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天云山之侠》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八、小歇

  当刘大松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炕上,窗纸白亮,时候不早了。刘大松一轱辘坐起来,先是找枪,枪就在炕边靠着。伸手一把抓过枪后,再努力地回想都发生过什么,想到了在滴水崖洗澡,但其后的事一点影子也没有,这是怎么会事呀?
  好在枪在手边,刘大松心里踏实多了,不会有什么大事。低头一看自己的衣着,一身老百姓的衣服,军装呢?
  有人一挑门帘进来了,是赵腊梅。
  赵腊梅一脸笑模样,哎呀,你可醒了,快把我吓死啦。
  见到赵腊梅,刘大松心里的石头落地了,忙问,我这是怎么啦?
  赵腊梅一说,刘大松才知道,自己在滴水崖躺着躺着就睡着了,大家左等右等,见他死活不醒,就要把他抬到了这里,连着两天两夜都这么躺着没有醒。
  刘大松大吃一惊,是吗?睡了那么久?
  赵腊梅说,那可不,那天你说睡觉死,被抓去了也不知道,我以为就是说说,原来真是这样啊。
  刘大松手摸着枪,又想起那帮二狗子来了。二狗子没杀回马枪呀?鬼子也不来报复?
  赵腊梅一脸轻松,没事啦,有些日子不会来了。
  刘大松很是疑惑,你怎么知道?
  赵腊梅轻飘飘地说,他们大获全胜,咱们都死了,他们来干什么?
  赵腊梅在堆在炕头的东西中扒拉了几下,捡出一张告示模样的纸来,你能看吗?
  刘大松如实说,一般的字可以,拽文拽字的认得不多。
  赵腊梅向刘大松身边靠了靠,侧过身,借着窗户的光亮,一边指一边说,我念给你听。你看这里啊。悍匪刘大队长,这说的是你,负隅顽抗,被击毙坠于崖下。刘匪之妻匪区干赵氏,这说的是我,走投无路,坠崖殉夫。咱们都死啦,天下太平了,治安大大的好,还来干吗呀?老聂,可能是告密的没说老聂的事,上边不知道,所以没有编。
  刘大松想不到还有这种事,鬼子干吗要编咱们都死了呀?
  赵腊梅不知该怎么解释给刘大松听,这么写吧,就不用把死人拉回去,掉到山崖下边,没有办法捡上来,是吧?
  刘大松明白啦,这是鬼子骗老百姓呢。
  赵腊梅笑着说,这次不是鬼子骗老百姓,是二狗子骗老鬼子。
  刘大松恍然大悟,是那帮家伙编的吧?可是那些告密的谍报员呢?赵腊梅用手一比划,二狗子出去的时候,把山门村告密的那两个顺手都杀了,拉到县城交差了,说他们私通八路,这会正挂着示众呢。
  赵腊梅起身往外屋走,先不说这些了,饿了吧?你等着,我给你拿吃的去。
  趁着赵腊梅出去,刘大松赶紧换衣服。军装就整整齐齐摆在炕头,除了自己那一身旧衣服,还有两套新衣服。比了一下,大小比旧的都合身,只是四件的颜色都不一样,有灰有兰。针线活作的也不一样,不懂针线的也能看出来。刘大松知道回去的路要翻山越岭,不舍得穿新衣服,还是要穿旧的。破的几处地方都缝补好了,针角很密,就是补丁没有一处是同色的,大腿内侧有一小块竟用的是兰白花布。
  没等多久,赵腊梅端着满满一盘饺子回来了,人未到得味先到。刘大松已经忘记了上次吃饺子是什么时候啦。这些时候光睡没吃,肚子也饿了,大嘴一张,风卷残云,三口五口,就全下肚了。吃完了,抬手擦嘴,这才想起来了,你吃了吗?
  赵腊梅笑得咯咯的。我吃过了。你吃出是什么馅了吗?刘大松笑的傻傻的,真没吃出是什么馅的。
  赵腊梅又问,那皮呢?刘大松说,这吃出来啦,白面的吧?
  赵腊梅连连摆手,这山沟里可找不到小麦,是用高粱面做的。刘大松很惊讶,是高粱面呀,这高粱面也是白的?
  赵腊梅说,想吃白面了吧,这还真有白面的。你等着。
  赵腊梅出去捧了个纸包回来了,打开一看,有三个烧饼模样的东西。赵腊梅介绍说,这个叫锅魁,是原平的特产。
  刘大松疑惑地说,从原平镇带回来的?
  赵腊梅说,老聂派人去了趟原平,顺路买的。钱?二狗子的头给的,说是孝敬你的。一共买了九个,还给你剩了三个。
  刘大松越听越糊涂,孝敬我?
  赵腊梅解释说,现在那二狗子的头,就是在山上有鬼子在一起的那个。原来是老二,老大是叫你在山门村打死的那个。你把那个打死了,他成老大啦。他跟鬼子在一起,你打鬼子,没打他,他感谢死你啦。好好跟你拉拉关系,怕你出山一枪把他崩了。
  刘大松一撇嘴,怂包。
  赵腊梅说,老聂说,你要是诚心感谢,要怎么表示呀。人家真送你东西啦。
  刘大松用鼻子哼了一声,谁稀罕汉奸的东西。还不是抢老百姓的。
  赵腊梅眯着眼睛说,真的不稀罕吗?好东西老百姓家里哪有呀。
  刘大松添了下嘴唇,真有好东西?在哪?
