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龙子凤种》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51章从这时起

  宋郭若虛图画见闻志一论气韵非师:"且如世之相押字之术,谓之心印。本自心源,想成形跡,跡与心合,是之谓印。爰及万法,终虑施为,随心所合,皆得名印。"
  在深不可测的高空里,夜,当着石蛋他那被魅惑的眼睛,呈现出博大的奇观。黑夜展开了墨色的天鹅绒,铺张扬厉的席卷着起伏不平的怪石嶙峋,无数地星星正发散着衬托下闪着磷色的光辉,织成了奇妙的光怪陆离的艳而不俗的图案。
  "怎么样,脚还疼吗?""还好!"石蛋听到槐花的回答,知道她不想使自己为她担心。伤筋动骨都要一百天了,哪有数十分钟就好了,又不是什么仙药,尽会唬人。他心想着,上坡的脚步却未停下。
  秦姐太富有想像力了,把他们四兄弟的名头冠以她的队员,如此这般形同朝夕相处,石蛋觉得自己是很难做到的。就说槐花吧,刚才在那背上一瞬间的感觉也只是出于真诚而又显得很自然,就是理所当然吧。总而言之,平淡而无奇妙的感觉,不像背动着王兰、秦姐那样地真实和热烈。
  槐花无法和秦姐相比,也无法把槐花她想像成秦姐她。
  这似乎和家境、学识毫不相干又风马牛不相及的,总之或总之,石蛋他此刻还无法理出个头绪来,可能是脑海中早已存在的不会因为某种近似于意外的存在要轻而易举的随便改变吧。不然的话,这世界也太平淡无奇,嚼之无味了。无奈何,恨不能凿孔穿洞,去那一墙之隔的十九层的天堂了。摒弃语言文字,直接以心相印证,倒也不失为一种可圈可点乐此不疲的胡思乱想。
  "我说,你们鲜县有什么好玩的?"追上来问话的是子阳,他已经卸下了一半的包袱,人显得轻松了不少,脚步也轻巧了许多。
  "这......?"这话问的,低头爬坡的马玉兰一下之被问懵了。尽管鲜县是个平原地,可乡民们的日子过得不咋地,他们除了每天劳作之外很少有悠闲的时候,所以,当子阳突然地问话时,她确实无从说起。
  "有这么问话的嘛。"四五米外的蚊子插了一句,"又不是你要出海打渔,什么都是好玩的。""这......。"这下该轮到子阳出丑了,他不知如何回答才好。
  "这样吧。咱们不如換一种问法。""換一种?""对!就是说,有什么值得你注意的或感兴趣的。"说话的是石蛋。他走在前头,他们的对话他听得一清二楚,所以,他头也不回的说道。
  "对啊!......。"子阳恍然大悟了。在秦姐的悉心指导下,四兄弟多多少少养成了一种习惯,见到人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想打听什么事也是同样这么做的。石蛋的话提醒了他,同时,也回想起了在那里一言不发,老是对他们细心观察的那个上尉。当然喽,这也不能算是对人处处设防,不过,一种行之有效的好习惯还是要保持的,特别是初次见面,观察和注意是必不可少的。
  快要落下去的月亮还在黑黝黝的山谷和茂林边缘绝望地徘徊,山中深谷中溪水不时地向上泛着银光。爬上了又一个山坡,眼前开阔了不少,微微地穿山风绕袭徐来,从已经疲惫的汗流浃背的他们身上轻拂而过,倒也给人了一股清凌凌的沁入心扉的感觉。
  "大伙歇会儿吧。"不善言语的上尉终于嘣出了一句话。随后一阵阵哗啦啦的声响传来,还渗进了长吁短呼之音。
  黑沉沉的峡谷中的树木和恍如幽灵的雕像在其间投下长长的、捉摸不定的影子;喷泉吐水,沙沙声十分奇妙地穿过广阔寂静的夜......。
  "咱知道了!""知道什么?"石蛋分明是忘了马玉兰他们刚才的对话,才愣愣地冒出了这么一句问话,黑糊糊的夜中谁也看不清各自的脸上到底写着什么。
  "好大的群墓,不过不好玩,只见土丘、石碑和树木。""那是汉墓群!"一个话音声突然传来,石蛋抬起头,男孩已经走到他的跟前。"这是咱哥。"马玉兰急忙介绍道。
  汉墓群,汉代河间王及其子孙、乐成侯、中水侯等葬于献县境内墓葬的总称。汉墓群规模大、级别高、数量多、层次全、时间跨度大,贯穿于汉代的始终。
