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晦暗》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晦暗·四

  牛肚梁整个塘湾里除去间或传出三两声老骟驴进圈前的不知何故的嚎叫,就几乎只能听见周永喜家庄院里八斤的唢呐声了。前来给周连升贺寿的宾客们已经差不多陆陆续续的全来了,这会儿要么正三五闲散的聚在一起乱侃抽烟,要么正愁眉不展的呆呆靠坐在墙底下等着开饭。
  那一直定定坐在树下迎宾的八斤本可以先搁下唢呐去撒一泡尿,或者起身稍稍活动一下筋骨的。适才每有一个或一拨人影从牛肚梁的梁坡上往这边下来,他总得两手执起唢呐给鼓吹上一段,一来通示东家或有宾客临门,好让东家出来作个迎接准备;二来算是告知那远处的来人,以便能具体知悉东家庄户所在的方位;再者,才是应景给添个喜庆。虽是断断续续的吹奏,但毕竟也鼓胀了腮帮子的吹弄了大半个后晌,的确耗损了八斤不少气力。关于吹鼓手,在甘河村有这么几句俗话:
  铜头头,铁杆杆,
  十个指头压眼眼,前头淌的水点点,
  吹得眼睛红巴巴,吹得脸蛋起疙瘩。
  这倒都不打紧,可恨的是前面正当自己掫着喇叭迎宝胜的时候,却蓦然听见贾世军和孙来福蹲在炕桌边旁若无人的说他唢呐吹得不如张拉环吹得好听,气功也不如人家张拉环练得扎实过硬。八斤心里来了气,于是这才卯足了劲儿不休不止的吹了起来。
  在院里面忙活的周永喜听见外面这动静,心想怕是又来了不少人,遂拿了一整盒香烟顶着笑脸小跑了出来,立在院边朝外由远及近的扫视了好几通,却并不见再有人从路上过来,就走近八斤问他“人呢?”八斤并不停下来回应,只是边吹着唢呐边把自己的脑袋有力的摇了一摇又轻轻的点了一点,示意他并无新的宾客前来,自己这是正在给庄院里现有的宾客们助兴。周永喜满意的笑着在八斤的肩头上拍了两下,又抽出一支烟来给搁在他面前的炕桌上后进去了。八斤这会儿不仅完全找准了十分不错的鼓吹口感,并在换气时也越来越一次比一次的通顺连贯,简直已经彻底进入了吹奏的佳境,加上偶能看见巧珍扭着婀娜腰身出来进去的走动,这让他与孙来福和贾世军二人的较劲举动也就无意里掺杂进去了些表演的成分,吹出来的曲子也便多了些刚柔并济的暧昧,多了些严肃浪漫的生动。
  瞥见贾世军跟孙来福仍蹲在旁边交头接耳的不知在谈论什么,八斤就有意把那生满了铜锈的喇叭头扭过去对准他们两人,眼睛忽大忽小的再故意往高拔了一个调子地吹了起来。贾世军和孙来福且还有几句要紧的话要谈,却被这八斤打搅得说议不成,只好起身要挪到别处去,不想这八斤跟他们俩真较上了劲,竟然又扭着那“滴答滴答”往下淌口水的喇叭头跟着他们也动了起来。贾世军面无表情的回过身盯住八斤,又将他从头到脚翻来覆去的看,那神色似乎是想让八斤知道:自己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不屑于跟他一般见识。可八斤仍是不服气的冲着他将唢呐吹的震响,这时孙来福拉了一把贾世军的手腕,像是在劝责对方不该似得说道:“咳,他表叔,你也真是?闲的呻唤呢,跟个气卵子病人到底较了个啥量吗!快走,我还有话跟你说呢”。赵八斤举着唢呐正处于往更高音域攀升的途中,听到孙来福说的这句话后,顿时明显感觉到自己刚刚提升到喉前的那口气瞬间又缩回进了肚里,唢呐声也戛然而止了。
