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晦暗》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晦暗·一

  吴盛林从乡政府回来以后,就彻底病倒在一九九六年六月的长日中了,近半个月来浑身无力,卧床不起。秀琴除了早间去杏树岭捡拾两筐杏子挑回家来,便几乎全日都围守在炕前,边捏杏子边伺候着盛林。
  期间卫生所的李书银也背了药箱提了棍子来过几次,但却自始都没有给病人开出来一味药剂,只是每次都神情凝重的摁一会儿盛林的手腕后,再突然把自己的手腕摁一会儿,反反复复,接着只是坐在炕沿上自顾自的皱着眉头抽烟,良久不语。
  李书银如此不明朗不公开的诊治在秀琴看来,似乎是预示着男人这次病的不轻松,于是就不由得将盛林的病往坏处猜想,自己的心头也一天天变得沉重。好几次她都想开口问书银,这盛林的病情究竟怎么样的时候,却尽都被李书银那愈发严肃庄重的表情给无声的制止了。李书银只教她每日给男人把炕烧热,越热越好,再多熬些姜汤给男人喝,并叮嘱秀琴,别忘了往姜汤里放葱蒜和红糖,让病人多出几身汗。等这场连阴雨过后,贩药的老陕就会来甘河村,到时候再根据情况给盛林开点药。秀琴回想起书银这口气,好像盛林的病似乎并不如自己想象那般来得可怕,看来是自己太过小心了,顿时心头轻松了许多。
  前日里书银又来。这次,他果然给盛林开具了一些症对重型感冒的零散药片,还给增开了几盒具有补气增力功效的黑色药丸,且言称给盛林所开的这些药,都是老陕这次直接从西安药厂里弄出来的新药,猛药,于寻常人家,这些药物的价钱自然是显贵了点,可对吴支书来说,该不会有财力上的疑虑,毕竟药效强劲嘛,倒也实惠,临毕又给秀琴嘱明了用次及用量。
  临走的时候,秀琴出去将她事先和光光捉进袋子放在窑门口的那只母鸡提了起来,对李书银说:“把这只鸡带回去叫秋娃给你杀了吃去,光光他爸这个样子家里我忙不过来,这些天嫂子没有时间给兄弟你杀鸡吃,你可不敢着气,等盛林病好了,我再请你来家里喝酒。看这天阴路滑的,可总还要麻烦你一趟趟的往我们家跑,这是嫂子我的一点心意,书银,可不准你推辞”。秀琴说着就把袋子递到书银手里,又马上像是怕对方会礼让似得先将自己的手急忙收了回来。书银接着袋子后在空中轻轻掂量了一下,心想这袋中母鸡的份量远没别人家病属馈赠的实在,就并没说谢词,也没做推却,只是随意的笑了笑便提起东西要出去。
  秀琴见光光正骑在墙头上冲着往外走的李书银挤眉弄眼得笑,便对着光光瞪起眼睛责骂了几句,让他从墙上下来,又忙支光光说:“狗今儿挣断缰绳在外面都窜了满满一天了,你快去把大黄寻回来栓了,害得你表叔回回都提着个棍子来咱家,今儿再背个蛇皮袋子回去,教人看了像啥”。光光却并不马上就下去寻狗回来,仍是摇头晃脑的歪坐在墙头,又开始玩弄起了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旧电池芯子,直到看见秀琴作势要拿地上的笤帚打他,这才“腾”地一声从墙头跳出院外,“咚咚”地跑开了。
  “像叫花子么嫂子,我弄这营生就和叫花子没有个啥区别,东家进西家出,得亏我药箱子里装了针管,还能时不时亮出来戳一下人屁股,不然我就真的只能跟叫花子一样,拿手里的棍子捅捅狗屁股了,要说这事,都怨我爸”。书银的情绪变得有些激动,甚至有些委屈,“那一年,要不是我爸在我干爸炕上一觉把腰给睡成了个两截子后,非逼得让我长大了去学医回来给他治腰不可,你说我咋可能去学医?你说我现在咋可能弄这活儿!啥叫个‘悲哀’,嫂子?我这号情况就叫个‘悲哀’!唉,我这人,命不好”。秀琴一时半会儿不知道说什么合适,只是边努力的让自己的神色也跟着书银变得尽量黯然,边慢步送对方出去。
