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龙子凤种》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063章以战养战(下)

  “回来了......。”......。
  马蹄声后的喊叫使得李凤山、茄子川、一郎同时跑出了屋子,可眼前的一切却使得茄子川感到惊讶,十来个身挎着长短枪全副武装的年青人正从马上下来。茄子川看了一眼李凤山,心想:才一年多的时间他就发展了自己的武装。
  茄子川诧愕的神情,李凤山也知道他在想什么,就急忙解释道:“咱们也是没有办法。是蒙人游荡的牧民生活的经历告诫了咱们,该如何去做!”听到这话茄子川的面色和缓了,然后点了点头,表示了他的理解。
  “可咱们这次真的是骗你来的。”“骗来我......?”听这话茄子川雾里云里的,一时都摸不着头脑了。
  “你看......。”李凤山手指向老哈河东岸。“那里来了一伙日本人。有几个还算友好,可多为找茬的,有时还剑拔弩张大有一触即战之势,这般一来二去的态势实在令人难以忍受。这也是为了生存不得已而为之。”“那你叫我来干什么?”茄子川的语气和蔼了不少。
  “充当和平使者!这是老秀才教咱们的。......话先到此为止。进屋吧,下黑好好犒赏你这位远道而来的珍贵朋友。”然后边走边向后招呼道:“多准备点!”“是噢!”......。
  铃木一郎可受不了这满屋子热气腾腾的熏染,被吆呼的连喝两大口酒又大声哈欠了两次,只觉得这头晕乎乎的。他走出门,清醒了不少,却突然发现一披发老者左手叉腰右手抚摸胡须凝望东方。......。
  一郎确定,这可能就是那老秀才。“能问个意思嘛?”他走向前,尽管话语不太利落,老者还是笑着点点头。“什么是难得糊涂?”“是不容易啊。明明知道非说不知道有点难。它往往又和聪明绞缠在一起。”老人一口流利的富有磁性的京片儿顿时感染了铃木一郎。
  “吃亏是福呢?”一郎紧接着又问道。“嗯......起先嘛,李凤山和蒙人交往的作为使得很多人都认为是吃亏了,不曾想最后蒙人无偿的送来了枪支弹药,并承诺有难必帮。用李凤山的话来说,初来乍到也是要想到别人的不容易......。”
  说到这里老秀才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还有两个不同概念的组合词:吝啬。吝是贪鄙之意,《严氏家训》中说:“吝者,穷急不恤之谓也。啬者,老子《道德经》第五十九章:“治人事天莫若啬。夫唯啬,是谓早服,早服谓之重积德,重积德则无不克,无不克则莫知其极;莫知其极,可以有国,有国之母,可以长久。是谓深根固柢,长生久视之道。它含有爱惜、养护、节省的意思。然而现代人把它组合了就成了小气吝啬样......。”
  “爷爷,咋和小日本这么热乎?”“小日本......?”爷爷的孙女跑出了屋。当然,此小日本非彼小日本。......。
  ......汉书一00上叙传:“定襄闻(班)伯素贵,年少,自请治剧,畏其下车作威,吏民谏息。”茄子川深知,广岛和长崎民间一带多有走东北讨生活的人,之中也不乏日本的混混们。有些事不愿意做不是不会做,久而久之看也看懂了,他思前想后还是决定按照李凤山的意思去行事。充当和平使者。
  同时又连带一招,就是用了日本大阪甲种第四师团(近卫师团)的名号,这往往会使人联想到曾是大名鼎鼎的师团长,在与“台湾民主国(甲午战争后台民自发)”起义军作战时中弹身亡(有说感染疟疾)的日本大将——天皇第三王子北白川宫能久亲王。
  这招管用,真管用。第二天,那个为首的广岛人上门了,同时确立了两家从此修好互不侵扰。茄子川和李凤山他们也都知道,这一切可能是暂时的,因为今天的做法和明天的做法是有着天渊之别的,但是,天终究无绝人之路。
  ......老哈河已经展开在我们眼前,它就像一个任性的女孩子,在那消魂荡魄的那一刻,当忠实的镜子嫉妒地映出她充满着骄傲和耀眼的光彩的前额、百合花一般地双肩、披复着暗沉的亚麻色发浪的大理石一样的脖颈的时候;有时也是要耍点脾气除去旧装饰变换新颜的,她几乎每年都要改变环境,选取新的河道,在周围点缀着各式各样新的景色......。
  “别跑啊,任性的小日本。”“谁是小日本,我有名字,铃木一郎!”“我怎么不知道?”傻小子遇上了装糊涂的女孩子。......
