的高空里,夜,当着他那被魅惑的眼睛,呈现出伟大的奇观……。
  “哇啊……”四盆热气腾腾的饺子端了上来,引发了阵阵唏嘘声。北方的锅够大的,一次性几乎可管够。听说天神造了口大锅,有饭有菜有肉,可供上亿人在里面折腾。“劲到逮,还有!”槐花边放饺子边唠叨。
  “蘸醋吃,好吃。”“咋这么淡?”“是有这感觉!”……。小东北和子光正在那里一唱一和的窃窃私语。“正好啊。”“很鲜的。”“长了一口什么嘴呀。”……。他俩的一番你去我来的对话引得众学友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今天酒不多,大家匀着喝。”崔教官端起酒碗说道。“我们尝一口。”“就喝两口。”女学友自告奋勇,纷纷上前施舍。这下男学友要乐得屁颠屁颠的。……。
  “差不多。”“将就吧。”“真是一对活宝。”“你看,半碗酒兑上半碗开水喝,这样才过瘾。”“不会喝醉吧?”“醉了才爽快!”“吹牛皮。”“捡大个的吹。”“吹破了才好。”“去喝死吧。”还是有些愤愤不平之声,不过也闹热了许多……。看着子光正对小东北言来语去的,一边的石蛋突然想起了二伯,心头不觉腾升起一股酸辛味。
  讲故事的人讲得头头是道,听故事的人听明白了,这故事就算是讲好了讲对了。一阵轻微的哭泣声悄悄地溜进了石蛋的耳中,他环顾四周,几个男女学友正低头手捂着嘴。再仔细一听,有点邪乎,走前观瞻,好傢伙,小东北和子光热泪夺眶,就差号啕大哭了。
  真是人逢佳节倍思亲。对曾经有家的,由于战争的原因,家因此沒有了,想家念家情有可原,但对于从未有过家这种概念的男女学友来说,今天也异常如此。可想而知,家这个东西太有诱惑力了。一边的王队长和崔教官眼观此景沉默不语,他们可能在想,一定要使这些学友们感到从此有家的感觉,但是,任重而道远,大家须努力!……。
  史记李将军传赞:“谚曰:‘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索隐:“按姚氏云:桃李本不能言,但以华实感物,故人不期而遇,其下自成蹊径也。”
  ……黑暗展开了墨色的天鹅绒,掩盖着群山峡谷,无数星星正发散着亮光,闪着磷色的光辉,织成了美艳的图案。……山下,在大地苍穹衔接的模糊不分的地方,在黑暗中散布着金口镇的百家烛光灯笼……。
  数百米的弓型店铺,户户火红灯笼高挂;东方白蓝通透爽心,闻之涛声不绝于耳;光洁的街道披露上紫褐色的闪烁着灿若云锦的荧惑光彩,恍如出窍的火龙跃跃试欲。大年三十的聚餐是在新成立的金口镇政府楼下大厅,这里就是交易纳税场所,把办公桌收拢靠墙摆放,中间马上显露出可放三张大桌的地方。
  借着大年三十、金口鎮政府的成立喜庆,崔老?现在要叫崔镇长了!他将在这里接待请客所有在金口镇各方面的头面人物。走进饭厅,那股令人陶醉的香酥味急不可待的扑面而来,仿佛久已很愉快的引得客人们的鼻孔发痒。
  “好香哬。咱看看……,十二大碗。够气派的。”首先进屋的是姜富贵和他的四个部下。在这里顺便说一下,由于金口镇政府的成立,郑金参谋将带一个班的士兵到鎮政府来,任务是警卫或协助政府做些零碎杂务。陈营长所在的那个营专职负责镇外警卫,骑兵营还专门派了一个骑兵排驻守在镇东小半岛王村,这样的军事部署把个金口镇包裹的严丝合缝水泄不通。
  “挂滿汽灯确实亮堂……。”紧接着是李凤山茄子川一行人,其中有一人,只见他嘴里有着比较宽裕的地方来安顿的牙齿,疏疏地排列着,显得每颗都是很小的样子。黑色的胡子,虽然从来沒有剪过,但却很浅;他那红艳艳的两颊上只有着一层新鲜的绒毛,正像从沒给人触过的果实的绒毛一样。尽管今天他穿着便服,崔老还是一眼认出,他就是驻金口码头的日本最高长官松井渔夫少佐。尽管崔老认识他却从未和他说过话,可还是热情的邀请他和茄子川共同坐上座。
  ……。
