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依师的记忆—献给861毕业30年纪念文集》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继续阅读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岁月静好

  彩丽在朋友网上,搜索着“西绪费斯”,出现了几十位西绪费斯,一个一个地仔细审阅,一张熟悉的面庞映入眼帘,是他,西绪费斯。打开西绪费斯的空间,只见置顶一行文字:阳光温热,岁月静好,她还不来,我怎敢老。点击“相册”,欣赏着西绪费斯的照片,脑海中浮现出昔日的西绪费斯。
  象往日一样,早上四点钟,彩丽一个人在广场上晨练,刚跑半圈儿,听到后面有脚步声,顿时感到一阵紧张。广场弥漫着浓雾,半米之内都看不清,脚步声始终在后面,不远不近,彩丽提前结束了晨练,回宿舍取洗漱用品,直奔水房。连续几天,广场跑步的,除了彩丽,就是彩丽听到的后面的脚步声。一天,彩丽来到广场,后面的脚步声已在晨练了,彩丽在后面看清了那个人的身影,是个男生,瘦高个儿,是班里的学习委员西绪费斯。第二天起,彩丽决定不在广场跑步了,加入了环城晨练的人流。
  过了几天,班里的同学们说,西绪费斯在宿舍上铺,晚上睡觉从床上掉下来,腿部骨折了。彩丽和老乡买了水果,用网兜儿拎着,来到了班里的男生宿舍。西绪费斯的父亲也从家里赶来了,他父亲是校长,看上去很温和。听同学们聊天,才得知西绪费斯原本腿就有毛病,小的时候患了地方病大骨节,腿脚就不太好,但不细看不明显,这回又摔了一下,更严重了。一个月后,西绪费斯在女生宿舍门口,递给彩丽一样东西,是彩丽跟老乡去看西绪费斯时拎水果的网兜儿。彩丽接过了网兜儿,心想西绪费斯的心好细。
  冬天的体育课,就上滑冰课。彩丽从没滑过冰,但见冰场上自如的滑冰者优美的滑姿,羡慕极了。彩丽穿上冰鞋,每次还没站稳,就开始跑,总是不会沉稳地控制速度,只好越滑越快,不一会,不得不停下来,觉得脚后跟儿火辣辣地疼,脱下冰鞋一看,脚后跟儿已经磨破皮了。彩丽看着冰场上的同学们,西绪费斯穿着冰鞋,在冰场里小步地挪着。彩丽心想,腿都受伤了,还敢滑冰,而且滑得还很稳。
  开春儿了,天气渐暖,周日的时候,班里几对儿谈恋爱的同学,凑在一起聚餐,买应时的小水萝卜做蘸酱菜儿。彩丽和要好的女同学去浴池洗澡,有时去电影院看场电影,也在一起聊天儿。好朋友问彩丽“你有喜欢的人吗?”彩丽笑着认真地说“心里有一个喜欢的人,是班里的西绪费斯”,好朋友问“西绪费斯知道吗?”彩丽说“他怎么会知道”。
