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天云山之侠》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十四、故事背景

  一九四二年是晋西北地区最为艰苦的时期。从二月份开始,日军展开了“扫荡”,晋西北根据地面积大幅度缩小。为应对形势的变化,根据地政府采取了“精兵简政”,地方政府脱产人员由一万五千人减少至七千人。有回忆录记载,处于游击区的某区政府算上通信员仅十一人。当时斗争艰苦,干部损失很大。据《原平县志》记载,1943年2月东崞县县委总结1942年工作,一年间县区干部牺牲60人,意志薄弱,自首变节者46人。就在开会的前几天,又有二区区长郭象山、三区区长李敬斋等6人被捕,后被杀害。
  晋西北地区是陕北根据地通往其他根据地的必经之地。经过云中山的交通路线,是与晋察冀根据地的联络通道之一。每次有重大的人员和物资过往,均须部队武装护送。据余秋里回忆录记载,当时三五八旅八团承担了大量的护送工作。在护送过程中,多次与日伪军发生战斗。
  三五八旅八团是由独立三支队改编的,独立三支队是在冀中地区组建的,战士中有许多冀中子弟。
  原来的第七节是这样写的,后来改成现在的样子。
  七
  刘大松站岗的这个时间,是老聂算计好了的,四更时分。他们一离开村子,村里的情报员应该立刻去报信,据点的鬼子带着伪军直奔此地而来,最快也得半夜才能到,晚点换刘大松上岗不会误事,也能叫他先好好睡一觉。
  赵腊梅陪他一起来站岗,刘大松劝她再睡会,她说睡不着。刘大松说,你真是不会享福呀,我已经三天没好好睡了,真想睡个三天三夜。
  只守了一会儿,远远地看到山下微微的一小条火光,知道是敌人来了。刘大松背上大枪,和赵腊梅一起回去找老聂,把大家都叫起来。
  老聂不知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他对大家说,不要慌,敌人还远着呢。然后跟着刘大松来到哨位,往山下望去,火光越来越近,在四五里地外熄灭了。敌人是想摸上来。
  老聂把人分成三组。赵腊梅他们那一伙,任务是背粮食,由老聂找来的一个当地老乡带路先走。另一拨人都是打过枪的,由老聂带队。
  老聂叫过一人,对刘大松说,你跟他先走,要见机行事,擒贼先擒王。
  刘大松没明白老聂的章程,还是按照老聂的主意,跟着那人先走了。刘大松隐约看见那人肩上挎着许多绳索,不知要作什么用。
  刘大松他们没走出多远,就看见后边老聂他们燃明了火把,没一会儿,山下和两侧山上也有人点起了火把。出去的路全有敌人。又走出了一段路之后,就听到后边响起了枪声。七九枪的声音,来的应该是二狗子。枪声不紧不慢,看来二狗子并不急着夜战。
  刘大松他们虽然没打火把,但走的不慢。顺沟左拐右转地一气走了十来里之后,天色渐亮,刘大松他们开始向旁边的山脊爬。这时后边的枪声好象也停在原处,没有很快地跟过来。
  从沟底到山脊高差不大,却十分陡峭。唯一的羊肠小道蜿蜒向上,不知转了多少弯才到达山脊。带路的说,老聂就让带到这。
  这时天已经亮了,枪声也越来越近。刘大松凭着日光升起的位置,判断一下方位。自己所处之位,十分险峻。另一面是悬崖峭壁,只有从沟底上来的一条路。刘大松目测了一下,到沟底二百公尺多一点,自己居高临下,能看住前后差不多两里的路段。看来老聂是想在这里狙击敌人,问能不能在一里远打中目标就是这个意思。刘大松想,老聂确实不是个凡人,都被罢了官啦,蹲在那小破屋里还有心琢磨这些事。
  带路的人带着绳索,转到一块巨石后边抽烟去了。
  刘大松选择了四五处射击位置,没有工具,只能简单地整理了一下。
  这时,枪声近了,只见老聂领着人匆匆而过,通过刘大松面前时,老聂还向上张望了一下。老聂的队伍跑过刘大松位置之后,在山弯停了下来,就着地形布阵迎敌。
