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幽灵先生—来自世界的尽头>>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一章

  夜里。
  雨下着,雨下着啊!雨下得是那么大啊!
  如雾起,暗暗掩饰了世间的所有事物。谁也分不清楚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到底是虚幻还是真实。但,所发生的过于逼真了与所知的乍看起来也就吻合了。
  这个季节走到了尾声,快要落幕的季节却依旧冰冷如斯。风,犹如地府冲来的冷霜,刀刀锉人骨。这是个见鬼的天气,却见不着鬼,连人也见不着,那更别说鬼了。
  鬼,是见不着了。人,似乎也躲起来了。这个季节枯wei得可怕,世界如同老去了一样。
  地府一般的场景,看似流失掉了些什么。很孤寂。除了风声以外的一切声音都沉寂了。乍看上去一切都觉得吻合。
  在小城镇里。
  街上灯火通明,却不见一个人影,这是一个不被上帝认可的夜晚——没有生气,没有气息,这看上去未免过分冷清了些。
  可人都哪去了?肯定也没去哪。根本见不着踪影,也不奇怪见不着!
  小镇的灯火是多么的通明,火光几乎要撑破了苍穹。但无论灯火是多么的明亮,却依旧无法照亮每一个角落——那是个连光都选择逃避的地方——菜棚!
  菜棚在小镇的边缘,那里没有灯光,很暗,很暗!估计是狼也会mo不着方向!
  外面已经没人了,虽然外面的灯火灿烂得让人着迷。可是,人却像谜一样失去了踪影。
  如果说,哪里还会有人,估计也就这里了。如果你能静下心来仔细聆听,你会发现,在这场寂静的风暴之中,还有一丝很微弱的呼吸声!
  这道呼吸声很微弱,像风中的残烛——随时熄灭。
  菜棚里漆黑得可怕,几乎没有一丝光线,本应该相同的却分化在不同的世界里。在这里,看不清的东西太多了,我们只能跟着呼吸声寻去!
  似乎寻找了几百个世纪,才找到了声音的来源。那是在一块板案下,一个流浪汉穿着军大袄,卷着厚厚的被子在熟睡着!
  这是一个可怜的人,在熟睡时发出轻微的呼鼾声。
  《二》
  这是一个很富有的流浪汉,诚然这个家伙或许不会引起你的惦记,你终究不懂在这里的百态。仅对于我们而言他的家当还是不错的,足够我们熬过这个季节了
  或许那些东西在你们眼里微不足道。可是对于我们而言,在这个冷得要命的寒冬里却是抵上了一条命。
  世界不会给个人什么,有些事情我们只得去争取。好比,这个可怜人身上的东西,我们便要弄到手。把它统统夺过来。可能那样做会有些无耻失敬了,可在这个关头,又有谁会在意这些呢!
  嗯,我们得设法靠近这个可怜的人而又不能轻易惊动他,这就得需要了些计谋。
  咦,等等,打他注意的不止我们哩!我看到了,在每一个角落,菜棚里每一个可以遮风挡雨的角落里——那是碧绿的目光,看起来很阴森。就像狼一样。在这个已经够冰冷的天气,那眼眸更让人胆寒。那会是狼吗?
