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晦暗》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晦暗·三

  事情偏就这么不凑巧,时隔一年多以后,李书银终究还是跟大黄狭路相逢了。看着大黄边眈视着他一步一步的往自己逼近,还边用那湿漉漉的长舌头舔着它的大半截子毛脸,那样子像是恨不得一口气就将自己扯剥个稀巴烂吃进肚里,书银哆嗦得险些尿了裤子。据李书银以往的经验,这个时候人该委身蹲下,狗会以为人要捡地上的东西砸它,一般都会往回退或者就地跑开。可书银明明已经接连做了好几个蹲起了,那大黄仍是毫不忌惮的“呜呜”着朝他走近。
  在那些会极度令自己恐慌的事情面前,人往往会骤变得反应迟钝,继而进入木讷。尽管这种令人难为情的精神状态从来都被可悲的称作脑子空白,然而事实上,当人在危急关头出现这种所谓的脑子空白时,它反而预示着我们是正在失去恐惧,是正在失去担虑。我们木讷的只剩下了要击退危险的巨大勇气和保全自己的坚定决心,我们木讷的只剩下了要即刻施展出那在绝地反击当中可以出奇制胜的神来之笔。
  就拿书银今天来说,当大黄临近后突然张开大嘴向他发起攻击时,他非但没比对方从远处一步一步逼近他那阵子更感到害怕,自己反而是不紧不慢的把药箱搁放在地上后,才起身两手抓紧棍子沉稳的做了个防守的姿势。大黄一个纵身猛地蹿起朝书银的肩部扑咬去,书银不慌不忙的以一个侧向的挪动竟就给轻松避开了,接着迅速转身高高扬起手里的灰耙把子,端端对着大黄的后腰身给了一个精准有力的痛击,大黄“嗷”叫了一声翻落在地,“噌”的一下起来后又马上红了眼的左突右蹿着往书银身上再扑上去。李书银刚才那一结结实实的重笞俨然是给自己增添了些难得的志气,已然胜算在握的场面也就应付得更显游刃有余了,他甚至一边挥着手里的灰耙把子不迫的照着大黄的前身部位好一阵信手拈来式的格搅,还一边从容的冲着大黄骂起了脏话。
  “我就不信我今儿还治不了你这个狗日的了,你来,你再来,看我今儿能不能把你这个杂碎给拾掇到这儿······”
  大黄那失去理智的连番撕扯除了只可笑得从李书银的裤腿处夺下来了一绺涤良布条外,就再也未讨着半点便宜,还不幸被对方给捣落了一颗犬齿。自己先发制人未果反倒被后程发力的书银给教训了个踏踏实实,大黄最终只能作哀呜声的夹着尾巴落荒而去。
  终于出了心里那口沉积了许久的恶气,李书银感觉很是畅快。提起地上的药箱再动身上路,见这脚底竟也骤长了不少力气,心想自己往后尽可不必再那般畏缩,便索性随手将那根黑不溜秋的灰耙把子给使力的甩了出去,仍嫌这样默不做声的赶路并不十分美气,就又即兴吼起了《大报仇》里刘备为动员一干猛将出征复仇作游说时唱的那段。
  “他都是兄王驾前狗奸馋。扶刘宗他把长子贬,把荆襄九郡不让刘备他让倭蛮,东有张鲁把位占,西有刘璋坐西川,南有孙权爵位显,北有曹贼镇中原,将孤茕逼在汉阳院。东吴破曹把孤般,长坂坡王遭险中险,赵子龙单枪战长坂,争下荆州王立站。和东吴结下山海冤,二弟玉泉把驾咽,三弟阆中升了天。领大兵七十零五万,马踏了东吴灭孙权······”
  书银正一路唱得起兴,到牛肚梁时,隐约听见梁坡背后有人在乌拉乌拉的吹唢呐,自己就收了口没再继续往下唱,加紧步子从坡口赶了上去。看见永喜家的场里三五成群的站了好几撮子人,院中的大刺槐树下摆了一张炕桌,桌前的椅子上端端坐了一个穿白衬衫的人,头上戴了一顶青灰色的帽子,正在结结巴巴的吹鼓唢呐。见吹唢呐那人是赵八斤,书银就自个儿摇了摇头叹息道:“咳,我说咋难听得跟驴嚎似得,永喜这简直是胡闹呢么,咋能请了赵八斤这个气卵子来给我干爸吹事唻?这八斤老是三天两头的偷偷来我药铺买百补增力丸吃,他又不是没碰着过”。低头看了一下表,已经快要七点了。
