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天云山之侠》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六、老聂

  他们到老聂家时,家中没人,房门大开着,空空荡荡。
  山里的村子不象山外的,只有十几户人家,每户的屋子都比较小,而且零零落落。老聂家与其他的农户隔了有好远,孤零零地。一间正房,依着地势盖的,不当不正。盖房的材料多是石头,一个半人高的棚子,装柴火和杂物什么的。
  刘大松赵腊梅查看了一下,炕上没被子,但席上没有特别多的尘土,缸里有一多半水,灶里的柴灰看上去比较新,锅上的积渍是软的,这屋是有人住的。
  老聂是不在家,还是不明情况躲出去了?找吧,真不知应该到哪去找,还是等吧。
  刘大松与赵腊梅商量,就先休息一下,如果等不到,然后半夜起身再往山里走。
  大家利用老聂家的水和柴火,点火热干粮,烧开水。
  刘大松挑着水桶找到附近一户人家,敲开门,问水井在哪里。
  开门的是位老大爷,一见八路来了,一时激动的不得了。
  刘大松说,自己只是过路的,半夜就走。问水井,是因为用了老聂家的水,要还上人家。明天鬼子可能要来,要是问我们去哪里了,就照直说,往山里边去了。
  大爷一听刘大松是独自过路,有些失望。没有多说话,指了水井的位置。
  刘大松挑水回来,就觉得后边有人跟着,他放下水桶,转身看去,不远处站着一人。
  他就是老聂。进到屋里,借助火光,刘大松看出个大模样。老聂完全是个老农的样子,一丁点看不出当过兵、做过大领导的样子。刘大松有些失望,有些担心。
  赵腊梅先介绍了自己,只说了以前的职务,没提已经被精简的事。然后细细地说了今天发生的事情,虽然一整天里发生了那么多事,但赵腊梅说的繁简得当,清清楚楚。完了之后,又谈了自己的打算,希望老聂能出来挑这个头。
  老聂一直在注意的听,不动声色,问了一些细枝小节,然后拿过那把短枪,抽出枪来,翻转过来看了看。然后说道,你的计划也许能行。
  老聂说了自己的想法。这一带变成敌占区已经有些日子啦,区政府只有几个警卫员。一次干掉伪军一个班,很久没有这样的事了。鬼子一定要派兵到处搜你们,但能不能找到这里,还不好说。咱们这里不同就是这个沟,顶头的山那边都是悬崖峭壁。这么多年,从没有队伍往这山里钻过。
  刘大松问,要是二狗子进来搜呢?
  老聂说,看人多人少啦。咱们打呢,不能依托村子,必须到山上去。这山大,路险,沟沟坎坎多,人容易藏。但是呢,山上没什么东西吃,鬼子在山下一住,会被困在上边了。听说路北西崞的同志们,经常被困在山上,十天半个月的在山里转。咱们能不能坚持住,关键要看日伪对咱们的判断,要是重视咱们,他们可以在整条沟来个无人区,把乡亲们往外一赶,在关键的地方设一个炮台,咱们是没办法坚持的。如果他觉得你在这沟里,几个人几条枪,不出来闹事,整条沟里边也就几百口人,都是薄地,产不了多少粮食,没什么油水,就在山门村设个卡,就完事了。至于咱们在里边是死是活,他不管,反正你不会出来闹事。
  刘大松问,明天会怎么样呢?
  老聂说,什么都有可能,往好处争取吧。小赵说,你的枪法好,一里远的人也能一枪打上?
  刘大松说,我这把枪不错,只要能瞄上,就能打上。
  老聂说,这样吧,你们先抓紧休息,可能半夜就要出发。我家地窖里还有点吃的,明天一起扛上山,可以多顶两天。我去找个人,半夜前能回来。小赵,有几句话跟你说一下。
  领着大家把地窖里的食物取出之后,老聂就匆匆走了。大家在屋里休息,刘大松和赵腊梅两人来到小棚子,扒拉些草秸作铺垫,并肩坐下。
  刘大松问,老聂说了什么。
  赵腊梅说,问你的事吧。老聂说,要赶快把你送走产。我说,怎么走呀?前山出不云。就是出去了,都是鬼子二铬子。从后山爬悬崖,多危险呀。留下也不错吗,能给我们撑个腰。老聂批评我了,说我有本位主义。
  刘大松没听说过这个词,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赵腊梅解释说,就是光考虑自己这方面。
  刘大松觉得好玩,地方上的东西真是跟队伍上的有许多不同,我们叫个人主义。
  赵腊梅一边比划,一边解释,个人主义小,本位主义大。比方说,你是部队上的,我是地方上的,咱们的工作都是蒸干粮,我这忙不过来,就把你抓来帮忙,结果我的干粮蒸好了,你那灶还没生火呢。
  刘大松明白了这帽子是什么色,但没有明白为什么要戴这帽子,老聂批评你这干吗?