  班主任笑着问彩丽“你有喜欢的人啦?”彩丽疑惑地看着老师,班主任又笑着说“是西绪费斯”,彩丽惊奇地说“老师,你是怎么知道的?”班主任说“听同学们说的,都问西绪费斯呢?”彩丽羞涩地低下了头,小声对老师说“同学问我有喜欢的人吗?我就说了喜欢谁,不过没跟西绪费斯说过”,班主任问彩丽“你喜欢西绪费斯什么呢?”彩丽不好意思地小声儿说“看他有毅力”,班主任笑着说“这小子,同学们问他是怎么想的,他说他还没想找对象,听到这事儿就恶心”,班主任认真地对彩丽说“你要是真跟了他,以后过日子,买菜打酱油都得是你的活儿,你可不能跟他”,彩丽看着老师点着头。
  晚自习,彩丽递给了西绪费斯一张纸条“下晚自习请留下”。下晚自习的铃声响过了,班里只剩彩丽、西绪费斯还有一位女生,西绪费斯走近这位女同学说“请你先走好吗?我和彩丽谈点事儿”,这位女同学答应着合上书本离开了教室。西绪费斯来到彩丽的座位旁,问彩丽“你找我有事儿吗?”彩丽看着西绪费斯说“你听说我喜欢你的事儿啦?”西绪费斯说“听说了”,彩丽说“你怎么想的?”西绪费斯说“我还小,现在不想找对象,你找我就这事儿吧?”彩丽点了一下头,西绪费斯说“那我先走啦”。
  暑假里,班主任和几个男同学来到了彩丽家,与彩丽的父母谈笑风声地聊了起来。吃完晚饭,班主任安排彩丽到同学家住,说有事儿要和彩丽的父母说,彩丽猜想:一定是向父母说自己和西绪费斯的事。班主任和同学们走了几天后,母亲终于开口提了西绪费斯的名字,彩丽告诉母亲说“没和他谈”,母亲看着彩丽,不再提了。
  在班里,西绪费斯是学习委员,彩丽是班长,可彩丽也就点点名,常悄悄地拣拣班里过道的纸屑,再就是参加全校值周。西绪费斯在班里成绩很好,彩丽学习也很勤奋。西绪费斯衣着朴素,一件蓝的一件黄的学生服换着穿。彩丽也极简朴,除了校服,就是一身深蓝色的中长纤维,从不抹化装品,仍坚持晨炼,跑步登山,也打球。
  每天下午,学校组织跳集体舞,当彩丽与西绪费斯在舞中相遇时,手和身体都回避接触。在全校集体舞比赛的舞台上,当彩丽与西绪费斯相遇时,彼此也没忘记手与身体都留有一定距离,回避着手指与身体的接触。
  最后一个学期,彩丽约西绪费斯到校园外散步。两个人在野外轻松地边走边聊,虽然都很随意,可彩丽却觉得此时在一起并排走着,可竟一点恋人的感觉都没有,更没聊半句有关恋人的话题,就返回了学校。毕业前,班里除了照了一张师生合影作为留念外,每人发了一本纪念册,在纪念册里,每位同学都在一页纸上贴上自己的一张二寸照片,并写下留言,彩丽和西绪费斯也彼此留下了照片与留言。
  离校的头一天晚上,西绪费斯与彩丽在女生宿舍门口见面了。西绪费斯问彩丽“你毕业后有什么打算?”彩丽想:班里几对谈恋爱的同学,都分配到一块儿了,自己和西绪费斯都已各奔东西,在学校的近距离都没缘分,参加工作见面都难,更不可能再有什么结果了,便说“这就不用你管了”,西绪费斯看着彩丽说“其实你哪都挺好的,我性格就够内向了,你性格比我还内向”,彩丽低着头,西绪费斯说“我明天早上走,你多保重,我回去了”,彩丽也回了宿舍。
  婚后,彩丽给在师大的西绪费斯写了一封信,求西绪费斯帮助了解一下本科函授的情况,被爱人见到了很不高兴,还发了小脾气。彩丽说“我人都是你的了,还怀着你的孩子,你还在意什么呢?”
