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龙子凤种》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071章海不波溢

  只见那海水:
  烟波荡荡,巨浪悠悠。烟波荡荡接天河,巨浪悠悠通地脉。潮来汹涌,水浸湾环。潮来汹涌,犹如霹雳吼三春;水浸湾环,却似狂风吹九夏。乘龙福老,往来必定皱眉行;跨鹤仙童,反复果然忧虑过。近岸无村社,傍水少渔舟。浪卷千年雪,风生六月秋。野禽凭出没,沙鸟任沉浮。眼前无钓客,耳畔只闻鸥。海底游鱼乐,天边过雁愁。吴承恩【西游记】
  破碎的、蓝中透紫的、那东方泛红的云朵在风前飞驰过去。那是一种美妙苍茫的时刻。在深窈微红的天空,还散落着几颗星星。地上漆黑,天上淡白,野草在微风中颤动,四处都笼罩在神秘的薄明中。可能是昨晚的一场小雨,此刻正在升腾起一层淡淡地薄雾,使大地呈现出海立云垂的妙不可言,又好似一幅特立独行的水墨画。
  “就这样挑担上山?费老劲了!”清晨,石蛋见三兴话语间流露出神秘兮兮的模样,就装出一付无可奈何的神情回答道:“那有什么办法,谁叫咱寄人篱下呢。真奴婢身真奴婢命。”“这可不敢这么说。”一听石蛋这番话,三兴真急了。“那就拿来吧!”“什么?”“背箩啊。”
  背箩,石蛋在艾山看到成群的难民中有人背过,在艾山山民中也有见到的;放进一百五六十斤的东西不在话下,独轮车去不成的地方,却成了它的专利。昨天下午三兴给部下交代任务时正好被石蛋听到,他感慨系之,但不想当面戳穿。这么做会太没劲的。
  “确定不走北九水边?”“确定!”“那可都是悬崖绝壁。”“已下过。谁又不是站在悬崖之巅峰的呀?”“好小子,有种!”“你也没白教咱们。”“还是你们学得刻苦。喂,那个小丑成绩上去了吧?”“说他呀,猴机灵似的,好料。”“那就好。”师徒俩一问一答,总觉得有不老少的话要说,可又不知从何说起。
  卡车在薄雾中行驶,道路两旁几乎少有行人。三兴紧握方向盘注视着前方。“……时间过得真快,转眼下山已经一月有余了。”说到这里他蠕动了一下嘴唇,继续说道:“回去向大家问好,就说我真想他们了。”这时车已到石蛋来时的出山口。分别时师徒俩紧紧拥抱,依依不舍。
  卡车离去了,石蛋望着浓烟中远去的卡车背影,“再见了。”石蛋心里默默叨念。这些话在平时是再平常不过的话了,但是,使石蛋万万沒想到的是三兴留给他那些临别的话却是他们俩人最后的对话。
  这是一条终年流水不息的河流,清晰见底,雨天水涨,旱天水落,即使是在寒冬腊月也免不了水乳交融欢畅溢跃的。石蛋发现这还是一条理想的行车道。耳闻群山峭壁而下的哗哗流水声,仿佛在这空阔的山涧中增添了一种似曾再见的感觉,然而就是这种感觉倾刻之间把他带到了虎龙口村,带到了艾山汤……。
  ……石蛋背着妹妹,肩扛镢头,手搀着背筐的弟弟下河上山开垦荒地。那时的生活是贫苦的,但一家人却欢天喜地的和光同尘。到了艾山汤后,认识了王大夫一家,特别是王兰……秀气的脸庞、狡黠的目光、天真烂漫的习性和那漫无边际的没道理。就在昨晚,石蛋掏出照片久久地凝视着,仿佛又回到了过去。……王大夫全家和他妹妹妹夫的全家照,里面有王兰,像是近期照的,那个叫池田的日本少佐就是王大夫的亲妹夫。
  还有秦姐,梦寐萦绕的好姐姐。现在何处?在刀光剑影的战场上或在白玉无瑕的病房,又或者……。?不会的!就是毫无音讯。那如梦似幻的情景慢悠悠的从脑海中轻轻地飘浮过去,似真似假,个中酸甜苦辣的滋味只能石蛋他自己才有体会。
  ……一缕缕细纱般的薄雾飘浮在缓缓的流水上,瞬间粗浓了;雾在上升,可是又降落了下来,更浓密了。有时候简直全不透明。山被陷在冰山式的雾气里。
  黑谷反复轮回凝结起来的水蒸气,即使在温暖的夏天里,也在无数的山谷里的溪流上飘荡着,像白色的台布;远远望见这无涯的白茫茫的一片,好像湖沼一般……。
  由于雾气,山路显得更加滑润了,肩背的东西也显得更加沉重了。石蛋一步一踉跄,抓住了这湿淋淋的小树根,抓住了那地上躺了千年的显露出的石块;他艰难地向上爬去,心里知道稍有不慎就会滑入山涯……。
