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晦暗》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晦暗·二

  周连升起先是嫌晦气,叫儿子过来说:“当年我跟李家你干爸半夜在炕上睡得好好的,可早上醒来后我睁开眼睛一看,不知道我们俩个又咋都一丝不挂的在脚地上睡呢。我赶紧边穿上衣服边喊你干爸,你干爸不开腔应承我,我又推你干爸,你干爸还是不醒来,最后我出劲照他脸抽了几巴掌,他咳出了一口臭痰后才睁开眼睛,只跟我说了‘好他干爸呢,我的腰怕是断了’这么一句话,就扯开嗓子的哭了。我起先以为他跟我耍呢,就把手伸出去揣他后腰窝,他拿手把我的手攉开说‘再不碰了他干爸,疼’。谁料想你干爸真的把腰就那样稀里糊涂的给教弄断了,这么多年就再也没能起来过,你说这事怪不怪?咱们庄里的风水打祖上就不好,得亏咱们这一门人都命硬,一直都还没出过啥事,李家你干爸是洪福没有咱们高,有些牛鬼蛇神他降不住,容易教迷糊。你快去把黑虎拴住照嘴打一顿去,可千万不敢教把臊野狐这种不干净的东西再往家里弄了”。
  后来在集市上看见有人在老潘跟前将野狐皮换成了现钱,周连升就又不再主张将黑虎栓在窝里了,他不仅马上亲手给黑虎解开了生铁缰绳,且还催令儿媳妇毛莲快些从肉缸里挖两块咸肉给放到狗食脸盆里去。黑虎果然了得,没几天后它竟然从沙棘沟里拽回来了一只通体火红的野狐,按潘回回所说,这么一张红狐狸皮少说也能卖个500块钱,人家城里的有钱人都稀罕这种东西,价钱一定会只高不低。
  李书银松腿放开黑虎后,黑虎就“嗖”的一个纵身奔扑了过去。周永喜见大黄已被黑虎的去势吓得把后腰身坐得很低,怯懦的像是在求饶,就一人在那里摇摇头干笑了几声,慢慢地将药箱放在屁股底下坐着点了一根烟,打算观看一出狗咬狗的好戏以消遣作赏。
  狗似乎也通人性,有些时候动物竟真跟人一样,黑虎冲到大黄跟前后并不直接以动物的属性马上展开搏斗,而是先有意无意的用头部抵搡大黄,再把爪子抬起来在大黄的脑门上不规律的拍打,配合它着嘴里发出的声音,就像是在调谑和训话。每当大黄夹着尾巴露出媚态想逃走的时候,黑虎却又突然发狠地照着大黄的脖颈处咬一口,后来大黄只能仰身躺倒在地,把四只爪子伸在空中,惶惶不安的保护住自己的要害与躯干。
  李书银一支烟都快将抽完,却仍不见大黄敢犯险接应黑虎的挑衅,忽觉有些失落索然,便起身喊黑虎回去。
  可就是这一声喊,就在黑虎回头朝李书银望的这一瞬间,那大黄猛地一下变脸扬起脑袋,张开大口死死咬住了黑虎的前胸,接着以一个有力的起身反将黑虎扳倒在地,黑虎一个劲的快速扭动着头部试图反口咬住大黄,可大黄虽看起来形体上不如黑虎健美,不过动作却是出人意料的迅猛,用力咬住黑虎的同时腰身又是一阵快速的辗转腾挪,在避开黑虎反击的同时,且还始终将黑虎给牢牢的撴按在自己身底。
  见情势骤变得这般危急,李书银一时自己也失去了主意,忙乱里只是忙不迭的捡起地畔边上的干硬胡矶接连直朝大黄的身上砸去,可大黄正在四方跳蹿的折咬着黑虎,似乎是想一口气将对方的脖颈给生生扭断,书银手里扔出去的胡矶也大都落空,手边又没有趁手的棍械可以拿来驱打大黄迫使其松口分开,于是书银也只能接着一个劲的边往大黄身上丢胡矶,边歇斯底里的对着大黄一声声的奋力喝止:“狗!狗!”