  一队二狗子气势汹汹紧追而来,见老聂他们停下了,也就地散开,准备开战。刘大松正好处在双方的中间。
  自己人这边有人喊话啦,是老聂。下边的可是吴队长呀?二狗子队伍中有人探身答话。刘大松想起老聂的那句擒贼先擒王,这答话的人应该是老聂有意引出的目标。
  虽然那人躲在石后,但刘大松居高临下,爬着的反而比站着的好打。轻轻松松,一枪中的。
  二狗子们发现中了埋伏,没人命令,哗啦一下,往外面跑。刘大松看到其中有个戴钢盔的,是鬼子。随着枪响,那鬼子身子一挺,转了半个点身,仰面倒下了。
  二狗子抬着鬼子,慌慌乱乱地退到距刘大松五百公尺左右的地方,掉过头对着刘大松这里乱放起枪来,其中还有一挺机枪。
  刘大松看准人群中张罗事的一个身影,稳稳地把那晃动的小点锁在准星上,随着枪响,小点消失了。
  二狗子们又往后退了退,不打枪了,也不走。
  刘大松往老聂那边看了看,大家正站起来看热闹,向这边挥衣服。可要是下去会合,一万个不容易。下到沟底要好一会儿不说,一旦二狗子杀回来,这不上不下,插翅难飞。
  就这样待下去吗?刘大松扭脸问带路的人,老乡,咱们能出的去吗?
  带路的人问,你爬山行吗?
  刘大松张嘴就答,没说的。
  带路的人笑了,跟我来。
  带路的人拾起绳索,把刘大松领到悬崖峭壁边。先把一根绳索系在大石头上,然后把另一头抛下崖去。再将一根绳索系在刘大松腰间。系好后,对刘大松说,你抓着那一根往下走,我拉着这一根。你走一段,我放一段,不会出事的。你呀,把东西都放好,不要掉了东西,掉了鞋,其他的没有事。
  刘大松朝下望了一眼,立刻眼就发晕了。十余丈是直上直下的,接着也是个大陡坡。这人要是掉下去,不知顺坡要滚到哪里去。
  带路的人看出刘大松的犹豫,行吗?
  刘大松给自己鼓了鼓劲,行。你是做什么的呀?
  我?在这山上挖药的。
  刘大松从小是在平地上长大,家乡霸县是一望无际的大平原。虽说到了山西之后,上山下山的已经两年整,爬这么高的悬崖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
  刘大松咬着牙,双手紧握绳索,用脚在悬崖上摸索支点,一寸一寸地往下降。他看到眼前那根联到腰间的绳索,一直是略带一点弯曲,心里才踏实。
  等双脚落了地,刘大松已是大汗淋漓,心里怦怦地跳。他还没把保险绳盘好,带路的人已经顺着绳索下来了。
  刘大松看着人家的利落劲,有些不好意思。
  下面的路,也不好走。许多都不能算是路,紧贴着崖壁,只有靠着手抠石缝,脚登凸石,才勉强通过。还有一段是上悬崖的路,带路的药户先自己攀上去,然后叫刘大松把绳索系在腰上,连爬带拉的,才上了去。爬到半截腰时,刘大松有三四下登脱了脚,把膝盖都搓掉了一大块皮。
  到了上边,却是另一番天地,居然绕到了二狗子的后边。距刘大松他们二百多公尺的山下,二狗子设了一个卡子,由一个背短枪的带着。这会七八个人都傻站着,一齐往山里边观望。山里边一直有稀稀拉拉的枪声,不紧不慢的。
  爬到悬崖上来,刘大松累得手酸气喘。他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等气喘均了,胳膊也能揣稳枪了,他站直身子,对着山下的小头目开了一枪。
  山下的二狗子们没想到,有人突然出现在身后,枪声一响先是相互观望,见小头目倒了,也跟着全趴下了。
  这拨家伙最怂,还不如前面那帮有战斗精神,一枪未还,爬起来往山里跑了。
  刘大松环视四下的地形,十分不错,只是朝山外的方向不太好,是缓坡,而且没有树草之类的隐蔽。对山里的方向,有许多处都是极好有射击位置,大段的陡坡,易守难攻,可以大干一场。
  刘大松这里准备着,山里边突然枪声大作,手榴弹也如同过年放炮般地炸起来,特别是轻机枪的嗒嗒声,非常清晰。
  刘大松心里一紧,打起来了,赵腊梅、老聂他们怎么样,没遇上什么麻烦吧?
