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桃运神戒>>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一章 天降戒指

  “宋砚是吗?薛少有请,跟我们走一趟吧!”宋砚刚走出教室,两名高大的男生迎面走过来,昂着脑袋一脸傲气的向他道。
  宋砚微微一愣,所谓的薛少应该是学校里的四大恶少之一,自己貌似和他并没有任何交集,他找自己干甚?
  “磨蹭什么,赶紧走!”看到他在发愣,其中一名男生不满的推了他一下。
  “好,我这就跟你们走。”宋砚好似唯唯诺诺的点点头,跟在了两名高大男生的身后。
  学校操场旁的小树林内,一名留着长发的男生双手插在裤兜里,背对着宋砚站着,将宋砚夹在中间的两名学生恭敬向他道:“薛少,我们把这小子带来了。”
  长发男生缓缓转身,目光略显凌厉,眉宇间挂着几分冷傲之气,忽然,他嘴角浮现一丝玩味之色,伸出食指向他勾了勾:“宋砚,知道为什么叫你来这里吗?”
  宋砚疑惑的摇摇头:“不知道。”
  薛元城嘴角玩味之色更浓:“先扇自己两个耳光,我再告诉你怎么回事。”
  闻言,宋砚脸色微变,眸子中更是闪过一丝寒意,他在学校里一直低调做人,并不代表就能任人欺负。
  “薛少,我自问没得罪过你,你这样做是不是过份了?”
  “过份又如何?”薛元城不屑撇撇嘴:“就你这样的穷屌丝,本少一根手指都能摁死大片,刚才是自扇耳光两下,现在,本少改变主意了,跪下自扇耳光十下,算是对你顶嘴的奖励。”
  宋砚站在原地没有动弹,眸子中却闪过恼怒之意,这个薛元城简直欺人太甚。
  “妈蛋,薛少让你跪下,还站着搞毛!”薛元城的一名跟班骂踢向宋砚小腿,打算将他踢倒在地。
  忍无可忍!
  宋砚怒了,一步迈出,避开对方的攻击,冷冷的盯着他:“你们不要逼我!”
  “呦呵!还敢躲,胆儿挺肥嘛!”王飞戏虐说着,就朝宋砚扑上来,抬手一个巴掌甩过来。
  薛元城将手插回裤兜,微笑看着这一幕,他的两个跟班都是打架的能手,既然宋砚那小子不识趣,就多让他吃些苦头。
  另外名跟班也站在原地没有动弹,在他看来,对付宋砚,王飞一个人已绰绰有余。
  眼看王飞的手掌就要落在宋砚的脸颊上,忽然,宋砚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了王飞的手掌,接着,他干脆利落的甩出一巴掌,正中对方脸颊。
  “啪!”
  一记清脆且干净利落的巴掌声响起,接着就见到王飞踉跄退后几步,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盯着宋砚,他没想到,宋砚不但敢还手,还狠狠给了他一巴掌。
  脸颊上那火辣辣的疼痛感让他又恼又气,双眼更是隐隐泛红:“杂碎,老子要弄死你!”
  于是,王飞咆哮着,再次向宋砚冲去,右臂挥出,直奔宋砚面颊而去。
  见状,宋砚双眼微微一眯,陡然踢出一脚。
  “砰!”
  被踢中小腹的王飞应声而飞,跌落在两米外。
  “废物,连个穷屌丝都收拾不了,你们两个一起上!”一旁的薛元城冷喝道。
  另外名跟班将王飞扶起,面色不善的盯了眼宋砚,然后就一左一右向他冲去。
  一拳依旧打向宋砚面颊,另外一脚却阴狠的踢向他的双腿间。
  “找死!”
  宋砚轻喝间,飞窜而出,径直来到两人中间,身两条手臂好似两条鞭子飞抽而出。
  “砰!砰!”
  被他手臂砸中胸口的两名男生踉跄着后退,接着一屁股跌倒在地,抚着胸口,感觉有些喘不上气,看向宋砚的眼神不由多了几分畏惧。
  宋砚回头,冷眼盯着神情略显惊慌的薛元城,并抬步向他走去。
  “你站住,不要过来!”薛元城喊道。
  不过宋砚没理会,接着,他走到了薛元城面前,伸手一抓,就扣住了他的脖子,狠狠甩出两个耳光,直打得薛元城的脸啪啪作响。
  放开薛元城,宋砚退出两步,盯着他问道:“说,为什么要找我麻烦?”
  “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不?”薛元城没有回答宋砚,而是怨毒的盯着他道。
  忽然,宋砚迈步上前,再次扣住了薛元城的脖子,并左右开弓给了他几个巴掌,眼神中闪过凶狠的光芒,逼问道:“薛元城,不要挑战我的耐性,说,为什么找我麻烦!”