  黑虎是被后来居上的大黄给彻底制服了,终而放弃了反抗,瘫软在了地上,就连当大黄松开死口后,黑虎也仅是好半天了才稍稍划动了一下后腿而已,却并没能起得身子来。大黄满不在乎的甩掉了从黑虎前胸处扯下的一撮带血的毛发,对着黑虎的脸耳部位又是一阵连同着嘶吼的咬扯,似乎是在进行最后的泄愤与警告,忽然又抬头转身四处环顾了一圈,像是蓦然记起还得找刚才那个朝自己身上丢东西的人寻仇。书银生怕大黄消停后会转头攻击他自己,老早就撇下药箱,心惊胆战的爬上了地畔处的一颗桃树作壁上观。果然,大黄瞅见骑坐在树杈上的李书银后就很富有动感的跑了过来,虽见自己难以攀上桃树报复书银,却也并不打算就此作罢,仍是在树下立起前爪朝上试探着蹿跳了几回,书银忙将自己有些酸麻乏力的两腿收缩上去,他已不敢再像刚才那样尽管的放开了嗓子喝斥大黄,生怕这时再把它给激怒,自己更难以周全脱身,只是怯怯温和的说:“大黄,乖,快回去,快逮兔子去”。大黄自然不肯接受李书银的服软,仍是嗓里呜呜有词的在树下巡视了好几遍后,这才一步一停的怏怏走开。可谁料想当它经过放在地畔边上的药箱时,竟然犹豫了一下后停住了步子,接着抬起后腿,边回头不屑的望着书银,边惬意十足的朝着书银的药箱顶盖浇了一泡尿。
  那天后晌,反正李书银是彻底被大黄给慑服了。也从此,他心里对大黄开始产生了一种非同寻常而又不可名状的忌惮和恐惧,若非不可推脱的要事,自己也在尽量避免着去吴盛林家。
  事后李书银才发现,黑虎不仅前胸处留下了四个分布等齐的血洞,且还莫名其妙的不见了半只耳朵,呼吸衰弱得几近休止,眼神绝望得宛将空洞。书银连着两次揽住黑虎的腰背将它扶了起来,可自己刚一撤手,黑虎就又倦怠的栽倒在了地上。书银没办法只好从药箱里拿出纱布酒精,给黑虎前胸处的要伤作了个包扎处理,思忖了一下后又唉声叹气的取出半盒葡萄糖,一一打开了边给黑虎往嘴里滴,边喃喃的说:“我可怜的黑虎,今儿都怪我,是我?闲了个事,把你害成这个样子,你可要好好的,不然教我回去咋见我干爸呢?”指着黑虎自己走回家已然无望,书银只得弯腰将它抱在怀里,一步一吭哧的往周永喜家去了。
  正坐在院外场当中碌碡上砸吧砸吧抽旱烟的周连升老远看见书银抱着黑虎往家来,就独自笑了一声,心说,“咍,我这干儿子也真是闲劲大,咋能那么疼惜黑虎呢,连路都舍不得让它自己走”。
  一直在场里左顾右盼寻摸吃物的白毛乌鸡,蓦然发现碌碡底下有根麦穗子,就摇摇晃晃着“噔噔噔”的朝周连升跑了过来,临近后边迟疑的看着周连升,边试探着要把脖子伸进去用嘴掏麦穗子出来。周连升以为是自己身上掉了什么零碎东西,担怕被鸡给误吃进肚里去,就拿手对乌鸡挥止了一下,也自己把头痀下往屁股底下看,见是一根瘪麦穗,于是拿起搁在身旁的拐棍要帮着给掏出来,可拐棍头有些偏粗而场面与碌碡相接的缝隙又有些太窄,周连升掏弄了好一会儿非但没能给拨出来,反而更给戳进去了。那乌鸡像是犯了疑惑,定定的立在原地歪着脑袋,时而有些丧气的看一眼周连升,时而又蠢蠢欲动的瞅一眼麦穗。周连升便又将手里的拐棍搁回碌碡上,双脚用力的蹬在地面,两手紧紧的扒按住碌碡的磙边,把自己的躯干构成个弓形,再使劲的仰着腰背往后坐推,企图借由他躯体的开张力将碌碡挪动开去。谁知这碌碡后面并没支放任何东西,周连升刚一使力,屁股下的碌碡就骨碌一下往后去了,周连升一个仰面朝天跌坐在地不说,还将嘴里那根没噙牢的烟锅子掉落了出去,长近一拃的烟嘴磕在了碌碡上,当即就断了。
  这个玛瑙烟嘴可是周连升挺心爱得意的一件玩意儿。他一月前在土城集市上讨价还价费了好大力气,从晌午一直死缠烂磨到下午集散,那卖烟嘴的麻脸老韩见自己一整天都没能开张,这才肯以73块的价钱跟周连升达成了交易,且声称这是按进价优惠给他的,并嘱咐他以后别忘了多给自己拉拢几个买主,但可千万不能告诉人家这根烟嘴是他73块钱卖给他的,不然自己以后的生意就更难做了。
  哪料想这么稀罕的一个玩意儿在自己嘴里噙了还不到一个月,竟就给糟蹋了。周连升登时上了火气,还没待完全起身,就径直捞起手边的拐棍朝着那乌鸡劈抽了下去,第一下许因身形尚未端正,没能打着,又马上扬起了要再往下抡,那母鸡倒也机灵,早见四下不妙,就呱啦呱啦的惊叫着往场洼跑下去了。虽知眼下是难出这口毒气,可周连升却也不打算停手作罢,还是跟着将那手里的拐棍给“呼”的一下追着甩了出去。黑着脸回身再捡起脚底的两个半截子烟嘴,他又是咬牙切齿的在地上跺脚,又是长叹短嘘的将它们等茬着想往一起对搭。
  这时,书银已满头大汗的抱着黑虎从坡顶下来走到了场边,见周连升如此气急败坏的样子,还以为是人家老远就发现黑虎受了伤,这才脸色难看的,心里愈发的虚乱了,便战战兢兢的将黑虎放在它场边上的窝里,径自深吸了一口气,硬着头皮朝场心去了。
  “咋了,干爸?”