  快要走到干爸家的时候,书银感到有些尿急,停脚放下毛毯四下看了一眼,见没人就解开裤子“歘”的一声对着路畔的一棵杏树尿开了。“好我的天神爷!怪说黄巧珍那大腿缝子越来越宽了,书银咋能长那么结活个家具唻?你快瞅,直接跟驴肚子底下那根黑货一模一样么!”贾世军见着书银的人根后简直如睹快事,叹为观止,一个劲儿的提起胳膊肘子捣弄孙来福,催他也往书银的交裆看。果然,书银裆间那物十分出类拔萃,在离它十余步开外瞅着就已很是慑人,竟与那犁辕粗细相当,跟那筷子长短一样,这且它还是平静的时候,若待它某时雄举起来,那将何等魁伟!孙来福半豁着嘴欣赏完了后有些莫名失落,哀声叹气的说:“把他妈日唻的,老天爷咋没有也给咱们那么大的本钱呢,李书银就跟那欧洲黑一样么”。贾世军纠正说:“非洲,黑人在非洲呢。欧洲人比咱们都白,我估计他们的本钱多半还不如咱们黄人呢”。
  自打贾世军开始说话,书银就看见他们两个了,本想转过身避讳一下,背对着他们把剩下半泡尿撒完的,可又听见对方是在夸他交裆的东西,就又没往回转,还故意用手指将那物稍稍用力捏握住,使自然的尿流得以控制,让撒尿的时间拖得更长,教它在外面亮露得更久,尿完后再拿住它上下快速的甩动了几下,又优雅的往后撅了一下屁股,像是在为它的回收腾出足够余地,再才小心翼翼的把裤腰尽量拉到最前面,慢慢的提起裤子将它藏了进去。
  “你们两个嘀嘀咕咕的说啥着呢,一阵子欧洲一阵子非洲的,是打算出国呀吗?”书银边笑着走过来边说道。
  “哎,好我的李大夫呢,我们两个在你跟前出个丑还差不多,还哪能出个国”。贾世军若有所指的瞅了一眼书银的裆部,讪讪的笑着答。
  书银故装糊涂道:“咍,这是我干爸过寿呢,不比旁人,作为干儿子,总得拿个差不多的礼当么”。
  “谁说你手里那毛毯了,我说你腰里那本钱呢!”贾世军又撅起下巴往书银的下身处指点了一下。
  书银有些难掩自豪之情的笑说:“噢!我当你说啥着呢。咳,我这点家当也不算个啥。只能说,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听了李书银这句听似过谦而实则过傲的话后,孙来福心里有些不大受活,见书银的一根裤腿有些破落,就有些含讥带讽的说:“天热的很吗李大夫?尿个尿把?掏出来晾半天不说,还故意把裤腿扯开个口子,就跟扇扇子似得,你是图凉快呢还是图好看呢”?
  ”再不提了,这是吴支书家的那个繎狗给我扯的。不过那个狗日的今儿也教我给捶美了,把牙都教我给它卸了一个“。书银边与他们一起往永喜庄里走,边畅快的说。
  孙来福冷笑了一声,接着一本正经的说:“哼。你这快再不胡谝唻。去年春上你给我妈挂完吊针后晌往回走,我把你送到牲口晾圈后我就进去给牛添草去了,我刚打草窑里出来,就隐隐约约听着我庄头顶好像有狗咬呢,我当是谁家的狗把你缠住了,就顺手捏了一张杈跑出去站到柴摞跟前看。结果老远里看见你坐在我麦地头上正眼瞅着让黑虎扯剥吴支书家的狗呢,最后你看你干爸家的狗反倒教大黄给咬得睡在地上起不来了,把你吓得一飙子打树上爬上去下都不敢下来,连药箱箱都撇了,人家大黄临走的时候还在你药箱箱上尿了一泡尿,这才有多长时间呢,你难道忘了?你说你今儿把吴支书家的狗牙给撬了,我一点都不相信”。
  贾世军听完后就马上乐不可支的大笑了起来,一边闭着眼睛的笑,还一边连连用手掌拍打着孙来福的肩膀上气不接下气的问:“他表叔,你怕是故意臧道人家李大夫呢,这是真的吗?我不相信李大夫就那么窝囊,还能教一条狗给堵到树上不敢下来。哎哟,笑死我了,你快跟我说,最后李大夫咋脱身的?药箱箱上那一泡子狗尿李大夫是拿啥擦了的?是拿衣服袖子吗?”