  接触到宋砚那如同野兽般的眼神,薛元城心中不由涌出一股恐惧之意:“是……是因为向菲菲!”
  听到这个名字,宋砚神情微楞,没想到薛元城居然是替向菲菲出头,脑海中不由闪过一个身穿白色连衣长裙,气质如同莲花般纯净女子。
  向菲菲,圣夜中学的气质女校花,她是艺考生,平时很少来学校,即使如此,爱慕她的男生也非常多。
  宋砚犹记得,在去年圣夜中学的元旦晚会上,向菲菲以一身白衣弹奏了一首古筝曲,那优雅高冷的模样简直如同从画中走出的仙子,那晚,她几乎征服了在场的所有人,也给他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昨天下楼,他不小心撞倒向菲菲,看来薛元城就是为了这件事替向菲菲出头。
  “是向菲菲让你来的?”宋砚下看着薛元城问道。
  “不是,不是,是我自己来的,向菲菲不知道这件事。”
  宋砚笑了,并放开了薛元城:“记住,以后没事别来招惹我!”
  说完后,宋砚扭身就走,薛元城是个富二代,因此他身边聚拢了一批学生,不过他却没将他放在心上。
  看着嚣张离去的宋砚,薛元城差点把自己的牙齿咬碎。
  圣夜中学,高三九班。
  班主任闫伟民面带怒气的走进教室,重重将课本放在讲桌上,顿时,教室里的气氛变得紧张。
  闫伟民目光落在教室最后一排,一名趴在课桌上睡觉的高大男生身上,心头的怒火再也无法压抑,冷喝道:
  “宋砚,站起来!”
  宋砚从座位上站起,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茫然的看着闫伟民道:“闫老师您有什么事吗?”
  看到宋砚这幅模样,闫伟民不由气不打一处来,怒声吼道:“我还想问你怎么回事,你为什么打架,人家三班的老师都找上门来了,你成绩差拖全班后腿就罢了,现在居然毁坏班级名誉,我看你简直是越来越不可救药了。”
  宋砚一听,顿时明白应该是薛元城找老师告状了,心中对薛元城又看轻了几分。
  “宋砚!!”
  闫伟民的声音又提高了几个分贝,看向他的眼神多了几分不善:“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如果你再不知悔改,我一定会向校长建议开除你。”
  “知道了。”宋砚低着头回答道。
  “你坐下吧。”看到宋砚这幅“朽木不可雕”的模样,闫伟民心中不由涌出一股深深的厌恶,暗自决定,如果这个小子再不知趣,一定要向校长建议开除他。
  “是。”
  宋砚应了声重新落座,本想继续趴着睡觉,但想了想,还是不要再触老闫的霉头。
  讲台上,闫伟民又一次老生常谈,讲解高考的重要性,让大家一定要认真复习,争取考上一个好的大学。
  宋砚,男,十七岁,身高一米八二,香城市本地人,就读于圣夜中学高三九班,成绩糟糕,不被老师所喜,尤其是班主任闫伟民看他尤为不顺眼。
  其父母在他十岁时双双死于车祸,现在寄居于大伯宋世泽家中。大伯目前担任香城市学教局的副局长一职,副处级干部。
  正是如此,校方才能容忍他这等差生的存在,当然,他能进入圣夜中学这等全市最好,甚至在炎黄国都比较出名的中学,大伯还是出了不少力的。
  对大伯,宋砚是心怀感激的,如果没有他,以他糟糕的中考分数根本不可能进入圣夜中学。
  在吃穿方面,乃至零花钱,大伯也从来没有亏待过他,正是以为这个原因,他在学校里格外低调,不想给大伯造成更多麻烦。
  不过,他却很难将大伯家当成自己家,因为,家里有个尖酸刻薄的大伯母。
  大伯在家时,大伯母对他总是很慈祥,一旦大伯父不在,对方就变成了冷脸,并不时用尖锐的言语打击他,他正处于眼里揉不得沙子的年龄,因此他对大伯母很是反感
  也是因为这点,他选择住校。
  放学后,宋砚将书包放到了宿舍,只身向大伯家走去。
  今天是周五,明天和后天都不用上课。
  炎黄国学教部有明文规定,学校不得占用周末时间补课,一旦发现将进行巨额罚款。
  因此,哪怕离高考只有三个月,在周末学校也会按时放假。
  其实宋砚并不想去大伯家的,不过,大伯强烈要求,他不好拒绝大伯的好意。
  大伯家住紫晶苑高档小区,炎黄国对公务员的待遇很好,大伯这个副处级,一年下来,加上奖金与福利也有百万出头。
  “笃笃。”
  宋砚敲响了大伯家的门。
  开门的是一个容貌美丽,体型高挑的妙龄少女,发现门外站着的是宋砚,对方扭头就走。
  少女叫宋雪,是他堂妹,才十六岁出头,身高却已经超过一米七五,典型的模特身材,不得不说,老宋家的基因很好,男的高大帅气,女的高挑美丽。
  而且宋雪也是圣夜中学的学生,同样是高三,与他相比,成绩一个天一个地,将他远远甩在身后。
  不知是不是受了大伯母的影响,宋雪一向对他这个堂哥十分冷淡,在学校碰到,从来不会向他打招呼,就算他主动打招呼,宋雪一般都不会理会。
  宋砚换好鞋,目光在客厅里一扫,却没有发现大伯,于是问道:“小雪,大伯呢,还没下班吗?”
