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龙子凤种》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30章月出之光

  月白风清的夜晚,夜已经很深很静了;静深的夜晚几声鸡鸣从西方飘来,时轻时重,高挂的大而圆亮的月儿仿佛要追随而去,东方的那片缕光被朦胧的纱衣时隐时现的披盖着。月还是那么的明亮,山地铺洒着无数颤悠悠的黑点块。明前的月光是亮堂的,明前的清风是温和的,这一切的一切都令人陶醉。
  石蛋和蚊子清理完最后的池室拖着沉重的双腿走向睡屋。
  这几天也不知怎么回事,人们像疯了似的簇拥进艾山汤,特别是那些大兵们。他们纵情的毫无节制的狂欢着,给人留下的只是一种无论如何都解释不通的不着边际地苦思冥想。
  石蛋推开睡屋,见里屋的门是敞开的,不时有微风徐徐穿梭而过。原先的里屋门一直是紧闭的,是否从里面栓插的,他不清楚。"秦姐她睡得好香。"听到里屋传出的细微的勻和地呼吸声,他悻然暗道。
  太疲乏了,他敞开衣衫仰面朝天的倒在铺上,大脑倾刻间闭塞了,他知道此时的梦都懒得光顾,就让自己毫无知觉的去吧。‎
  蚊子的习惯是毎晚必定要看会儿书,这书就是石蛋的那本日文西医书,他知道自己懂中医又好奇西医是一方面,再者,石蛋和兄弟俩的日语已经遥遥领先于他了,他唯有刻苦努力方能直追而上。
  他迷糊了,太累了,靠墙而倚,那本书却被他紧紧的搂在怀中。
  "回来了。""哦。"子光睡眼惺忪的望着推门进屋,不失神采奕奕的子阳,随便的问了一句。此时的子阳似乎还在那个沉醉之中,就言不由衷的应付了一声。
  子阳身体呈现马步,双手来回上下出拳,拳落握紧。他目光如炬,精神抖擞,大有扭转乾坤之势。
  "哥,翠花咋样?"子阳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拍了一下卧睡的子光问道。"什么咋样。"子光眯眼望着子阳又心想:"打了鸡血似的,大晚上还这么亢奋。"所以就爱理不理的回了一句只有自己觉得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确是那么一回事的话:"还行吧。"
  子光和翠花相好,确实是酒面上遇知己千杯少的那个第一回,酒不好怎么会把他们两个男女狠狠地拽在了一起呢?所以,酒是好东西,酒成了红娘。
  翠花今年十九岁,十一岁就被人贩子卖到了馆子里,不几天就破了身子,从那以后就变了一个人,她自己也觉得自己再也找不回以往的自己了。不过,她一直有个深藏的心愿,一定要想方设法的跳出这人鬼缠扰的冰窖。
  嫁个大款,土豪也可以,八姨太九姨太都无所谓,更重要的是给自己还个自由身,那时万万沒有想到得是遇上了刘老板。还行吧,不说是一见钟情,可说是惺惺相惜的倒也不为过。
  赎了她,她并不太清楚刘老板到底为什么或者说想要她去干什么。刘老板有钱,似乎也很有军界背景,肯定也不会是那种被人恨之入骨的人贩子。她当然不会去追根究底,女人么,男人要女人干什么她想她总还是知道一点的。遵行妇道不会错到哪里,尽管她还是被外养的。
  自从那一天她跟着刘老板到馆子挑了几个秀女之后,她原有的对刘老板的那种仅有的忌惮之心也荡然无存了,她无法剖析这种想法去留的真正原因。她真正知道了自己今后有了有用之地,因为,除了风月场中龙飞凤舞她将是一事无成毫无价值。
  "什么叫还行吧?给咱好好唠唠......""不磕睡了,精气头这么好。"面对子阳的唠闲嗑似的纠缠不休,子光似乎也早已习惯了,但他也无法编排更恰当的言语出来,唯有搪塞一下了事或置之脑后,因为,出身在渔家,沒有遗传纹理清晰口若悬河的基因。
  一个靠打渔为生的家庭,为了生存,父母整天忙忙碌碌腚不着炕,哪有什么闲心整日介的去解答孩子们的那些数不清理不顺的问题,
  三兄妹很小的时候,父亲与别人搭伙出海打鱼,母亲就在家里操持家务和种地,可是每年都种地瓜,三兄妹在当时为此迷惑不解。待到大了些,才知道这里面有段令人心酸的往事。
  那是甲午年间,中日海战,日本军队又攻占了刘公岛和威海卫,战争的硝烟顿时弥漫在胶东滨海地区,子光他们爷爷也因此死于那场战火,全家人硬是靠着那些地瓜和地瓜叶撑过了灾祸年。全体乡民们都牢牢记着,想忘也忘不了。
  "你们那时咋回事,酒喝多了,出屋之后怎么就成为好朋友了?""什么好朋友,咱还被她狠狠地噘了一句。"子光望着子阳懊丧的说道。"噘什么了,道来听听?"子阳竖起耳朵瞪大眼睛好奇的问道。子光苦笑着似乎无奈的摇摇头回答道:"嘿嘿,生瓜蛋子。"
  "生瓜蛋子?这是什么?"听到子阳这种茫然不知所措的喃喃自语,子光暗暗发笑,说道:"咱也顶了一句,臭肥胖!"子阳糊涂了,这又是什么,这又哪跟哪?