  刘大松拿不定主意是在此地坚守,还是进山增援。要是去增援,他们会在哪里,二狗子们又在哪里?
  刘大松心里正着急,举棋不定,就见山里那边出来一人,穿黄衣服的,二狗子。怎么就一个人呢?更加奇怪的是,那人一边走,一边挥舞着上衣。
  刘大松拿不准这是个什么人,放近了一看,原来是昨天挑枪喊逃命的小赵,没有衣服换,还穿着狗皮。他这是在干什么?
  刘大松待小赵走到最近处,看了下他身后几百公尺内都没有人,便站起身,朝山下喊,唉!怎么啦?
  小赵扬头喊道,大刘吗?一会儿他们就下来啦。老聂说,别管他们,放他们走。
  刘大松挥挥手说,知道了。
  小赵朝山外走了。
  刘大松这里忐忑起来,搞不清老聂使得都是些什么奇奇怪怪的计谋。他看了一下现在的位置,朝山外的这个缓坡不好,要是人家杀回马枪可挡不住。对面的坡又太陡,根本上不去。不如提前往外走,不与他们接触。他问那药户,往外走的路有几条?
  药户说,就这一条。
  刘大松着急了,又问,还有没有象这样的地方,离他们走的这个道远一点,他们不好上来的?
  药户眨眼想了想,明白了刘大松的意思,又想了想,向出山的方向一指,那边有一个叉出去的小道。
  刘大松一挥手,药户带路,两人匆匆而去。
  往外走了三里多,就到了药户说的那条叉道,那是通往边上的一个小峰。刘大松和药户爬上小山峰,路不长,两百多公尺的样子。找到一块立足之地后,就掉过头来,向来路警戒。
  没一会儿,那帮二狗子就到了。这帮家伙倒背着,没事人似的,没有派出尖兵,也没向两边搜索,根本就没人朝这边望一眼。队伍走得挺快,象是急着回家吃饭一样,队伍里只有一付担架。
  大队过去之后,有三个二狗子边走边嘀咕地过来了。没有随大队的方向走,却朝刘大松他们这边爬上来了,没走几步,三人停下来象是在点烟,突然有一个人飞起一脚,把那个正在低头点烟的踢下了山崖,然后两人伸头探脖地向下看了看,没事人似的抽着烟原路回到山道上走了。
  刘大松虽说也算是身经百战,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白刃战也经过了多少次,但这种上面笑脸,下面踢飞脚的事情,还是第一次亲眼所见,不禁多少有些心惊。
  过了好一会儿,自己人过来了,大家说说笑笑的,背着大袋小袋的粮食干粮。刘大松向大家招呼了一下,起身和药户一起往下走。赵腊梅叫大家先走,自己等刘大松。
  待刘大松他们走近,赵腊梅先开口了,她对药户说,李大爷,老聂说找您有事商量,请您去他家一下。
  药户走后,刘大松问赵腊梅,这就完了?
  赵腊梅说,完了吧。
  刘大松问,叮叮咣咣地打什么呢?
  赵腊梅说,我也不知道。到了山上,他们找了个小山洞,把粮食一放,就叫我在洞里看着粮食。开始呢,我就抓着手榴弹,在里边老老实实地呆着。可坐着坐着,不知什么时候就睡着了。后来,就被炸手榴弹搞醒了,好响好响的。
  刘大松问,咱们的人没伤着吧?
  赵腊梅说,都见到了,全没事。
  刘大松问,老聂呢?
  赵腊梅说,老聂有事,前面先走了。还记得吗,前面有个小村,咱们先吃饭,然后去上山洗澡。老聂叫咱们先在这村子休息两天,等他的消息。
  刘大松问,这仗打的是怎么一回事呀?
  赵腊梅说,老聂没细说,大致是这样的。你不是干掉了个鬼子,还有几个二狗子吗,把他们打服了,他们悄悄地跟咱们讲和了,老聂就放他们走了。
  刘大松吃了一惊,跟二狗子讲和了,行吗?
