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幻尘纪>>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二十章:焚天

  “有人说,在这个世上一定会有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天不再是蓝色,而是七彩的渲染;白云也不再是单调的白,而是花花绿绿的存在;这片天空不会下雨,不会落雷,也不会有狂风呼啸,它永远都是一如既往的晴朗,没有人知道这片天空究竟在哪里,每个人生下来都想要去寻找,却没人能够找到;如果,有一天我找到了,我一定会把它送给我最爱的人...”——灵儿已经不记得这是哪个上山的人口中说的了,她只好侧着脑袋想呀想,她很想知道这人说的天空究竟存不存在,去哪里寻找?就如同她想知道“爱”是什么的心情一样;圣姑与白翁不在灵山之上,叶溱天天只知道呆在石室里面奇怪得很,狴犴这只她嘴里的小猫猫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所以,她只有一个人在这个小湖边看着天空发愣,期间有几只小兔子在她身边蹦来蹦去倒是让这个发呆的小姑娘快活了一下子,不过仅仅只是一下,过后她又沉寂在自己的遐想中。
  她又伸了个懒腰,躺在了草地上,望着天空,自言自语的说着:“白云啊白云,你能不能告诉我,这天空的外面是什么呢?灵山的外面又有什么呢?在灵山的山顶我总是可以看见一座座高山,它们好高好高,在那山的后面又是什么呢?是不是山下所有的人都跟上山的那些人一样都有一个爱的人呢?为什么姑姑会生气,她生气的样子也确实很好看呢...”她自己一个人咯咯的笑着,然后最后又失身的喃喃道:“叶溱爱的人又是什么样子呢...?”一想起这个问题,她的神色就会暗淡好多,她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总觉得有种东西在萌生,然后有一种感觉在滋生,就像蚂蚁在自己的身上爬,于是,她想不通这些问题,甩甩头,不再去想...
  一阵轻轻的微风吹过,平静的湖面浪上起了一层层细细的波纹,一只正在湖边低着小脑袋喝水的小色小动物被这荡起的小小波浪吓得缩回了脑袋,然后又用它那黑色的眸子呆呆的打量周围发现没有任何危险之后,又继续低头喝水;谁料到啪的一声,一颗石子打在它面前的湖面,被砸起来的水滴把它身上白色的毛发都弄湿了,它垂着头表示很委屈,嘴巴里还发出呜呜的声音,听起来就像个小孩子在哭一样;灵儿在旁边看着这小家伙委屈的直叫唤,心里也很愧疚,她刚刚只是想逗逗这个小家伙,没想到居然把这小家伙吓成这个样子;于是,灵儿小心翼翼的走到那小家伙的身边,还来不及等它逃跑,就被灵儿抓到了怀里,急急忙忙的把它打量个了透,心道原来是只小树猫(注一)它此时被灵儿抓着吓得身子动也不动了,双眼更是猛地翻了过去,活脱脱一副死掉的模样;灵儿也被这小树猫突如其来的死样子吓得不轻,尖叫一声不小心就把这小东西扔出了,好家伙,这小东西一落地跑得那叫一个潇洒与畅快,完全跟刚刚翻白眼的样子相差甚远,灵儿嘟起嘴哼一下:“居然装死!下次逮到你一定要你好看!”
  “吼!”一声巨大的吼叫在山中响起,灵儿知道这狴犴的叫声,狴犴在叫,那就说明姑姑与老头子回来,一想到姑姑与老头子回来了,连忙蹦蹦跳跳的就跑了回去...
  “姑姑...老头子...”当灵儿气喘吁吁的跑到石室中,看到了白翁与圣姑开心的打着招呼,更是一股脑的往圣姑怀里蹭,圣姑原本疲倦的神情一看到灵儿的出现就被扫荡的干干净净;在场的还有坐在石床上的叶溱、白翁等,这种撒娇的样子让叶溱看在心中很是羡慕,在白翁眼里就有点不成样子了,他干咳一声,灵儿也不好意思继续撒娇下去,就脱离了圣姑的怀抱,圣姑也只是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没说其他的什么话。
  “哼,老头子,你咳咳..咳什么咳...我还没找你算账呢!”灵儿握着小拳头,朝着白翁挥来挥去一副蛮横的可爱样子。
  “找我?算账?找我算什么账?”白翁瞪大了眼睛望着灵儿,灵儿也不甘示弱的狠狠回瞪他,有一种幽怨的语气说道:“你们这次出去玩不带我去,我知道你们肯定是嫌我是个累赘,我能理解,不带我去就算了,现在回来了一点东西都没带给我,你怎么不知道在路上给我买点吃的,好玩的东西?唉,说到底,我这个小丫头在你老人家的心中还是没有地位...”灵儿把这话说完之后,还做足了摇头叹息,一副悲悯的模样,着实让在场的人一阵冷汗。
  “灵儿...不要调皮”圣姑温柔的喝止着灵儿。
  “姑姑,你也是的,为什么不给我带点东西回来?”灵儿嘟起嘴来,白翁一下子笑了起来,心里一想:这小丫头现在又来责怪你了,嘿嘿。
  “下次,姑姑就带你出去!”圣姑摸了摸灵儿的脑袋。
  “来,拉钩!”灵儿伸出了小拇指。
  “拉钩是什么?”圣姑很疑惑的问。
  “拉钩就是保证你一定会带出去!”灵儿让她把小拇指伸出来,然后两个人就拉在了一起,灵儿还开心的说着:“拉钩一百年,不准变,变了谁就是小狗!”
