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天云山之侠》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四、返村

  刘大松前面四十多公尺,木头人一般地傻站着长长的一队人马,不是别人,正是刚才在村里交手的那帮二狗子,两拨人又狭路相逢了。
  走队伍前头的是没有受伤的,三个人,枪都背在肩上,没在手里。接着是村民牵着的两头毛驴,上边驮了三个死的,那个跨盒子炮的当官的,单用一个驴。毛驴后面跟的是两个受伤的,自己走,一个吊着胳膊,一个包着头,都没带枪。一个没受伤的,用一根扁担挑着五支大枪。再往后是七八个村民,手推肩挑驴驮地运着大袋小袋的粮食,三个二狗子跟在队伍的最后头压阵。
  打头的三个二狗子们谁也不敢乱动,已经领教过刘大松的枪法,现在刘大松的枪已经平揣在手了,他们明白谁乱动肯定立马没命。
  刘大松知道枪膛中的这颗子弹只能镇住二狗子们不敢先动手,但毕竟人家人多枪多,一旦打起来,头两枪肯定占优势,但后边的形势谁也说不好。怎么办?让赵腊梅他们乘机赶快跑,往哪边?
  双方一动不动地相对而立,气氛令人窒息。忽然,一个尖声打破了沉默:上啊!赵腊梅高举手榴弹从刘大松身边冲了上去。
  赵腊梅的举动使刘大松浑身一震,一股气从脚跟直往脑门上顶。他一侧身,将枪平揣腰间,眼到枪到,枪响人倒,把最前面的那个二狗子放倒了。
  这时其他人也被赵腊梅带动的起来,舞动着树棍跟上去了。二狗子们完全被这阵势吓懵了,一时慌了手脚。不知是谁怪叫一声,快逃命呀!这一声喊出来后,二狗子们的抵抗意志彻底崩溃了,四散而去,各自逃命。
  有人喊,跑在边上的是班长。
  尽管那个二狗子玩命跑着之字形,可刘大松还是稳稳地把他套进准星,然后勾动扳机。这个一倒,比他腿的慢的两个,不敢再跑了,把枪往头上横着一举,投降了。
  本来明显劣势的实力,却得来了一边倒的结果,这出乎意料的胜利把大家乐懵了。
  盘点一下战果,击毙两个,加上前面的三个,一共是五个。抓到了三个,包括那两个受伤的。还有一个,就是用扁担挑枪的那个,喊快逃命的就是他。赵腊梅他们这边的有好几个认识他,管他叫小赵。大家问他,你怎么穿戴起狗皮来了?
  他苦笑着说,我一回家,他们就把我抓去了,不当二狗子,就去轩岗煤矿去挖煤。
  原来也是一个被精简的。
  刘大松正与赵腊梅商量后面的事情怎么办,不想那边又出情况了。有人挥着棍子对着一个二狗子痛打起来。他这一打不要紧,有人过去帮他打的,有人拉着不让打的,一片混乱。
  刘大松跑过去阻止,不能打俘虏。可惜只有两支手,拉住了这个,拽不住那个。那挨打的二狗子见有人护,便往刘大松身后躲。
  刘大松一个人护不住,见赵腊梅站在一边不管不问,你别光瞪眼瞧着呀。
  赵腊梅过来帮助刘大松,不要乱来!有仇有冤的,政府来做主。有能耐,早干什么去啦?
  等把大家拉开后,才发现那个包着头的二狗子不知什么时候趁乱溜掉了。
  刘大松有些沮丧,也有点后怕,好在那家伙是自己跑了,缴获的手榴弹没人管,就堆在地上,要是那家伙甩过来两个可怎么办?
  没跑的这个怎么办?带着赶路拖后腿,吃饭多张嘴,晚上睡觉还要派人看着,麻烦死了。
  赵腊梅问,这家伙干的坏事多不多?
  村民七嘴八舌,多,多,可不少,哪次都有他。
  赵腊梅再问,该不该杀?
  村民们你看我,我望你,杀到是还不到吧?