  “我好着呢,狗咋了?今儿回窝里一动也不动的”
  “狗也好着呢,就是淌了点血……”
  “淌血?你说好着呢可又淌了个啥血?既然都淌血了,你这娃咋能跟我说狗好着呢?”
  书银语塞,忙从裤兜里摸出烟盒掏了一根双手恭敬的递给干爸,周连升却并不抬手接住,仍是气鼓鼓的盯住自己手里的那两截子断烟嘴不眨眼的看。书银这才知原来干爸是为烟嘴的事着的气,自己心里也稍松散了些,就陡然提高了嗓子满不在乎的说:“咳!干爸,我当啥事把你老人家给气成这个样子了,掂个拐棍把鸡追得满场里胡飞乱窜,半天是烟锅嘴子断了,这是个闲事,我过几天去乡政府领津贴呀,毕了我给你跟我爸两个一人再收拾这么一根子,你快再不生气了,干爸,划不来”。周连升这才骤然开怀,头一扭将那两截断烟嘴给狠狠的砸到碌碡上彻底摔碎了,俯身从领子提起原披挂在肩上而刚才跌跤时掉在地上了的呢子大氅,温绵淡雅的拍打了几下衣服上的灰土,才慢条斯理的接了书银手上递来的烟。
  “你刚说黑虎淌血了,咋了?是教人打了吗?”周连升边“乓乓”的拿汽油打火机点烟抽,边又朝狗窝处指了一下的问李书银。
  “不是,我刚给孙来福他妈把针打完正要往回走呢,还没出人家院墙,就听见湾里有狗咬仗呢,那声音把整个折腰沟沟都抬起来了,我沉吟怕是黑虎和谁家的牙狗为了抢的链儿子咬开仗的,就着急慌忙的往上跑,到我上去那会儿,狗仗都咬毕了,我只看见黑虎睡在地畔上不起来,我过去一看,好我的天神!黑虎脖子上四个血洞洞不停的在朝外面飙血,止都止不住,我赶紧打药箱箱里给搜腾了些止疼消炎药给捂上包扎了……”
  不待书银绘声绘色而情感逼真的讲完,周连升就一把将他攉开杵着拐棍忽扇忽扇的朝狗窝去了。黑虎见着周连升后稍稍抬头哀声“呜”了一下就又把头放下了,周连升半蹲半跪在黑虎跟前好一阵洗垢求瘢的查看,忽“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好我的狗娃呢,你那半块耳朵把哪走了?唉———好我的老天爷呢,你耳朵把哪走了?把哪走了!把哪走了“。周连升还差一岁才六十,可在村里同龄人中,他反而是牙口倒的最早的一个,据说是六零年闹年馑饥荒时家里穷的吃不上饭,自己长年阔月的啃树皮填肚子,结果把牙口给伤了。可近几年儿子周永喜在外面寻着门路务工赚了点钱,回村后请来土城集市上的补牙人给他爸定做了一副假牙,可周连升是这方圆里个出了名的捏攥客,跟人打交道锱铢必较不说,就连自己吃喝穿戴,也得精打细算好半天,是个名副其实的铁公鸡。因此,除了赶集跟会串门子,周连升在家从来都舍不得套用那副假牙。人本就长得精瘦,脸面干瘪的就像个木笊篱,口腔里又少了两排骨牙,那趴天跪地的哭相自然就显得分外恓惶。
  永喜妈虽然眼瞎,可耳朵倒灵敏,正坐在炕上听着收音机里的秦腔一个一个的拣豆芽,突然听见永喜他爸在院外高一声第一声的嚎叫开了,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就扯着嗓子的喊问“他爸,他爸,你咋了?哭啥呢?”不见周连升在外面应承,就揣摸着把收音机给关了,又是喊问“他爸,他爸,你哭啥呢?你好着吗?”李书银朝里回了句“我干爸好着呢,干妈,你快听你的《拾黄金》去”后,又对着周连升边一声声的喊着”干爸,干爸“,边从他的身后将他往起来拉扯。
  “狗娃好着呢,干爸,你再不害怕了,我在孙来福地里已经给黑虎灌过整整两盒子葡萄糖了,伤口上也给放药包扎了,教黑虎好好缓几天就好了。狗跟人一样么,受伤了以后最需要个静养,你这么大放悲声的哭反而不利于黑虎康复,快起来,干爸”。
  周连升果然停止了哭声,拿一手的拇指和食指捏住鼻孔使力擤了擤鼻涕,又在另一手中的拐棍头上揩了一下手指,问书银,“书银,你瞅见是谁家的狗了吗?”
