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龙子凤种》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4章二伯成亲

  议婚、订婚、迎娶------在这些正常的婚嫁礼俗之佘,胶东大地还衍生了诸多有趣的婚俗。公公翻箱子,吃饺子,憋性,听话儿,这些诙谐的花边程序为分外紧张的婚嫁生活帯来了无穷尽的甜蜜和喜悦。
  二伯要成亲了。尽管小石蛋还不知道成亲是什么玩艺,但看到了二伯和爹娘他们都很高兴的,他就觉得这肯定是个好事,自然也就跟着高兴了。
  说起二伯的婚事,在这之前还有一段耐人寻味的小插曲,就连二伯自己也承认这个姻缘是无意撞上的。
  二伯是个惯于“遊荡”的人,这在村上是一致公认的。就在那天晌午,从艾山打猎回来的二伯鬼使神差的竟然转到了赫家楼村。他觉得自己好像走错地方后拍了拍后脑勺。再一想,既然来都来了,那么干脆就去泉水潭冲个凉吧。
  艾山巨大的山水并沒有直接从艾山汤向东流,而是先向南经过赫家楼村再向东流下去的。就在这条河的不远处有个较为隐蔽的地方,有一股泉水涌出来形成了一个二十多平方米的水潭,一池清澈见底的泉水潭又被一棵大树覆盖着,几乎就像一座半遮的帐蓬,外明里暗。
  说来也怪,这里的泉水是夏凉冬喛,沒有像艾山汤那样一年四季的烫人,但是,二伯来洗过很多次,特别是在冬天,确有它不同于艾山汤的独到之处。
  此时正好晌午,烈日当空,说是水凉也不是凉透心,冲凉正合适。
  赫家楼村的这个泉水潭洗澡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下午三点是下地回来的男人们热闹的场所,五点以后是在家操持的女人们恬静的天堂,谁也不清楚这规矩从什么开始的,反正从小到老都这样的一成不变。
  二伯下水了,沒想到还沒有扑腾几下,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那家小子这么不懂规矩。”二伯心想:那来这么多规矩。正要理论一下,一看是来洗衣服的中年女人,他忘了中午可能会有人来洗衣服这挡事。一个外村人不好多说话,所以他就悄悄地上岸披上了衣裳。
  “你站住!”又怎么啦,今天招谁惹谁了?“你不是虎龙口王老根的二小子嘛?”遇上知根知底的熟人了?面对眼前这个中年女人,二伯实在想不起来是谁。“我是你张婶啊。”二伯有印象了,这就是当地远近闻名的拎饼(饹饼)能手张婶。
  那时二伯还小,只记得张婶到松山赶大集时路过虎龙口村时常会进家坐上一会儿,再以后就是在吃饼子的时候经常听爹提起过张婶。北方女子大都在成亲之后,只能在家相夫教子,再多串门就不那么容易了。
  赶得早不如赶得巧,既然撞上了,热情大方的张婶当然是不由分说的硬要把二伯拽到家中。
  推门进院,倒驰的很齐整,一看张婶就是个爱面子讲清洁的女人。“娘,谁来了?”话音刚落,屋内走出个年青女子,她就是张婶十九岁的闺女赵小嫚。
  “这就是你老根伯家的二小子。”“噢,就是那个远近闻名的龙爪虎舌吧。”“嫚儿,有你这样说话的吗。”张婶白眼了闺女一下,嗔怪的说道。
  此时的二伯红着脸傻傻的站在那里,以往的那种逢人就是天花乱坠的嘴劲儿也不知溜到那里去了。今天算是栽了,遇上个也是舌头底下压死人的主。
  张婶的老伴去年得病走了,留下孤儿寡母,闺女的婚事始终是她的一块心病,本想入秋之后到虎龙口老根家走动一下,沒想到二伯会撞上门了。
  虽说这一对青年男女从未见过面,由于是张婶的存在,也算是知根知底互相了解的。
  二伯家在村里是有点脸面的,二伯他爹也不会做丟人现眼的事,儿子有女人管着就不会整天在外遊荡了,所以,张婶来说婚事,王老根沒有意见,再问儿子,二伯也很乐意,这件事就由两位老人来敲定了。之后王老根就催促大儿子操持这操持那,生怕在乡亲、亲戚们面上过不去。
  小石蛋也着实的兴奋了好多天,但是,兴奋之后不免有些担忧了,揣想着往后要听故事恐怕会难了些。村里那个周家的成亲之后,老是被媳妇噘(骂),都被噘成小媳妇了,婆媳倆又拢不到一块,整日整日的就是天骂、干仗。
  婚礼前一天的送嫁妆极为重要,上午女家组织人员将已经备好的嫁妆送到男家,由男家于当日下午履行有关程序。下午,新郎家里安放好女方的嫁妆后,还有一个礼仪。箱子放在大柜上之前新娘公公要“翻箱子”——打开箱子,公公用“桃木剑(元代后期胶东地区全真教兴起之后逐渐形成的)”刺入衣物内,轻轻撬动几下。因为古人信奉女人属阴,进门后自然带着一股“邪气”,用此剑可避邪。依照着女人性阴的说法,入门前还需跨过火盆。