  "咱叫马志成!"他边说边伸出手和正要站起来的石蛋握了握手,石蛋心想,别看他年纪轻轻,说不定也是一个曾有经历的人。
  这时候所有人开始向他们围拢,唯有那个上尉站在一旁一言不发。
  "其实,说好玩也不好玩,可献县倒是个出名人的地方。"马志成的一席话,使石蛋觉得他们也不简单,不是说名人的问题,而是在坡上行走时自己的一番议论他们都听见了。
  "好像叫纪昀吧,听爷爷说过。他有本书是"阅微草堂笔记",专写鬼神的。"蚊子插上一句说道。
  "是的,又叫纪晓岚。......。"
  纪晓岚,清代政治家、文学家,乾隆年间从一品大员。生于雍正二年(1724年居景城东三里之崔尔庄),十一岁随父入京,嘉庆十年(公元1805)二月病逝,葬于献县崔尔庄南五里之北村。嘉庆皇帝亲自为他作了"敏而好学可为文,授之以政无不达"的碑文,极尽一时之荣哀。
  当然,他们在此刻还无法知哓,还会出现一个名人——马本斋,他们亲叔叔。
  这些都是后话了。
  "风流倜傥,一表人材,乾隆蓄养的文学词臣而已。""妻妾成堆还不知足,就像个西门庆。"
  谁也免不了死后被人议论,石蛋心想,自从有了水浒传中的西门庆后,后来所发生的一切的一切都可能被照搬,呵呵,有意思的就是被照葫芦画瓢了。他沉默了一下说道:"咱们栖霞也出了一个名人,他叫丘处机。对于这人蚊子知道的更多一些。"
  丘处机(1148年—1227年),生于栖霞滨都里村,葬于长春宫(北京白云观处顺堂)。十九岁出家宁海昆嵛山(牟平境內),拜全真道祖师王重阳为师,取名处机。道教主流全真道"七真"之一,龙门派创始人,是思想家、政治家、文学家、养生学家和医药学家。丘处机为南宋、金朝、蒙古帝国统治者以及广大人民群众所共同敬重,并因以七十四岁高龄而远赴西域劝说成吉思汗止杀爱民而闻名天下(行程35000里)。
  "咱还是听爷爷说的,"蚊子开始了他的叙述:"丘处机自幼失去双亲,尝遍人间辛苦。童年时就向往修炼成"仙",少年时栖身村北的公山,为了磨炼意志,曾一次次将铜钱从石崖上扔进灌木丛,直到找到为止。------因为行医的原因,爷爷总把全真教"修仁蕴德济贫拔苦,见人患难,常怀拯救之心"的宗旨牢记在心。所以,爷爷也会把丘处机挂在嘴上......。"
  其实,石蛋也是从蚊子他爷爷那里听到的,给他影响最深,最有启发的就是"刻苦修行,磨炼意志。"......。
  "好了,赶路了!"上尉催促道。"还有多少路?""跟着走!"
  ......。
  崂山北九水位于崂山白沙河边一个不引人注意的平坦山坳里,四周丛林茂密;南边可见青峰顶,东边就是蔚竹痷(已破旧),按照方位,崂山最高山峰处和潮音瀑应该在东南方向吧。
  这里除了流水声,寂静的能让人觉得身处在一个封闭的闷罐里,石蛋一行进入该地的时间早已过了深夜十二点。太累了,和衣刚睡着就听到急促的哨子声和叫喊声"日军来了"。......。
  ......。"出来吧!"听到喊叫声,石蛋一行人有的穿着布衣短裤从林中走出来。
  "起立!"平坝上突然站起了二三十个人。
  "例行检查,不要议论,自己体会。解散!"人群雀跃。......。
  ......。
  从艾山坐车过来,进山时已经是晩上七点了。天色还有点灰亮,依稀可看到一个大湖;他们共计十一人(女四人),在有石阶路或无石阶路的山上,一会儿向南,一会儿向东,又莫名其妙的向北走了一圈,翻来覆去的绕了整整六个多小时。石蛋自认为见山不怕的人,此时也有点恐惧感了。
  疲乏使石蛋在矇眬的回忆中沉睡了过去。......。
  石蛋醒来时天色早已大亮。
  屋子里摆放着长型通铺,八个同伴还熟睡着;门边窗下长方桌上整齐地放着九只白色脸盆,盆中九只白色茶缸,茶缸中有牙刷,还有一包牙粉。石蛋感觉到,自己的军旅生涯就从这天开始了。可转而一想,莫不是从进山的那一刻就开始了,秦姐曾经说过,这大概就是全天候无时段的魔鬼训练吧。
  一股肉香味飘来,门外却特别的寂静。
  打开怀表,十一点差二分,不觉有点纳闷,这都快晌午了吧?......
