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沼泽无形》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一章

  在黑龙江的大草甸子里隐藏着许多沼泽,它与草甸子其它地方一样,有着无数的垡头,生长着绿草和鲜花。水露出的地方,那水是清清的,浅浅的,可以见底。时而还可看见在别处难以见到的珍禽。就在这些表面看似安全的垡头中你不知道哪一簇是实的,哪一簇是漂浮的。而在那漂垡头下面往往是深不知底的泥潭,一旦陷进去,一双无形的手就拼命地将你拉向泥潭深处,任凭你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而且是越挣扎陷得越深、越快。即使有外援救你,也要及时,否则等待你的只有死亡。当它吞噬了它的猎物之后,冒出的气泡渐渐消失,因猎物挣扎而搅浑的泥浆沉淀下去,漂开的漂垡头又会慢慢地合拢,掩去那危险的面目,一切又恢复到了祥和宁静。然而,那些不熟悉沼泽情况,只顾追寻美好景色的人或是贪婪的野生珍禽偷猎者,并不会意识到这里暗藏着杀机。诱人的景色和稀有的珍禽,使人们忘记了危险的存在,仍旧有人会不知不觉地走向它的深处……。
  第一章
  1970年孙明辉出生在在大山深处的一个林场。林场附近驻扎着解放军的一个部队,孙明辉的父母是1958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集体转业来到中国的东北角,由于结婚晚加上母亲习惯性流产,三十四岁上才有了他。他从懂事那天起就对这些身着国防绿的人十分崇拜,他梦想着自己长大了也要穿上这身绿军装,戴上三点红(红色的五角星帽徽、红色的绒布领章),而且还要是穿四个兜的,他知道凡是穿四个兜的都是干部,两个兜的是小兵。随着时间的流逝,孙明辉渐渐地长到了18岁,1988年这一年,由于高考那几天连续发高烧,与高考擦肩而过,但他没有选择复读,而是选择了从军的路。他终于实现了儿时的梦想,穿上了绿军装。他告别了父母,告别了生他养他的山区来到祖国南方长江边上的一座城市。
  在新兵连里,孙明辉很快脱颖而出,无论是军事训练还是政治学习,样样都抢在前面,加上他那山里人的性格,深得战友和领导喜欢。
  这天,新兵连进行实弹射击。射手们按照顺序进入到各自的位置,孙明辉在一号靶台。随着“装子弹!”的口令发出,他迅速将五发子弹压入了弹仓。
  “报告,一号靶台,射击准备完毕!”
  “报告,二号靶台,射击准备完毕!”
  ……
  随着指挥员射击的口令下达,只听得一号靶台立即响起了一连串的枪声,紧接着传来“报告,一号靶台,射击完毕!”然而,这时其他几名射手还处在瞄准阶段。
  站在队列里的战友和班长都急了,别人还在瞄准,孙明辉就打完了,听声音没有脱靶的,但命中多少环就难说了,这家伙也太沉不住气了。大家都替孙明辉捏了一把汗。而孙明辉此时爬在靶位上,心里却美滋滋的。他从小就和父亲上山打猎,父亲在部队时就是个神枪手,他在父亲的调教下早就练了一手好枪法,像这样打固定半身胸环靶,对他来说和玩一样轻松,但他从没向任何人提起过。终于等到报靶的时候了,大家的眼睛紧盯着报靶员手里的报靶旗,当报靶结束时,大家呆了“这家伙怎么会打得这么好,五发子弹全部打在十环上。”班长看到结果,刚才提到嗓子眼的心这才放了下来,长长地喘了口气,心里骂道:“他妈的,这小子还有这一手。
  当新兵连生活结束的时候,由于孙明辉出色的表现被分到了师部警通排,给师长当警卫员。
  三年后。
  这天早上,孙明辉早上起来打扫院子里的卫生,刚刚拿起扫帚就听到师长喊:“孙明辉。”
  “到!”孙明辉连忙跑进屋:“首长。”
  “小孙,来来来,坐下。我和你说点事情。”师长笑呵呵地对孙明辉说:“小孙啊,你前几天不是和我说想下连队去锻炼锻炼吗?”