  甘河村地处黄土高原东部边陲,辖于西凤市常源县土城乡,与相毗邻的孟遥县界地仅一路之隔。在这方圆数百里内,除了西凤市的首府所在地及其周围,乃是一片可供逍遥展望的黄土塬面以外,至于剩下的地貌,那荒凉得使人陡然看了只会徒增伤感与哀叹。人间何以这般寥落?山峦与山峦缠织叠嶂,沟壑与沟壑纵交横合,如此的风物在人的视野里外延绵无尽却又无尽延绵,像是这片萧条人间里的每一缕烟火,每一丝寂寞,皆都被无声又无度的囊括于其中。而几乎所有的山里人,亦是只能长期深居在这冷漠无言的千山万壑之中,任由那失乱了分寸的岭脉将他们彻底的剥离开来,隐藏起来。
  唯一流经土城乡境内的,是一条象征性高于现象性的季节河,名曰黑河,可它除了只会在每年六七月份的某场暴雨中突然涨起点声势,也基本上都在长久的保持着个干涸与冷静。甘河村山大沟深,一天中太阳那两次以地平线为参照的出离与回归,事实上历来都与它并没真正实现过协调和同步,因此,山里人白昼间的时日就比地平线附近的人过得短促紧张了不少,而夜晚,则比那地平线处的夜晚来得更显漫长和多余。可眼下才刚出了六月的伏热,这里还正处于昼长夜短的农忙阶段,日头也要八点左右才能彻底昳落进大老爷山的阴背。
  李书银心忖去永喜家给周连升过寿的人怕是差不多快来齐了,他得也快些回家收拾好了马上过去,不然那爱挑毛病的干爸说不准又得生自己的气。挂在肩上的药箱带子有些过长,一旦路走得急了,药箱就容易有一下没一下的往屁股上磕打,书银只好抽出一只手扶按在臀后的药箱上,着急忙慌的往自己家赶。
  扔下笤帚叫骂着出去已有好大一阵子,盛林以为秀琴这通气撒完后一定是给他烧火做饭去了,就自个儿趴在炕头上气定神闲的抽起了纸烟。接连抽了好几根后听见肚子开始一声更比一声咕噜得厉害,忽觉这抽烟彻底没了个意思和情趣,便草草的将烟头给摁在炕墙上弄灭了,又抻直了脖子往窑门口外面张望。发现灶房的烟囱依然黑乎乎的,不见一丝生气,又竖起耳朵朝那屋仔细的听辨,可那屋里的木板风箱愣是仍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响动。盛林不由得有些恼怒,心想自己这沉睡了近半个月的饥饿感好不容易苏醒了,却偏迟迟不能得到及时应有的滋补,是何道理?盛林越想越气,只烦乱得拿脚跟在炕腰上“哐哐”的蹬了几下,还不解气,又将吃剩放在炕沿上的半瓶黄桃罐头给拿起来使劲的摔在脚地,罐头瓶子应声散碎成了一堆大大小小的玻璃渣子,把不知被秀琴从袋子里放出来后又何时溜到门口寻食来的瘸腿母鸡,给吓得好一阵惊叫乱飞。
  隔壁盛明家的肥公鸡这时从围墙的另一边“腾”的一声跳进了院里,落地后顿住拉了一泡稀屎便散开翅膀朝着那瘸腿母鸡斜奔了过去,临近时忽的一下跳起踩住对方的脊背,伸出脖子用嘴衔住那瘸腿母鸡的半截子红冠,同时急速的扭动着屁股作最后的调整。多半是受了盛林刻前摔杯子的惊吓,那瘸腿母鸡并不大情愿安安分分的伏地受幸,于是奋力扑扇着膀子“咯咯”的叫唤着要挣脱逃走,可盛明家的公鸡显然已完全起了兴致,仍是不依不挠的追赶着要重新再攀爬到它的身背上去。盛林看得着急,把前半截身子俯下炕去够起地上的笤帚,反捏手里一个劲儿的在门板上边拍打边喝骂,那公鸡这才怏怏不快的抑制了汹汹情yu,大摇大摆的从大门中出去了。大黄失魂落魄的从菜园边上过来,正遇见往出走的盛明家的公鸡,似是为了追讨一点刚才尽失了的颜面,就凶神恶煞的跑了过去,那公鸡倒坦荡淡定,不急不躁的一个纵身先上了墙头,径自走开了,这反将那头正在院墙外的圈里睡大觉的黑猪给惊扰得无辜嚎叫了两声,可它接着,也是迷迷糊糊地又哼哧着睡了。