  赵腊梅说,老聂觉得你是个人才,是我拖累了你。明天要是光藏不打呢,你白跟我们受窝囊气,吃苦受累的不说,还要耽误回部队的时间。要是真刀真枪的干呢,我们只能跑龙套,敲边鼓,这二三十个鬼子二狗子要全靠你一个人顶着。老聂的意思是让我劝你走,回队伍上去。
  刘大松说,有一个事情一直不明白,又不好问老聂,咱们为什么不一块走呀?非在这沟里等着人家来呀。赵腊梅说,好走不就早走了吗?东边人家堵着呢。往南往北,要翻山不说,翻来翻去,还是在人家的地盘里。往西呀,那是悬崖,下去了就再也上不来了。山那边是静宁的地盘,不是西忻的。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走这一步。
  刘大松说,既然这样,我现在就死心塌地跟着你赵干事啦,先打了明天这仗再说。要是能活下来,我再回队伍去。
  赵腊梅笑了,这么坚决。
  刘大松说,那可不。头一个,我不应该跑,这饼子那来的,老乡从自己嘴里抠出来的,我吃完了,一抹嘴就走,太不地道了。二来呢,这跑了其实也不合算。要是跑的话,我现在就得还山门村走,我到了呢,大概人家也到了,我还得找个地方趴着,让人家先进来。这一折腾,天亮前到咱们自己地盘根本就没门。从芦芽山出来两天多,就在路东的山上眯了那么一下,今天再赶一晚夜路,明天恐怕就算是腿听话,脑袋也不听话啦。要是在哪个草堆睡觉时,叫人家小绳一捆抓了去,那死得多窝囊呀。
  刘大松一席话,说得赵腊梅乐哈哈,你呀,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的。就是我笨,不会打枪,要是能跟李林一样就好了。李林是谁你知道吧?
  刘大松说,知道,雁北那边的,骑兵营教导员。他们过路南的时候,我接过一次,没看清本人。
  赵腊梅叹息道,能文能武的,真可惜的,死的时候还有三个月的身孕呢。你是怎么学会打枪的?我是说,你是怎么能打得这么准?我是不是也能学会?
  刘大松说,在段和尚的队伍上没什么象样的训练,我说过吧,我开始不是入的咱们八路军。后来进了三支队,训练的时候,老兵就说我是打枪的料。他们说打枪与赶车有许多相同,主要是眼到手到。再就一眼就能看出有多远,调准标尺。还有眼睛能盯住东西,还有要算风有多大。
  赵腊梅听着有趣,你以前是赶大车的?
  刘大松说,是啊。这打枪吧,大劲小劲都要有。有人是大劲不够,枪举不稳。有人是小劲不行,搂扳机是两道火,有的人死活搂不出来,扣板机太猛了,枪口就会动。眼睛能盯住东西也是一样,有的人看东西不能看久了,稍微一久就花掉了。
  赵腊梅说,我练过画画,能盯住东西,细巧劲我也有,别说两道火,就是八道火我也能搂出来。嗨,我就是没劲,揣不稳枪。要是把枪架好了,我一定能打得准准的。
  刘大松说,你可以打重机枪呀。领导说,抢占阵地。大家上去把枪一架,子弹一挂。领导问,怎么不开火呀?这边说啦,报告领导,射手还没有上来呢。领导问,射手干什么去啦?这边说,射手摔了个跟头,把鞋子摔掉了,正满地找哪。
  赵腊梅从地上弹了起来,你个死大刘,拿我来开心。说着就朝着刘大松的肩膀上捶了一家伙。
  赵腊梅打的并不重,可刘大松却感到全身一颤,一股麻苏苏的劲从上一下子从头顶贯穿到脚底。
  再看赵腊梅,她木头一般地呆在那。片刻,她又坐了回去,把头埋在膝盖里,双手紧紧抱着腿,肩膀一抖一颤的。过了半晌,肩膀不颤了,她抬起头,两眼直视前方,平淡的说,你赶快睡吧,一会儿还要站岗呢。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神医:出狱祸害女总裁
三年前,林北为好兄弟顶罪入狱,三年后,林北携无上传承归来,哪知兄弟倒戈,恋人背叛,家人更被逼到山穷水尽。 面对重重不公,林北一怒崛起,医术济世,武道镇魔。 小小都市任我游,美女权势我都要,自此一步登天,势不可挡!
一起发财
现代都市连载
天才鬼医
一个有着逆天医术的医仙,行走世间! 他悬壶济世,专治各种疑难杂症,扶大厦之将倾,挽狂澜于既倒。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
半颗纽扣
现代都市完结
爱你是一种情毒
疾风骤雨,席卷着这座海滨城市。 滨海路旁丛家大宅,此时也如同阴霾笼罩。 “罗云熙,你到底什么意思?!” 丛思睿青筋暴起怒目欲裂,愤怒的瞪视着眼前面容清秀的女子。 罗云熙眼底带着淡淡笑意,微微的勾了勾嘴角。
青衣花
现代言情完结
大器早成
十万狂花如梦寐,一片冰心在玉壶。叶三省如何穿云而来,乘风破浪,成为披荆斩棘的哥哥。
庹政
现代都市连载
绝路通途
逛街都能捡着大美女,岂料此美女竟……
冬虫
都市其他完结
平步青云
柳浩天转业到千湖镇上任的第一天就直接被架空了,面对着与镇长梁友德之间不可调和的观念冲突,面对阴险奸诈的天星公司以及天星公司所组织起来的庞大人脉关系网络,柳浩天绝不妥协,铁腕整顿,围绕着如何保障民生发展经济,一场场激烈的斗争由此拉开序幕…… 尘埃落定之时,结果出炉,柳浩天彻底愤怒了……
梦入洪荒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