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龙子凤种》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068章不言之化

  站在金口西边那个不知名又多名的山坡上俯瞰东方,渔村的老人们也有说是叫眺望坡的,因为在这里能够纵览整个金口渔镇、港湾东边尽头的王村以及雾色朦胧中的大海。渔民年长日久出海未归的,总是有人在这里烧香祷念的,所以也有人称之为寄托岭或念想岭。
  向北望去就是护驾山了,山根通南彻北的一条小河从北边的山缝里钻了出来,顺着烟青公路的东边又钻进南边的山缝里去,河的西边,便是八坊湾的滩地;一道干涸的黄沙沟把这滩地分成两段,沟西边的三分之一便是上滩,沟东边的三分之二便是下滩,原先那道干涸的黄沙沟快要被碎石和泥土填满了。
  如今下滩的东边已经铸成一道坚实的石墙,石墙下还堆满了七零八落的碎石块,一般的海浪冲击是没有什么问题,此刻只见众人们正在之中垒石填土加高地基造房子。在上滩目前也有人出入了。这一切都来自于茄子川的莅临指导,因为他当时在日本大阪海滩填土造地就是这样做的,不过规模没有这里如此之大。
  由西向东的五龙河上正在架起只可通马车的桥梁。见此情景,崔老喃喃自语道:“路过邢村,前面东北方就是海阳地界了……。”
  向南望去,一条耿直率真的银黄驿道向西连接住烟青公路,一头却向东边的王村及大海俯冲而去。整个王村在阳光的照射下如同一只金色的大海龟,它欲跃而去企图扑向大海。可惜的很,却被那根银黄的带子牢牢拽住欲罢不能。这里多为水洼型盐碱地,不宜大量耕种农作物,有的也是住家们房后那么一点豆腐块大小的地,种上点不那么成器只够填牙缝的蔬菜。如今这里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来自异乡,互相之间不熟悉,当然喽,有银子就管用!
  街道曲线整洁,过几天就要铺盖上碎石整固了,街边整齐的铺面房,除了艺馆的红灯笼外,也有不少店家在张灯结彩了。春节快到了,新的农历一年要将临了。
  街面房的后面两幢二层的长形房正在拔地而起,这正是财大气粗的货船主给来往的船工们建造的住宿和饮食的场所,平常船工外出时也可接待过路人。突然,一间破损不堪的快要被推倒的茅草屋映入崔老的眼眶。十年了,这里诞生了胶东农村的第一个农村党支部,十年了,还是那么历历在目,清晰如新,令人心潮澎湃。
  根据胶东特委的指示,逐步掌控金口码头;原则上不给人,不给枪,就地取财因地制宜。党组织会时时在他的身边,全力支持他,以求得根据地更快的建设和发展。崔老每每想到这里仿佛总是雨露滋身,生气勃勃,浑身有使不完的劲。
  太阳在这个时候,成了一个大的红色的轮子落在远处的山边上;那些层层叠叠的灰白群山和积水残雪的洼地上,都变成了紫褐的一抹,涂在天际线上。……太阳从一个缺口背后射出了很长的光线,它好像在召回一切力量回家过夜,而此刻在回家之前,还希望由西到东再大放一次光芒……。
  “爹,爹。”……。日轮的光彩虽然淡薄了一点,不过究竟还有光辉,它挂在天边,用火一般的光线,同时把天和大海都染红了,并且向古老房屋和屋顶上射出最后的金光。屋内女儿不见身影的叫声,叫的崔老的心顿时暖透了。老伴病重弥留之际托付他:“带好他们。”老伴微弱而又重锤般的声音久久不曾远去,时时缭绕心中。
  “爹,咱煮了米饭。”女儿身姿轻盈地跳出院屋门。“咱不爱吃粗粮,中午在姜团长那里就是小米汤和地瓜苞米饼子。”“老古……。”女儿欲言又止,拉上父亲的胳膊进了屋。
  “咱胶东从不出大米,也没有吃大米的习惯。”“那这大米从啥地方来的?”女儿扭着头沉思了片刻说道:“不对吧。咱在青岛学校读书时经常吃大米。”“这可能。青岛日本侨民多,你读的又是日本的什么料理学校。”“有不少日本女孩子,咱也结交了几个好朋友。”女儿嘟哝道。
  论语阳货:“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这里院落很幽静,座落在街面房之后。稀疏的小黄草挣扎着从雪中伸出细臂,在微风中摇摆,仿佛在不屈的呐喊:春风摧又生。生命就是如此的一来二去的倔强生存而一发不可收。