  彩丽接到主任的电话,急忙来到主任办公室。主任对彩丽说“你的同学挺费周折地找到你的单位,把电话打到了我办公室,通知你返校参加毕业十年校庆”,主任又笑着说“其实你回去也没什么意思,人都说,同学会同学,就是搞破鞋”,彩丽认真地跟主任说“那我可以请假,返校吗?”主任说“可以,去吧”。
  彩丽在母校的宿舍里经过,余光看到了男生宿舍里面靠窗户的上铺,西绪费斯正闭着眼睛仰躺在床上,彩丽继续向女生宿舍走去,班主任已经在宿舍里和同学们交流了。全班同学陆续都到齐了,男女同学都坐在床上,只有班主任站在中央,微笑着发表演说。同学们不再象上学时那么拘紧,时而看着班主任讲话,时而在私底下交流,有的女同学光着涂了粉指甲油儿的脚丫儿。
  班里,发展最好的同学,就是在学校时,敢于冒险,夜晚下马葫芦救人的英雄,已提升副处了。还有几位同学也提了科级,说话的语调都是领导味儿,衣着也很讲究。同学多数还做教师工作,有大学教师,高中教师,也有小学初中教师,还有少数改行的,大家还是从前的模样,只是显得成熟了,说话的语气专业了。
  彩丽把临走时带的照片,拿给女同学看。一位女同学看着彩丽爱人的明星照,笑着问彩丽“快说说,你是怎么把这位帅哥骗到手儿的?”一位女同学惊讶地说“你爱人好帅呀!”负责通知彩丽的女同学说“班主任交给的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想尽一切办法,必须通知到你,你竟然调了那么多单位,找到你可真不容易啊!多亏我爱人在邮局工作”。
  晚餐,彩丽与几位女同学约好去卫生间,正走着,西绪费斯从餐桌向彩丽走过来,彩丽看着走远的女同学,对西绪费斯说“一会儿回来再聊吧”。彩丽和女同学从卫生间返回到餐桌,西绪费斯来到彩丽的餐桌边,随手拉了一把椅子,面对着彩丽坐了下来。西绪费斯问彩丽“你过得好吗?”彩丽说“好”,西绪费斯说“听说你到师大找过我?”彩丽说“是”,西绪费斯说“我请假回家了,谢谢你去看我”,彩丽说“客气什么”,西绪费斯问“你家小孩儿是男孩儿女孩儿?”彩丽说“男孩儿”,西绪费斯问“几岁了?”彩丽说“六岁了”,彩丽问西绪费斯“你家小孩是男孩儿女孩儿,多大了?”西绪费斯说“也是男孩儿,三岁了”。彩丽突然对西绪费斯笑着说“你欠我的”,西绪费斯看着彩丽,彩丽站起来,倒了一杯啤酒,端给西绪费斯说“你把这杯酒喝了,就谁也不欠谁的了”,西绪费斯接过酒杯,干了这杯啤酒。
  同学们回到了宿舍,彩丽见有的在宿舍打麻将,有的在玩扑克,有的在下棋,有的在聊天,彩丽走回了自己住的宿舍,见一位男同学坐在对面女同学的床前,紧握着已躺下的女同学的手,说着悄悄话,彩丽悄悄地走到自己的床边,躺在床上休息了,心想:他们还真是大胆,好象没看到自己一样,不过也能理解,十年见一面,谈谈情,叙叙旧,说说当年没说的话。
  第二天,同学们又都各奔东西了。彩丽老远儿看着西绪费斯与同学们握手告别,上车走远了,一个人返回宿舍,将门反锁上,哭了起来。班主任来宿舍叫门,彩丽没有开门,班主任走后,彩丽想着西绪费斯辞行时的情景,又哭了起来。彩丽离开母校,回娘家探亲,将返校的纪念品留给了娘家。
  毕业二十年,同学家的孩子考上了大学,通知在同学那相聚。彩丽到了同学家已是夜晚了,听女同学说,白天已聚完了,安排去景区旅游了。第二天早餐后,同学们就开始返程了。
  召集聚会的女同学,把彩丽领回了家,说她安排了西绪费斯为彩丽送行。彩丽得知,西绪费斯与下届的一位老乡儿结了婚,他爱人性格外向,常到这位女同学家来,说西绪费斯性格内向,但对西绪费斯真挺好。
  彩丽见同学已好心安排了,就客随主便吧。彩丽跟着西绪费斯来到了车站,买票时,西绪费斯抢着付了钱。候车室闷热,西绪费斯明显地上来困意了,他不好意思地笑着对彩丽说“我不能喝酒,今天喝点白酒,我睡一会儿就好”,彩丽见西绪费斯眼皮已经合上了,坐在椅子上,头靠着椅背就睡着了。彩丽看了一下车票的金额,掏出车票钱,放在西绪费斯的同学二十年聚会纪念品的盒子里。