  “少佐先生,有件事我不理解,为啥你们突然走了十三个人?”崔老在一番简单地充满着热情洋溢的开场白后,就催促大家大碗喝酒大碗吃肉。当他坐下问话松井时还有意识地瞥了一眼茄子川。“噢,你说他们分队啊,……现役的……必须要走……!”尽管松井他的中文不咋地,但所有人听明白了,除了茄子川全都傻了眼。
  “嗯……呵,反正诸位都不算外人了,今后还要友好相处。”茄子川接过话茬继续说道:“他们原是第四师团的一批退役老兵,在大阪重新招募时是入册的,后到胶东后被板桥先生要了来,此刻谁也说不清是入册的还是不入册的。他们现在都已经拉家带口了,平时滿脑子就是赚钱。要养家嘛,不过不影响做事就可以了。所以叫他们穿便服他们也不忌讳,当然,有事的时候就穿军服。”
  “这么说,茄子川先生你和他们应该很熟吧。”姜富贵团长听到这里忍不住问道。“我走的时候,有些是刚入伍的新兵,有些还未入伍。松井君当时是通信兵,我在后勤,所以也会见上几面。”
  “松井君,少喝一点。”松井如此狂饮,茄子川深知他平时很压抑,如今想通过此举动放松而得以发泄一下。“高兴……!我原是第四师团通信二等兵,因为在大阪市中心闯红灯,结果和警察发生了冲突。当时的师团长寺内寿一为了‘维护第四师团的尊严’,毅然带兵砸了警察所,史称‘大阪Go-Stop事件(两人或三人玩的花札游戏)’。……我本是出身渔家,既然将军看得起我,沒说的!从今后……。不打了,早点回家……。”
  松井此刻是醉的一塌糊涂,茄子川面带尴尬之色,众人见此情景沉默不语,崔老虽不加议论却若有所思。……突然,从外面传来一阵阵响亮的鼓乐声……。
  “爹,咱们去看看。”女儿姗姗本来就对这些大老爷的所作所为不感兴趣,这下好了,捡到乐了。“爹,你看前面打鼓,后面还有吹乐跳舞……。”
  [鼓舞]从福山到栖霞到海阳,胶东大鼓、八卦鼓、福山雷鼓、穿花舞。雷鼓在前开道,其后是笙、笛、管、弦、大杆等鸣乐齐奏,威武雄壮、热烈奔放的舞蹈形式,是一种只进不退的表演……。更令人惊奇的却是鼓乐队之后紧跟着数十辆装滿货物的骡马车。
  崔镇长在褐红夜色中脸上洋溢着舒展和欣慰的表情,他可能在想:陆上交通线完成了,之后要把重点放在建立海上交通线。这两条交通线与烟青公路东邻西舍的一直维持和延续到抗战结束,智慧的英勇的胶东抗战志士功不可没。……。
  ……群山耸向天空,现出巉岩和陡坡。到处都是倒塌在北九水里的崖壁以及磐石和碎砾堆,山脊像金属熔和了,从峰顶向下倾泻……。
  冬季又快完了。风刮起来,还是很冷,可是有时在黄昏时候,忽然意想不到的从南方微微地吹来一阵和暖的春风,天上也没有那种冷竦竦的气象了。
  原来营地暂时保留几天粮,其余的全部储藏进了新山洞。经过石蛋修改后的水塘不错,蚊子他们屡有收获;小东北和兄弟俩首先安排去打猎,不知怎么在这期间小东北和子阳突然又被分配到厨房,尽管俩人对队里的这样的安排老大不满意。
  春天将临,猪羊鸡舍还是要半边遮盖保暖,以防潮冷。母鹿全愈了。“丑死了。”“你才丑死了。”槐花伸手打掉了玉芬企图碰摸母鹿的头部继续说道:“别碰它,有身孕了,让它多自由活动一下。”只见这时的母鹿头部向天仰起,同时抬起了右腿。
  石蛋他穿日本少佐军服正合身,戴上眼睛,同蚊子、子阳、河北佬、小丑他们四人再次下山。当石蛋走进游乐部时,发觉无任何异常变化。该部客厅有不少日本国内报刊和日本军部的战事进展情况介绍。
  “战事进展很快,拿下了济南后又拿下了南京。”“不止三个月了吧。”“你们第五师团何时离开青岛?”“据说是三月上旬吧。你们第四师团呢?”“我们这里人不多,主要任务是接待从本土过来的士官学校学生。”石蛋眼看报纸,耳朵却沒有闲着。这是两个日军上尉,一个是大阪人,一个是广岛人,说的都是关西话。
  “五个月前皇家后代岸介太郎小小年纪就继承了大阪祖业。一个月前日本山东地区守备司令官山本秀夫寻人启事:外甥太郎,不要意气用事,即刻归家,以免酿成大
  祸,望山东战区各处谨慎处理。”“我也看到过这张报纸,好像在那里……。你看。”
