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医国废后:权倾天下》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翻阅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6章不要试图骗我

  “你与段牧落媚从小一起长大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父皇也曾提过将她嫁给你,立刻是你却偏偏在京城里惹得一身风流债,这下好了,太子趁虚而入。”储饹提起话头。
  李廉昊缓缓合上双目,好半晌才慢慢睁开眼。
  十年了,忆起那一年他亲见到段牧落媚顶着大雪跑到军营外见他的情景,忽然一阵的痛彻心扉。
  “佐闲探回了消息是太子派的刺客!”储饹灼烁的清目忽而阴沉了起来。
  “看来探子的情报不假,刺客刺杀你不成后,太子想杀人灭口,结果没想到被你灭了。”储饹不自觉握紧拳头,“在这样下去我们几个根本没有立足之地了,父皇还没死,他就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残害手足。”
  “就凭他?和他养的那些废物刺客。”李廉昊忍不住提高语调。
  李廉昊咬牙道:“你认为我千里迢迢下到百尺镇是做什么的。”
  “避风头。”储饹云淡风轻的回了一句,“我先离开京城,你在走,然后我们这里汇合,便能掩人耳目。”连佐闲都不知道他此行的真正目的。
  李廉昊使劲将手上的酒杯放在桌上,俊郎的面容上弥上一层冷霜:“错…来杀人!”
  储饹微微挑眉:“许多年没见你如此动气了,还没忘了佐沽的事,非要报这一仇吗?”他淡淡一笑,语带玩味。
  “佐沽是佐闲的亲弟弟,在我府内当差就是我的人,被人冤枉至死,我绝不罢休!”
  储饹瞥他一眼:“你可想好了,百城里那老头可是皇后的亲叔叔,没那么好对付。”
  “你这趟下江南可有遇见什么人。”储饹故意支开话题,佐闲多嘴告诉了他,自己这位哥哥现在正看一小姑娘心动。
  李廉昊别开眼道:“关你什么事!”
  眸光倏地冷沉。
  “不关我事?”储饹挑眉。
  李廉昊瞇起眼,道:“段牧落媚是我的,就算她嫁了,也会是我的。”
  储饹无奈摇头,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仰头喝下一杯,道:“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喜欢她。”
  不喜欢又何妨,李廉昊要的从来没被夺走一说。
  ……
  在酒馆与储饹几杯酒下肚,李廉昊头脑已渐昏沉,佐闲来时向客栈要了两间上房,两人一人一间。
  房内,李廉昊浑沉着脑袋倒在床边,许久都不见一个丫鬟来服侍。
  “来人啊!”大爷脾性又出来了。
  他扯脱自己的衣服全扔在了地上,倒头躺在了榻上。
  一股莫名的燥热使他心烦意乱,迷蒙间似乎见到了一个丫鬟端着水盆放到了矮几上,他一把抓住伸来的手,喃喃着,“去将严晶晶叫来~!”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干什么,段牧落媚,段牧落媚,满脑子都是这个名字,可是出口却是那个现在也许还在医馆里给人治病。
  ……
  忽的一股药香扑入鼻息,那是严晶晶用惯了的药草香包里散发出来的香味,他闻过,却早已记进心头,他还曾笑着说她挂个香包味道都那么奇怪。
  他觉着心头一热,揽了她连声轻哄道:“对不起的。”
  怀中人似乎要挣脱,他却趁势将她压在身下。
  迷乱挣扎间彼此打翻了矮几上的水盆,哐当的声音使他更加心急难耐。
  怀中娇小的人似在哭,是在怪他太粗暴了吗,他低头吻住她的额角,“对不起,不疼的。”他才想起,她是第一次,会疼的。
  可是,箭早已在弦上,他进退不得……只能……
  他加快了速度,低低唤着一个名字,“落媚。”
  怀中人突然停止了挣扎,却变成了更加激烈的撕扯,“焚王你放开我!”
  他扳下她的手紧在自己胸前,意乱情迷之间,粉白的帐子落了下来。
  翌日清晨,当他醒来时,昨夜的枕边人已然离去。
  他甩了甩依然带着余痛的头,穿好衣服打开门出去时见到了严晶晶,果然是她,不是他的梦。
  醒来时,摸着冰冷的枕头他以为只是自己的一场春梦。
  他从身后揽住了她,抱进怀里,抱得那么紧,他道,“晶儿,昨夜是我不对,弄疼你了对不对,以后不会。”他凑近她耳边,暧昧邪气的说道:“下次一定轻轻的。”他已食之知味,她的身子太过诱人。
  严晶晶的清眸突地一怔,清冷的声音道,“焚王,你昨夜将我当成了一个叫落媚的女人吧。”
  李廉昊身体一怔,眸色秽黯不明,道:“我昨夜说了什么。”
  “你叫着落媚的名字。”
  她不会去问这个名字的主人是谁,她恨的是她只是一个可悲的替身而已,在她知觉自己已有些喜欢上他时,为什么要这样残忍的对她。
  他一愣。
  急急想去解释些什么,可是……这是……
  严晶晶拂袖而去,声音罔若金针,“焚王,我们忘了昨晚,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李廉昊心头一凉,却也说不出话来。
  她走后,路过的小厮来送早饭。
  李廉昊额头上有细密的汗冒出来,他拉住了那小厮,怒道:“昨夜我做了什么!”
