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龙子凤种》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60章适者生存

  星星依然在闪耀,可是地平线上,大海和清晨却在第一缕蓝幽幽的晨曦中搂抱起来了......。
  ......“哒嗒......”突然一阵阵众多而又零乱的马啼声急促地穿梭而过,这是姜山守备团的骑兵营正在晨练的马蹄声。天空比原先更高,地面上翻腾起的尘埃中簇拥着浓烈的盐碱味儿。
  低垂在浪头上的雾已经散了开来,海风的咆哮包裹在严寒之中,还不时地探出那稀奇古怪的幻影。在朦胧的晨曦中,又昏暗又凌乱的却混沌而深沉的一大片波涛一直伸展到东方无限的远处......。
  金口港的“以港治港”的思路正在以热火朝天的姿态漫无边际的拓展着,犹如一只囚困许久又不愿寄予篱下的大鸟伸展双翅扑腾着跃跃欲试。......。
  天空仿佛罩着一只云做的盖;可是云层已经不再和海面接连;东方泛着一片白色,那是黎明,西边浮现着另一片白色,那是将沉落的月亮......。
  ......。
  明代以前,这里是一片荒僻的海滩。传说明朝中叶,有金姓父女二人逃难至此,结草为庐,捕鱼为生,周围海上的渔人偶尔息影,渐渐有了一个地方概念;金姓家那边海口,久而则演变为“金家海口”——“金家口”——“金口”,又过了许多年,金口成了村落。
  有一天,一艘南方商船为避风暴驶进了丁字湾,可大风数日不停,船中所载粮食、淡水已尽,为解然眉之急,他们便把船上所载的棉花、糖类、木料、竹料等货物缷下,想換点粮食、油、盐之类的东西。万万沒想到当地乡民一传十十传百的争相购买其物,船家因此意外发财,接着又就地购盐运回南方,高价销售又发了大财。
  商机,看似偶然却又是必然的商机。南方客商闻之纷纷而来,金口从此也日益繁华起来。
  “嗯,一个军事主官竟然做起生意营生来了......。”整齐而有节奏的马蹄声催醒了姜富贵,只见他一股脑儿的掀开被子坐了起来,还一个劲的喃喃自语:“再是一个半路出家啊。哎......。”他伸着懒腰,一个哈欠后又掀上被子躺下了。
  自从守备团驻扎金口港之后,金口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宽敞却还尚未平整的路面和街两边高低不匀错落有致的屋舍铺面,一直向南北两面延深,北面的房子已经造到了护驾山边。就是说,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整齐划一旧貌变新颜了。为了配合金口港更好地更有步骤的开发,骑兵营地挪移到了护驾山那个狗都怕拉屎的山坳里。同时,也为了安全起见,骑兵营的训练时间改为凌晨四时,这样通过大街时就不至于引发不必要的撞人事件了。......。
  ......。
  “狂风大起,两阵里捧旗的军士,被风卷动,一连颠翻了数十个......。”在金口港接连几个回合后,姜富贵从无地自容焦头烂额的境地中走了出来,从而感到自己似乎走上了正轨,有点得心应手了。“......公孙胜左手仗剑,右手把塵尾望空一掷,那塵尾在空中打了个滚,化成鸿雁般一只鸟飞起去,须臾,渐高渐大,扶摇而上,直到九霄空里,化成个大鹏,翼若垂天之云,望着那五条龙扑击下来。......。”
  论语子罕:“子曰:凤鸟不至,何不出图,吾已矣乎。”相传秦穆公之女弄玉,吹箫引凤。元王实甫西廂记二本四折(凤求凰):“我将弦改过,弹一曲,就歌一篇,名曰凤求凰。昔日相如得此曲成事,我虽不及相如,愿小姐有文君之意。”雄曰凤,雌为凰。诗大雅卷阿:“凤凰于飞,翽翽其羽。......。”
  “......乔道清束手无术,不能解救。半空里落下个黄泥龙尾,把乔道清劈头一下,险些儿将头打破,把个道冠打瘪。公孙胜把手一招,大鹏寂然不见,塵尾仍归手中......。”
  东夷人蚩尤部落的图腾是鸟,如今也化为凤凰展翅而去。
  雄凤体长1.2—1.5米,棕栗色显著羽冠(蓝光)以及下体全部纯蓝黑色而有光泽,上体和两翼均为紫红色,并布滿了整齐的V字形黑纹。雌凰稍瘦小,上体、两翼和尾的表面橄榄棕色,枕冠近黑色,下体灰褐带灰粉白色斑纹。
  它们迎着灿然地朝阳飞去,顿时化为两道金光......。
  凤凰何时归......。战神远去了......。
  ......。
  “团长,团......。”“什么事?......。”姜富贵眨巴着眼睛并沒理会身边的警卫,翻身披衣奔到窗前并快速的推开窗户......,一阵寒风吹来,他连连喷嚏。可是除了悬挂在那里的太阳就什么都沒有看到。“不对,......?”鸟、大鹏、凤凰?冥冥之中的感悟,一切的一切都在迷迷糊糊中似有似无的形成。他晃动了一下脑袋,不由自主的笑出声来,身后的那个警卫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早上有什么逮的?”“小米稀饭、馒头、鸡蛋。”“上来吧!”听得吆呼声,警卫就屁颠屁颠的跑了出去。