  书银没有料想到自己那日的囧样及是非过程全都被这可恶的孙来福看见了,今日再被他翻弄出来当成了笑话的说,心里不光有些不好意思,还被这打了半辈子光棍的贾世军给嘲笑得有些恼怒。心想这狗日的孙来福真不是个好东西,明明看见我教大黄给堵到树上了,他咋不上来赶走大黄给我解围?以后他老妈腿疼病再犯了,看我还去不去!本想骂孙来福,可又突然想到,万一这个长舌头等会儿进去了再把事情的真相告诉周连升,自己还得挨干爸的批,于是就先忍了。书银边把头斜着抬起来作出一副在认真思索的样子,边从口袋里摸出烟盒伸过去让孙来福和贾世军各自拿了一支,含糊其辞得像是在自言自语,慢吞吞的说道:“啥时候了?我咋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三人一路到庄院外面,看见八斤正气鼓鼓的把唢呐搁在炕桌上自己坐旁边抽烟,书银提着毛毯进来他也不举起唢呐吹个一声两声。书银就转头问贾世军:“八斤今儿咋了?我刚才打湾里往过来走的时候听他把《终南山》吹得好好的,咋突然就停下来了?该不会又把唢呐mimi打肚子咽下去了吧”?贾世军朝八斤瞅了一眼,回头狠狠的说:“可能是的,要不就是卵子疼的招不住了!”
  赵八斤是个苦命人,他还在娘胎中的时候就没了父亲,自己出生的第二天早上,他妈也因一场突如其来而不可遏制的产后大出血离开了人世。弥留之际,泪流满面的八斤妈深情凝视着躺在一旁长哭不止的胖嘟嘟的八斤,自知行将就木时日无多,遂给孩子取了“八斤”一名,即刻便悄然咽气了,接着被人用耙耱抬起来送出了门口。家里无力为她操办丧事,下葬那天只请了本村的张拉环给站在坟前吹了一支《雁落沙滩》。由于自打刚一出世就没爹没娘又缺粮断奶,因此八斤整个幼婴时期十分好哭,可说来也怪,八斤妈下葬当天,八斤在炕上听见从庄院对面坡地里传来的唢呐声后,就立时止住了哭腔,竟然瞪着黑溜溜的一对眼睛循声扭头观望。后来一天,八斤奶奶发现孙子的**水肿明显,于是找来一段白洋布,给八斤缝制了一条紧身裤衩穿上,可亡羊补牢为时已晚,八斤终究还是落下了疝气且至今都没有好利索,就连走路,也须将两腿叉分得比常人更宽才能不受搅拌。从小到大被人气卵子长气卵子短的叫唤,这无疑使他渐渐的感到有些丢失颜面。按说八斤的身体状况是不适合从事吹鼓手这个行当的,可八斤性子倔,别人越要说自己是气卵子,自己就越是想从事靠气力吃饭的行当以证明自己身体无恙,后来便突然决定要跟张拉环学吹唢呐。
  当时,张拉环是继其生父张国仓去世后这甘河村方圆里最有名的吹鼓手,凡谁家逢遇嫁娶寿丧诸事等,他可是东家首当要携礼登门拜请的当红乐手。从师张拉环的前两年里,八斤连喇叭头都没能摸着几回,张拉环只令他每日清早来自己家给水缸挑满水,挑水期间不能用嘴喘气,更不能开口说话,声言是先让八斤锻炼锻炼肺腑。于是,八斤只能每日一睁开眼就去师傅家给从七里路外的古井里挑水回去,直到两年后,张拉环才从箱底里取出一柄旧唢呐,让八斤练习吹弄。八斤也有心,自打决心师从张拉环学艺后,也就处处都在留心师傅吹唢呐时的一些关键动作及要领,甚至对于一些经常在红白事情上吹奏的曲目,如《状元游街》,《秋季生》,《十里亭》,《地里兔》和《祭灵》等,他竟也都基本记住了其指法变换的相应次序。这曲谱和指法学起来倒没有太费劲,只是碍于自身疝气确未根治,八斤在气息的运作上显得仍有些力不从心。张拉环便支招让他以后仍来自己家挑担井水,但途中须始终把唢呐按在嘴上边走边吹,一来能增进些气息上的功力,再者能为日后正式从业中的平稳运气作些必要的奠基。一年后,赵八斤肩挑着两桶清水,一路面不改色的将《得胜回营》从井口一直吹到师傅家院内,曲终的时候,他还故意把原谱里那个短促谦虚的低调,临时给设计成了一节悠长尖厉的高音,张拉环惊奇的从炕上趴起来对窗户外面喊了一句:娃,你还是学成了。八斤当天就叩谢了师傅张拉环,随后去土城乡的供销社为自己购置了一柄崭新趁手的唢呐,欣欣然自立了门户。