  “好多鸟,有大有小的。”“有丹顶鹤,白鹤、黑鹤、小天鹅、疣鼻天鹅、红嘴鸭、鸳鸯、白头翁、百灵鸟等等......。”女孩如数家珍般地解说道,一郎却雾里云里般地张大着嘴,仿佛看到了天穹中的那本使万世之人惊叹而又仰慕的天书。
  “呜噢......。”群鸟引颈长鸣,呼啸出春之交响乐。
  ......山顶上处处是浅色的、银色的、金色的、紫色的和透明的云彩,它们的时浓时淡的颜色微微地衬托出了地平线一带的明朗的碧空......。
  女孩名叫王秀梅,主要任务是帮这些大男人们洗衣做饭,由于一郎的到来,李凤山专门嘱托她要照顾好一郎。......。
  铃木一郎在赤峰汐子整整待了两年,跟着老先生学中文,学中国的历史,也练成了上口的京片儿,同时,也掌握了种植蔬菜的技术。老先生的经历很神秘,从不外露,他给一郎留下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大清三十年的洋务运动不如明治维新后的小日本。
  当时广岛人和长崎人到东北来讨生活只是以一种自发的松散的形式出现,“九一八事变”之后为了真正占领中国,日本向中国派来的组织不光有军队,还有大量移民,组建了开拓团。日本政府制定《向满洲移住农业移民百万户的计划》规定以二十年移民一百万户、五百万人为目标。之后由于日本的战败,只移民十万户,共计三十二万人。
  日本向东北移民的政策,有其险恶的目的,就是想借此改变东北的民族构成,造成日本人在东北地区的人口优势,反客为主,从而永远霸占东北。但是,日本占领了东北并没有停滞不前,却为了它的“以华制华,以战养战”的战略部署做足了物质上的充分准备,也从而使得中国四万万民众陷于水深火热的战火硝烟之中。这应该就是千真万确的历史定论。
  铃木一郎要回国了,促使他回国的真正原因是父亲受伤了。茄子川在这里如鱼得水,混得风生水起的,一旦回去免不了又成多余的人了,再说一郎也长大了,应该撑起门户了。一郎也想念父母,觉得应该回去孝敬父母了。
  走之前,铃木一郎和李凤山有个约定,等以后有钱了一齐回胶东开金矿。他虽然对叔叔茄子川那套诈术不敢苟同,但有强有力的背景总比自己瞎闯来得容易。不说了,他心想:要改变自己还是要努力赚钱,赚大钱。......。
  ......。
  大阪水系当中,以发源自琵琶湖,流经城市北部的淀川水量最多,一郎家址和菜地靠近淀川河最近,所以蔬菜的长势碧绿青翠甚是繁茂,不少菜贩子都乐意上门收购,父亲就是因为他们有时会砍价,所以宁可自己起早摸黑拉着板车去贩菜,不曾想被车子撞骨折了,目前还在床上。一郎没到之前是母亲和妹妹在张罗菜地和贩菜。
  一郎从未贩过菜,一切要从头学起,但对种菜摘菜技术和时间还是熟知的。摘菜定在下午四五点钟,然后遮盖好,二天早上推板车走。现在问题是运输要机械化,他想起了叔叔茄子川在第四师团的那些搞后勤的朋友们。
  大家见了面很高兴,问明来意,就这事,好说。第四师团在日本师团中是装备最好的师团之一,更新装备后,老装备就废弃了。一郎要求不高,一辆旧摩托,两个车轮子,而后叫人整改一下,变成了机动三轮车。关于用油的问题,他也好意思开口,说是用菜来师团换。
  一郎踌躇满志,心想这下可以去更远更热闹的地方,譬如梅田、北新地、心斋桥、难波等地方了,可他没想到的是那些菜总被沿路市民抢购一空。在二十年代的大阪只有军队和警局才有的这种装备,所以它开在路上很吸引人,装着菜不用吆呼。为此成了一道市民眼中靓丽的风景线。