  "起床!"哨子声和喊声几乎同时传来,八个同伴霍然坐起了身,室外顿时传来人声和脚步声。
  仲秋的北九水营地被一片墨绿色笼罩着,显得异常的矇眬。
  山底的凹陷处并排建有七间砖石茅草屋。最北边是厨房,肉香味来自那里;中间是睡屋,最南边有一人高的山洞,"叮咚"的流水声就来自那里。那里有人工筑起的水池,可以洗脸洗澡也可以保证饮水;屋前平地的东面是一片浓密的树林,林崖下二百米处就是由巨峰泉水流淌而成的北九水,北九水由南向北汇入由东向西而去的白沙河。
  紧挨着厨房边的屋子被隔断,有个过道,沿过道进去是个四五米高的山洞,可容纳五张三米宽一点五米的长桌。汽灯很亮,今日有点特殊,菜肴很丰富,还有酒喝。
  "静一点。咱们学友队到今天为止已经成立了一月之久。"讲话的是学友队王队长,此人厚实精明,只听他大声说道:"也让咱们趁这个机会最热烈的欢迎十一位新学友的到来"。他说完带头鼓掌后继续说道:"下面请我们的崔教官来汫两句!"
  "此次学友队训练时间暂定为两年,主要是提高单兵的军事技术和班组在不同环境中的协同能力。锤炼胆气和意志力,把教学与实战有机地结合起来!"这完全是一个书生模样的人。"我在这里有必要强调一下,紧急集合和日军来了的区別,我不想唠叨什么,只希望大家思考一下。"......。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巅峰
一边是高冷女神,一边是霸道御姐。两个同样身世成谜,水火不容的女人让他左右为难。而因为他引发的争端缓缓展开,一步一步走向更深层次的秘密……
岑寨散人
都市其他完结
利欲升迁记
人生就是利欲场,利为媒,欲为介。 官场就是江湖,抒写温情与残酷、合作与较量、情感与利益的交易市场。大道无形,行者无疆,漫漫官道,唯有胸怀天地,志存高远,方能直抵彼岸。 小人物张一舟历经血腥战场的洗练和尔虞仕途的淬炼,终凭一颗畏惧之心和秉承的正义而纵横,步步高升,成为主宰别人命运的人。
三人行
现代都市连载
枭少凶猛,替嫁娇妻宠上天
一场替嫁阴谋,蓝依依被送给了传说中丑陋瘫痪的克妻大佬,新婚夜,她被男人逼着主动……   众人皆知,傅寒枭是A城的疯批活阎王,性情古怪暴戾还克妻,没有哪个女人敢跟他扯上关系。蓝依依做为克妻大佬的第九任妻子,众人都等着她被横着抬出来。   可三天后蓝依依红光满面戴着硕大鸽子蛋出现在众人面前,一个月后她晒出孕检单和无数珠宝财产,蓝家人嫉妒红了眼,逼她离婚让出傅夫人之位。   蓝依依微微一笑,什么也不做只唤了老公两个字。   于是克妻大佬不克妻,他宠妻上天,蓝家人走着进来爬着出去,那些曾经得罪过蓝依依的,全部排队上门赔礼道歉。   蓝依依一头扎进活阎王怀里,“老公,你对我这么好,我要如何报答你。”   男人双臂收紧,嗓音低沉暗哑:“来,二胎安排一下。”
年年有余
现代言情完结
修罗武神
论潜力,不算天才,可玄功武技,皆可无师自通。论魅力,千金小姐算什么,妖女圣女,都爱我欲罢不能。论实力,任凭你有万千至宝,但定不敌我界灵大军。我是谁?天下众生视我为修罗,却不知,我以修罗成武神。
善良的蜜蜂
东方玄幻连载
做局
普通人做事,聪明人做式,高手做局。 随着老板突然出事,职场春风得意的乔梁遭遇重挫,随即又被妻子背叛,更可怕的是,他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精心布置的圈套……
易克1
现代都市连载
巅峰权力
宁为酷吏,不做青天。 叶家镇镇长苏逸做梦都没想到在清水县新县委书记上任的第一天,就有本镇老百姓拿着血书拦路上访。面对这种情况,他只能是迎难而上。然而让所有人意料不到的是看似普通的上访事件,背后却隐藏着一个天大的阴谋......
金戈铁马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