  不,那是人了,意料之外可以遇见却不尽如意。尽管他们穿得很破烂,几乎是yi丝不挂,但我还是认出他们了,我们都是一个样哩,都是流浪汉。
  他们像狼一样向猎物走去,他们成群结队,不是狼却比狼更可怕。
  这未免过于糟糕了,尽管你不愿去相信,但它却是如此真实发生了。
  嗯,对于你我来说这真是一件不好的事情,想象在某一天在你我身边会潜伏这一群东西,估计每天都会提心吊胆了。
  嗳,他们很有心机。他们慢慢地靠近猎物,非常高的警惕,每走一步都不会发出声音。
  因为他们是狼。你应该知道的,狼这种鬼东西,他们在攻击猎物时总是要小心翼翼的。
  它们还是过于弱小了,一头狼可吃不到虎肉,它们只有成群结队的,出其不意的,并且做好随时会牺牲的准备,它们才会在弱小的身躯中爆发出惊人的力量。
  嗯,狼已经准备好了。可那个可怜人却没有发觉。狼来了,这个可怜人却睡得正香,在这个不安分的夜晚注定要发生一些事情了。
  啊,雨还在下,还在下啊!风越刮越大了,风夹带着雨滴疯狂地扫打在菜棚的漆绿油布上。滴滴水珠,泛起淡淡的银光,看起来美丽动人,却gou引不起任何人的恻隐。
  菜棚里。正上演着一场怪异的喜剧:
  没有任何对白,背景音乐便是大风大雨杂在一起的交响曲,一闪闪的雷电配合台上的灯光。
  演员们如同机器人一般摆动着他们的肢体,圆瞪骨碌的眼珠子从凹陷的黑肿眼眶中跳了出来,似乎是对于外面的世界有些好奇了。
  他们被刀削得只剩下骨架子的脸,怪模怪样。全身的神经拉扯着他们剩余的肌肉,却一不小心揉成了一根根麻绳。
  一张哭笑脸,边哭边笑,奇怪着哩。他们一个个都是小丑演员,他们出色的完成或将要完成他们该有的动作。
  好了,我们得要让这幕喜剧先下场了,我们还要继续看下去哩!
  诚然很好。这群狼见准了时机,便亳不犹豫地扑了上去,狮子扑免尤要全力以赴,更何况这些狡猾的狼。
  这群狼扑到这个可怜的人身上,它们疯狂地撕咬着可怜人身上的被子,大袄。
  这个可怜的人,终于被惊醒了,全然的惊慌,却毫无意义。已经太迟了,他将要独自面对的是一群狼,一群已经饿疯了的狼,这些狼正在疯狂地撕咬着他的衣服。
  突如其来的状况是多么的可怕,从来没意识到的,也没有想过的,任谁也没有那般的心理觉悟。
  可怜人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哭了。他哭得那是凄凉,撕心裂肺。他向这群可恶的狼叫骂,甚至下跪了,可惜这群狼却无动于衷。它们实在太饿了。可怜人紧紧抱着家当在大哭,他只能求饶了。
  可是你想想看,狼可是冷血动物,它们才不会管猎物的挣扎。但这猎物倒也了得,要是其他人遇到这类情况,干脆就坐以待毙了。但这个可怜人却垂死挣扎死活不撒手,倒有了种从义的姿态。
  可是可怜人却低估了这群狼。中国有这么一句俗话:狗急了会跳墙。现在狼急了是会咬人的,这群狼急了,便对可怜人拳脚相加。
  可怜人被打得咧嘴大叫,现在呢!这个可怜的人鼻子被揍塌了,脸也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这个可怜人,终于受不了啦!认怂了,也怕了,二话没说,利索放开被子脱下大袄。
  可这群贪心的狼还不满意,直接脱了他的衣服然后才心满意足走掉。
  这个可怜人哟,全身裸着,一道寒风吹来,让他直打寒颤,还能怎么办呢。
  可怜人愣在那大哭,边哭边骂,骂了天又骂上了地。咒这群狠心的狼,底气也不足,声音小得可怜,被大风大雨遮掩得几乎听不见了。
  接下来该怎么办呢,时间还有很长才能到天亮,可怜人该去哪里呢。可怜人只能无助的往四周瞧了瞧。
  哎哟,我的天哪!
  周围都是狼,那群狼还没有走。他们趴在暗处在虎视眈眈地看着他,还时不时用轻蔑的眼神挑衅他。那种冷漠嗜血的眼神,真可怕。
  这群恶狼刚刚抢了他的家当,它们还不满足吗?
  它们已经夺走了他的一切,可怜人还剩下什么?还有什么能给这些贪心的狼?
  只有这一身残躯啦,难道它们还要喝他的血吃他的肉,啃他的骨头吗?他都已经被揍一顿啦。
  现在他的塌鼻子上依旧感到巨da的疼痛,似乎那群狼还在伤口上反复撕咬一般呢!