  “单位临时有事,不回来了。”宋雪冷淡的回应道。
  “哦。”宋砚应了声,很想扭头就走,和这对母女相处,他很有压力。
  十分钟后,宋砚端着碗,低头默默的吃着饭,大伯母杨艳丽突然放下了筷子,语带质问:“宋砚你是不是跟人打架了?”
  “嗯。”宋砚闷声点头,没想到大伯母也知道了这件事,会是宋雪告的状吗,放学前,他打了薛元城的事在学校传开了。
  “你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你知道你大伯为了将你送进圣夜中学费了多少力吗?你就不能省点心,不要为他抹黑吗?”
  “知道了,我以后不会了。”宋砚沉声道,心中却感到莫名的憋屈。
  吃过晚饭,宋砚闷闷不乐的离开了大伯家,耳边还回荡着大伯母教训他的话语。
  走在回宿舍的路上,他眼中却多了几分茫然,他不知道他未来的路在哪里。
  以他糟糕的成绩,就算最差的专科学校都考不上,不过他知道,如果他肯开口,就算再为难,大伯也会想办法将他送入一座好的大学。
  但是,他不想再麻烦大伯,当年,撞死他父母的那个司机逃逸了,直到现在还未能抓捕归案,因此,他一分钱的赔偿金都没获得,所以,这七年,他吃喝用穿,上学的费用都是大伯掏的钱,或许正是因为这点,大伯母才会对他那般厌恶。
  他不想再拖累大伯了,更不想寄人篱下。
  说心里话,他也想把书读好,考上一个好大学,但他真不是读书那块料,一接触到课本上的知识脑袋就犯晕。
  “如果我是学霸就好了……罢了,等高考结束,我就去别的城市打工,有机会再偿还大伯的恩情!”宋砚暗暗想道。
  “哎呦,谁砸我!”
  忽然,宋砚感觉脑袋被什么东西砸了下,接着就听到“叮”的一声,一枚银色的戒指从他脑袋上弹落到地面,滚出一段距离才停下。
  弯身捡起戒指,宋砚下意识看了看四周,此处比较偏僻,并没有别的行人,那么这枚戒指从哪里来的?
  难道从天而降?
  戒指的造型非常的普通,应该是纯银的,界面上没有别的花纹,只有个阿拉伯数字“1”。
  但看着那个“1”字,宋砚的精神却变得恍惚,耳边隐隐传来一阵空远的声音:“银河戒指与宿主宋砚绑定成功,现在开始激活……!”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麻衣神算子
从小跟着爷爷学算命,可他却告诫我不准以算命谋生,知道一天我破了戒。 身为相者,总有一天我要成为传说中的通天神相……
骑马钓鱼
灵异悬疑完结
我和美女上司
惨被美女上司欺压,又被老婆戴帽,一朝运到被董事长选为秘书,从此化身为龙,笑傲都市,演绎小人物传奇人生。
青木堂主韦
现代都市连载
大展鸿图
秦书凯抱着女同事的腰真做着美梦,却被女同事的丈夫发现,解释说是正常工作......被打击报复,得到漂亮女邻居的帮助,从此不断高升……
金一新
都市其他连载
乡村少年
高考同分,摇号录取改变了七人的命运。一个乡村少年从原始大山到军营,再到充满欲望的都市,不断的改变着自己的命运。 一个寒门子克服敌人的算计和迫害、忍受屈辱和伤痛向成功靠近。危险境地逃命获得神奇嗅觉和感觉的奇异少年,配合着幸运女神的眷顾和热血兄弟的帮忙成长为令友人羡慕,令敌人胆寒的存在!
逍遥夫子
现代都市完结
商海风云
一个夏日的雨夜,他救了熟睡的女领导,本以为是一段奇缘,不曾想却惹上了一身麻烦,更可怕的是,竟然落入了一个精心打造的圈套,让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没根基,没靠山,没人脉,没资源,一个农村走出来的打工者,一步步走向人生的巅峰。
卷帘西风1
现代都市连载
上门女婿
韩东本身是一个“被”退伍的军人。回到都市后,被迫成为了夏家的上门女婿……
貌似纯洁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