  “是的。”
  “好啊,可以满足。不过你要先去教导队学习,然后下连队去。后天你就去教导队报到,一会接替你工作的小刘就来了,你们交接一下。记住,将来到了连队要好好干,不许给我丢脸。”
  “是,首长。请首长放心,我绝不会给首长丢脸的。”
  ……
  傍晚,孙明辉在师部家属大院里散步,明天他就要去教导队报到了。这个他一呆就是三年的地方,一旦要离开的时候,还真让人有些难舍。当他走到师参谋长李和平家门口的时候,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从院子里跑了出来,一下子撞在他的身上。
  “雯雯,你慌慌张张地干什么去,后面有老虎追你还是怎么着?”
  “小孙哥哥,我爸爸让我去找你到我家吃饭。小孙哥哥,你是要走了吗?”
  “你怎么知道?”
  “我听小王哥哥说的。”
  “是啊。”
  “哦,那以后就没人给我讲大山林里的故事了。”
  “不会的,不是还有小王哥哥吗?他也是从我们那里出来的。”
  “他讲得不好,没意思。”
  “小丫头尽胡说。你小王哥哥在吗?”
  “在,正在屋子里帮我妈妈准备饭呢。快进去吧,小孙哥哥”
  孙明辉一进参谋长李和平家门,看到师长也在客厅里,此时正在和参谋长谈话。他正想退出去,师长已经看见了他:“小孙,进来,进来。我们在闲聊。”
  这时参谋长的爱人刘敏闻声从厨房里走出来:“小孙,快进来坐。这些年你可帮了阿姨不少忙。不然的话,雯雯这丫头学习成绩哪能提高那么快。”
  “阿姨,这是雯雯自己努力的结果,我只不过是帮了点小忙罢了。”
  “你这个孩子真会说话。好了,不说这个了。来来来,大家都上桌,咱们开饭了。老李,请师长就坐。小王你把家里那瓶茅台酒拿出来。”
  “哈,小孙啊,还是你面子大啊。”师长打趣地说:“我上他们家喝了几次酒,那瓶茅台酒始终放在那只让看不让喝。我说小刘,你可是偏心哦。参谋长你说是不是啊?”
  “可不是吗,平时我想喝,她总是说要留着有用的时候再喝,一留就是十年。”李和平一边说一边看着刘敏倒酒“咱们今天可是借了小孙的光喽。”
  孙明辉在一边听了忙说:“二位首长,其实是我借首长的光。是不是,阿姨?”
  刘敏一边倒酒一边说:“小孙啊,你李叔叔没说错,他们就是借你的光。你去教导队学习就是件大事,咱就得拿好酒庆祝一下,这酒平时让他俩喝不是浪费吗。”
  ……
  一年后。
  此时的孙明辉和一年前已经是判若两人。
  教导队的教员们都特别喜欢这个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兵,他不仅仅是聪明,更重要的是特别刻苦,特别用功。大家都知道,孙明辉能达到今天这个程度,是他比其他学员付出了几倍的辛苦努力。
  孙明辉刚到教导队不久,就发现自己的现有知识根本不够用。于是,他取消了休息日。别人上街戓打球下棋的时候,他却一头扎进教导队的图书室,阅读了大量有关军事理论的书籍。然而要想当一名职业军人对于孙明辉来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仅凭这一年在教导队的受训的经历是不足以实现这个目标的,孙明辉决定报考军校。
  这天孙明辉正在操场上和几个战友比拼五六式半自动步枪立姿单臂举枪射击,枪管前端吊着一颗手榴弹教练弹,只见他们大气不喘,伸直手臂,手中的步枪平举着纹丝不动,在打开的三棱枪刺前部还放着一粒黄豆,当教员喊击发时,几个人相继扣动了板机,随着击发时金属发出的撞击声,只见其他几名战士三棱枪剌上放着的黄豆都掉了下来,而孙明辉枪刺上放着的那粒黄豆只是微微的动了一下就稳住了。围观的人群先是发出“啧啧”声,紧接着掌声驟起。
  “孙明辉,教导员和队长叫你去一下。”这时从场外传来通信员小李的声音。
  “知道了,我马上就去。”孙明辉将枪交给旁边观战的战友,整理了一下军容风纪后和小李一起向队部走去。
  “报告!”