  可怜人还能怎么办,全身都在发抖着,也不知道是冷着的还是害怕着,他只是卷着身子坐在原地。
  唉,这寒夜里,这地板该有多冰哟。估计也与冰块差不多啦,这寒气直逼到骨子里头,把我们的可怜人冻得瑟瑟发抖。
  可怜人又开始咒骂起来了,也不知道他想咒谁骂谁,反正也只有他自己能听得到。只是过了几秒钟,他便闭口不语了,他似乎也明白这种行为毫无意义可言。
  这个可怜人呀,再也不敢坐在地板上了。他干脆蹲着,这地板着实冰冷。但这个季节的寒风也差不到哪去,它干脆夹带着一些雨霜,狠狠打在可怜人身上。
  哎呀,这可真要人命咯,雪上加霜呐。可怜人对着寒风喊要死了。从牙缝儿蹦出来的声音,像钢沙一样,特脆。
  这可真是要了他的命。寒风吹到他的塌鼻子上,血渍几乎要结了冰,凝在一块,那伤口可真心的疼,气也难以喘出来,只能憋着气,像只王八,真让可怜人难受死了。
  可怜人啊,又开始哭了,他已经不知所措啦,如此下去,可怜人恐怕也活不长啦!
  那得要找个法子了,可是可怜人又会有什么法子呢。他是否该求助了,可是身边只有一群狼,一群吃人不吐骨的狼,可怜人又怎么敢向狼求助呢!
  真的非要如此下去不可?可是不如此还能如何呢!
  可怜人几乎窄干了脑汁,在想着方法,他想他只要寻到一个可以遮风的地方便可以了。否则,以他现在的状况—裸着身躯在冷雨夜里,他肯定熬不过今夜。
  但要找到一个好地方又岂是容易的事情,能遮风挡雨的好地方早被狼霸占了,可怜人还能得到什么好地方呢。
  《三》
  其实好地方还是有的,但可怜人却不敢去。那是菜棚尽头的那口池子,那口池子是堆放菜棚中日常的残渣。
  那口池子建得很紧,风根本吹不到,光似乎也到达不到。其实那口池子并不可怕,在白天,可怜人可没少光顾,路也很熟悉。
  但一到夜晚,那口池子就变得可怕了,什么老鼠啊,蟑螂啊,统统都会在那里开宴会。
  晚上的池子似乎要与世隔绝。那里不再是人类的世界。那是幽灵的天堂,只有幽灵才能在那里生存,只有敢与幽灵共舞的人,才能占上一席之地。
  如此而来,可怜人你还去吗?那是一个不属于你的世界,那里没有任何规则可言,那可是幽灵的乐园啊!
  可是,那个幽灵的乐园可以让他活命而这个世界却不能。
  选择生与死,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在生与死之间,人到底会做出怎样的决择?
  生存,便像幽灵一样活着,永远在黑暗之中,穿梭在人的影子和灵魂之间,永无出日;但死,死了便死了,什么也没留下,如果可怜人死了,他什么也留不下,或许他的遗体还会碍人眼。
  在生与死之间,可怜人更情愿做只幽灵了,这也许是无奈之举也是明智之举吧。
  好了,决定的事情便不容再作改变。可怜人该踏上属于他一个人的征途了。
  这路上没有人会为他送行,没有鲜花也没有眼泪,只有萧萧风声跟在他chi裸的后背为他祈祷着。走完这一段,可怜人的灵魂便会到达那里,他的抉择无关对错。
  因为根本就没人有资格去责备他和阻止他,我们只能看着他。看着他只能拖着破落的身躯憔悴地离开这个世界。待到他再出现在这个世界时,他可能是幽灵了,但愿可怜人能够在那个幽灵的乐园里存活下去。或许在那个时候,我们便不应该称他为可怜人了,而是幽灵先生!