  院子中黄石铺路,三间屋两门,正房带偏屋,三间内屋都有土炕;门厚重,窗很笨,新近涂抹了一层黑褐色的染料;飞檐倾塌了,檐瓦也脱落了,有重新修饰过的痕迹,特别是那几方经过青苔腐蚀,贴在上面,呈现出一块块黑斑的墙壁,经过稍许打磨后涂抹了两层白灰料。干涸后出现了奇纹,深淡凸凹显现,错落有致,如同几小幅似是而非的水墨画,像啥是啥吧。不过在院子里多了一个深八十公分大约六平方的浅水池子。
  进入正屋,除了桌子和椅子外,厅屋正前凹进部位放有一尊菩萨像,像下层还存有淡淡的包浆;下沿凸出部位,两边蜡烛台,中间香炉,给人一种感觉,主人是个信佛善良之人。
  “爹,哥去当的兵,是汉奸!”女儿扶着父亲坐在椅子上愤愤不平的说道:“还和日本兵同流合污!”“姗姗,这倒是可以解释通的。”崔老沉默片刻说道:“这些日本兵和其他听说的日本兵不太一样。那个日本人茄子川还说他们在集体做生意。”“哦……?这倒有点像咱的几个日本女同学一样,老是拿着从日本运来的小饰品乘着空闲时间去街上卖,很赚钱的。”“呵,很有生意头脑嘛。”“所以她们吃的好穿的也好。”说到这里姗姗发出了喃喃自语的羡叹声。
  “姗姗,听说你的算盘打得不错?”“是啊。几乎学了日本家庭主妇所有的持家技能,不知怎么就学会了日语,还学了咱中国的算盘,就是觉得用不上。”
  庄子知北游:“夫知者不言,言者不知,故圣人行不言之教。”……崔老的父亲是打渔的,母亲像所有的胶东女子一样在家操持内务。崔老十二岁那年,父亲和两个舅舅及表哥出海打渔,不幸的很,这一去不返至今未还又杳无音信。当时,母亲天天去眺望坡守望,总觉得他们一定会回来。没过两年,双方的老人应悲痛过度相继去世,母亲也因此好一阵坏一阵。村上的热心老人见她如此,孩子也不管了,饥一顿饱一顿的这样下去总不是个事,就有了七拼八凑的点子接二连三随风似的应接不暇。众多人的议论是找个大点的童养媳,家中总得有个懂事的帮着料理吧。
  崔老家族在村上有劳动力,又有自己的渔船,家境殷实,威信也高,一般人不敢怠慢,就更别说被人欺负了。尽管如此,可守着这个似傻非傻的清醒一时糊涂一时的老娘,谁家的闺女都是不愿上门的。
  说来也巧,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子搀扶着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讨饭路过渔村,好心的娘们给了一点吃食后就问长问短起来,方知她们老家靠着河南却是山东地界。有门!那娘们和围拢过来的婆媳们的脸上顿红灿灿的如花一样的耀眼。
  “孩子他爹回来了。”傻娘望见被村上婆媳们簇拥着进门的祖孙女俩高兴拍起手来,还转了几圈,真是令人哭笑不得。“这是干啥?”这种闹热的情景正好被下学回到家的崔老撞入眼眶。“长贤,咱们给你找了个姐和奶奶。”“对,对,找了,找了。”……。
  其实,婆媳们早已商量好了,先不忙把这事挑明。来日方长,不言之明吧。紧接着婆媳们就翻箱倒柜起来,把傻娘不会再穿的衣裳收拾出来给她们换下衣衫褴褛的着装;给打扮一下,利利落落的,看了就喜欢。傻坐在一边的崔长贤眼睛直瞪瞪看着这帮忙里忙外的娘们。心想,这事和咱没关系吧?
  萝萝,她奶奶是这样叫她的。当年知道是个丫头时就想扔了,奶奶不让,说,一个萝卜一个坑,就这样留下了,名字也由此而来。之后,村上遭大难了,父母因此双亡,奶奶带着她逃出了村子。
  萝萝乌密头发生得很美,可是细看起来更美。她非常聪明,浑身的动作玲珑活泼,闪耀出一种逼人的光彩。每当码头上传来喧沸的人声时,她就会急匆匆地跑出去,干啥了她也不言语。每天要干得事就是煮饭操持家务服侍俩位老人和长贤,还把房后的田地整治干净种上了菜。累了就坐在田埂上低头沉思,问她,她说没什么。突然,有一天她在院里挖了一个大坑,又去山上挑来石块垒成一个池子,还去海边挑水。问她,她笑笑,点点头又摇摇头。
  凡事总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看官莫急!那天又是喧哗声传来,只见她挑上俩个空箩筐风风火火的一溜烟似地跑了出去。过不大一会儿,她挑了两筐鱼回来了。问她,买的?她说,赊的!她笑得是那么地灿然。
  真别说,那放入池子的杂牌鱼竟然都是活的,有那么几条要死不活的就先吃了吧。看来是要细水长流,慢慢享用了。