  “进来。”
  “是。”
  “队长,教导员。”孙明辉向二人行了个军礼。
  “来,小孙,坐。”队长示意孙明辉坐下。
  通信员小李给孙明辉倒了一杯开水后带上门出去了。
  教导员看看孙明辉“小孙,你知道找你做什么吗?”
  孙明辉站起身“报告教导员,我不知道。”
  “坐,坐。”教导员笑着说:“别拘束。”
  “小孙,培训结束了,你有什么打算?”队长看着小孙笑呵呵地问道。
  “有啊。我想到连队好好锻炼锻炼,然后考军校,将来当一名职业军人。”孙明辉嘴上说着,心里却在嘀咕“今天怎么了,两位主官笑得让人心里发毛。”
  “好啊,如果组织上决定把你留下来,不让你去连队呢?”
  “队长、教导员,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我坚决执行。”
  “好啊。小孙啊,你军事技术和政治素质都不错,目前教导队的情况你也看到了,缺少你这样的年轻人。我们向师政治部打了报告,师里已经同意让你和另外几名优秀的学员留在教导队当教员,希望你们能为基层培训出政治和军事都过硬的人才。我们知道你想下连去,但留在教导队和下连一样可以锻炼人,而且每年还有下连去的时间。”
  “是。请首长放心,我一定安心教导队工作。”
  星期天,孙明辉外出营区到新华书店去买书,在书店附近看到一家经营办公自动化用品的商店。孙明辉走进店里,看看这看看那,并不时向销售人员问这问那。店里的销售员不厌其烦地为他讲解并演示。最后孙明辉在台长城0520CH计算机边上停了下来,他仔细地听着销售人员的介绍。这时,商店的经理从里间走了出来,他早就注意到这个在店里停留了半个多小时的年轻军人。
  “同志,你对计算机感兴趣?”
  “是啊。可惜我对它是一窍不通。它认识我,我不认识它。”孙明辉头也没回地回答道。
  “没关系,不会可以学嘛。”经理笑了。
  孙明辉回过头来正要和经理搭话,这时从门外走进一个人,他眼盯着孙明辉仔细看了一眼:“明辉。”
  “刘宇大哥。”孙明辉也认出了对方,两个人一下子手握到了一起。
  这个叫刘宇的人曾在孙明辉家所在的林场工作过,孙明辉参军第二年刘宇辞职去深圳下海经商。这家办公自动化用品店就是他公司下面的门市部。
  经理见孙明辉和刘宇是老熟人,便笑着对孙明辉说:“你和我们老总是老熟人,你有时间就到这来学习计算机吧,我给你安排一个高手教你。免费教你。”
  “那怎么行,不收学费可不行。”孙明辉对经理说。
  “明辉,我们这里不办培训班,只是对客户进行免费培训,所以没法收你的学费。你呀就踏踏实实地学就行了,别想那么多。再说咱们又是一个地方出来的,你又当了解放军,无论从乡情还是军民鱼水情上来说,就是收学费我也不能收你的学费。”刘宇拍了拍孙明辉的肩膀说:“你就来学吧,这个东西掌握了很有用,这是大趋势。”
  “那就太谢谢你了,大哥。”
  从这天起,孙明辉只要一有时间就到店里来学习有关计算机方面的知识,无意之中为他后来到军事院校学习信息工程奠定了基础。
  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转眼间孙明辉在教导队工作已经半年多了,关于他学计算机的事情,那天一回到教导队就向队里做了汇报,队里非常支持他学习,并且尽量给他创造方便条件。这天中午,教导员来到孙明辉的宿舍,只见孙明辉坐在桌前认真地看着一本有关计算机方面的教材,由于他全神贯注边看边写笔记,以至教导员进来并站到他的身后都没有发现。教导员为了不打扰孙明辉,便退到孙明辉的床边坐下。
  大约时间过了十分钟,孙明辉手中的钢笔没有墨水了,他转过身来伸手到窗台上拿墨水瓶时,看到教导员坐在他的床上。
  “教导员。”孙明辉连忙站起身来“您什么时候进来的?”