  0《四》
  菜棚的尽头。那里几乎没有光线,在平常的夜里也很难找到光线,那就更不用说是这个季节的夜晚了。
  没有光的地方是多么的可怕,除了黑以外还是黑。你根本难以看到其他东西,那怕是狼,估计也看不见,谁来了都得是瞎子。
  你很难想像,在这个鬼地方,连鬼也不愿光顾的地方,下一秒钟会发生什么事。
  突然,一声响雷惊动了这片寂静。嘘,怎么会有雷声呢,不应该如此的,似乎我们忽略了什么。
  吖,我们的可怜人呢?我们似乎把那个可怜的家伙给忘了,我们得要跟上去瞧瞧。
  噢,我的天哪!原来不是打雷,而是这个家伙摔倒了。他似乎被东西拌着了。
  至于是什么东西,估计你们也不想知道,况且我也看不清,但我敢肯定的是——这个可怜的人此时正抱着他的赖脑袋在哇哇大叫。
  我想他是摔着脑子了,真是不幸的家伙。我很同情他的不幸,我却无法给予他任何的帮助,唉,如果能给一些火该多好,给他一丝光线都可以给他莫大的希望了。
  嗯,这个不幸的家伙又开始咒骂了。真是个喋喋不休的家伙,胡嘴一通,也不知道谁能听得懂这个家伙到底在说什么,反正我就是听不懂,估计老天爷也会听不懂吧。
  如果老天爷也听不懂这个可怜的家伙在说什么的话,那就糟了。你想想看呐,连老天爷也听不懂在说什么,那老天爷也不知该怎么办啊。如此而来,那么可怜人的咒骂也就白费力气了,计划也落空了。
  这个可怜人骂了几句,又爬了起来。估计这家伙冷得真快不行啦!他癫狂的跑着,像疯了一样。呵呵,这家伙也终于疯了,没人逼他反倒自己疯了,这可真是咄咄怪事了。不过,在这年代也见怪不怪了。
  好了,咱们看他如何疯——那个疯模样——塌了的鼻子下倒挂着倒胃口的凝结物,到底是鼻涕还是血渍谁也分不清楚,反正也就合了在一起变成了冰,那额头更厉害,一大块血渍凝着,还有些血顺着他的鼻梁滑落,看着便让人觉得害怕,估计也就额头这记伤害他疯了。
  可怜人真像从地狱中爬出来的厉鬼。咱们也不管他疯不疯又或者逃出来的厉鬼这般怪事,反正咱们就是看热闹的,疯了最好,戏码越多,我们反倒看得更愉快。
  嗯,这个可怜的家伙终于抵达目的地了。真是不容易。而且这里的确很可怕,明明看着阴森恐怖,却没有那些让人心悸的寒气,这里反而很暧和,暖和得就像在火炉旁一样。
  《五》
  池子就在可怜人的前方,很大的一个池子。可能太暗的缘故,我怎么觉得这个池子大到无边,而且……这口池子竟有点像墓园了。
  可能这的确是墓园。谁也说不定。说不定会在你熟睡时,有只手会从池子里伸出来呢!
  这是谁的墓园呢?其实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
  好了,我们先让可怜人休息吧,可怜人得择一个好位置睡觉了,可到底是池子外面还是里面呢。
  池子外面虽然暖和,但里面更暖和,几乎差上了一百倍。这让可怜人有些迟疑了。
  但你既然选择了来到这个地方,那么又怎么还会有退路呢。自己选择的,那怕是墓园,也要走进去,并且结果是如何还没有来临,你又何苦去担忧什么呢。
  可怜人啊,在徘徊不定,没有谁可以为他作决定。或许是早已注定,但他至少还有一点主动权。
  可是,当他在这里的时候。在两个世界边缘的时候,处于恶化分离之间,一边是原本的世界,尽管那个世界一个人也没有。另一边则是怪异的世界,一个幽灵专属的国度。而恰恰那一块断墙,横在中间分化了两个不同的世界。可怜人便是踏在断墙上。可怜人的背后是原本的世界,前方是幽灵的世界,进或退一步,抉择是如此的艰难。
  但如果生与死仅在一念之间,那么抉择就不算是抉择了,可怜人并不在乎自身会变成什么,他一心想活下去,仅此而已。
  可怜人走进池子,却无从下脚,似乎世间所有的杂物都堆放在此一般。高高堆起来的杂物怎么看上去都像一座座坟墓。没有墓碑的坟墓,孤单怪可怜,也许只是他们的墓碑连同碑文一起随着时间而消亡了。落单的仅有坟头而已。
  这里到底有几座坟,谁也说不准,却知道数不清的坟一个挨着一个,密密麻麻,没有丝毫缝屑。
  可怜人今晚便要在这种可怕的地方休息了,但这里可没有他的坟,他还没有准备好呢。
  可怜人向前走着,他走在坟墓之间,毫无目的地向前走,直到他感到倦了,他才停在一块横断的老墙上。诡异发生了。
  最终他还是看到了最可怕的东西。在坟头的另一边,有着碧绿的光,那会是什么?
