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马帮传奇II:龙耀滇城>>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一章玉溪

  “切齿当年卖国臣,南朝奸桧是前身。双行铁轨千家命,怎奈经营付别人!”
  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叫化站在玉溪县城北门街南头的玉溪茶楼门前,敲着一只破碗反复唱着这首诗谣。坐在玉溪茶楼雅座里品茶的几位北门街上开店铺的老板,听见小叫化的歌谣不由得大发感慨。
  “丽华绸缎庄”的赵老板道,“听说了吗,那滇越铁路公司开业庆典,李经曦总督可是亲自驾临祝贺,更为铁路剪彩开张。”“老街杂货铺”的杨老板摇头叹道,“国耻啊,真乃国耻。李总督这边在为铁路公司开张欢庆,那边昆明城的百姓都在因为铁路而游行示威,听说就连新军讲武堂也休课一天,以示抗议。”
  杨老板又问赵老板道,“说是为了修筑那条铁路,伤亡总计达六、七万人之多,赵兄觉得呢?”赵老板摇头道,“恐怕远不止这个数。那滇越铁路虽区区九百三十二里长,但听说光是在山肚子里凿开隧道便有一百五十八条,更有架设桥梁一百七十三座,工程实在异常艰难,所以修了整整六年之久。”杨老板点头道,“是啊,听说修筑过程中,除了遭遇山中毒瘴、山洪泥石流等天灾,也难逃洋人监工非人虐待摧残,甚至有传闻说为了摆脱负担,避免抚恤赔偿,便有洋监工将病残劳工聚在一个帐篷中,然后点燃帐篷将病残劳工活活烧死的惨剧,这些枉死人命无从查证,无从追究,但必定远高过那些在册死伤人数,如此推算,死伤劳工之数必定远远高过六、七万,也难怪有人说那铁路是,‘一颗道钉一滴血,一根枕木一条命’的白骨之路啊。”
  赵老板感慨万千,起身走到窗前来眺望那唱诗谣的小叫化,恰时就见一个长得高大俊美,穿着考究华贵的公子哥走到小叫化跟前,掏出一颗足有两三钱的银瓜子,咣当一声投在了小叫化的要饭碗里头,那公子哥又竖起拇指对那小叫化道,“唱得好,那滇越铁路就是国耻。”小叫化看见公子哥给的赏钱,又听见公子哥对自己的赞扬,很是兴奋,越发将那诗谣唱得大声,那公子哥朝小叫化点了点头后,转东而去。
  赵老板笑道,“这世上真是无奇不有啊。你们说说,这玉茗茶行周大老板家这位周阳周少爷,莫名其妙地失踪了足足一年功夫,又莫名其妙地回来,而且性情大变。”杨老板道,“可不是吗,我可还记着呢。就是一年多前,也是在这玉溪茶楼里,咱们几个聚在一起喝茶谈天,那小子突然踹门闯入,之后还嘲笑我眼睛,说像,像‘piyan’,真是毫无礼数可言,而当下那小子见了我竟还肯管我叫一声叔父,我初次听见的时候,只当是天理果然变了,连太阳也打西边出来了。”
  赵老板道,“嗯,那小子如今却是大不相同了,不仅不再如从前那般犯浑难治,甚至能够帮助他爸周大老板料理茶行的生意。自打周太太病逝以后,周老板身子也垮了,茶行的生意原本要托付给茶行几个老人帮忙料理,可不想周少爷精明能干,茶行里里外外都能上手担当,短短不过几个月时间,已能独挡一面,周大老板现下得以安心待在家里保养身子。”赵老板又道,“说起周少爷这一番转变,周大老板也称是祖上积德,荫蔽子孙。”
  恰时,就听有人在茶楼门前厉声嚷嚷,赵老板与杨老板、艾掌柜等人赶去查看,就见巡检吴大人正捏住那唱诗谣的小叫化的脖子大骂道,“你他妈的小杂种,不想活了是不是,胆敢唱这等反动诗歌,污蔑朝廷,诽谤洋商,老子这就把你抓进监牢关起来。”那小叫化唬得面无血色,连哭泣也忘记了。赵老板等人同情小叫化,心下更暗赞小叫化所唱诗谣之内涵,当下齐上前向吴巡检替小叫化求情道,“巡检大人,这是何必呢,您是大人有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犯不着跟这样一个要饭孩子动怒,算了吧,饶过他这一回。”吴巡检眼见着围观人众多,还都在替小叫化说情,当下也不便继续发作下去,恶狠狠向小叫化道,“小杂种,你长点记性,今天要不是赵老板等诸位老板、老爷替你求情,老子非把你抓进监狱里面去,以后少胡说八道,否则你就得死在你这嘴上。”吴巡检说着,扬起手来照准小叫化脸颊上哐哐扇了两耳光,打得那小叫化满嘴都是血,之后一把将小叫化推倒在地还不忘再骂上一句道,“你小子最好别叫老爷我再瞧见。”之后拂袖扬长而去。