  教导员笑了笑说:“我进来不到十分钟吧,看见你看书看入迷了不想打扰你,所以没有叫你。我来是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师里要选送几名同志去上军校学习,咱们教导队经过全面衡量,决定送你去。师里今天来通知,已经批准送你去军校深造。下个月底你和其他几名同志一起去参加考试。”
  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孙明辉感到意外,他楞楞地看着教导员半天没说一句话。这对他来说是件梦寐以求的事,但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愿望这么快就实现了。
  教导员见孙明辉发呆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来:“孙明辉,你怎么了?”
  “教导员,这是真的吗?”
  “我什么时候跟你开过玩笑?再说开玩笑也不能拿这么重要的事开玩笑啊。好了,我走了,你准备准备,明天和接替你工作的同志交接一下工作,然后你们要集中复习,准备参加考试。”教导员边说边向门口走去,走到门口时他又转过身对孙明辉说:“对了,还有一件事,你交接完工作后去一趟师长和参谋长家,两位首长可还挂记你呢。”
  教导员走后,孙明辉心里久久不能平静。这件事对部队里的每一个人来说,都是梦寐以求的事。军营中有多少人想上军校却难以实现自己的愿望,最后不得不含泪脱下军装离开军营。而今天这天大的好事竟然落在自己头上,不能不让他怀疑是不是在做梦。这一夜,孙明辉做了一个很美的梦,他似乎看到了那散发着金光的将星正在向他招手,似乎看到了肩头已经抗上了将军的军衔,成为职业军人已经不再是梦想了。他笑了,在梦中笑得是那样的甜,那样的春风得意,以至从睡梦中笑醒了多次。
  两个月后,孙明辉的身影出现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高等军事院校的校园里。孙明辉所学的专业是信息工程,这对于他而言可以说得上是事尽人意,计算机对他而言已经不是陌生事物了。和其他同学相比,他在计算机方面的知识可以说是独占鳌头。在他临来上学时,刘宇将一台0520DH计算机以半价卖给了他,实际上就是半送半卖。这时正是90年代初期,个人计算机还没有全面普及,有一台0520DH计算机已经是很让人羡慕的了。有了属于自己的计算机,学习就方便多了,原本一些程序只能纸上谈兵,现在都可以付诸实施了。他利用业余时间和休息日,系统地对汇编语言和C语言进行了深入学习,将理性认识转化为感性认识。很快,他将这两种语言全部掌握了而且达到了极为熟练的程度。时间向前推移,孙明辉的计算机理论水平也在不断地提高。他对计算机方面特有的灵性,使教员也感到惊讶和兴奋。这一年中国的互联网正在悄然兴起。在广州、深圳特区等沿海开放城市,已经有单位和个人用上了国际互联网。但在内地,互联网为何物,多数人并不知晓。孙明辉是通过刘宇知道了关于国际互联网的事,知道这个新生事物是未来的发展大趋势。他搜集了不少关于互联网的资料。然而当时并没有机会进行实际操作,但他知道互联网是在局域网的基础上产生的,所以他对网络产生了浓郁的兴趣。他自己买了关于UNIX网络技术方面书籍,并从刘宇那里弄到了UNIX操作系统软件装在自己的计算机里作为服务器,然后又从其他几个有计算机的同学和老师那里借来几台作为工作站,在教员的指导下构建了一个小型UNIX局域网。他从此就迷在这计算机网络技术中,探索着网络的奥秘。一晃四年的大学生活结束了,孙明辉并没有重返原部队,在他任课教员的劝说下,他考上本校硕士研究生,留在学校继续学习。