  两人刚走到大门跟前,这时听见盛林在有气无力的朝着外面说话。书银回头往窑里看,见盛林正侧身躺在炕上,支在他脖颈下的一对大荞皮枕头架起了他那颗汗湿的脑袋,蜡黄色的松弛脸面正朝向院外。盛林那本就欠发达的稀疏胡须,近来因病而全都疲软的萎贴在了唇上,就像是被风干了的冬麦秧苗,几乎随时都将要回缩进它们的根部,几乎随时都将要彻底遁形。
  老远里隐约看见盛林一副前突的上下齿廓似乎果真有些迟缓交替的分离与翕合,像是的确在与外面的人说话,却谁也听不清他在说什么。秀琴忙跑了进去,又马上折身出来站在窑门口对书银说:“书银,你进来,光光他爸有话问你呢”。李书银放下手里的蛇皮袋子正要进去,不料这时,袋子里的母鸡忽地一阵鼓噪扑腾,几欲冲开袋口的扎绳逃将出去,书银不紧不慢的把袋口重新使劲系牢,挽了个死结,又直身站在原地,似笑非笑的盯着袋子观察了一会儿,见母鸡再无异动,这才返身进去。
  “李所长,你坐下,我沉吟怕不敢再教你嫂子丢开手脚得给我烧炕了。”吴盛林几乎是一字一顿的将这句话说完的。李书银边把药箱从肩上卸下来,边皮笑肉不笑的说:“吴支书,你以后快再不叫我所长了,咱们卫生所成天到晚出来进去的就我这么一个人,早就说要给我安插个人手帮忙呢,可都二年了也没见个啥动静,我那所长给谁当去呢?咋了?吴支书,是哪不舒服吗?”
  盛林似是出于为了压制心中的火气,而作了个不长不短的沉默,接着说:“今儿早上光光说我这几天里放的屁,都把窑给熏臭了,娃今儿都没敢继续在窑里写字,受不了跑外面去了,骑在墙头上我叫都叫不下来。可我咋一点都闻不到自己屁臭?倒是我睡觉翻身的时候,总能闻见被窝里有一股子肉香味儿,你给我看一下尻子,李大夫,是不是我的尻子已经教热炕给烫熟了?”盛林这话旁人听来虽会觉得十分荒唐,十分可笑,可见他说话时的神情,又十分严肃,十分认真,不像是玩笑。末了,他甚至吭哧吭哧的试着要掀开被子,真打算把屁股亮出来给李书银看。秀琴在一旁听得来气,过去推搡了一把盛林的肩膀,又骂骂咧咧的替他捂上被子,“你尽胡说,我和光光晚上也在这炕上睡觉呢!咋没见把我们娘儿俩的尻子也教给烫熟了去?”秀琴没好气的说。
  李书银听完反倒笑了,拿两只手相互干搓了几下后说:“吴支书,你这是嘴馋了,跟尻子没关系。至于你说这几天屁多屁臭,这是我预料中的事情,这是个好现象么,说明你身体里的毒臭气体已经开始外排了,人体的毒臭气体一般通过两个地方排放,一个是gang门,剩下是口腔,你要是不放屁,那就该口臭了。你想一下,是不是这么个道理,吴支书”。书银说完后敬礼似得抬起手腕,再缓缓落定于眼前,用另一只手的三根指头抓住表盘若有所思的盯着看了一会儿。
  不见盛林接着说话,就又神轻气松的说:“我秀琴嫂子费心了,非得教我提只母鸡回去吃肉,刚才我隔着袋子摸了一把,鸡还不太肥,说实话,现在杀了吃肉怪可惜,留着吧,我就不带回去了,教我嫂子毕了到鸡圈里挑个油厚些的老母鸡杀了给你补补身子,不过你得注意控量,可不能跟你往常出去到旁人家搞工作的时候一样,一顿就把一整只鸡自己全吃了,咱们得避免好吃难消化这个事情,我这一回给你开的药虽然药劲大,可如果营养跟不上还是不行。时间不早了吴支书,要是再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今儿晚上永喜给我干爸过六十呢,我得赶紧回去换个体面衣服给我干爸上寿去”。