  既然有地,一郎他又想到了要花卉种植——种植紫罗兰。什么赚钱就种什么。
  紫罗兰耐寒不耐阴,怕渍水适生于位置较高,要通风光照良好,盆栽最佳,施肥不宜多。一郎到远处运来石头垫高了大约半亩地,还要与菜地隔断,防止病害。五月的日本大阪和中国江南一样的风和日暖、百花齐放,区别是不潮湿。
  紫罗兰还有它的保健价值:清热解毒,美白祛斑,滋润皮肤;药疗作用:对支气管炎有调理作用和解决因蛀牙引起的口腔异味。从此之后大阪的市树是樱树,市花就是紫罗兰。
  一切安排妥当,一郎轻省了不少,夜晚可看中文书了。
  淀川河凭借水运之便聚集了众多市场,可一郎在偏僻处老是发现一个长发少女站在河边凝望河中,若有所思的,起先一郎也没在意,可时间一长,一郎倒有点翻来覆去心神不宁了。
  “有什么可以帮助的嘛?”一郎主动上前搭讪,可姑娘仿佛没听见,头也不回走了。一郎碰一鼻子灰自然无趣,只怪自己爱多管闲事。接连几天,不见姑娘身影,一郎心想,这下把人家吓住了。他以为可能就是个寻找安静处调整心情的人吧,他也就自然把这事忘了。可不曾想她又出现了,这次长发白衣,在河边,亭亭玉立的却也闲情逸致。
  “......。”铃木一郎除了母亲妹妹们和那个在赤峰被认为姐姐的女性说过话,还从没有正儿八经的和一个不相识的女孩说过话。他傻乎乎的站在她身后的不远处,不知话从何起。
  “......。”......“你这花怎么卖?”一郎觉得无戏了,刚转身,背后却传来女孩的问话。“自家种的,喜欢送你一盆。”一郎也不知为什么突口而出的话还挺顺畅的。“那怎么好意思。”“拿去吧!”一郎把花猛地推给她,就开着三轮车走了,女孩也没再喊他。他开着车沾沾自喜的,仿佛干成了一件大事似的。女孩长得并不美,看似很和善也透出了一种温馨感,但眼神中却流露出一丝忧郁。这一夜铃木一郎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
  不知怎么,之后的半个月却不见姑娘身影了,一郎觉得自己真的是惦念上她了。......。
  这天一郎还是开着车去贩菜,万万没想到姑娘站在路边竟然向他招手,他不禁地有点欣喜若狂了。“是你啊......?”“我?是我啊。”......俩人一问一答的彼此之间仿佛亲近了,多了点默契。
  “我早就注意上你了。”“注意我?”“你这车模样只有军队才有。”“就是从军队搞来的。”一郎倒也直言不讳。
  姑娘名叫松野美雪,是当时日本第十九旅团长,少将寺内寿一的亲外甥女。虽说出生世袭贵族家庭,但外公寺内正颜去世,也就失去了外公的荫庇,舅舅和她家都进入了独立发展的阶段,舅舅经过自己的努力出任过日本第五师团长、第四师团长等职。
  两个年青人从相识相恋相爱到谈婚论嫁,这一切的一切都显得平淡无奇。他们结婚了,并且有了个男孩,之后又在心斋桥附近买了门面房,父亲伤好后又开始下地操持菜地了。一郎不常去贩菜了,专等菜贩子上门,一家人小日子过得舒枝展叶其乐融融的。
  “还想去找你叔叔?”美雪问道。“想去......就是。”一郎犹豫不决。“去吧!”美眉没反对。......“去吧。你叔常年在外我们也不放心。”父母也有这个意思。“......好。那我安顿好了就过来接你!”那年正是一九二九年,铃木一郎二十九岁。
  铃木一郎离家之后先到赤峰向茄子川他们说明来意,茄子川自然高兴,李凤山等人觉得总算可以回家了。到了招远后,开矿手续很简单,交纳一点费用即可。李凤山凭着多年的经验在玲珑矿的北面去挖洞,这一挖竟然挖到了金矿石,他当时就断定这是条支脉。
