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龙子凤种》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062章以战养战(中)

  周礼秋官司历(论语郭义):“其奴,男子入于罪隶,女子入于舂(膏)。”男奴隶,女奴隶,一个个从船长前面走过的时候,船长总是耸耸肩膀。他觉得男的太瘦小,女的太老或者太年轻,他抱怨黑种人现在退化了。“全都退化了,”他说,“从前真是大不相同,四个男的赤手空拳就能把一艘巡洋舰的绞盘转动,把主锚拉上来。”(摘之法国:梅里美小说选)
  房里是黑黑的,她揿下电钮,灯亮时,她倒退一步叫喊了一声,那只是一声“哦!”而且并不很响。面对着她的是一个猥琐的小个子男人,只见他手中握着一把剑。当电灯大放光亮时,他从黑暗中走出来了。“去抢劫!”“去掠夺!”一个泱泱大国再也发不出声音了,哪怕是最微弱的声音。
  当茄子川把三十多个劳工送往其它煤矿回来时,就不见了李凤山他们,他也因此没有放在心上。劳工多了,到什么地方去或那地方如何,这不是他能够管到的,虽说他名义上是在职监工,其实他心里明白的很,充其量也就是个打手或是狗腿子。......。
  ......伐木者们一刻不停地向前推进。他们列成长长的一行,慢慢地斫伐进树林去,,树林以其密集的树干,形成一道仿佛不可摧毁的墙垣,挡住了他们的进路。浓密的树林把他们吞没了,他们消失在枝枝叶叶的遮荫里;可是他们的斧头在幽暗中闪闪生光,他们不倦地一路斫过去,尖锐刺耳的毫不间断的锯子声也继续在叽滋叽滋地响着......。
  ......大树一棵一棵的靠山倒下去了。突然地成堆的如小山般地出现在煤场的空地上;怎么小山又忽然地不见了,留下几根横七竖八的萎靡不振的树干......。
  ......“渗水了,巷道要落顶。”“快跑......!”只听得漆黑的煤井里杂乱的而又颠簸地脚步声和绝望的声嘶力竭地吆呼声......。
  “轰隆......。”而且这声响很有节奏性地向前漫延,最后消失在黑暗中,声失音消......。
  “呜......。”“早死早投胎。”被堵在煤井里大约有一二十个劳工,有大声哭泣的,也有用头撞击巷道边叫喊的......。
  “不要叫喊,不要过于动作。巷道中氧气不多,保持体力!”一个宏亮的声音传来,同样被堵在井下的茄子川听来,这声音是多么的熟悉。“没有办法出去了。”“别急,总是有办法的!”“还能有什么办法?”“巷道堵塞不会少于二十来米,挖不到一半咱们就闷死了。”“总会有捷径可走!”......。
  ......。
  茄子川惊醒了。是梦,虚惊一场了。他长长的嘘了一口气,总觉梦得太真实,就是曾经发生过的事。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巷道里的防护栏,一根横木两根竖木支撑着,间隔距离竟然是两米远,完全是象征性的意思意思,如果是遇到大范围渗水,灾难就必然发生。斫伐的大量树干,运来了又不知被运往何处。......。
  有心事未了,每天在压抑中度过确实难以忍受,要除去这块心病,茄子川想了许多办法,最终还是觉得去找猪手空夫来商量最为妥当。
  “我要李风山这个劳工!”“为一个劳工何必兴师动众,我派给你十个!”随便的答话说明两人之间关系非同一般。言之有理!猪手空夫的父亲是杀猪牛羊的,茄子川在当兵期间由于工作性质就与他父亲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如不是这层关系茄子川也不会到东北来。
  日本大阪是没有任何资源的城市,所以只能完全商业化,各色从商人等多如牛毛,它还有个美丽而又温馨的别称——“天下厨房”。
  “他干过金矿,而且还极有胆量。......。”嫉恶如仇,见义勇为,为朋友两肋插刀是全人类的共性,都会被超乎寻常的关注,并且敬佩有加。“......好吧。”听完茄子川富有情动的的叙述,猪手空夫显然也被感染了。更重要的是他无力改变目前煤矿的现状,急需懂行的劳工,死马当活马医吧。......。
  ......。
  茄子川是走后没几天,李凤山等十个劳工就被带到一个深山的洞子里。两人一组,扶纤的和捶打的。吃住都在洞子里,见不到阳光。“这是啥地方,树干并排的防护,严实的很,即使大渗水也不用怕倒塌。”“像个仓库,会储存什么重要物品?”“不像!没有军队守护。”李凤山他们议论着,面对此景很是不解......。