  似乎与传言中的鬼火很像了。可怜人好奇地盯着鬼火,鬼火似乎也很好奇地在盯着可怜人。竟然是如此诡异的相见。可怜人感到头皮都在发麻,连心都提到了嗓子上。
  他想他是不是应该大叫一声的,可是无论他怎么张口,却喊不出一个音节,揭斯底里想要呐喊,到头来却出不声,这可真咄咄出奇了。
  可怜人不敢向前窥视,他笔直站在那里,盯着鬼火惊疑不定,鬼火也如此盯着他。
  似乎过分奇怪了,两方如此在对恃着,谁也不出声,谁也没有行动,仿佛两者在比谁更有耐心了。
  时间似乎在这一瞬间静止了。漫长的像过去了几个世纪。静止的画面,枯燥乏味。鬼火似乎厌倦了这种毫无意义的比赛,眨几下,隐隐约约消失了在黑暗中。
  这可把可怜人吓得惊魂不定了,他想他该不该离开这个怪异的世界呢。也许这里并不适合他。可是这里的暖和却又让他很迷恋。
  可怜人感到左右为难,他对这个地方简直又爱又恨。可怜人也想过离开的念头,可是他心里却有个声音不断地呐喊让他留下来,那个声音似乎在提醒着他留下来是为了活命。
  既然可怜人想要留下来,那么他就得找个理由说服自己了。
  可怜人在试想着,他现在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到。如此而来,自己便是个瞎子聋子啦。
  对,就是如此。就像在说谎,一个合格的说谎者最基本的本领便要先骗过自己。可怜人便如此在骗自己,一直重复着,不断地骗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可怜人忽然觉得自己再也看不到东西也听不到声音了,他诧异地发现眼前全是一片黑,兴幸地觉得周围寂静得耐人寻味。胆怯的可怜人张口大喊一声,明明用尽力气呼喊,却什么也听不见。
  好了,他确定他已经瞎了聋了,前面有什么鬼,再也与他无关了。
  不管前面会有什么都不会进他眼里,如此而来,他便也不胆怯了。
  他很稳重地站在坟头上,他的所有姿态,彷佛在宣示他便是一代君王一样俯视着众生。他一动也不动,威严得像神明。
  他“看着”他的“子民”出神。没有任何动态,可怜人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沉思着又傻笑着了。像个神经病患者一样。其实像他这种人总是会这样,总会莫名其妙的沉思,然后又莫名其妙的从沉思中醒来便对周围的一切装作讶异新奇。
  这个可怜人装作对周围的漆黑一片感到十分讶异。但在这份讶异之下又细想了想,却作着沉重的叹息,顺口松口气,然后又绷紧,再放松,又绷紧,拼命地大口大口喘着气,最后惊恐圆瞪着眼,像在怒视着什么。
  但“视”却是“视而不见”。诚然好极了。如此而来,他也便不用费尽心思去装作了,而且现在可怜人“不见得”也“听不得”,他便沾沾自喜,反正他现在对周围的一切都一概不知了。
  如此而来,那怕是黑白无常站在他跟前,他也不会觉得害怕了。
  虽说不害怕,但可怜人也没有下一步作为,因为“见不得”也“听不得”,他已经没有了方向,
  并且可怜人也不想再shen入了,他知道他所在的位置,他不过在这里的边缘。他觉得自己很兴幸,他再也不会在任何一方世界的深处生活了,他对任何一方世界都感到不屑。由始到终,他总是喜欢在世界的边缘,他始终坚信着当一个人总是处于不同的世界边缘,那么他总会多一种选择,他现在便如此。
  但我觉得这种选择是可悲的,总是在不同国度边缘徘徊的人,不是他被那个国度遗弃就是他主动放弃了那个国度。不过,对于这种情况,我先不下太多的定论,因为故事的本身还没到最后,而且我自认为我并没有资格去议论它,它存在的自身情况不稳,并且每个人所经历的有所不同,每一个读者的想法也不同,可能我写的会有些偏向一方,这是我本身难以控制的事情,对于这种事情也许我本身缺乏了一定的理性,但不能够控制的事情我不会为它盖棺定论。