  1998年。
  星期日,身着便装的孙明辉在电脑城里逐个柜台浏览着,也了解各种新上市的计算机配件的价格和技术性能。当他走到一家卖笔记本电脑的专卖店门口时,里面一个熟悉的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他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姑娘正在那里与老板砍价。
  “雯雯。”孙明辉高兴地喊道。
  李雯转过头来一看,也高兴地喊了起来:“明辉哥。”
  她和孙明辉已经有四年多没见面了,但她一直暗恋着这个帮她复习功课,给她讲大山里的故事的大哥哥,当然这一切孙明辉是不知道的。四年前,李雯就是因为孙明辉在这座城市上军校,才在高考填写志愿时报了这座城市的另一所大学,来到这里后却一直没有同孙明辉联系过,而孙明辉因为学习紧张也很少回原部队,直到最近他回原部队去看望老首长时,才从李雯父亲那知道李雯和他在同所城市里上大学,现在已经是大四的学生了。
  俩人见面自然是兴奋不已,孙明辉帮李雯砍价买下一台笔记本电脑后,俩人一路来到红房子酒吧坐下。
  孙明辉端详着眼前这位曾经缠着他讲大山里的故事女孩,现在出落得楚楚动人,但却无丝毫矫揉造作。在显露出受过良好教育的气质里,从骨子里还透出一种在军营里长大的女孩才有的个性。
  “雯雯,你怎么到这里上大学也不告诉我?”
  “嘻嘻,我可是看到你好多次了。”
  “在哪?”
  “你们学校门口。”
  “什么?那你为什么不喊我?”
  “你在行进队列里,我能喊吗?”李雯笑呵呵地说“明辉哥,我告诉你一件事,你听了不许骂我。”
  “你说吧,什么事?”
  “我先问你,你有没有女朋友?”
  “没有。这和你要和我说的事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了。”
  原来李雯上大学后,由于人长得漂亮,加上又有良好的家庭,所以成为学校和部队大院里男孩子们的追求目标,但是李雯心里早就对孙明辉有了爱意,所以高考填志愿时才选择了和孙明辉在同一城市的一所大学。为了断了那些追她的人的念头,她公开对同学和家里的人说已经有男朋友了,这个人就是孙明辉。而且还带同学到孙明辉的学校门口指给同学看哪一个人是孙明辉。这样一来,真的没有人再提出和她交朋友的事了,她的父母对她选择孙明辉当然也是没意见。
  孙明辉听后心里甜滋滋的,但脸上还装出一副严肃的样子对李雯说:“小丫头,你怎么这么冒失?也不问我愿不愿意就自作主张。”
  李雯一看孙明辉的严肃劲,心里有些吃不住了。但这个丫头是个鬼灵精,她没有急着说话,而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孙明辉的脸,在上面寻找着什么。她发现孙明辉的目光里透露出一丝温柔,嘴角挂着不易查觉的微笑。她明白了,孙明辉的严肃劲是装出来的,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李雯心里有底了,于是决定逗一逗孙明辉。于是她把脸一沉:“我就知道,你根本就没把我放在眼里,你要是不愿意就拉倒,算我自作多情。”说着站起身来就往外走。