  当茄子川找到李凤山等三人时已经是第九天的下午了。“走吧。”“......。”李凤山真的没想到一个只是萍水相逢的茄子川竟然会来找他们,不禁流露出感激的目光。茄子川无意间看了一眼山洞,脸上画满了若无其事漫不经心的神态,仿佛在想:军队待过的,不想知道的太多。
  煤井中的小铁轨已铺设完毕,小煤车也已上轨,粗铁链系在煤车上,就等起动机到来了。半机械化了,劳工们欣喜若狂了一阵,总算从两人抬煤一人拉煤的境况中解放出来了。美是美了一点,可日本人不能等,他们需要煤,大量的煤。于是就出现了人推肩扛手拉煤车的情景,甚至众多煤车连接的情景。这种野蛮的开采方式真是闻所未闻。
  此时的李凤山显得异常的平静,他十一岁就随父亲下金矿了,对地下会突然发生什么情况略有所知,他此刻最担忧的就是巷道的那排粗制滥造的防护栏了。他向茄子川说了,也相信茄子川会对猪手空夫说;可还是没用,一切都在音信全无的路上,石沉大海了。
  靠自己,也只能靠自己!首先要熟悉煤井周边的环境,辫别地面的地形地貌。他熟知招远地面是东高西低水往低处流,那么在地下也同样会有肉眼看不到的上下坡;那么,在长期的地下劳作经验使他发觉了那种潮湿部位略有小渗水的地方应该是东边。
  这里煤井地面的地形是北高南低,煤井的走向是由东向西,那么潮湿部位就在北面。虽说没有那么绝对,倒也万变不离其宗。
  煤井的南边有一个倒塌后被废弃的煤井,尽管有不少横七竖八的阻挡物,但个别人还是可以穿行的。他数着步子前行不回身,到了一定深处,他伸手向坑道边沿上方靠去,略有湿气;在触及下方边角处有湿润感,是北边无异。再往里走,他感觉到巷道在向右边大幅度的弯曲,弯行虽大而深,可又回上去了,是废弃无异。他用手拍打边角处,竟然拍出了水。他觉得,距离边上煤井最多不会超过四五米。尔后,他又回到正在开采的那个煤井中,测量步数后同样可以拍出水;他用铁镐子猛然挖去,土质还行,他心里却更有底了。
  自从茄子川主动找到李凤山他们之后,其他劳工对茄子川的态度也略有改变,主要还是因为他平时不怎么打骂劳工。李凤山他考虑更多的是安全问题,总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中弥补安全隐患。茄子川为此很欣慰,因为劳工和煤和他息息相关,要得是业绩而不被申斥唯有减少损失。猪手空夫见到了也不加斥责,似乎也觉得一个熟练工总比一个生瓜蛋子好。
  孟子告子上:“心之官则思。”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李凤山想不到完全是不可能的,茄子川如果熟视无睹也是不可能的;茄子川真的梦想成真了,煤井巷道大面积倒塌,被堵塞人员包括李凤山、茄子川共计二十五人。
  “别急!咱们计算一下方位。”李凤山的一席话而出一下之成了众人的主心骨。“洞内氧气最多只能维持十几个小时。”“所以咱们要抄近路!”“在哪?”“咱丈量一下。......应该在这里。”“方位错了我们就没有时间了”茄子川尽管中文说的斯斯艾艾,可意思李凤山还是懂了,为此他信心十足的答道:“没问题,就在这!不过,每四人轮流挖,不要移动土,铺平就可。不要过分消耗体力。其余的人都休息!”......。
  ......。
  出来了,大家都安全的出来了,可是茄子川由此而产生了这里的煤矿完全是“人间地狱”的想法。“咱们走了你咋办?”“管不了这么多了。最多回日本!”他们交换了通信地址后,李凤山当夜就带领五十来个劳工打伤看守后逃跑了。茄子川因此受到申斥,还是猪手空夫出来说话了,“没有军队看守,这么多人谁能挡得住。”
  茄子川回国了,此时的大阪民间正在热火朝天的展开填海造地,营造欢乐家园的活动,茄子川又有事可做了。原先,两间祖屋和半亩地升值了,他与哥嫂一商量,又拿出自己的积蓄,准备填海造地五亩,边上再造四间屋子。这块地方距离市区不过三五里,很方便;同时,还准备了贩运菜的板车。
  一年过去了,土地经过一年的发酵,生地变成了熟地,可以种菜了。可谁也不曾想到李凤山会来信,是通过一个家住神户的人转来了从东北赤峰老哈河边上一个叫汐子的地方的信。虽然茄子川不能完全看懂信的全文,但意思是明白了。李凤山那里造地规模更大,不但种粮还搞起了副业,希望他能去。
  对于李凤山,茄子川是信任的,同时也对他的救命之恩是充满感激之情的;家中的事只要有地种上菜就不愁小贩不上门来收购,这么与哥嫂一合计,却突然感觉到自己又成了一个多余的人了。
  不过,这次再走是有点小麻烦了,哥嫂侄女的安全不成问题,第四师团在队的和退役的朋友不少,会时常来关照他们的;这小麻烦就出在铃木一郎身上,好说歹说都没用,他不上学了,非去不可!