  那二狗子扑通一下扑倒在地,连声喊叫饶命。
  赵腊梅踢了一下那二狗子,滚!以后再干坏事,我们刘队长一枪崩了你。
  八支长枪、一支盒子炮、二十六枚手榴弹,子弹少些,只有二百多发。除了武器之外,还有七八石的粮食,一袋子还带着余温的干粮,。
  大家把干粮分了,一个个狼吞虎咽起来,刚才没吃成,现在总算如愿啦。
  那几个拉驴推车的村民,打仗那会都没跑,全蹲地上了。这会全站起来啦,立在一边傻傻地看。
  赵腊梅从大家手里均出几个窝头饼子,连同自己的一份都递给那几个村民。村民推让了一下,就接过去,人多饼少,不够分的。刘大松见状把自己那份也送了过去,村民不肯收,刘大松硬塞了过去。
  三个死了的二狗子,从驴背上卸下,放在路边。远处的躺的那个,过去验过了,气还有那么一丝丝,肯定活不成了。俘虏是不成了,没医没药,伤的又重,即救不成,也救不了。躺着活受罪,补一枪吗?刘大松很是犹豫。抬过来,和这几个死的放一块,能不能活,看他运气吧。看这几位都不愿动手,说了两声还是磨磨唧唧的。刘大松把枪一背,要自己上。这几位才老不情愿地把那二狗子抬了过来。
  这粮食怎么处理,大家意见不一致。赵腊梅提议,拉回村里,还给村民。有人不同意,这是从二狗子手里夺来的,应该是缴获。要还也不能全还,这会粮食比钱金贵,大家分了背,走到哪也得吃饭呀。
  刘大松支持赵腊梅,粮食是鬼子抢乡亲们的,跟大枪手榴弹不是一回事,必须还回去。
  两大功臣立场一致,大家也不好再说什么啦。运粮村民一听要还粮食,脸上乐开了花。
  刘大松赵腊梅他们一进村,便被村民们里三层外三层围了起来,大家奇怪,刚刚还落荒而逃的主,怎么转眼之间就缴着枪压着俘虏回来了。
  村里跟着刘大松他们的那位,添油加醋地把刚才的那场遭遇战给大家讲了一番。大家惊慕不已,这大个子八路真是神勇,好似那当年镇守边关的杨七郎啦。
  赵腊梅对村长说,把这次的账簿拿来,谁家的粮食谁领回去。
  村长本想说什么,瞥了一眼刘大松。只见刘大松黑着脸,没点笑模样。村长也就没再说什么,吩咐手下,喊大家来退粮。
  好事同样也能传千里,村公所的伙计还没出门呢,离得近的村民已经过来等着退粮食了。
  村公所的伙计和运粮的那几个村民,把粮食竖着码放在院中,搬来一张桌子,三把椅子。
  村长说,赵干事,您请。把赵腊梅让到上座。再让刘大松,刘大松没坐,拄着枪站在赵腊梅后侧。村长见刘大松没坐,自己也没坐。
  赵腊梅对旁边拿账簿的人说,你是记账的吧?来,坐这。让那人坐在自己的左手。
  村长见人来的差不多了,问赵腊梅,可以开始了吗?
  赵腊梅瞄了眼量粮食的斗,冷冷地问道,收的时候是用的这个吗?
  村长本想紧接答话,但话到嘴边又回去了,转头问旁人,是这个吗?