  现在,可怜人也该歇息了,一连几天下来,由于各种莫名其妙的姿态,他已经疲惫不堪了。不管接下来还会发现什么状况,可怜人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去管了,他现在最紧迫的事情便要好好休息。
  但他因为“见不得”也“听不得”了,由此他也失去了选择栖息地的权力,可怜人也只能待在原地了。
  可怜人不想也不敢行动,他实在不知道前方还会有什么,可能前方还有鬼火,也可能前方什么都没有,没有坟墓,也没有土地,可能就是空空如也。万一前方是悬崖呢。那种万丈高的悬崖,下面深得像深渊一样。只要他敢向前一步,他就会坠下去,落得粉身碎骨的下场。
  前方过于黑暗让人捉mo不透了,也许真的如此。可怜人越想越心惊胆战了。
  他在试想着,他现在就踏在坟头的断墙上,这块断墙只有两个脚印那般大,而他两脚恰好就站在那仅有两个脚印大的断墙上,不偏不离,除了两个脚印大的断墙外,周围便什么也没有了,方圆万里什么都没有,空洞得就像庄老所说的南冥。
  可怜人想到自己到了南冥,便全身都在颤抖着了,他死死忍住想要后退的冲动。因为退一步他便要完蛋啦。可怜人惊恐得汗流浃背,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到南冥来了呢。
  明明刚刚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变了样了呢。可怜人实在太痛苦了。他是多么想趴下来好好拥吻大地啊!可是他一想到这里只有两个脚印大的断墙后,他便死了那条心了。
  心虽死了,身体却不受他控制了。他感到身体不由自主的想要软下来,一软下来就糟了,双脚就会站不稳,万一倒下了,他便彻底完蛋啦!
  这可把可怜人急哭了,他拼命的想要夺回身体的控制权,却无论他费多大气力也于事无补。
  这可是自己的身体啊,怎么不受自己控制了呢。可怜人急着大声呼喊哀求,拼尽全力在尖叫着,他却什么也听不到。
  “听不得”现在可怜人连自己的声音也“听不得”,身体“听不得”也就止不住动作了。
  《六》
  突然,可怜人觉得自己马上要死了。听说将死的人总是会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会保持着清醒,而这份清醒会促使他想起一生中所有的经历。
  可怜人现在脑海中忽然浮现了许多画面,这些画面很清晰,那是可怜人一生的经历:
  那是一个可悲的少年,为了那个女人,他散尽家财。让可怜人觉得讽刺的是,他直到现在都还不知道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也许是因为那个女人走的太早了,他还没有做好问她名字的准备吧。但既然问不到就不要问了,现在就算得到了,还有什么意义呢。
  家财散尽了,父母一生的努力被他彻底毁了,也把他自己毁了。他父母得知一切后竟在一夕之间活活气死。
  好好的家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没了,彻底完蛋了,这怪得了谁,只能怪他瞎了狗眼竟相信那个女人。
  现在后悔也于事无补了,错事发生了就再也没有挽回的机会。失去一切的少年,再也没脸面在社会上呆下去了,他选择了流浪。
  这是一条不归路啊,流浪的旅程永远没有终点会是多么的艰难。
  可怜人不是没想过死,从一开始做流浪汉时,他每天流着悔恨的泪在路边啃着烂菜头时,他便想死,他去跳了河,水淹没了他半个身子,然后没了。
  水太浅了,淹不死他。或许是因为他有罪,老天不收他,阎王也不叫他,他的自杀似乎过于自作多情了。
  如果他能如此死了还好,而现在的他却死不了啦。明明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那来之不易的觉悟,却在膝盖砸在坟头上的那一瞬间,全部消失了。他有罪,老天还不收他,阎王也不叫他,他所承受的苦难还不够抵消他的过错。