  “小许,待会儿把李团长、王参谋长、陈营长、郑金参谋叫来。噢,顺便把那个瞿老也一齐叫来。”当警卫小许拿早饭回来时,姜福贵这样吩咐道。
  叫一起来的那个瞿老就是现在金口港新组建的商会会长。守备团进驻金口港的第八天,据说是在烟台蓬莱养老的瞿老就指派了下人去金口对他的旧居打理了,一个月之后,他从烟台赶来金口专门拜访了姜富贵团长,毛遂自荐要求出任新商会会长,并且献上了一计:金口港土地收归守备团所有并将所有土地现金出售。
  吃过早饭,姜团长走进了会客室兼会议室。房间大约六十来平米,当时建造时,他认为太大太浪费,可就在几天之前人来人往,络绎不绝的,有大声疾呼的,也有窃窃私语地,说是个茶馆也不为过。可就在这间屋子里,他从听天书开始逐渐地入门了。......。
  “姜团长,是否可以从陈营长那里叫几个老警察来?”“老警察......?”对瞿老的要求姜富贵起先愣了一下后随即应答道:“可以!”......。“小许,把陈营长叫来!等等,再去叫王参谋长来!”姜富贵想到了什么?一个困扰许久的问题瞬间被解决了,那就是各个机构人员缺乏的问题。不就是需要几个理得清银子数的人嘛,不必过于苛求。
  瞿老的那一招当真够绝,把一切生活的全貌乃至人们起码的本性陈列出来、表现出来了。人们像潮水般的涌入这间会议室兼会客室。生怕,确实生怕晚到了或者还有一时想不到却又无从开窍而贻误而懊悔的。......。
  为了金口港土地出售和启用老警察进入各机构之事姜富贵专程到莱阳师部了,尽管师部授予他便宜从事的权力,但有一件事不仅仅是困扰这么简单了,简直就是有些后怕。
  “姜团长,这么忙有空来?”师部只有尤参谋长一人静静地坐在那里,见他这么问,姜团长心想:人们全是站着,根本看不见会议室的椅子;室外,也就是所谓的“场外”,也有不少人在交易,在那里形成了一个个大小不等的环形,不禁令人猜想那里面的混乱,想起连空气都为之颤动的疯狂的语言和举动。当然,在室内的要略微的绅士一点。姜团长想是这么想,嘴里却说:“整天听到牛、驴、骡、马的嘶鸣声,强灌进去得却是酸不溜丢的屎尿味。还是你这里好,连风都闻出甜丝丝来。”
  “那就留在师部吧。”“这咱不干!”噘嘴晃头的姜富贵心想,他在姜山金口大小也称得上是一方土豪了,况且在师部,大哥不会给他好气受。自讨没趣的事他才不会去干了。
  “什么要事,说说吧。”“是这样的......。”其实,尤参谋长刚才一席话纯属玩笑,无非就是活跃一下气氛。他从初次和姜富贵打交道时就觉得他粗蛮的近似于孤僻,就是不爱搭理人甚至被人唆使后还会欺负人。这种性格的形成和师长没有多大关系,主要还是由于贫困无文化和长年在社会的底层生活有关系,憎恨和仇视时常画在脸上刻在心里似的。
  功夫不负有心人,尤参谋长改变了他。尽管现在姜富贵已经是一个指挥员了,但尤参谋长还是不给他官大一级压死人的感觉,何况他在一线的所作所为很有可能关系到今后全师的命运。理由还说不清楚,就先未雨绸缪吧。
  “你说得这些问题都不是问题,可以实行。不过,和瞿老的关系要处理好,商人嘛就是为了赚钱,要穷干他跟你瞎折腾啥呀。”“请参谋长放心,已经处理好了!......不过,有一件事咱还是吃不准。”
  “是板桥先生的事吗?”“是的。还有那些到来的日本兵。”“这是由师里来处理的事,你们要做的就是尽量避免冲突。”“外来的难民可对他们没有什么好印象,甚至很痛恨!”“噢......,这样吧,你每星期送头猪过去。”“送猪?......,有点明白了。还是不太明白。”“那就慢慢地明白吧!”尤参谋长不想过多的解释,一切还是要看结果的,不是板桥先生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
  “来了。都来了,自己找个位子坐吧。”“这哪像个军队。”姜团长随便的口气,使得李付团长在一旁嘀咕道。“先解决吃喝的问题,军队才像军队。”王五参谋长倒也直言不讳。毫无疑问,对王五的话姜富贵倒还是认可的,因为守备团目前所做的一切关系到全师,有些许紧迫感也是可以理解的,所以他跟着说道:“这是咱们当下必须做到的!”至于李付团长和王参谋长之间的嗑嗑碰碰,他觉得在此刻也显得无关紧要了。
  “李付团长,骑兵营训练时间可以不变,你看现在金口街面和铺面就要整治完毕,训练的路线是否可向西上烟青道?”“没问题!骑兵营还准备在王村设个点。”
  “这样好。我代表全港商家感谢了。”坐在一旁的瞿老急不可待的表态了。他知道他无法管住军队,也不往能有过多的话语权,但只求不要有太大的变故就可以了。就这点而言他宁可相信姜团长。
  “王参谋长。”姜团长面向王五问道:“各个机构缺少人数统计出来了吗?”“缺一百零五人,目前在警察中挑选出了一百二十三人,就是不知是否顶用。”“管他的,不就是收个银子嘛。”
  “郑参谋,青年难民人数统计了咋样?”“三百人出头吧。”“道路仓库完工之后动员一下有多少难民愿意当兵吃粮的?”“可以!不过......。”“什么?”“板桥先生提出要在丁字湾海口建造码头。”“码头?什么条件?”“条件倒也不苛刻。他出钱,咱出人力,建好后一家用一半。就是,就是繁忙时要给他优先用。”“......可以啊,就这么办!”