  赵老板等人扶起小叫化后,每人塞给小叫化几十文钱,嘱咐小叫化往后要格外小心,除此之外,也唯有摇头叹息而已。
  说那公子哥周阳向东而去,径直走到东城门前一处僻静的柳树林。周阳老远就见到那柳树林里头藏着的一个娇柔玲珑的身影,周阳赶忙加快脚步走上前去开口柔声喊道,“菊仙。”菊仙听见周阳喊声心头一热,回头看见周阳双眸一亮,却随即又羞得侧过头去。
  周阳走到菊仙身边道,“我来迟了,让你久等了。”菊仙满脸通红道,“我也刚到不久,你若事忙,便不必赶过来了。”周阳望着菊仙俊秀的模样宛若芙蓉花一般娇艳,而羞涩的面容就仿佛芙蓉花含带露水越发明艳照人,心下不由得有些激动起来,就连口舌也顿时变得笨拙,讷讷向菊仙话道,“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太大的事,就是我家茶行里的账目出现了些疏漏,这几日都在查对,却尚未理出个根源头绪来。”
  周阳不禁回想起当日他回到玉溪县城家中的时候,他听闻母亲噩耗悲痛无比,彻夜守在母亲灵前尽孝。将近子夜时分,周阳分明听得门堂前的狗吠个不停,出门查看,就见一个瘦弱的身影蜷缩在自家门前的台阶上,周阳仔细向那身影看去,见那身影竟然是菊仙。那时候还是初春,夜里还有北风吹得嗖嗖刮骨,周阳眼见菊仙身子瘦弱,穿着又是单薄,整个人在夜风里瑟瑟抖个不停,周阳急忙扶起菊仙,想叫她往家里去驱寒,菊仙却拦住道,“别,我乃下作卑贱之身,只恐有辱你家门庭,我就是听说你回来了,忍不住想来看看你。”眼见着周阳比较从前清瘦不少,菊仙心痛道,“阳哥,这一年你去哪里了?受了不少苦吧。”周阳清楚他爸的脾气,还得顾及他爸当下正卧病在床,实在不敢叫他阿爸伤身操劳,于是并不勉强叫菊仙进家,而是从门堂里头搬了火炉和椅子在门前与菊仙聊了整整一宿,将自己与阿勇一年间的重重遭遇告知菊仙,菊仙听了惊叹不已长叹道,“好在,你与勇哥一切安然,你得以平安回家,勇哥也得以圆梦,随马帮做生意,我日日求神拜佛,只为求你们无恙。”菊仙双手合十向天拜道,“感激神灵,叫我夙愿得偿。”
  周阳观看菊仙面色不佳,不免关切询问道,“你这几日可好?玉春楼那老bao可还有对你不利?”菊仙摇摇头道,“妈妈早先得你许下五百两银钱,欢喜不已,结果闻听你触怒父颜,被赶出家门,之后不知去向,妈妈极为失望,更不敢上你家门讨债,不过妈妈到底是见多识广,她一早说你是有福之人,必定逢凶化吉,遇难呈祥,迟早是要回来的,所以也不曾逼我伺候客人,现如今听说你果然回来,她更是安心欢喜,待我倒比从前好些。”周阳听菊仙说来,不由得回想起当日玉春楼里自己与人竞价争夺菊仙破瓜之夜,以及之后与菊仙在洞房中种种情不自禁,顿时羞得脸颊通红,毕竟年许光阴转瞬而过,小子对欢爱之事更有所悟。老半晌周阳才定住情绪对菊仙道,“你且宽心,我一定予你赎身,只是赎身之事须得动用不少银两,只怕瞒不过我爸,而自打我妈去世之后,我爸郁郁寡欢,疾病缠身,我只恐惹他再有不快,会令他病上加病,所以只能委屈你再忍耐些时候了,等我爸身子骨见好,我便好好与他说个分明。”菊仙微微一笑,宽慰周阳道,“你放心,我都知道,以我这等的卑贱之身,能够与你相识一场已是莫大的造化,我不敢有更多奢求。”
  从柳树林子里出来,周阳向北返回茶行,走到凤凰街口的新兴酒楼时,周阳瞥眼间就见吴巡检正陪同一名男子站在酒楼门口,周阳看清楚那男子之后不由得心头大怒,原来那男子不是别人,正是一年前来玉溪索要囚犯,而囚犯被马帮阿常就走之后又谋划捉拿叫化,终究将周阳当成叫化,与阿勇、白老爹等人一并抓去昆明修筑滇越铁路的昆明新军护军校,余桧。恰时又有一顶轿子开了过来,停在吴巡检和余军校跟前,轿帘掀开,果然是姚知县从轿子里出来,与余军校互道久违又有一番相互奉承,之后三个人一起进了酒楼,上了二楼雅座。
  周阳还记得一年前,自己也是在酒楼中首度获悉姚知县与余军校密谋坏事,当下再度见姚余二人聚在一起,更有吴巡检相随,小子心下不由得想道,“这三个人团作一伙,只怕又要密谋些什么歹事,我倒要跟他们前去,暗地里打探个清楚。”周阳这样打算,便偷偷尾随姚知县等人进了新兴酒楼,上了雅座,小心潜藏在姚知县等人就坐的雅座间门前留神向内倾听。