  他的过错还不能被原谅,所以老天不让他死,他连死的资格也失去了。他还能怎么办,老天让他想起他的过错,是在提醒他。
  人生本来就像梦一场,只有梦醒了,我们才会发现自己竟在不知不觉中荒唐了一生。
  可怜人的一生便如此荒唐着,他拥有过,也失去了,一切都过眼云烟,无论过去的他拥有多少,如今都飘散如烟了,他剩下的只有苦难和罪过。
  罪过是强加的,也是罪有应得的,苦难似乎也是如此。
  不过,可怜人也不去计较了。他知道,终有一天他还是会要死的。
  罪已诏,冥冥之中,他觉得不止他一个人在承受着苦难,世间似乎有千百万人也在承受着苦难。他觉得苦难是可以得到谅解的。即使他知道不可能会被世人所谅解,但他在他的自我救赎之中,他还是会得到解脱的。
  后来呢,他的生命之中再也没有了爱情,剩下的仅有彷徨和挣扎。他怀着对世间的不信任,一次次错开世间的找寻,一次次的远走高飞,在陌生城市中得到兴幸。
  也许流浪是他的归宿了,他的心灵只能栖息在不为人认识的地方才能得到安宁。不被人认识,这也是件好事。
  至少他可以暂时放下心中的重担,可以肆无忌惮的自我chen沦。
  可怜人跪在地上,双手合上,准备祈祷了。
  这一次他求的不是宽恕,而是一片安宁。只有在风暴中才能得到安宁的可怜人,他知道会有一天他会带着他的宿命在寻不到归途之后彷徨走向毁灭。这也怪不了他。
  祷告之后,可怜人也累了,如今的他连思考的力气也将要失去了。他趴在坟头上,在暂时临别前,他亲吻着大地,也许也就只有大地的憨厚才能给他带来一丝安全感。
  好了,再多说什么也没益了,而且现在已经很晚了,该暂时说再见了。可怜人趴在坟头上,闭上眼,该是又一场梦了!
  待完未续。
  我们下回见!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逍遥兵王
洛天,华夏神秘军事部门的最强利刃,,针对国内国际敌对势力进行了恐怖的打击,,偶然一次意外,他失去了最好的兄弟,为了照顾好兄弟的亲人,他一个人来到了东昌市。谁知道兄弟的女人竟是夜总会的风情大美女,随后在一场地下势力的争斗当中,容姐被辱,洛天一怒为红颜……
暗夜行走
现代都市连载
丁二狗的肆意人生
金钱?我身家过千亿。美女?我每天都过着左拥右抱的滋润小日子。地位?等等,我先跟老总谈完这个项目再跟你说。家道中落的丁二狗从底层爬起,一步一个脚印,踏上巅峰,过上众美环绕的肆意人生!
钓人的鱼
都市其他完结
一号狂婿
他的称号,曾颠覆西方黑暗世界,震颤了海外,但却让她嗤之以鼻,不屑一顾。 他是世间的禁忌,无数人谈之色变的存在。却成为了她的上门女婿,卑微如尘埃,窝囊如废物,仿佛所有人都可以把他踩在脚底下。 然,心有猛虎……那一天,他将牵起她的手,给她整个世界!!
皮卡丘
现代都市连载
绝世武魂
龙脉大陆,万族林立,宗门无数,武者为尊。强者毁天灭地,弱者匍匐如蚁。少年陈枫,丹田如铁,无法修炼,受尽冷眼。偶得至尊龙血,神秘古鼎,从此逆天崛起,横空出世!娇俏妖狐,冷傲女皇,魔门妖女,神族公主,尽皆入我怀中。修无上传承,凝最强武魂,坐拥众美,傲视九霄。
洛城东
东方玄幻连载
都市最强战医
他是一个位于巅峰之上的王者! 师父的去世让他选择平凡,回到了离开十多年的故土, 一纸婚约,打破了他渴望的平凡和安静, 随着他的身份浮出水面,传承久远的强大世家,神秘古老的武林,天朝上国潜藏数千年的底蕴一一显现, 迫于无奈,他怒而拔刀,邀战天下, 向世人展现一个王者的传奇!
人生几渡
现代都市完结
贴身狂医俏总裁
【都市爽歪歪】他拥有神奇医术,身怀绝世武功。 十八岁那年,他走进了充满欲望的大都市。 桃花运接踵而来,美得冒泡的女总裁,性感貌美的动姐,娇艳妩媚的老板娘,风骚无比的麻辣教师…… 看到这些如花美眷。 叶小白双眼放光,他知道在成为泡妞高手的路上,已别无选择……
笑吹雪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