  “陈营长,那猪的问题解决了吗?”“猪......。”陈营长见姜团长连珠炮似的问法忍不住的笑了一声后说道:“解决了!把杀猪的一齐叫去,那些狗日的乐得手舞足蹈的,小队长一直送到门口,一个劲的用中国话说谢谢。”“是中国人吗?”王五面带不解的问了一句。“没说的,肯定是日本兵!就是,就是不太明白。”
  “那就慢慢地明白吧。”姜富贵也是不太明白,但他还是套用了尤参谋长的那句话,无非是要默许长官总是长官。
  “姜团长,有件事说一下。”“说吧。”“金口港中有些地原先是有主的,现在他们提出要高价卖给咱们或者干脆按照目前市场价自己来出售。”“那绝对不行!当初买进的价格多少现在就出价多少给咱们。不是他们还每年收过租金嘛?”姜富贵这段时间的学生没有白当,帐确实要算出个心知肚明的。所以,他加重了语气说道:“有什么问题就找警卫小许吧,咱就不信了,治服不了他们(兵是政权的基石)!......还有,师里叫咱们征求一下您老的意见,是成立金口区好还是金口镇好?”“这还用说,那当然命名镇好。”“你是否可以考虑出任镇长?”
  “这样好!好是好,可......。”“爹......。”一个悦耳的女声飘了进来,突然打断了瞿老的回答声。......。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亲爱的京畿刑狱使
京畿刑狱使秦锋携带秘密任务奉命至较为偏远的青田县担任县令。少女心爆棚的仵作房绿衣、温文尔雅的厨娘刘秀娘、立志赚大钱的儒生柳博言、高冷的杀手护卫东方将辰、三位性格迥异的捕头……形形色色鲜活的生命闯入他的生活,为这一次不平凡的任务增添了许多意想不到的色彩。
空舟
历史架空完结
黄檗向春生
幼年的黄欣悦由于经常替表姨父任文良跑腿,到自己家附近的中药店素问堂购买裱画用的中药材料黄檗,与素问堂主人之子袁春生相识。每当袁春生看到黄欣悦,就会笑着呼唤:“黄檗来了!”两人感情融洽。但有一天,袁春生忽然凭空消失了。多年后,在黄欣悦的思维中,袁春生一定是不在人世了,否则一定会再和自己联系的。但是,他到底去了哪里?
苏曼凌
网文女频完结
修罗丹帝
神魔大战,万界崩裂,妖魔神兵,血染天域! 千年后,少年叶凌天意外获得神帝传承!从此逆天崛起,凝剑诀,修丹道!成就一代修罗丹帝! 万古神荒葬天域,力战干戈搅风云; 魔血吞染寄恨仇,一剑一塔一修罗!
清逸
东方玄幻连载
天运
老神仙的记名弟子,出身于草根、阳光帅气的大学生,拥有一点偶尔会灵的小小异能和扑朔迷离的身世。踏上社会后,如何在这物欲横流的大染缸中拼搏,是走向积极还是沉沦?面对众多的诱惑,他将做出怎样的选择,进入官场后又会遇到什么?这是一部大学生和普通公务员的教科书,会让你懂得很多很多…
微笑面对世界
现代都市完结
破局
谈了两年的女友最终嫁给他人,老实巴交的父亲突然被检察院带走,就在许国华一筹莫展之时,等待他的又是一张停职通知……
洗礼先生
都市其他完结
修罗武神
论潜力,不算天才,可玄功武技,皆可无师自通。论魅力,千金小姐算什么,妖女圣女,都爱我欲罢不能。论实力,任凭你有万千至宝,但定不敌我界灵大军。我是谁?天下众生视我为修罗,却不知,我以修罗成武神。
善良的蜜蜂
东方玄幻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