  几个伙计都是支支吾吾的,没个痛快话。
  大家看赵腊梅肯给大家作主,人群便有人喊了一句,不是。
  赵腊梅没说什么,只用眼睛盯着村长看。
  村长十分尴尬,装腔作势地找台阶下,是还不是呀?不是快去找是的呀。
  哗的一声,大家都笑了。村长也陪着干笑,只有赵腊梅和刘大松神情未动。
  新斗拿来了,按着账簿,念一个还一个。拿到粮食的也不急着走,站在一旁看热闹。粮食不多,很快就分完了,可账簿上的名字还没念完。
  赵腊梅用眼盯着村长,不说话。村长朝几个人摆摆手,又抬上了几个袋子。刘大松觉得奇怪,赵腊梅早就看见了,新斗一拿来,村长就趁人不注意,用耳语支走了几个人。
  有赵腊梅、刘大松撑腰,村民们胆子大了起来,有人在人堆里起哄,吃黑粮哦。
  村长不辩白,赵腊梅也不接话。接着还粮,很快,后搬来的也还完了。
  赵腊梅问,还有没还的吗?没人应声。
  赵腊梅又问,有人没交吗?人群里有人喊,有。
  村长急了,有话出来说吗。顿时没人吭声了。
  赵腊梅比划着手指对村长说,你们村是这么多户吧?这账簿上少了三户。除了你,还有谁没交。
  村长点头哈腰地答道,在县政府做事的刘家,在警备队当差的许家。
  赵腊梅厉声诉道,他们为什么不交?当汉奸有理呀。有两户为什么多交?是在抗日队伍上吧?你这村长当的好呀,不纳粮,还能吃黑粮,比日本人没来的时候还好呀。
  村长低头看脚尖,不敢应答。
  赵腊梅起身对大家说,什么是公理,什么是黑白,大家都看见了。今天这里还是日本人的地盘,但我们抗日政府很快就会回来的,我们不会看着你们受鬼子汉奸的欺压不管的。
  赵腊梅要来纸笔,写了个条子,叫过来那个挨打的二狗子,拿回去,交给你们当官的,这批粮食我们云中山游击队收下了。想要回去的话,先问下我们刘大队长的枪子答不答应。
  赵腊梅转身对村长说,要是鬼子还要征粮,你自己想办法,不许叫乡亲们再交第二次。你要是不照办,耍滑头,那边躺着的几个你看见了吧?
  人群中一片叫好。
  赵腊梅问,干粮蒸好了吗?
  还粮之前,赵腊梅就叫村长给作一锅干粮,按八个人两顿的。村长这次没说别的,连口答应了。
  村长说,我去催。他巴不得干粮现在就好,好让这帮不知从哪掉下来的八路赶快走人。
  人群中有人拉了拉了赵腊梅的衣角,赵干事呀,你们抗日政府给断的案子,你们还管不管啦。
  赵腊梅问,抗日政府断的案,我们当然管啦,什么事呀?
  那人从怀中掏出一张纸,赵腊梅接过看完一笑,好办,那家呢?
  那人指着另一支手里拉着的人,就是他。
  赵腊梅问,这案子你服不服?
  被拉着的人说,我服。
  赵腊梅问拉人的人,他给你了多少粮食?
  拉人的人一跺脚,一两都没给呀。
  赵腊梅对被拉着的人说,你说你服,这么久了,为什么不办?
  那人一脸苦样,赵干事,不是不想给,那么多,攒起来不容易呀。
  赵腊梅说,你可以分开给吗。一指地上,这就算头一回吧。
  那人咧着嘴说,赵干事,我家里难呀。
  赵腊梅语气有些变了,如果不听抗日政府的也行,这粮食我们也就不退你了。
  那人双手护着粮食袋子,我听政府的,我听政府的。
  赵腊梅转发拉人的人,你看这样好吗,先还这些粮食里的一半。
  那人也很不情愿,这都算上还差着呢。
  赵腊梅说,你是怕我们走了他又不还了,是吧?