  赵腊梅摇了摇头,不知道。唉,老聂说了,这事只让告诉你,你千万别跟别人说呀。
  刘大松对赵腊梅提起了刚才看见的事,赵腊梅也是惊异不已。两人又返回踢人下崖的地方,探头往下看,数十丈高的悬崖,虽说没有树木,但石头缝子很多,没看到人在哪里。
  赵腊梅推测,可能是怕那个人会走漏风声,杀人灭口了。
  吃完饭,刘大松跟着大家去洗澡。大家告诉他,洗澡的那地方叫滴水崖,水从好高好高的地方落下来,底下是好大的一坑水,要是下了雨,那水更大。
  刘大松他们来到崖下,前面已经有人在坐等了,说是赵干事在洗,要再等上一会儿。于是大家坐下,一边聊刚过去的这场战斗,一边等着赵腊梅下来。
  大家说的零零散散的,刘大松根本无法对今天的战事有了个完整的了解,特别是最核心的部分。
  大家说,二狗子乱打枪,并不是在攻山顶,二狗子压根就没往山顶爬。大家还以为是在跟刘大松交手呢。当时老聂不在,老聂把大家拉到山顶后,就带着小赵返回了。枪声最大的时候,老聂独自回来的。老聂说二狗子要撤了,招呼大家下山。
  小赵说,老聂带他还没到打死吴队长的那个地方,就见一个二狗子用树枝举着个白衬衣往上来。老聂叫小赵先藏在一旁,自己上前。两人聚在一起说了一会儿,老聂回来,叫小赵过去。老聂低声告诉小赵怎样与刘大松联系,然后叫小赵跟着那个二狗子走。小赵什么也没说,那个二狗子什么也不问。走了一段,见到路边有几个二狗子兵。这几个人上来把小赵围在中间,小赵当时很紧张,不知会发生什么事。等回到二狗子队伍时,那个二狗子高声喊,土八路的情况搞清楚啦,大家都过来,不要怕。有人把小赵悄悄带到队尾,示意他快走。小赵刚走几步,就听有人喊,那是谁呀,上哪去?这一嗓子可把小赵吓得汗毛倒立。有人替小赵答话,这是昨天新来的,队长让他去看打枪的那个跑了没有。你是不是想去呀?
  大家正说的起劲,赵腊梅从上边下来了,脸蛋红红的,乌黑的头发湿湿的。
  大家起哄道,天女下凡啦。
  。。。。。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亲爱的京畿刑狱使
京畿刑狱使秦锋携带秘密任务奉命至较为偏远的青田县担任县令。少女心爆棚的仵作房绿衣、温文尔雅的厨娘刘秀娘、立志赚大钱的儒生柳博言、高冷的杀手护卫东方将辰、三位性格迥异的捕头……形形色色鲜活的生命闯入他的生活,为这一次不平凡的任务增添了许多意想不到的色彩。
空舟
历史架空完结
重启巅峰
草根出身的陆青云意外重生,展开一段草根逆袭的青云之路,世间风云百态,却看他长袖善舞,左右逢源
一蓑烟雨飞
都市其他完结
上门女婿
韩东本身是一个“被”退伍的军人。回到都市后,被迫成为了夏家的上门女婿……
貌似纯洁
现代都市完结
孽火
繁华魔都,纸醉金迷。 我在迷惘时遇到了他,他是金贵,是主宰,把我人生搅得风起云涌。 我不信邪,不信命,却在遍体鳞伤时信了他,自此之后,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西极冰
现代言情完结
九界仙尊
他曾是仙门弃徒,遭人陷害,千年后重生醒来,凭不灭神魂,盖世神功,令八方风云乱,夺天地造化,掌生死之权,叱咤九境,昔日诸神为惧。
神出古异
武侠仙侠完结
权路征途
提拔前夕,老板出事,妻子红杏出墙,欧阳志远人生遭遇重挫,未来一片黑暗,绝望之际,前女友的出现让他意外迎来一片曙光,命运曲线触底反弹……
jiuxiaohonghu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