  李书银这番话说得秀琴脸上一阵接一阵的燥热,心里一个劲儿的只悔自己前面不该听男人的话,挑了那只最瘦的瘸腿母鸡送给人家,让自己这时羞臊难堪。最可气的还是这盛林,明明是已经同意了要把鸡送给书银的,怎地半路又反悔不愿给?还编造出自己的尻子熟了这类闹剧,正要恶眼瞪男人解解气,却见盛林的眼睛早已紧紧闭上,此时,捂在他胸口上的红绸被子,正随着他的咝咝呼吸声起伏得厉害,看来盛林也是动气了。
  秀琴一时羞愤无地,不知词行怎起,十分尴气,只悻悻的俯身拿起挂在桌子桄桄上的抹布,本要去搌炕沿上的烟灰,又乍然回头将书银的药箱给卖力的擦了一通。见书银起身要走,秀琴又忙说要给泡茶喝了再回去,书银说不必,提起药箱就直刚刚的快步走了出去。秀琴丢下抹布追出门口时,见书银已经快将要走出大门洞子,缘于情面难为,便没再好意思追前去相送。
  明知男人是在炕上装睡,可秀琴进来后也并没跟盛林搭话,咚的一屁股坐在马扎上边继续朝门板上捏晾从杏树岭捡拾回来的杏子,边独自忿忿有声的嘟囔了起来。先是抱怨这连阴天气使熟落于树底的杏子得不到及时晾晒,只能眼瞅着让绝大部分杏子的皮肉都腐烂糟蹋在了山里。又抱怨今年的小麦收割完后却一直没打折回场里,怕是已经在地里长芽了。还抱怨说牲口晾圈的食槽都教雨水给泡塌了,她自己也没本事给收拾好,两头老骟驴一天可怜的只能跪地上把头伸进笼笼里吃草料。秀琴把家长里短巨细不遗的道了个干干净净,直到再无可讲而哽声咽气。仍不见盛林开口应承自己,就又起身出去偷抹了一把眼泪,拿回立在院里的笤帚使劲的在炕墙上拍打了几下,走到窑仗纯属泄气式的朝外掠扫起了脚地。
  顿时,整个窑洞内腾升起了一层土腥呛鼻的灰雾,秀琴仍是不管不顾一下比一下更快的继续往外扫。盛林有些被呛得憋不住,用被角捂住鼻口说:“好我的妈呢,我看你这是想把我呛死么”!秀琴这才冷笑了一声停下来说:“死了才好,我也不用再受这号作难了,就没见过你这么啬皮的人,害得我一天也跟着你丢人现眼,你不要忘了,人家李书银是委员,他跟周永喜是啥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明明可以拿母鸡换支书的事情你不做,非得要干那拿支书换母鸡的赔本生意,我看你是脑子有问题了,到投票的时候我看你咋丢得起那个人,这回你非得教人家周永喜给顶莂不可”。
  这回换盛林冷笑了,翻身过来趴在炕上点了根烟说:“人都说婆娘家头发长见识短,我看这话一点都不假,你就把心安安稳稳的放到肚子里去,事情既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你以为咱们给李书银提个老母鸡他就会在选举会上投我的票?你以为他李书银不投我的票我就再当不了支书了?他李书银是个啥?东西?我吴盛林因啥舔他那张脏尻子?他连我裤裆里个搅货都算不上!你快不要替我瞎操这些闲心了,我今儿晚上想吃两碗酸汤面,你收拾好了赶紧给我做饭去,朝汤里多放点芫荽,这才是你的正事”。秀琴啪的一下将手里的笤帚丢在地上,边斜眉吊眼的往出走边冷声说:“哼,你想得美,慢慢等着去”。
  从吴盛林家气鼓鼓的一路出来走了很远,李书银也没遇着脱缰跑出去了的大黄,他便放松警惕让步子稍微缓了些,心想大黄这会儿要么应该跑别处耍去了,要么应该已经被光光拉回家拴在了窝里。书银边背搭过手慢慢往前走,边胡思乱想了起来,想这世事也真奇怪,自己与吴盛林历来面和心不和,于是自己也就跟他家的大黄对不上脾味,尤其是打去年开始,自己每有事去吴盛林家,手里总得捏一根灰耙把子提防着大黄……