  孙明辉一见李雯生气要走,连忙站起来拉住李雯:“好了好了,大小姐,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你别生气了好吗,不然人家以为我欺负你了或是怎么的了。”
  李雯见孙明辉着急的样子忍不住地笑了。这时孙明辉才发现他上了这个鬼丫头的当了。俩人在酒吧里坐了许久,几乎忘记了时间。话越说越投机,越说俩人的感情越靠近。李雯感到眼前的这个军人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憨厚老实但又不乏机智聪明的小战士了,已经成为一个谈笑风生具有幽默感的成熟男人。在他的身上不但有军人的气质还有文人的气息,这正是李雯所希望的。而孙明辉也感觉到眼前的李雯不再是只知道听故事的小丫头了,现在已经变得有思想有主见,好学上进热爱生活的大姑娘了,人不但漂亮而且独立性很强,不像一些同龄女孩那样不求上进,什么事都要依赖他人,在性格上除了女孩子应有的温柔外还透着一丝野性,不是那种小鸟依人的女孩,这也正是孙明辉择偶的标准。
  俩人在酒吧里一直呆到傍晚时分才一起踏上返回学校的路,孙明辉一直将李雯送到她的宿舍门口,引得李雯的同学一个个从窗子里伸出头来近距离欣赏李雯的白马王子,李雯得意地向孙明辉挤了挤眼,在孙明辉的脸頬上亲了一下便像燕子一样飞进宿舍楼。
  国庆节的前夜,孙明辉和李雯一起上街去逛夜市。这对学习劳累了一天恋人在街上挽着臂膀信步走着,不时驻足观看橱窗里的展品。在电脑城数码世界的橱窗前,俩人被一款新上市的笔记本电脑吸引住,俩人决定进去看一看详细的配置和价格,他们按照橱窗里展品下方标写的隔间号找到了销售代理商的隔间。当俩人来到柜台前时,孙明辉楞了,原来在柜台里的人正是刘宇。
  “刘哥,你怎么在这里也有柜台?”
  “哦,是明辉啊。”刘宇闻声抬起来头:“这里客流量大,所以我在这儿就租了一间隔间。”
  “那也用不着你在这站柜台啊。一个大老板跑来站柜台不是太掉价了吗?”孙明辉打趣地说。
  “呵呵,我今天是过来看一下经营情况。这不,这款产品我是今天刚拿到代理,所以我得亲自上阵啊。你俩来买什么?不会是冲着这款产品来的吧?”刘宇看见李雯目不转睛的盯着刚刚摆上柜台不久的新产品笑了。
  “你说对了,正是冲它来的。”
  “哦?你们是想看看配置还是就询价?”
  “呵呵,二者皆有之啊。”
  “这是配置说明和报价单,价格是参考价,你要要的话,我就按进价原价给你。”刘宇边说边递给孙明辉一张宣传单张。
  孙明辉接过手后说:“行,我要的话肯定找哥哥的。”
  孙明辉看了一下手表,时间已经快到21点了“刘哥,快打烊了吧?”
  “是的,马上就关了。”
  “走,咱们一起去吃霄夜怎么样?”
  “行,我这收拾一下咱就走。”
  刘宇收拾好台面上的物品,嘱咐了员工几句便和孙明辉一起离开了电脑城。他们三个人乘车来到美食一条街找了即干净又有品味的餐厅在包间里坐了下来。
  “明辉,你今年研究生毕业了吧?”刘宇问道。
  “是的,不过我准备继续读博士研究生。”
  “哦?那你准备考哪的,还是本校的吗?”
  “不,我想考地方院校的。”
  “你不打算在部队干一辈子了?”