  令八斤坐卧不宁的是单干后的许久日子里,虽自己有事没事也常掫着唢呐在自家庄院外大声吹弄,按说,在如此广而告之的形式下,别人理应早就该知道他自己是个可以应付场面的乐手了。可村里村外已经接连葬送了好几个亡人,已然陆续嫁娶了好些桩喜事儿,自己愣是没有接到过半回邀约,所有东家仍全是请了张拉环去顾全的事情。后来八斤又上门给张拉环提送了一次旱烟叶,央师傅往后行艺时也能酌情带他一起出去,且主动声明要放弃事毕摊分东家谢酬的权利,只图跟师傅一道吹弄出个名头,最后张拉环应允了八斤的请求。跟师傅搭伙的前几次,八斤对自己的表现都比较满意,虽说在吹奏中的换气还并不十分流畅,可毕竟自己也没有出过什么太大的岔子,且吹奏时经常会有人凑过来蹲他面前着了迷似得看着他吹弄唢呐,甚至在他停歇时,别人会言辞恳切的夸上他两句,“八斤,我真的没想到你能学成这么高的手艺,厉害”。八斤听了这话快活不起来,因为对方显然还在把他当个气卵子看待,可这都不太重要,好歹,八斤已让旁人知道:我赵八斤是个正儿八经的吹手。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官途
描写某高官李向东10年官样年华,地域横跨经济中等发达地区、边远贫穷地区、发达富裕地区,主人公也历炼了不同地域、不同职务面临的种种危机与挑战,是一部写实的网络小说。
怎么了东东
都市其他完结
绝地反击
李天逸进入职场当天就得罪了顶头上司,直接被穿了小鞋,且看李天逸如何逆境求生、绝地反击,一路吊打各路牛鬼蛇神!
梦入洪荒
都市其他完结
做局
普通人做事,聪明人做式,高手做局。 随着老板突然出事,职场春风得意的乔梁遭遇重挫,随即又被妻子背叛,更可怕的是,他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精心布置的圈套……
易克1
现代都市连载
沉浮(又名官途)
身世神秘的刘飞大学毕业之后,由于性格嚣张,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的面临着重重危机,受到了来自各方面的全方位打压,且看刘飞如何在一路横冲直闯碾压各路对手,如何弄清身世横扫各大势力,登顶人生巅峰!
梦入洪荒
都市其他完结
签到三年,成为全球特战之父
陈渊穿越成为侦察连的兵,绑定一个很争气的系统。 系统很成熟,只要条件满足,自己就能签出技能,并且监督修炼。 从小成到大成,再到圆满,凡是他的技能,都会自行修炼,陈渊想努力,都没什么机会。 奈何他的系统实在太争气了,只是签到三年,他就成为全球特战之父。
燕草
现代都市连载
权力巅峰(又名关山风雨路)
脾气火爆、军人出身的柳擎宇初入职场,就被手下们给架空了,切看办事雷厉风行的他,如何凭借着机智头脑和层出不穷的手段,翻手间覆灭种种阴谋,历经数千场激烈的明争暗斗争之后,彻底改变自己的命运!
梦入洪荒
都市其他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