  秋娃洗完头发后觉得头皮奇痒难受,便寻来篦子把那齐腰的长发全从脑勺后梳理过来垂到了前头,将她的整个脸盘及前胸腰肚遮了个严严实实,自己叉开两腿坐在朝向大门口的灶房门槛上捏晒起了杏子。书银推开大门进去后猛地被吓了一跳,便训斥起了秋娃。
  “你要是想捏杏儿,那就请你好好的坐门槛上捏你的杏儿,谁教你把头发弄到前面来的?难看的就像个吊死鬼你知道吗?”
  边歪着脖子盯着秋娃的骂,书银边往他爹睡的主窑里去。自打结婚那年在正月的回门路上因双方拌嘴险被书银打了个半死后,秋娃就事事再也不敢顶撞男人了,就连有一次她亲眼看见男人正跟来银家的媳妇,巧珍,在自家场里的麦草垛子后面学狗那样喘着粗气的野合偷事儿,她也没敢站出去制止,更没敢冲上去理论。她盲目而愚昧的顺从使她越来越相信,女人天生就该由着男人,由着男人的不当回事,由着男人的往死里整。而书银因为秋娃那无限又无度的逆来顺受,也是愈来愈觉得婚姻完全没有了甜头。
  “书银,你这个狗日的刚一进门就给人家找茬茬,家里的事情你?心不操,就光知道背个药箱子满山的蹿腾,树底下的杏儿落了足足有半尺厚,咋不见你拉架子车出去往回来收拾,你凶得想弄啥?”
  李茂才见书银已走到了主窑门口,这才躺在炕上开腔骂起了儿子。
  “爸,你这快再不说我了,多少年了你连个炕头都没下来过,你咋知道树底下的杏儿落了半尺多厚的?再说碰上今年这号天气,谁家不跟咱们一样?不都是眼睁睁的瞅着教杏儿在外面糟蹋的吗?”
  书银站在李茂才头前没好气的回了这么几句后,才把药箱取下来搁在炕对面的条桌上,转瞬又自觉这样跟他爸说话不妥,就稍稍缓和了一下语气接着对李茂才说:“今儿晚上永喜给我干爸过六十呢,刚才我从牛肚梁过来的时候看见永喜场里站了半场人,看来永喜这回给我干爸把寿事预备的好,只不过请的那个吹鼓手不行,是赵家八斤”。
  李茂才被儿子言语冲撞了几句,心里自然不大快活,只是紧闭了唇目的打开一双鼻孔通气,过了一会儿才阴阳怪气的说:“人家那是真的把好儿养下了。那你收拾一下快去,我柜底下有一截子条绒布呢,是我过五十那一年书琴给我扯的,我长年累月的窝在炕上动不了身子,穿或不穿都一样,你等会儿给你干爸稍过去教他给自己做个褂子穿去,你干爸是个体面人”。
  书银前两天在高海洋商店里已经买了一条毛毯,而且还是提前特意让人家去西凤进货时给稍回来的,花费了较大价钱。李书银边拿起桌上的热水壶给李茂才倒了一杯茶水边说:“不了,爸,我今儿教吴盛林家狗把我裤腿给撕扯了,正好得新做个裤子,有一回我见永喜穿了一根子条绒裤满街道的蹿腾,瞅着赞劲得很,我也想收拾那么一根裤子穿。你那截子布就先留在家里,毕了我拿到集上教打平遥县过来卖布的那个裁缝给我好好做一条裤子穿,至于今儿晚上去我干爸那儿,我另寻个啥拿上,你不要操心了。晚上想吃点啥,爸?我教秋娃给你收拾吃的去”。虽说书银是为了图谋那截子条绒布才肯完全收敛了起初那咄咄逼人的声势,可终究也算是给了李茂才一个台阶下。
  端起书银给倒的茶水摆着头“咈咈”的吹了两下后,才小心的往嘴里“呼呼”的吸了一小口,又接着舒坦的哈出了一口长气。李茂才这才缓缓的说:“这闲事你就不用管了,我想吃啥人家秋娃就会给我做啥,你快收拾一下赶紧过去,不然连坐席都撵不上了还咋给人上寿呢”。书银又看了一下表,见时间不早,就回自己的边窑里去了。低头在箱子里搜腾了半天,愣是没能找见一条干净体面的裤子可以换穿,心里很是怨恨女人,就喊了秋娃进来。
  咬牙切齿的低声问她“你跟我说,为啥箱子里没有一条能穿出去的裤子?”