  “此一时彼一时,再说雯雯也不同意我回部队。”孙明辉看了看李雯说:“他父亲在部队干了一辈子,这不,这次再次裁军50万,不一样脱了军装到地方工作。你没听说‘不管什么尉,到了地方都没位;不管什么校,到了地方都无效;不管什么将,到了地方都一样’吗?所以我和雯雯商量了,还是早点转业好,趁年轻好找工作。不然等到在部队干不了的时候再转业,那什么菜都凉了。”
  刘宇听了孙明辉的话,笑了:“你这小子,不想当将军了?不过早点转业也是不错的。等你转业了,你一边读研一边到我的公司来帮忙怎么样?保证给你最优惠的待遇。这也叫勤工俭学嘛。”
  “好啊,到时我一定找你。咱可说好了,到时刘哥你可不许赖帐哦。”
  “你刘哥我什么时候干过那事?你到时候别赖帐就行。”
  ……
  吃完饭,孙明辉和刘宇在门口别过后,便和李雯一起往回走。在路上,李雯问孙明辉:“你真的准备转业?“
  “当然了,咱们不是已经商量好了吗?”
  “你不后悔?”
  “不后悔。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只要你高兴。”
  “别,你可别牵上我,省得将来说是我逼着你转业的。”
  “哈哈。其实我早在部队被撤编那天起就想脱军装了。”孙明辉笑着说“我可不想生活在所谓的理想中,还是现实一些好。你看看我那些老首长,哪个不想当一辈子军人?可是真正当上职业军人,当上将军的又有几人?”
  俩人边走边说,不知不觉到了李雯的学校门口。李雯侧过身来对孙明辉说:“太晚了,你别进去了,早点回去休息。”
  “行,我看着你进去后我再走。”
  “嗯。”李雯在孙明辉脸上亲了一下,转身向校园里走去,不一会儿就消失在黑暗中。孙明辉这才回身向自己的学校走去。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极品赘婿
因为见义勇为去世的江成,侥幸得到医圣传承,借体重生为美女医生家中的上门女婿。 “借你身体重生,我会帮你摆脱掉窝囊上门女婿的帽子。” “借你身体重生,我会帮你照顾好你如花似玉的老婆。” 江成从此有了一个新的身份,新的生活,身边校花御姐加熟女,教师医生和白领,美女如云……
隽清
军事战争连载
无双赘婿
四年前,烈火焚京都。他入赘为婿,举世无依。一身素衣落他乡,归期生死两茫茫! 四年后,白马踏江南。值意气风发,衣锦还乡。十里长亭铺红妆,她笑我,公子无双。(又名人中之龙、赘婿之王)
南桥故人
现代都市连载
平步青云
柳浩天转业到千湖镇上任的第一天就直接被架空了,面对着与镇长梁友德之间不可调和的观念冲突,面对阴险奸诈的天星公司以及天星公司所组织起来的庞大人脉关系网络,柳浩天绝不妥协,铁腕整顿,围绕着如何保障民生发展经济,一场场激烈的斗争由此拉开序幕…… 尘埃落定之时,结果出炉,柳浩天彻底愤怒了……
梦入洪荒
现代都市连载
大明风流
大明弘治末年,土地兼并严重,王朝矛盾集聚。内部倾轧如火如荼,外敌犯边烽烟四起。内忧外患,一触即发。 一名现代人穿越成为大明顶级外戚,本以为能安安稳稳的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谁知等待他的命运将是被未来的嘉靖皇帝‘斩于西市’。 不甘引颈受戮的命运,奋起抗争才是正途。且看他如何辗转腾挪扭转乾坤。成就一番辉煌大业,留下一段大明风流。
大苹果
历史架空连载
亲爱的京畿刑狱使
京畿刑狱使秦锋携带秘密任务奉命至较为偏远的青田县担任县令。少女心爆棚的仵作房绿衣、温文尔雅的厨娘刘秀娘、立志赚大钱的儒生柳博言、高冷的杀手护卫东方将辰、三位性格迥异的捕头……形形色色鲜活的生命闯入他的生活,为这一次不平凡的任务增添了许多意想不到的色彩。
空舟
历史架空完结
步步为赢
张清扬只是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他加服务……
一路向西
现代都市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