  “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吧?”“知道一些,不过是道听途说。太郎他对这场战争有异议,还炸了军火库,逃到了山东,从此杳无音信。”“还有这种事。”“无奇不有啊。”
  几年后石蛋才从王兰姑夫池田大佐那里知道此事的来龙去脉,终于解开了这个谜。
  太郎到了中国后就神奇般蒸发了,他就像许多日本军人那样,尸骨化为空气又伴随着灵魂,永远地留在了中国的大陆,无法回到可爱的故乡与朝思暮想的亲人团聚了。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石蛋待他俩走后顺手把报纸塞进了口袋。里屋有艺女表演歌舞,石蛋他看了一会儿,若有所思。他走进澡堂外室,心想这次得找个大点的包。今天沒有佐官军服,他照拿不误,反正他自己也搞不清楚到底拿了多少套尉官军服。他这次沒有从正门出去,而是走了上次偶尔发现的那个后门。
  整整六套,一上尉俩中尉仨少尉军服,只见他们四人早已等候在后门不远处。给了军服,随后四人走进偏僻处,石蛋站在外面等待,不大一会儿从里面走出来四个日本尉官。中国人看他们是日本军官沒有用,只有日本士兵看他们是日本军官才真正有用。当时所有的通行证并沒有照片的,日本尉官也不富裕,军票是少了点,但也足够了,何况石蛋手里富有还可以添点。满满五大包,石蛋沒忘记买几副眼睛,再买几套男和服和艺女服装。
  “买这些个玩意干什么?”蚊子不解的问道。“单调味不好吃,总想再加点什么佐料之类的可能会更有意思一点。”石蛋这脑子转的快但又不像在开玩笑。
  ……泉河水畔那只母鹿很悠闲,虽然还迈着腾云步,不过身子看上去有点笨重了。
  快要立春了,天气转暖了。泛黄的群山流露出点点嫩绿,同时伴随着残留的红枫的点缀。母鹿快生产了,老是在那里鸣嗚着,看到石蛋槐花他们过去,它似乎安静了不少,还不时地摆摆头,摇动着小尾巴。
  石蛋把猪羊鸡全部放出来,让它们尽情地在树林草丛中遊荡啄食翻腾,享受晚冬最后的午餐。然而,只有闲逸的众们却沒有休止的故事。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官途危情
漫漫官途,危情相伴。步步为营,直上巅峰。仕途天才、京大高材生冯天明蛰伏多年,突然走上官场舞台中央,面对上级、下级、兄弟、朋友,处处有情,处处危机四伏,保持初心,逆流而上,以超常规的道路,走上官途巅峰……
巴山破晓
现代都市连载
重启巅峰
草根出身的陆青云意外重生,展开一段草根逆袭的青云之路,世间风云百态,却看他长袖善舞,左右逢源
一蓑烟雨飞
都市其他完结
近战狂兵
菩萨低眉,所以慈悲六道!撒旦低头,所以血流成河!以撒旦之名,专职杀戮,他要当最强的那个男人!
梁七少
军事战争连载
万古第一神
【年度火爆玄幻爽文】李天命做梦都要笑醒了。他家的宠物,竟然都是传说中的太古混沌巨兽。他养的黑猫,是以雷霆炼化万界的‘太初混沌雷魔’。 从此,他驾驭十头太古混沌巨兽,化身万古第一混沌神灵,周游诸天万界,踏平无尽神域。万物生灵,诸天神魔,连爬带滚,哀呼颤抖!
风青阳
东方玄幻连载
利欲升迁记
人生就是利欲场,利为媒,欲为介。 官场就是江湖,抒写温情与残酷、合作与较量、情感与利益的交易市场。大道无形,行者无疆,漫漫官道,唯有胸怀天地,志存高远,方能直抵彼岸。 小人物张一舟历经血腥战场的洗练和尔虞仕途的淬炼,终凭一颗畏惧之心和秉承的正义而纵横,步步高升,成为主宰别人命运的人。
三人行
现代都市连载
惊涛骇浪
天上掉馅饼,最美县花主动委身下嫁基层科员,这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许一山出身农门,捡漏当了公务员,官场中尔虞我诈,生活中受人欺凌。他从不放弃,永不言败,从一个小科员逐渐成长为一方大员,最终抱得美人归。
天下南岳
现代都市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