  这次小胳膊竟然拧过了大腿。
  赤峰地处大兴安岭南段和燕山北麓山地,分布在西拉木伦河南北与老哈河流域广大地区,呈三面环山,西高东低,多山多丘陵的地貌特征。赤峰属中温带半干旱大陆性季风气候区,冬季漫长而寒冷,春季干旱多大风,夏季短促炎热、雨水集中,秋季短促,气温下降快,霜冻降临早。
  “这羊怎么不一样?”好奇的一郎问道。“这里有盘羊、青羊、黄羊、岩羊,共计三十四只。”“这么多野生和家养的在一齐习惯吗?”见茄子川问,李凤山笑了笑答道:“咱看是习惯了,你看有的还怀上了。”
  “当时,咱们五十来人逃出来一直向北,到天亮时,自己都不知到哪里了。幸亏遇上一个蒙人商队,在他们的指点下来到这里。”说到这里李凤山停顿了一下。“那时这里荒无人烟,可确实是个好地方。又是在蒙人的指点下,咱们狩猎、捕鱼、开荒、伐木,也就成了今天这模样。”
  “受苦了。”“再苦也比煤矿好。”“......人好像不多了嘛?”“都外出了。还有时不时走了一些,现在留下的连我一齐才十七个人。不过,猪、鸡都大了,小麦也种上了。用野生毛皮换了不少粮食,过日子问题不大。”“......还有不少鸟在飞?”“哈哈,再过个把月,这里就更热闹了。”茄子川看了一眼李凤山,实实在在的被感染了。
  “好冷啊。”一郎受不了,脸冻的通红。“快进屋!”李凤山忙招呼。“好暖和啊。”“屋子厚实,烧上火,可猫冬。”如此一冷一暖的把一郎乐的,更乐得却是一年来跟着叔叔学中文,别人竟然也听明白了。
  “叔,你这里还有书?中文的,看不懂。不对!什么板桥?”“清代文人郑板桥。”“郑板桥?......难得什么?”“读糊涂,糊涂,难得糊涂。”“吃亏是什么?”“读福,福,吃亏是福。咱们这里来了位清朝秀才,还有一个孙女,书是从他那里借来的。”......。
  ......。正在这时众多的急促的马蹄声传来。......。
  “有情况!”茄子川大叫了一声。......。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权力暗战:征途
倒霉蛋赵德三,原本是一名富二代,无奈大学毕业之,风云突变,家境衰败,变成一名落魄的‘负二代’。大学毕业,赵德三立志重镇家业。八面玲珑的他,踏入职场,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与敌人与对手上演了一曲曲惊心动魄的逆袭好戏。在商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爱情上,博得了美女总裁、清纯校花、灵动女同事的深情厚爱,最终事业与爱情大获丰收,赢娶白富美,走上了人生巅峰。

jiuxiaohonghu
都市其他完结
猎谍
间谍是一个非常古老的职业,从有战争开始的那一天起,间谍便是交战双方获取对方情报的唯一选择。有人说,间谍战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不会出现硝烟的战斗,可事实证明,没有硝烟的战斗在这个世界上几乎不存在,即便是暗地里的较量,同样充满血腥和牺牲。 我姓唐,叫唐城,你也可以叫我唐五郎。 我爹是军统,专门抓日本特务的军统,虽然他不在了,可小爷我也绝对不允许你们这些萝卜头活的逍遥。 这里是国统区,所以,这里没有你们存活的空间。如果你们非要来,那好吧,小爷我只好送你们统统下地狱。
锋利的柴刀
军事战争连载
官场:从纪委书记到一方大员
官路艰难,行差踏错一步,就会万劫不复。 但仕途也很简单,只要你站对了队,用对了人,找对了方向,将无往不利。 沈飞重生到了十八年前,那个改变自己命运的时候,且看他如何只手补天裂,逆转人生!
烟雨任平生
现代都市连载
巅峰
一边是高冷女神,一边是霸道御姐。两个同样身世成谜,水火不容的女人让他左右为难。而因为他引发的争端缓缓展开,一步一步走向更深层次的秘密……
岑寨散人
都市其他完结
平步青云
柳浩天转业到千湖镇上任的第一天就直接被架空了,面对着与镇长梁友德之间不可调和的观念冲突,面对阴险奸诈的天星公司以及天星公司所组织起来的庞大人脉关系网络,柳浩天绝不妥协,铁腕整顿,围绕着如何保障民生发展经济,一场场激烈的斗争由此拉开序幕…… 尘埃落定之时,结果出炉,柳浩天彻底愤怒了……
梦入洪荒
现代都市完结
官道之绝对权力
安江以选调生第一名上岸,怀揣为民之念,投身官场,却被无形大手拨至乡镇,赘婿身份受尽白眼,两年之期已满,组织部一纸调令,峰回路转,安江华丽蜕变全县最年轻正科级干部……且看安江如何一路横空直撞,闯出一条桃运青云路,手掌绝对权力!
天选之主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