  “没瞅见,不过我快回来的时候路上碰见吴盛林家的大黄了,它见我抱着黑虎往回走,也不像以前那么吓得把尾巴夹紧逃开,反倒一直‘哼,哼’的准备偷偷溜过来咬我呢,该不会就是大黄那个狗日的吧?”李书银一本正经的说。
  “不可能,我黑虎把他盛林家的大黄是见一回的降一回,它连个大气都不敢出。再说咱们这方圆几十里,有谁家的狗能弄得过我大黄!你说呢?”
  周连升对他家黑虎战斗力的过分自信导致他将一个事实给亲口否定了,就是这黑虎的确系人盛林家的大黄所伤,他自己一时也难以想起谁家狗才跟他黑虎的实力最不分伯仲,就去拿了黑虎的食盆要回屋里打肉缸给挖两方子腌肉出来,心沉吟赶紧得让黑虎的身体恢复起来,好再去沙棘沟里叼野狐回来剥皮。
  又回头疑惑的说:“娃,咱们这山里该不会又来狼了吧?”
  “怕没有,我和秋娃结婚到现在都多少年了,我记得自打我结婚那一年在阳路咀见过一次狼以后,这么多年就再也没有见过了,我都快忘了狼长啥模样了”。书银答。
  “唉,我今儿真真儿是倒了八辈子霉了”。周连升边摇头往里走,边问书银要不要跟他进去歇会儿喝口水,书银摆手说:“不敢了,干爸,娃今儿就不进去坐了,要不是给你老人家护送狗娃回来,我今儿都顾不上来你这儿,还有几个病人睡在炕上等着我去他们家给挂针呢,估计他们这会儿都该把头给睡扁了,我事情还多着呢”。临走又掏烟出来给周连升敬了一支,就匆匆回去了。
  路上,李书银开始思量自己今后是不是该随身准备个棍子了,尤其当他回想起大黄对着他药箱子浇尿那个情景后,身上就不由得一阵阵颤栗。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军中利刃(精修版)
其实,苏辰逸只是一个普通人,他也不知道从何时,早已习惯面对生死,更愿意为心中的坚持付出热血和生命。 当年忠贞为国酬,何曾怕断头? 桀骜不训的军官毕业生,痞性十足,铁汉柔情,嫉恶如仇!一次意外的机会,让他走上了利刃之路。 战毒枭,救人质;边境线上,丛林之中;利刃之光开始闪耀... 最经典的军事力作,我们一起保家卫国,扬我国威遍全球!
啸十二
铁血军事完结
亲爱的京畿刑狱使
京畿刑狱使秦锋携带秘密任务奉命至较为偏远的青田县担任县令。少女心爆棚的仵作房绿衣、温文尔雅的厨娘刘秀娘、立志赚大钱的儒生柳博言、高冷的杀手护卫东方将辰、三位性格迥异的捕头……形形色色鲜活的生命闯入他的生活,为这一次不平凡的任务增添了许多意想不到的色彩。
空舟
历史架空完结
巅峰权力
宁为酷吏,不做青天。 叶家镇镇长苏逸做梦都没想到在清水县新县委书记上任的第一天,就有本镇老百姓拿着血书拦路上访。面对这种情况,他只能是迎难而上。然而让所有人意料不到的是看似普通的上访事件,背后却隐藏着一个天大的阴谋......
金戈铁马
现代都市连载
官海逐浪
刚毕业的大学生赵飞鹏,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在官场之中巧施权谋,步步为营,一边穿行于各式美女当中,一边运用自己的手腕顺势上位,把个官场的百态人生,发挥得淋漓尽致……
夜醉了
现代都市完结
沉浮(又名官途)
身世神秘的刘飞大学毕业之后,由于性格嚣张,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的面临着重重危机,受到了来自各方面的全方位打压,且看刘飞如何在一路横冲直闯碾压各路对手,如何弄清身世横扫各大势力,登顶人生巅峰!
梦入洪荒
都市其他完结
官道之绝对权力
安江以选调生第一名上岸,怀揣为民之念,投身官场,却被无形大手拨至乡镇,赘婿身份受尽白眼,两年之期已满,组织部一纸调令,峰回路转,安江华丽蜕变全县最年轻正科级干部……且看安江如何一路横空直撞,闯出一条桃运青云路,手掌绝对权力!
天选之主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