  黄金溶化温度:一0六三度,挖出矿石后砸成小块,用石磨磨成苞米面粗细的粉,再用水进行拉溜,让金砂沉到水底,再用火烧进行练金,溶化温度,一千零六十三度。李凤山他们尽管都是土法上马,但很关键,是第一桶金最关键。
  “九一八”之后,寺内寿一出任第四师团长之职,松野美雪带着儿子来到胶东莱阳,同时也带来了舅舅的话:金矿是日本“以战养战”的重要战略物质。当然,这是在提醒一郎。一郎也就吩咐茄子川不动声色的去拉近与莱阳守备师的关系。同时他改名铃木板桥,又叫板桥一郎,之后就直接改称板桥先生了。
  一九三七年寺内寿一出任日军华北派遣军司令时,正值莱阳守备师要拿下姜山、金口,板桥觉得机会来了,他表现出极大的热情并且全力支持,这也就真正实现了放弃金矿(有偿出售)从而有效地转型运输、仓储、码头(避开青岛烟台军用码头),在栖霞以南、掖县以东(横跨烟青公路)、即墨以北的区域之间造成了一个真空地带,莱阳守备师也就成了他的变相的私人护卫师。
  在日军的“大东亚圣战”战略计划中,一直把胶东作为它来往于海上与华北的重要通道和“以战养战”的补给地之一,虽然它的存在给胶东人民带来了极大的伤害,但它却万万没有想到,同时也养大养壮了胶东的抗日武装力量。一九四二年冬季日军对胶东地区大扫荡后,就连华北方面冈村宁次也不得不承认,胜利的保证——情报(抗日武装力量)和后勤保障。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巅峰
一边是高冷女神,一边是霸道御姐。两个同样身世成谜,水火不容的女人让他左右为难。而因为他引发的争端缓缓展开,一步一步走向更深层次的秘密……
岑寨散人
都市其他完结
猎谍
间谍是一个非常古老的职业,从有战争开始的那一天起,间谍便是交战双方获取对方情报的唯一选择。有人说,间谍战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不会出现硝烟的战斗,可事实证明,没有硝烟的战斗在这个世界上几乎不存在,即便是暗地里的较量,同样充满血腥和牺牲。 我姓唐,叫唐城,你也可以叫我唐五郎。 我爹是军统,专门抓日本特务的军统,虽然他不在了,可小爷我也绝对不允许你们这些萝卜头活的逍遥。 这里是国统区,所以,这里没有你们存活的空间。如果你们非要来,那好吧,小爷我只好送你们统统下地狱。
锋利的柴刀
军事战争连载
我的1990
他从历史长河中脱颖而出,等待着他的依旧是前世的轮回。父亲入狱,未婚妻退婚,而这一切的改变,皆由一场高考而起…
洗礼先生
军事战争完结
踏上青云路
因为得到美女欣赏,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笔龙胆
现代都市完结
太古葬天决
叶辰开局被废,幸得万古天墓。 从神墓中获得无敌功法,修神功,炼仙丹,逆天而上! 葬天,葬地,葬神魔! 战佛,战仙,战万古! 无敌爽文,简介无力,请移步正文。
与君共浮白
东方玄幻连载
做局
普通人做事,聪明人做式,高手做局。 随着老板突然出事,职场春风得意的乔梁遭遇重挫,随即又被妻子背叛,更可怕的是,他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精心布置的圈套……
易克1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