  “你腿上的裤子不是穿得好好的吗?”秋娃怯怯的答。
  “咳,好我的你呢,你头秃了我不怪你,难道你把眼睛也瞎了吗?你把头低下给我看一下,你爷这个?都教狗给扯成这个样子了,你教我再咋往出穿?”书银立时目露凶光的喝问。秋娃被吓得不敢继续再看男人的眼睛,只是低头将那被杏皮糊弄得脏兮兮的一双手毫无意义的往一起轻轻搓弄。李书银见秋娃这个怯懦呆钝的样子非但没有半点悔心怜意,反而愈发感到她厌恶可恨,于是拿手将她一把推倒在炕头,径自走到镜面牌匾跟前仔细的梳理了一遍头发,这才拎起桌上的毛毯走出了门口,又顿然停住,转身指着秋娃狠狠的道:“我要你能咋?我要你能歘!”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八荒剑神
星辰演化大道,日月繁衍规则。强者无敌于世,夺天地之造化。叶晨风身负神秘金色血液,融合噬神之脑,继承恒古不朽意志,一念万骨枯,一剑沧海平,一人一剑横扫天地八荒,气凌万古苍穹,成就八荒剑神!
云泪天雨
东方玄幻完结
鸿途奇才
奇谋算尽官场事,正气浩然天地魂。红颜知己身边伴,悲欢离合生死梦。且看一代官场奇才陆羽,从一个县长秘书到封疆大吏的跌宕起伏官场人生。
风和暖阳
现代都市连载
万古第一神
【年度火爆玄幻爽文】李天命做梦都要笑醒了。他家的宠物,竟然都是传说中的太古混沌巨兽。他养的黑猫,是以雷霆炼化万界的‘太初混沌雷魔’。 从此,他驾驭十头太古混沌巨兽,化身万古第一混沌神灵,周游诸天万界,踏平无尽神域。万物生灵,诸天神魔,连爬带滚,哀呼颤抖!
风青阳
东方玄幻连载
签到三年,成为全球特战之父
陈渊穿越成为侦察连的兵,绑定一个很争气的系统。 系统很成熟,只要条件满足,自己就能签出技能,并且监督修炼。 从小成到大成,再到圆满,凡是他的技能,都会自行修炼,陈渊想努力,都没什么机会。 奈何他的系统实在太争气了,只是签到三年,他就成为全球特战之父。
燕草
现代都市连载
超能黄金瞳
穷小子杨俊偶然间开启了透视眼,哪个姑娘身材最好?哪张彩票会中大奖?哪个古墓有宝藏?哪座山脉有金矿?他可以知晓这个世界上的任何秘密……从此过上了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的风流潇洒人生。
傲娇小山竹
都市其他连载
阳谋
新晋公务员唐俊突击被提拔担任村支部书记,一下就卷入到了风云诡谲的明争暗斗之中。 面对县金地公司的压力,面对各种利益方的纠缠,唐俊绝不妥协,但是同时又不蛮干,而且巧妙运用阳谋手段,一次次化解各种危机,率领红鱼村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辉煌成就,自己的仕途也因此平步青云,一路扶摇直上!
南华
都市其他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