  大海是美丽的,又绿又浓,平平静静中又老是突然隆起,向岸边涌来,拍打着岸边的悬崖峭壁,不时地发出哔帕声又溅起朵朵浪花。海滩相当宽,一片片平展的细沙,沒有一块碎石,也见不到一处水洼,
  宋沈括<梦溪笔谈>二一异事:"登州海中,时有云气如宫室、台观、城堞、人物、车马、冠盖,历历可见,谓之海市。"那沙滩上到处是成串的小脚印和孩子们的叫喊声笑声。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孩子们也要为生存忙碌,忙碌之中总还有些许的欢乐,还有梦想,这是天性。
  海市蜃楼,大气中由于光线的折射,把远处景物显示到空中或地面上的奇异幻景。古人误以为蜃吐气而成。尽管这是一种虚幻不足恃的事情,但是,孩子们还是执着的相信,而且还相信有海龙王、海仙女、海和尚等等之类的传说,期望着有一天能去大海的深处。
  宋赵令畤侯鲭録六:"李白开元中谒宰相,封一板,上题曰海上钓鼇客李白。相问曰:'先生临沧海,钓巨鼇,以何物为钓线?'白曰:'以风浪逸其情,乾坤纵其志,以虹霓为丝,明月为钩。'"又有人道,"更希余光下被,俾暮年迂叟,得自遂于天空海阔之间,尤为知己之爱也。"
  哈哈.....。渔家的苦孩子沒有这么浪蝶狂蜂和异彩纷呈的浪漫,但是,他们有感觉,也不缺乏智慧,总有一天,不信走着瞧!
  翠花到了艾山汤并非那么如意,不单单是收个票或是拿个钱那么容易,原来"大娘"在,秀女们有些事,特别是关于小费方面的问题向"大娘"倾诉,"大娘"决不会束之高阁坐视不管的,至少可以督促和周旋那些客人。现在不同了,竟然沒人管了,秀女们的处境以及她们的委屈和怨愤是可想而知的。
  这就是为什么翠花喝了酒后气呼呼来找子光的根本原因,当然,也有刘老板那个爱沾花惹草的本性。有了刘老板给秀女们的那份底气,她们肯定会当仁不让的去顶撞翠花喽。目的倒也很简单,无非就是叫翠花出头当"大娘",听了秀女们异口同声的话语,她当时的那个郁闷滋味是可想而知的。
  秦秘书大伤脑筋,但天天为此争论不休的也不是办法,好在蚊子出了个点子,叫子光当翠花的贴身保镖,子阳辅助,哼哈二将左右侍候倒也相安无事了。刘老板是有点把肉往别人嘴里硬塞的感觉,可他此时只能无可奈何的答应了,不过,对四兄弟多了几分忌惮。
  ......。
  蚊子一阵颤动,惊醒了,听到边屋兄弟俩嘀里嘟噜的话语声。"哪来这么好的劲头。"摇头笑笑暗道。他一个哈欠后放下书吹灭灯躺下了。
  诗齐风鸡鸣:匪东方则明,月出之光。......。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巅峰
一边是高冷女神,一边是霸道御姐。两个同样身世成谜,水火不容的女人让他左右为难。而因为他引发的争端缓缓展开,一步一步走向更深层次的秘密……
岑寨散人
都市其他完结
利欲升迁记
人生就是利欲场,利为媒,欲为介。 官场就是江湖,抒写温情与残酷、合作与较量、情感与利益的交易市场。大道无形,行者无疆,漫漫官道,唯有胸怀天地,志存高远,方能直抵彼岸。 小人物张一舟历经血腥战场的洗练和尔虞仕途的淬炼,终凭一颗畏惧之心和秉承的正义而纵横,步步高升,成为主宰别人命运的人。
三人行
现代都市连载
八荒剑神
星辰演化大道,日月繁衍规则。强者无敌于世,夺天地之造化。叶晨风身负神秘金色血液,融合噬神之脑,继承恒古不朽意志,一念万骨枯,一剑沧海平,一人一剑横扫天地八荒,气凌万古苍穹,成就八荒剑神!
云泪天雨
东方玄幻完结
官道之绝对权力
安江以选调生第一名上岸,怀揣为民之念,投身官场,却被无形大手拨至乡镇,赘婿身份受尽白眼,两年之期已满,组织部一纸调令,峰回路转,安江华丽蜕变全县最年轻正科级干部……且看安江如何一路横空直撞,闯出一条桃运青云路,手掌绝对权力!
天选之主
现代都市连载
王者战神
新婚之夜他被人陷害入狱,六年后他成为绝代战神,统领千军万马荣耀归来,只为手刃仇敌,夺回失去的一切,势必将这个世界搅动的天翻地覆。
小马
现代都市完结
权路征途
提拔前夕,老板出事,妻子红杏出墙,欧阳志远人生遭遇重挫,未来一片黑暗,绝望之际,前女友的出现让他意外迎来一片曙光,命运曲线触底反弹……
jiuxiaohonghu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