  说来也巧,李书银正这样往下想着,谁知刚无意里一抬眼,就看见了正沿着他脚底下这条路慢悠悠的往回家走的大黄,李书银当即倒吸了一口凉气,立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被吓得屏住气息呆立在原地,不敢动弹。大黄见着李书银后,也突地一下静止在那里,它先是竖下脑袋用凶恶犀利的眼神逼视着李书银,喉管里不断的朝着他发出威严低沉的呜声,兴许是因见李书银已然被自己的气势慑吓得那般畏缩,便龇着长牙慢慢地朝李书银靠近。虽说在行医的多年间,书银是曾直面过甚至击退过数百十人家的凶狗的,可今天碰见大黄,这可绝对是个他一点也不想遭遇的意外。
  去年春上,大黄在后湾拼死咬下周永喜家狼狗的半只耳朵那次,李书银是全程骑在树杈上亲眼看见了的,也是打那次起,大黄跟他结下了仇怨。
  因李茂才跟周连升年轻时去大老爷庙里拈香结义过,两家人向来过从甚密。后来的李书银与周永喜便既是发小又是干兄弟,没事常互串家门,一来二去,书银也就成了周永喜家这条狼狗———黑虎眼中的熟人,偶尔撞见李书银挂着药箱出去行医时,它也会摇着尾巴厮跟了去。
  那天李书银带着黑虎刚从后湾给人看完病回来,碰着了正伏在孙来福家田地里逮野兔的大黄。书银担心黑虎会猛地冒然直窜过去,思量人家大黄的腹中这会儿说不准已经进补完了一些东西,便慌忙用两腿紧紧的把黑虎夹在交裆底下,速速从药箱里拿出自己行医路上的口粮,将整只馒头都给它喂了下去,末了还亲密的把黑虎揽进怀里给作了点言辞上的激励:“乖,黑虎,过去把大黄那个狗日的给我咬一顿,往死里咬!”可谁想那次,黑虎非但吃了败仗,还折了半只耳朵。
  此前,黑虎才是这一片最骁勇善斗的“头狗”,如每年春秋两季,由它优先享有甘河村里外所有发情母狗的行事权,这自然不在话下。黑虎不仅身形彪悍,且还十分聪明,几乎每个冬天,它都要三天两头的从沙棘沟里叼一只给留了口气在的活野狐回来,这可让周连升受惠不浅。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八荒剑神
星辰演化大道,日月繁衍规则。强者无敌于世,夺天地之造化。叶晨风身负神秘金色血液,融合噬神之脑,继承恒古不朽意志,一念万骨枯,一剑沧海平,一人一剑横扫天地八荒,气凌万古苍穹,成就八荒剑神!
云泪天雨
东方玄幻完结
十里钢城:纵意人生
春风十里凭奋斗,红颜情劫添悲喜。职场多变知进退,化茧成蝶步青云。关山月机缘巧合救了公司副总的媳妇,凭借自身地努力和美女姐姐的帮助,从此开始了巅峰之路。
东郭老农
现代都市完结
沉浮(又名官途)
身世神秘的刘飞大学毕业之后,由于性格嚣张,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的面临着重重危机,受到了来自各方面的全方位打压,且看刘飞如何在一路横冲直闯碾压各路对手,如何弄清身世横扫各大势力,登顶人生巅峰!
梦入洪荒
都市其他完结
平步青云
柳浩天转业到千湖镇上任的第一天就直接被架空了,面对着与镇长梁友德之间不可调和的观念冲突,面对阴险奸诈的天星公司以及天星公司所组织起来的庞大人脉关系网络,柳浩天绝不妥协,铁腕整顿,围绕着如何保障民生发展经济,一场场激烈的斗争由此拉开序幕…… 尘埃落定之时,结果出炉,柳浩天彻底愤怒了……
梦入洪荒
现代都市完结
官途
描写某高官李向东10年官样年华,地域横跨经济中等发达地区、边远贫穷地区、发达富裕地区,主人公也历炼了不同地域、不同职务面临的种种危机与挑战,是一部写实的网络小说。
怎么了东东
都市其他完结
龙刺
危机四伏,利刃出鞘! 全球追击,虽远必诛!
绝对零度
军事战争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