  赵腊梅勾了勾手指头,来。
  东西全放在外屋的桌上,七七八八铺了一桌子。一双新的日本皮鞋,一副军官皮带,一把小刀,一个水壶,一个饭盒。还有一个用油纸包的长长的东西,用绳子捆地好好的,可以背在身后。提了一下,死沉死沉的,是铁家伙。
  赵腊梅在一旁问,知道是什么东西吗?
  刘大松隔着摸了两下,不敢相信是真的,机枪?
  赵腊梅说,老聂给你要的。你听说过路东樊队长管鬼子要机枪的故事吧,老聂也照方抓药,给你要了一个。
  路东樊队长的故事,刘大松听说过一些,有实有虚。上次接干部过路西,路东护送的就是樊队长他们。别人指给他看,离得远些,没答话。刘大松原以为这位传奇英雄是位魁梧高大,相貌堂堂的大汉,没想到就是一庄稼汉,年龄跟自己差不多。
  刘大松传说的事不知真假,眼前的事仍旧不太相信,他就那一挺机枪,给了我,他怎么办?
  赵腊梅说,不是他自己的那个,不知是从哪里找来的。
  刘大松细细地摸了摸,没有弹斗,枪肥是直的,肯定不是歪把子。枪管样式不常见,也不是捷克式。
  刘大松心里还是在打嘀咕,你说这二狗子靠的住吗?
  赵腊梅说,靠得住,他就不是二狗子了。靠的是你,刘大队长。你听说过,路东赵队长的事吧。他们路东是去年困难,今年转好了。那边武装搞得好,好多二狗子都是两面做人。你这几枪,把他打怕了,他还以为你是新派来的武工队长呢。
  刘大松将信将疑,真的?
  赵腊梅比比划划地说,老聂有办法,几句话就套出来他的心思,把他吓住了。他还带着老聂去炮台认人,把县里的交通员救出来了。给了咱们一大笔钱,买了锅魁就是那钱。现在咱们中国人吃口自己种的粮食,鬼子也管,不好买着呢。人家还给写了条子,这东西根本就拿不回来。不是叫鬼子把你当什么犯抓起来,就是叫二狗子截走吃光了。你的这六个锅魁吧,给交通员吃了三个。叫二狗子关了一天多,什么东西都没吃,走路都晃悠。大家去背粮食,又吃了三个。
  刘大松越听越稀奇,有粮食?
  赵腊梅说,二狗子不是给了好多鬼子的票子,不知是哪来的,留着没用。老聂让咱们跟山门村的村长,就是那个维持会长,买了一些粮食。还差了点,就顶你的名,管那两家汉奸又借了点。
  刘大松真有些不信,我的名能借粮食?
  赵腊梅说,你可不知道,现在整条沟里,就你名声大,我和老聂都不如你,你要是再住上两天,两口子打架都找你断公平。你知道吗,那二狗子的头之前也是赶马车的。还有跟他们一块来的那个鬼子,原来是个哪个运行李的兵,叫什么来的?
  刘大松说,辎重兵。
  赵腊梅说,对,对。辎重兵,也是赶大车的。咱们这一条沟,全由你们三个赶大车的做主了。
  刘大松说,你们要是没事啦,我回部队了。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都市医神狂婿
十六年前,他一家三口被人陷害。 父母惨死,他被医仙所救。 十六年后,他奉师父之命下山。 入赘宁家,成为豪门赘婿。 他武道称雄,医术通神。 身为赘婿,却狂放不羁! 为爱你,我甘做赘婿! 为护你,我愿举世为敌!
七贝勒本尊
现代都市连载
绝路通途
逛街都能捡着大美女,岂料此美女竟……
冬虫
都市其他完结
误入官路
周胜利大学毕业后,因接收单位人事处长的一次失误延误了时机,被分配到偏远乡镇农技站。他立志做一名助力农民群众致富的农业技术人员,却因为一系列的变故误打误撞进入了仕途,调岗离任,明升暗降,一路沉浮,直至权力巅峰……
陈酒
现代都市连载
青云仕途
杨尘光大学毕业之后,顺利通过了选调生考试,本以为能够一展身手,谁曾想被发配到了穷乡僻壤,而且一呆就是三年……
翌日登基
都市其他连载
正道权途
秦舞阳为了照顾为救他而牺牲的好友家人,来到好友老家,上任副镇长不久,就卷入了一场黑恶斗争之中……
冬虫
现代都市连载
逆袭之路
清纯动人的校花,美丽可爱的邻居姐姐,单纯靓丽的女神……对于范彬这种学渣而言,她们都是可望而不及的向往,但自从脑中闪过了那道金光,范彬开始了自己的逆袭之路!吊打学霸,收服校花,快意碾压,怎一个爽字了得!
我吃西瓜
现代都市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