  ……浓雾在逐渐地散去,天变得亮堂了。头顶上的太阳拨开灰云,时隐时现的;终于,昂首云天金光四射了。石蛋回身望去,刚才的大雾溃散了,露出了青山绿水,冬天里的青山绿水。一阵寒风划过,冰心刺骨,石蛋知道他快到山崖顶了。
  他站在崖上的水潭边,再次转身回眸山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同时,解开衣领让微风吹拂着他那汗流浃背的身子。
  他站在的地方,右上方离瀑布开始下注的岩石有全长的三分之一,下面离深绿翻腾的水潭有三分之二,这两个动人心弦的地点,就是溪水开始倾泻的地点和溪水倾注进去的深绿地深潭,连同那整个一幅奔流的水帘,从上边冲激下来,在下边激起漩涡,翻着水花的景色,完完全全呈现在石蛋他的眼前。
  他走到了水潭边,用手捧水喝了一口凉中带甜的泉水,透心凉啊。太阳正当头,光茫照射在岩石上、红绿树叶上、地上枯萎草丛中露出的淡绿嫩芽上以及那满怀情愫的水潭上,从而闪烁起奇彩异光和缭人心动的点点星花。这一切的一切都令人目不暇接晕乎羡叹。
  三兴送给他的六个日本军用水壶,尽管很实用,但已经装滿了酒,加上原先的东西足足有一百五六十斤,当然,这对他算不了什么,最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他仰望天空重重地吐了一口气,仿佛在说:一切都过去了!
  潭谷很安静,,除了几只在水边饮水的野兔和凹凸不平杂乱无矩的野兽足迹之外,没有之前那种大小野兽齐聚的情景了。石蛋他没走回头路,而是拨开树丛,钻进了山洞。洞中漆黑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他站在原地,使劲的揉了揉双眼后小心翼翼的迈动双腿。
  缓缓行走中习惯了黑夜,耳边却传来了学友们的说话声,他知道他们正在改造和增添山洞的设施。不知怎么,刚才若隐若现的黑影刹那间消失了。正纳闷着,几个黑影却突然地贴近了他。他一怔,小丑已经急速将头快要顶住他心口了,他急忙闪身,忙说:“行啊!”
  当时,三兴就吃了他那种快速地又防不胜防的亏,在床上躺了两天,口里还直说:硬头顶心,绝了!崔教官在教学中强调,黑夜中对来人不要发声,靠近后都了如指掌了,看来学友们是熟贯于心了。
  “石蛋?”“真是石蛋!”“六天了,整整六天。”……说话间学友们急忙卸下他沉重的背箩。“好香啊。”“就你个狗鼻子。”“你才狗鼻子,你上前来。”“还真是香。”“没骗你吧。”石蛋望了望他们,知道香味来自背箩中的糕点和糖果。
  他被他们簇拥着出了山洞,此时只觉得鼻子酸酸的。
  ……“石蛋回来了……。”这一声喊,惊醒了群山,惊飞了群鸟,惊动了所有的人……。
  相传周成王时,周公摄政,越裳国重译来献白雉,其使臣言:“吾受命国之黄髡曰:‘久矣,天之不迅风疾雨也,海不波溢,三年于兹矣。’意者中国殆有圣人,盍往朝之。”后因以海不波溢或海不扬波,指圣人治世,天下太平。【汉伏胜尚书大传四,韩诗外传五】。
  这一喊,砍伐的凿石的的男学友从四面八方聚拢来了……。
  兄弟俩仿佛又回到了打到大鱼时的那种狂热劲头了。一个船头,一个船尾,舞动起双手跳跃,你向左我向右,保持着船的平稳。不甘示弱的小丑借着喜庆跳入他们之间的空档,连翻几个漂亮潇洒的筋斗,其他男学友围绕在周边拍手欢呼。石蛋无意之中瞥了一眼,随着拍手声,男学友在踏步绕圈走着。
  军人嘛,就是起步走,正步走,跑步走,原地踏步走。尽管简单甚至乏味,但最能体现军人的风采。
  崖下的八个女学友听到喊声也上来了。上崖后,长龙似全部伸平左手,右手叉腰,碎步插入男学友的圈内,随着男学友的拍手节奏,整齐划一互换左右手,又双手叉腰,又突然抬手点在太阳穴部位,模样似想念似远望;她们抬腿小步摆动柔和的身躯在男学友圈内围着兄弟俩和小丑转圈。
  没有家的少男少女,找到了家。没有迷路,没被抛弃。谁也无法主宰,是我们的,就是我们的。温暖的家,让我们共同来保护!