  他的目光太过吓人,小厮颤抖解释着,“爷,小的怎么知道你做了什么。”
  他目光一冷,放开了小厮。
  严晶晶回来之时脸色不太好,纪蕴斐关切问了她是怎么了,怎么这么早就出门去了。
  她遍了此生第一个谎话,说是隔村有人生病,她连夜赶去的。
  纪蕴斐放下心来,看着她道:“进去休息吧,爹还没醒,我去林里练功,不知道焚兄醒没,昨个他出门就没见回来,我去找找他。”
  严晶晶急急跑进了里屋,关上房门,迷茫的看着满屋的凄凉,她忽的哭了出来,许久后,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我知道你在里面,给我开门。”
  是他的声音,严晶晶没有说话,走到门边,手放在了木把上又收了回来。
  李廉昊继续在外面敲,“你不在开门,我就一直敲,将这屋里所有的人都敲醒,到时让他们都知道咱两的事。”
  这是明目张胆的威胁,严晶晶怕他真的这么做,他也是敢的。
  后来,她只能开了门,李廉昊站在门外见门开了一拱就拱了进去,将门一关便紧紧关牢,在将面前的泪人牢牢的抱进怀里。
  “哭了?”
  她并没有说话,李廉昊也不逼她,她既然不说那就他来说。
  “不要哭了,我心疼。”
  对她,他总是能轻而易举的投降,然后收起脾气来耐心劝哄她的。
  “我昨晚喝醉了,有些话不要当真。”
  她不说话,她又不是傻子,难道不知道酒后吐真言吗。
  李廉昊将她抱在床边坐下,就让她坐在自己怀里,他紧紧抱住她。
  “不要哭了。”
  李廉昊继续好耐心的哄着,“我真的心疼,够了啊,我生气了。”
  严晶晶一拳打去,正好打在他的肩上,不疼,可是那张小脸就那么盯着他,好象要吃了他一样,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小野猫。”
  现在后背还火辣辣的疼,被她挠得生疼。
  “怎么了?还在生气?”
  人也哄了,歉也道了,李廉昊真觉得自己对她真是好得没话说了。
  “没有……”严晶晶轻轻的答他。
  他抚起她低垂的螓首,审视她的眼精:“不要说谎,你这个小东西瞒不过我的。”
  严晶晶低低敛下眉睫,避开他闪着锐芒的眼:“真的没有。”
  即使已被他看穿了,她仍然觜硬不想问出那句话。
  那个他口中叫落媚的女子是谁。
  他要的是欢快,而非心烦,更何况她也并不是那种纠缠之人。
  也许是,她根本问不出口,她怕…听到令她心碎的答案。
  “是吗?”李廉昊俯首吮吻她的脖子,吻痛了她,刻意在她白晢的胸前吻出一道红痕,如同烙印般。
  “记住,不要试图骗我。”他指着她的心,“我能看穿你的这里。”
  “知道了吗,说话!”他加重语气问道。
  严晶晶没有说话,仍是倔强的昂着脑袋不看他。
  李廉昊眼神充满占有欲的吮吸弄痛她的身子,就是要让她记住痛,可严晶晶最痛的还是心。
  她知道,他不会要她一辈子的,她终不是酒后真言里他深情唤着的那个叫落媚的女人。
  “你身上真的很香,怎么一股药香,闻着真让人舒服。”他眼帘微合,大手侵占性地揉着她的身子,昨晚他就已熟悉了她身上每一处柔软敏感。
  严晶晶哪里经得住他如此撩拨,届时因他双手的肆虐而轻喘娇yin。
  她知道自己现在是他的人。
  但……昨晚的一切,还是让她无法承受。
  “你放开我。”
  “放开你,你在做梦!”他吮着她柔软无骨的耳垂,轻轻舔咬着,俊美脸上交措着望男人的霸气。
  “我……我在想爹的伤…而且爹说我们要搬走。”他挑逗的吮吻,让她连说话也是颤抖的。
  他眸中掠过一抹诡异的芒光:“给我吧。”
  他的唇舌在她的口齿间加重了撩火的力道。
  “嗯。”严晶晶的意识渐趋浑沉。
  “不要…很痛……放开我…”说出口的话却早已成了破碎的娇yin。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谍影无声
一个普通的实习作家,机缘巧合之下来到民国,利用自身的优势,在内忧外患之下为民族、为国家,毅然选择了一条隐蔽精干、长期潜伏的道路。
一介俗人
军事战争连载
执掌风云
从东南席卷而起的时代风云中,深处基层的萧峥无意中抓住一个机会,经历了从潜龙在渊到辉煌腾达的人生历程。
笔龙胆
现代都市连载
太古葬天决
叶辰开局被废,幸得万古天墓。 从神墓中获得无敌功法,修神功,炼仙丹,逆天而上! 葬天,葬地,葬神魔! 战佛,战仙,战万古! 无敌爽文,简介无力,请移步正文。
与君共浮白
东方玄幻连载
惊涛骇浪
天上掉馅饼,最美县花主动委身下嫁基层科员,这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许一山出身农门,捡漏当了公务员,官场中尔虞我诈,生活中受人欺凌。他从不放弃,永不言败,从一个小科员逐渐成长为一方大员,最终抱得美人归。
天下南岳
现代都市完结
权路征途
提拔前夕,老板出事,妻子红杏出墙,欧阳志远人生遭遇重挫,未来一片黑暗,绝望之际,前女友的出现让他意外迎来一片曙光,命运曲线触底反弹……
jiuxiaohonghu
现代都市连载
官道之绝对权力
安江以选调生第一名上岸,怀揣为民之念,投身官场,却被无形大手拨至乡镇,赘婿身份受尽白眼,两年之期已满,组织部一纸调令,峰回路转,安江华丽蜕变全县最年轻正科级干部……且看安江如何一路横空直撞,闯出一条桃运青云路,手掌绝对权力!
天选之主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