  各种礼议中唱喜歌这样的形式在烟台地区流传至今,比如说,“公公翻箱子,来年置庄子”。公公在门框上钉窗帘,“一钉金,二钉银,三钉聚宝盆”。被褥底下放红枣、粟子、花生和莲子,“早立子,花花生,连着生儿子”。安放做饭用的篦帘子和菜墩子,女孩子就会唱“小女滚蓖儿,来年抱上小侄儿”。公公安放菜墩子时,“公公滚墩子,来年抱孙子”。等等之类的。
  婚礼的前几天就开始杀猪宰羊了,酒席安排了整整十桌,什么亲朋好友的,外加二伯的那些狐朋狗友。小石蛋是尾随爹娘去的,所以也就不用给份子钱了。
  民间吃的学问很多,而且要吃什么也十分严谨。“上轿的箍扎(水饺)下轿的面”。闺女在上花轿前早餐要吃酷似元宝的水饺把嘴“箍”住,下轿后要吃“食盒格”里的面条把腿“拦”住,以求长长远远。新娘嫁到婆家后还要连续“坐床”三天。对于沒有婆婆的家庭,女方就显得轻省了一点。
  那天迎取新娘,小石蛋也跟去了。只见新娘的小姐妹们挡住二伯不让进去。
  门外叫“妈,咱是某人,请开门。”门内问“你来干什么?”门外的“我来娶某某。”门内问“她是你什么人?”门外答“她是咱媳妇。”门內的又问“喜欢吗?”门外又回答“喜欢。”门内的不厌其烦了“喜欢到什么程度。”“------”。
  小石蛋听的云里雾里的,他实在憋不住了,上外头去撒尿了。
  那种“听话儿”——溜墙根的“娱乐”有两部分人,一是新郎父母安排的几个尚未成年的男孩,二是好热闹的小青年和已婚妇女。二伯他爹王老根叫小石蛋去听听他们说不说话,谁先说话,他只好去了。想不到被挤得什么话儿都沒有听到,人却疲惫的龟缩在墙根早早的入了梦乡。
  ------。
  "二伯他还会继续讲故事的"。二伯母的一席话使石蛋安心了不少,看来二伯还是行。自己却心头一乐,酒也不知不觉的喝多了,早晨起来发现自己又尿炕了。"他们有协议了"?小石蛋笑出声来,自己也不知是为尿炕笑还是为二伯打架打得过二伯母笑。总之,小石蛋此时很是得意。
  其实二伯母是一个非常开通的女人,在赫家楼村算是个有模有样的,同时也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好女人。二伯曾对石蛋娘说过,一定要找一个像石蛋娘那样为人和模样的媳妇。这下有了二伯母这样的好媳妇,二伯该知足了,并且每天也会乐得屁颠屁颠的了。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破局
谈了两年的女友最终嫁给他人,老实巴交的父亲突然被检察院带走,就在许国华一筹莫展之时,等待他的又是一张停职通知……
洗礼先生
都市其他完结
猎谍
间谍是一个非常古老的职业,从有战争开始的那一天起,间谍便是交战双方获取对方情报的唯一选择。有人说,间谍战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不会出现硝烟的战斗,可事实证明,没有硝烟的战斗在这个世界上几乎不存在,即便是暗地里的较量,同样充满血腥和牺牲。 我姓唐,叫唐城,你也可以叫我唐五郎。 我爹是军统,专门抓日本特务的军统,虽然他不在了,可小爷我也绝对不允许你们这些萝卜头活的逍遥。 这里是国统区,所以,这里没有你们存活的空间。如果你们非要来,那好吧,小爷我只好送你们统统下地狱。
锋利的柴刀
军事战争连载
官途危情
漫漫官途,危情相伴。步步为营,直上巅峰。仕途天才、京大高材生冯天明蛰伏多年,突然走上官场舞台中央,面对上级、下级、兄弟、朋友,处处有情,处处危机四伏,保持初心,逆流而上,以超常规的道路,走上官途巅峰……
巴山破晓
现代都市连载
亲爱的京畿刑狱使
京畿刑狱使秦锋携带秘密任务奉命至较为偏远的青田县担任县令。少女心爆棚的仵作房绿衣、温文尔雅的厨娘刘秀娘、立志赚大钱的儒生柳博言、高冷的杀手护卫东方将辰、三位性格迥异的捕头……形形色色鲜活的生命闯入他的生活,为这一次不平凡的任务增添了许多意想不到的色彩。
空舟
历史架空完结
我七个姐姐绝世无双
深居野林神秘老道,今日,又一名最小男徒儿罗峰顺利出山。 罗峰:“我是老逼灯培养出最垃圾的徒弟,没什么本事,就想吃吃软饭,苟且度过这一生。” 师父:“什么,你还弱?老夫求求你你做个人吧! 一位平平无奇小道士,卷动江湖风云,走上自证强者之路。
橙年岁月
现代都市连载
天运
老神仙的记名弟子,出身于草根、阳光帅气的大学生,拥有一点偶尔会灵的小小异能和扑朔迷离的身世。踏上社会后,如何在这物欲横流的大染缸中拼搏,是走向积极还是沉沦?面对众多的诱惑,他将做出怎样的选择,进入官场后又会遇到什么?这是一部大学生和普通公务员的教科书,会让你懂得很多很多…
微笑面对世界
现代都市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