  士别六日,当刮目相看。石蛋心想:他们什么时候演练的。看着大家欢呼雀跃的情景,他眨巴着眼睛,感觉有点湿润了。但是,他的脑海中却突然闪现了日军特供店里挂着的女式和服。“怎么会呢?”他是在心想,可此刻还未理出个头绪来。
  正在这时,他觉得有东西在拉他的衣服,回身一望,是那头鹿。好了,鹿痊愈了,只见它身上多了一件羊皮披挂,显得胖乎乎的。石蛋乐了,轻轻抚摸它的头顶,鹿闪动着它那不起眼的小尾巴,像似也乐了吧。
  “总算回来了。”听到喊声和山崖上的那种热闹劲,王队长和崔教官走出了房间。“这下放心了吧。”崔教官拍了一下王队长的后背。“第一次执行任务不担心是假。”如释重负的王队长担心不无道理。
  王师长叫三兴送物质给养来,三兴并没有来,而来人并不认识石蛋,所以也无从知晓石蛋的去向。去过电报询问,但对方不回答。原因很简单,没有什么事多此一举,不回电也在情理之中。有这么简单嘛,关键就是山下什么样的情况都不了解,那么什么样的情况也都会发生,还有一句话叫什么来着,初生之犊不怕死。石蛋年轻气盛,还有想干啥就干啥的劲头,这就是王队长和崔教官真正担心的原因。
  “我去发个电报。”崔教官边说边返回屋中,其实他也知道这个电报不会有任何回复,但还是发了两个字,“归来。”这并不是说警备师不负责任,完全是已经接到指示,凡是这类电报只请示而不允许擅自处理。
  学友队的地点不能泄露,学友队发来的电报内容知道就行,王师长甚至不会向学友队发布任何指示,学友队也没有必要去请示什么,总而言之,一切以保密为主。
  这时的槐花也听到了叫喊声,正在厨房里做饭的她探出了身子又突然急忙地缩了回去。“回来了,回来了,总算回来了。”揉搓着围裙边转身边自言自语。“槐花,快准备。”王队长又吆呼了。需要这样吗?“白菜粉条牛肉片。”槐花开水泡粉条,菜刀快速的切着白菜。“……着哪门子急哟。”槐花活脱脱像个老妈子,她此刻也感觉到自己真成了个老妈子。……。
  …….。
  “石蛋回来了,大家悬着的心总该放下了吧?”“放下,放下了……”王队的话引发了学友们的附和声和掌声。在枪声和爆炸声中被驱赶的他们,穿梭在尸横遍野,哭天抹泪的逃难的人们中,什么都会发生,因为,能够活着几乎成为了一种奢望。
  “今天牛肉片厚点了。”“有吃的还堵不上你的嘴。”槐花拍了一下小东北后背嗔怪的说道。话声刚落,引发了学友们的欢笑声。
  “不笑了。”王队站起身来挥挥手示意大家说道:“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你们几个还是修建新洞子,女学友全部帮厨。”说道这里王队长眨着眼笑笑继续说道:“有酒了,但不多,不能开怀畅饮。”他的话音刚落,学友们笑得更欢畅了。训练时需要凶猛冷酷甚至不择手段,但是,也别忘了时时给个小甜枣,恩威并重嘛。
  当然,王队长说话间是有些小插曲的。“别看了。”他对着几个窃窃私语的还不停回头注视着背箩的男女学友继续说道:“石蛋这次带上来十九包糕点,十九包糖果,还有六军用壶酒。”学友们的笑声中伴随着叽叽喳喳话语声。
  “糕点糖果各一包,搭伙的。”石蛋站起身来说话了。“两对兄妹俩,一对兄弟俩就不用拆散了。”“那不一定。”“难说……。”学友们的叽里咕噜也没起什么作用。石蛋又说:“之后的就是大家自由搭伙!”