  西绪费斯的额头上渗满了汗珠儿,彩丽到水笼头那洇湿了手绢儿,见西绪费斯醒了,递给了他。西绪费斯笑了,不好意思地说“不能喝酒,喝点酒就想睡觉”。开始检票了,西绪费斯将彩丽送上车,彩丽在车上看着一直挥着手的西绪费斯渐渐远去,车已驶出了西绪费斯的视线。
  老乡儿通知彩丽,同学相识三十年聚会。临近聚会时间了,同学询问彩丽“到哪了?”彩丽抱歉地说“有紧急任务,去不了了”,老乡儿说“这次聚会很隆重,大家说务必让你到”,彩丽说“真的去不了了,跟大家好好解释一下吧”,老乡儿说“那你就写一段话发给我吧,在会上我替你读给大家”,彩丽说“好”。
  浏览着西绪费斯的相册,仔细地看着每一张照片,有的彩丽还留下了评语。西绪费斯仍有学生时代的样子,从眼神透露出成熟与开朗,能想象出是一位资深的教师,更是深受学生爱戴的教师。通过一幅幅画面,彩丽看到了西绪费斯的真实生活,领略了西绪费斯的精彩人生。
  西绪费斯对彩丽说“相识三十年聚会上,听了你的贺词,大家都很激动,都很想念你”,告诉彩丽班级的群及通讯录。彩丽从群里看到了同学聚会的所有照片,也联系了几位同学,还在群里上传了思念的文字。彩丽告诉同学,在网上找到了西绪费斯,告诉了班级的群和通讯录,和同学彼此互通各自的情况。班主任已安享晚年了,同学说“班主任现在可精神了”。同学们发展得都非常好,有好多同学走上了正处副处科级岗位,做哪行儿的都有,还有几位百万富翁。
  一直都从教的西绪费斯,事业如此出色,爱情如意,家庭幸福美满,这一切都源自西绪费斯的巨大魅力,那就是西绪费斯的智慧和毅力。就西绪费斯的身体而言,艰难地克服了双重障碍,自信称谓“两全之人”,成为令人敬重之人。西绪费斯不畏千重万难,攀登在人生的巅峰,领略着最美的风景,获得了象那竹子一样高的爱情,培育了桃李芬芳。
  彩丽对西绪费斯说“当教师真的挺好,你可以高枕无忧啦”,西绪费斯说“做教师清静,我们都老啦”,彩丽说“得注重养生了”,西绪费斯说“对,注重养生,你一定要幸福啊”,彩丽说“我们都要珍惜眼前人,都要幸福”。彩丽向西绪费斯推荐了自己的书,西绪费斯说“我会漫漫地品读的”。西绪费斯收集了中国古诗词,每一张都那么经典。彩丽做了转载,品读着中国古诗词的美。
  看着节气篇,诗配画,彩丽吟诵:《冬至夜思家》,邯郸驿里逢冬至,抱膝灯前影伴身。想得家中夜深坐,还应说着远行人。
  班主任和同学们相继告诉彩丽“毕业三十年时,还聚会,一定要参加啊!”彩丽说“我非常想念大家,争取去!”
  彩丽再也没见到西绪费斯,心想:见与不见,情就在那里,不增不减,彩丽欣赏西绪费斯的“岁月静好”。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若冰雪不再冷
他是笑容能暖化心房的队医,她是刚转入一队,倔强不服输的滑雪运动员。一次训练意外受伤,在顾洛川“温柔又严格”的康复下,她一次次战胜困难,不断超越自己拿下比赛冠军,事业爱情双丰收。
温情
婚恋情感完结
都市潜龙
赵东是名夜班保安,有一天送宿醉晚归的女业主回家,结果被对方强推……
西装暴徒
现代都市连载
逆袭
大多数的单位斗争,起于人事调动,止于背景对决……
钓人的鱼
现代都市连载
一剑独尊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诸天神佛仙,不过一剑间!
青鸾峰上
东方玄幻连载
无敌剑域
如果杀人不是为了装逼,那将毫无意义;如果活着不是为了装逼,那还不如死了。杀,就杀他个尸横遍野,装,就装他个巅峰不败!——新书《一剑独尊》已发布
青鸾峰上
东方玄幻完结
超级兵王
他是雇佣兵世界的王者,他是令各国元首头疼的兵王!为朋友,他甘愿两肋插刀;为亲人,不惜血溅五步!是龙,终要翱翔于九天之上,携风云之势,一路高歌猛进,混的风生水起。
步千帆
现代都市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