  那人说,要是当初他们家有诚意,就是十天还一把,也早就还清了。
  赵腊梅把脸一耷拉,你们要是觉得我的主意不行,你们就找别人来断吧,这粮食我就拿走了。
  两人一听赵腊梅这话,相视一下,各让一步,都说就按赵干事的章程办。
  赵腊梅叫来纸笔,为二人写了还债协议,两人当场分了粮食各自回家了。
  这时干粮蒸好了,装进口袋之后,刘大松赵腊梅带着人急匆匆离开了山门村,山门村的那个人不见了,比抬粮进村的时候少了一个人。
  走到一棵大树下,赵腊梅对大家说,刚才忙着分粮了,没吃东西呢。我和大刘先吃点干粮,大家等一会儿。鬼子二狗子肯定要来找咱们,如果不想再跟队伍走的,把枪留下,赶紧走吧。
  赵腊梅带着刘大松来到一旁,离大家远一点的地方,并肩坐下,拿出干粮大口地吃起来。赵腊梅几口下去,肚子里有了点底之后,霍然想到自己如此狼吞虎咽恐有不雅,一边抬起左手遮掩,一边窥视刘大松的反映。
  刘大松到没觉得赵腊梅啃干粮有什么不对劲,只是奇怪她为什么捂嘴,咯牙啦?赵腊梅差点笑喷了。
  刘大松朝天上看了一眼日头,计算了一下时间,对她说,我们下一步去哪里?鬼子这会可能已经把附近的据点都招呼起来了,撒开大网在找咱们。
  赵腊梅问,往外走不行吧?
  刘大松想想说,要是合伙走呢,肯定会被鬼子找上。把枪埋了,大家分头走,也许可以。你下步去哪?
  赵腊梅说,我是回不去了,人家能把信送到,就知道我住哪。今天咱们这么一闹,鬼子能放了我?我想好了,不走了,就在这一带呆下去了。你看,我们现在有人,有枪,不如拉队伍跟鬼子干。
  刘大松说,这队伍不行,进进出出的,跟驻大车店似的。要拉队伍,先要找个头。
  赵腊梅说,你说的对,是要找个领头的。要不,你来当。
  刘大松正在往肚子里咽干粮,一听赵腊梅这句立即被噎住了,说不出话,一个劲地摆手。
  赵腊梅笑了,一边拍刘大松的背,一边说别着急。
  这口噎的可不轻,刘大松脸都憋红了。我得回队伍上去。
  赵腊梅脸一拉,你就把我们扔在这,不管了。
  刘大松急着解释,帮你们一两天可以,长久了不行,我总得回队伍呀。
  赵腊梅说,等找到领头的了,我们就送你走,说好啦。
  刘大松说,到哪去找能领头的?这会有领头本事的,还有在家里闲呆着的?
  赵腊梅说,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还真有这么一个人。不骗你,离这不远,咱们吃完走,傍晚就能到。
  等他们回到大家那里时,有两个人已经分了些干粮走了。不过山门村的那个追上来了,还带了一个人来。他们带来一个布袋子,打开一看,里边的干粮各式各样,重样的很少,一看就是百家粮。还有两个煮熟的鸡蛋,说是一位大娘送的,指名给赵干事和八路的。
  望着鸡蛋,刘大松眼圈红了,赵腊梅的眼泪涮地就下来了。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至尊神婿
入赘三年,活得不如狗。一朝崛起,岳母小姨子给跪了。 岳母:求求你别离开我女儿。 小姨子:姐夫我错了……
狼牙土豆
现代都市连载
官路高升笔记
十万狂花如梦寐,一片冰心在玉壶。叶三省如何穿云而来,乘风破浪,成为披荆斩棘的哥哥。
庹政
现代都市连载
利欲升迁记
人生就是利欲场,利为媒,欲为介。 官场就是江湖,抒写温情与残酷、合作与较量、情感与利益的交易市场。大道无形,行者无疆,漫漫官道,唯有胸怀天地,志存高远,方能直抵彼岸。 小人物张一舟历经血腥战场的洗练和尔虞仕途的淬炼,终凭一颗畏惧之心和秉承的正义而纵横,步步高升,成为主宰别人命运的人。
三人行
现代都市连载
问鼎
丁长林点背不是因为能力不足,而是被冷艳美女当成了杀人嫌疑犯,纠缠不休……
梅花三弄
现代都市完结
鸿途奇才
奇谋算尽官场事,正气浩然天地魂。红颜知己身边伴,悲欢离合生死梦。且看一代官场奇才陆羽,从一个县长秘书到封疆大吏的跌宕起伏官场人生。
风和暖阳
现代都市连载
踏上青云路
因为得到美女欣赏,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笔龙胆
现代都市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