  玉芬主动挑了蚊子,河北佬和小丑,等等学友们都搭伙了。之后王队长和崔教官,最后,轮到最后的搭伙者竟然是石蛋和槐花。谁在使坏,谁在乱点鸳鸯谱。此时的石蛋无奈的摇摇头,槐花红着脸拼命的揉搓着围布窘迫的站在那里。
  只见那海水:
  烟波荡荡,巨浪悠悠。烟波荡荡接天河,巨浪悠悠通地脉。……。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平步青云
柳浩天转业到千湖镇上任的第一天就直接被架空了,面对着与镇长梁友德之间不可调和的观念冲突,面对阴险奸诈的天星公司以及天星公司所组织起来的庞大人脉关系网络,柳浩天绝不妥协,铁腕整顿,围绕着如何保障民生发展经济,一场场激烈的斗争由此拉开序幕…… 尘埃落定之时,结果出炉,柳浩天彻底愤怒了……
梦入洪荒
现代都市完结
八荒剑神
星辰演化大道,日月繁衍规则。强者无敌于世,夺天地之造化。叶晨风身负神秘金色血液,融合噬神之脑,继承恒古不朽意志,一念万骨枯,一剑沧海平,一人一剑横扫天地八荒,气凌万古苍穹,成就八荒剑神!
云泪天雨
东方玄幻完结
权力巅峰(又名关山风雨路)
脾气火爆、军人出身的柳擎宇初入职场,就被手下们给架空了,切看办事雷厉风行的他,如何凭借着机智头脑和层出不穷的手段,翻手间覆灭种种阴谋,历经数千场激烈的明争暗斗争之后,彻底改变自己的命运!
梦入洪荒
都市其他完结
枭少凶猛,替嫁娇妻宠上天
一场替嫁阴谋,蓝依依被送给了传说中丑陋瘫痪的克妻大佬,新婚夜,她被男人逼着主动……   众人皆知,傅寒枭是A城的疯批活阎王,性情古怪暴戾还克妻,没有哪个女人敢跟他扯上关系。蓝依依做为克妻大佬的第九任妻子,众人都等着她被横着抬出来。   可三天后蓝依依红光满面戴着硕大鸽子蛋出现在众人面前,一个月后她晒出孕检单和无数珠宝财产,蓝家人嫉妒红了眼,逼她离婚让出傅夫人之位。   蓝依依微微一笑,什么也不做只唤了老公两个字。   于是克妻大佬不克妻,他宠妻上天,蓝家人走着进来爬着出去,那些曾经得罪过蓝依依的,全部排队上门赔礼道歉。   蓝依依一头扎进活阎王怀里,“老公,你对我这么好,我要如何报答你。”   男人双臂收紧,嗓音低沉暗哑:“来,二胎安排一下。”
年年有余
现代言情完结
惊涛骇浪
天上掉馅饼,最美县花主动委身下嫁基层科员,这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许一山出身农门,捡漏当了公务员,官场中尔虞我诈,生活中受人欺凌。他从不放弃,永不言败,从一个小科员逐渐成长为一方大员,最终抱得美人归。
天下南岳
现代都市完结
都市之最强狂兵
国之重器,猛虎出笼!亦正亦邪的他注定有着无法平淡的命运!身负枷锁执掌生杀命轮!他身立潮头一生高唱大风! 只装最牛的逼,只踩最狠的人!他一生辉煌,彪悍铸就,舞练长空!
大红大紫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