  就听得雅座间里姚知县和吴巡检向余军校道,“早闻余大人荣升把总,实在可喜可贺,在此祝愿余把总步步高升、前途无量。”那余把总听了姚知县和吴巡检的贺词后哈哈大笑道,“不敢,不敢,在下得以晋升把总之职,还得多谢知县大人、巡检大人当日助我捉拿一干要饭叫化回昆明,向州同大人完满交差。”姚知县与吴巡检皆笑称道,“小事一桩,不值一提。”周阳潜在门外听得这三个官僚这一番话,心下已是怒火中烧,但想起白老爹、大双小双等一干叫化,正是因为被拿去修筑滇越铁路终究惨死在铁路工地上,而成百上千条人命却换来这些官老爷们的升官发财以及轻描淡写的“小事一桩”、“不值一提”,周阳真正恨的是牙痒痒。
  就听姚知县又问那余把总道,“不知余把总此番驾临玉溪县所为何来,是否有需要本县的地方,本县定当鼎力相助。”余把总道,“多谢知县大人盛情,不过此番在下并非专程往玉溪县来,只是路过而已。”姚知县又问,“余把总是要往何处去?”余把总道,“实不相瞒,在下此番是奉了州同张大人之命,要往通海县走一遭,途径玉溪县,想起二位故人,特留暂步前来拜访。”姚知县道了一声“哦”,请余把总吃了菜喝了酒后又问道,“张州同派遣余把总去往通海县,不知有何要事?”余把总呵呵笑道,“确实是有件要事,不过此事州通大人反复嘱咐在下要谨守机密,不得向外人道起。”姚知县识体道,“哦,既如此,本县不敢打听。”但那余把总却道,“在下与知县大人和巡检大人交往亲密,都是自己人,不必隐瞒。”周阳听到这里,知道那余把总此番前来,身负任务,虽不在玉溪,却是在通海,次日小子便要前往通海县买马,因此对通海之事不免也要上心,但听得余把总要把事情说出,小子竖直了耳朵倾听,可不想那余把总说起任务时竟把声音放得极细小,任凭周阳听感敏锐,竟也无法听得明白,周阳不禁大失所望。
  但听得余把总嘀嘀咕咕讲了半天,之后姚知县感叹道,“哦,原来如此。”又道,“此事也算是件大事哦。余把总将此事办成,十之八九又能更上一层楼。”而吴巡检也道,“那余把总前途不可限量,兄弟在此先行恭喜,祝愿余把总马到成功。”
  周阳听到这里,心下又急又气,正此时,忽见有小二前来给姚知县他们上汤菜,小二一时失察,忘记在汤碗里放勺,便将汤菜搁在雅座门前一个矮台上,转身往楼下跑去取汤勺子。周阳正愁无处解恨,看见那汤碗便闪了过去,小子只恨身上没有带着巴豆之类泻药,便张口向那汤碗里头吐了两口唾沫,喷了两管鼻涕,再往地上墙角抓起一把尘土一并下入了汤碗当中去,还不忘骂上一句道,“算是便宜你们了。”等到小二带了汤勺前来,将汤端上姚知县他们的餐桌,听得姚知县等三人一边尝汤一边夸奖汤羹美味,周阳才喜笑颜开、乐不可支地从酒楼里跑出去。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纨绔天才
意外重生,他平南方,进北方,潜龙出海震九州。安内乱,攘外敌,华夏神龙尽显威。且看纨绔少爷如何在势力纵横的大上海翻云覆雨,猎美踩人。他是邪恶的代表,还是正义的化身? 他是金三角最神秘的将军,他更是贪官恶霸的噩梦,老百姓的守护神“城市猎人”。
魂断心不死
现代都市完结
国医无双
医仙陈步重生都市,可与阎王夺命,可与天下争锋。 生活很简单,赚赚钱,泡泡妞,踩踩人,不过如此。 “我不过是将我走过的路,再走一遍!”——陈步
步履无声
现代都市连载
都市潜龙
赵东是名夜班保安,有一天送宿醉晚归的女业主回家,结果被对方强推……
西装暴徒
现代都市连载
做局
普通人做事,聪明人做式,高手做局。 随着老板突然出事,职场春风得意的乔梁遭遇重挫,随即又被妻子背叛,更可怕的是,他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精心布置的圈套……
易克1
现代都市连载
我的夜店女老板
夜店的生活灯红酒绿,群香环绕。同时却也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在这里,你或许会成长,或许,也会堕落……
貌似纯洁
现代都市完结
巅峰
一边是高冷女神,一边是霸道御姐。两个同样身世成谜,水火不容的女人让他左右为难。而因为他引发的争端缓缓展开,一步一步走向更深层次的秘密……
岑寨散人
都市其他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