  晋书刘(某)传:“人无所用其心,任众人之议,而天下自化矣。不言自化行,巍巍之美,于此著矣。”不买先赊,船老大也心甘情愿?看来和先族在村上的威信有关,当然这也和萝萝她近段时间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萝萝种的蔬菜长势很好,特别是那些大白菜,可爱喜人;那池中的水萝萝她不全用海水了,而是直接用洼河里淡水了。鱼还能活么?至少长贤是百思不得其解的。一天,萝萝装了一筐鱼和一筐蔬菜顶着寒风出门了,临走前她扔下一句话,“还债去!”身后的长贤听了她的话后,直愣愣地望着萝萝那远去的健美地背影,心中默默而语,一年来,真不简单。……尽管长贤他那时只有十三岁。
  当然喽,还了债后,萝萝的鱼和白菜萝卜上市了,当时正值鱼荒菜荒,卖得个好价钱。赚了钱,给傻娘奶奶和长贤添了新衣裳,傻娘穿上新衣裳,手舞足蹈欢跳起来,一家人沉醉在那久违了的欢乐气氛中。
  说起来,还是在那个大年三十的夜晚,长贤喝了酒,那不是高兴嘛。傻娘似乎也清醒了一点,奶奶硬硬生生的,健谈的很,这个家又恢复了以往的生气。
  像过去那样,萝萝洗刷好碗筷,张罗傻娘和奶奶上炕后,独自回到了偏屋。土炕热烘烘的,萝萝躺着伸了一下懒腰,一个哈欠,似睡非睡的。突然,一个黑影进屋了,并且钻进了她的被窝。“好暖和啊。”这声音犹如晴天霹雳,又好似柔情蜜意。那些村上的婆媳们早早地灌了萝萝一脑门子的该如何如何做的悄悄话,她懂得的,有了初心,情窦早已开了。“这算什么?”明知故问嘛,一家子了罢。
  十年之后,儿子出生了,又六年之后,女儿将临了,那时崔老正好三十岁。有一天,傻娘叫萝萝一齐上了眺望坡。“等久了吧,咱就来!……”当时,萝萝理解不了。当夜,傻娘就驾鹤西去了,三个月后,奶奶也走了,走前丢下一句话:“好好的……。”
  好人不长寿,萝萝为这个家操碎了心,最后竟撒手人寰了,那时,儿子二十二岁,女儿十六岁。儿子跟崔老他走了,女儿寄养在青岛亲戚家。送进那个日本学校,崔长贤没意见,咱胶东就是这样,女人就该相夫教子么。没想到前段时间亲戚把她“押”了回来,理由是:日军进城后,她伙同同学们张贴反对日军的标语。见此情景,崔老嘴上不言语,心里却想:好样的!
  “怎么样,跟咱到镇上去工作吧?”“咱什么都不会。”“谁天生就会,学嘛!”崔老不容置疑的语气。“那好吧。”姗姗回答尽管勉强,但好歹还是同意了。……。
  “咚,咚。”……。“崔老,崔老。”敲门声传来,这时有人叫门了。……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平步青云
柳浩天转业到千湖镇上任的第一天就直接被架空了,面对着与镇长梁友德之间不可调和的观念冲突,面对阴险奸诈的天星公司以及天星公司所组织起来的庞大人脉关系网络,柳浩天绝不妥协,铁腕整顿,围绕着如何保障民生发展经济,一场场激烈的斗争由此拉开序幕…… 尘埃落定之时,结果出炉,柳浩天彻底愤怒了……
梦入洪荒
现代都市完结
阳谋
新晋公务员唐俊突击被提拔担任村支部书记,一下就卷入到了风云诡谲的明争暗斗之中。 面对县金地公司的压力,面对各种利益方的纠缠,唐俊绝不妥协,但是同时又不蛮干,而且巧妙运用阳谋手段,一次次化解各种危机,率领红鱼村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辉煌成就,自己的仕途也因此平步青云,一路扶摇直上!
南华
都市其他完结
超能黄金瞳
穷小子杨俊偶然间开启了透视眼,哪个姑娘身材最好?哪张彩票会中大奖?哪个古墓有宝藏?哪座山脉有金矿?他可以知晓这个世界上的任何秘密……从此过上了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的风流潇洒人生。
傲娇小山竹
都市其他连载
权力风暴
主人公江云皓转业之后成为黎城县县长,开启了自己的仕途。 在官场和对手们的斗争中,江云皓坚持自己的原则,从不畏惧挑战; 谋略上,更是经常给人惊喜。 最终,江云皓通过自己的努力和高层的赏识,走上了一条属于自己的官场之路。 而主角的红颜们,也在他的影响下,走出了各自的一片天地。
绷子床
都市其他连载
权路征途
提拔前夕,老板出事,妻子红杏出墙,欧阳志远人生遭遇重挫,未来一片黑暗,绝望之际,前女友的出现让他意外迎来一片曙光,命运曲线触底反弹……
jiuxiaohonghu
现代都市连载
近战狂兵
菩萨低眉,所以慈悲六道!撒旦低头,所以血流成河!以撒旦之名,专职杀戮,他要当最强的那个男人!
梁七少
军事战争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