  叶溱看着这一幕,不知觉的把手伸出来,看着自己的小拇指呆呆出神,好像,自己也跟她拉过。
  “那个...我们说正事”白翁咳了一声,表情一下子严肃了起来,灵儿也不闹了,他知道白翁指的正事是什么,一时间所有目光都看向了一旁呆呆看着手掌傻笑的叶溱,叶溱自己倒没发觉,自己还沉浸在某个美妙的幻想中,然后白翁拍了一下,这小子还没反应过来,然后加大力又一巴掌拍下,哎哟一声叶溱才反应过来,看到所有人都看着自己,自己一下子脸又红了起来,怯生生的问:“师傅..你们干嘛这样看我啊?”叶溱这委屈的样子就像是个被拐的女人一样,让人又好气又好笑。
  “啪”圣姑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简扔在了叶溱面前,说了声:“自己看”
  叶溱听话的握在手里看了一会儿,眉头紧锁,看着白翁疑惑的问着:“师傅...这个叫什么‘五灵封术’的东西,是跟我有关?”
  白翁点点头:“你小子还不算笨,这《五灵封术》的确就是为了你寻来的。”
  叶溱觉得很惊讶,用手指了指自己,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我?”
  圣姑说道:“不给你用,难道是我们用?”
  叶溱挠了挠脑袋,一副不懂的表情:“可是师傅...这个是用来封印妖魔的?....”
  “你知道你体内有股力量吧?”
  “知道啊,师傅跟我说过”
  “可是你不知道它有多么的危险,以我估计,这股力量你还不能掌控,它之所以能够发挥出来肯定也是在你危机时刻才能显现,但被这力量占据的你,却是没有自己的意志,就像上次一样变了个人”白翁严肃的说着。
  “《五灵封术》虽然是我族用来封印妖魔鬼怪的灵术,但它却是普天之下最为独特封术,如果不是我小时候无意中在一本古籍上看到过,我也不知道这个它有这种作用;古籍上面记载:‘五灵之术,上封妖抑魔,下夺天之力,施其灵术者又可反而行之,又为破万封之法’。指的就是,这本《五灵封术》除了封印之外,还能破开所有的封术与限制,所以,我想到了一个大胆的方法:用《五灵封术》封住叶溱体内的力量,但同时也要在封印的一瞬间破开这个施加的封术,保留一丝之力,这样叶溱不会因为这股力量而失去理智,还能让这股力量为他所用...”圣姑平淡的说着。
  “封而破后,保留一丝之力...”叶溱喃喃的念叨着这些话。
  “姑姑,这个法子...听起来好奇怪...”灵儿在旁边一脸好奇的模样。
  “溱儿,你考虑清楚,这个方法从没有人试过,如果失败的话,你的力量可能会被尽数封印,或者,你会这股力量所吞噬...你大可以放弃,这没什么丢人的,你也不用担心!师傅还会去找别的办法的...”白翁拍了拍叶溱的肩膀,示意他自己下决定。气氛一下子就沉默了起来,叶溱的额头也渗出了汗水。
  沉默良久,脑海中像是有两个人在不断的打架一样,让他似梦似幻,很久之后叶溱轻轻的问了一句:“会死吗?”
  “会”白翁与圣姑两人坚定的回答,灵儿在一旁担忧不已。
  叶溱闭上了双眼,身体颤抖了起来,毕竟谁都害怕死亡的威胁:“师傅...帮我封印!”
  白翁与圣姑两人面面相觑,都是一副严肃与担忧的模样。
  “叶溱..姑姑他们可以重新找办法的,这个办法太危险了,你不要答应好不好!”灵儿被叶溱.的回答吓到了,毕竟失败的话,叶溱就会死,如果叶溱一死的话...自己...自己也会...自己会怎么样她一时间根本就想不到后面的结果;可她明白这很危险,自己应该阻止。
  “灵儿,你害怕过吗?”
  “...”灵儿不知道这么回答叶溱的这个问题,只好安静的盯着叶溱,眼中饱含祈求的神情。
  “我曾经害怕过,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人、朋友、还有我爱的人在我眼前就这样死去,他们不是那样安详的死,而是被那噩梦般的手撕开了身体!”叶溱抓着灵儿柔弱的肩膀,灵儿吓得眼泪就快掉了下来,嘴里不住的念着:“叶溱...你不要这样,你好可怕...”圣姑想上去阻拦,白翁摆了摆手,示意她继续看下去。“你知道鲜血喷出来沾到你脸上的滋味吗?...你的眼中都是鲜血的影子...你明白一堆内脏就这样硬生生的在你面前掉落一地那种恶心与恐惧吗?...我保证你会吓得直发抖!他们每一个人的头都在冲着我哀嚎,我做梦都梦见...我梦见!我梦见他们哭,他们叫,他们咬着我的身体,我无法度过每一个安稳的夜晚,我一闭上眼睛就感觉有一双手...紧紧扼住自己的脑袋!...”叶溱发疯似的咆哮起来,双眼变得猩红,嘴里也在不断哼哼哈伊的怪笑。然后,他又盯着灵儿的双眼,一字一句坚决的说道:“所以!我要摆脱这噩梦!”
  灵儿着实被叶溱的一番话跟他的状态吓到了,愣愣的站在原地不再吭声!
  “师傅,帮我封印!”
  “既然如此,圣姑,麻烦你了...”白翁叹了一口气,没人知道他为何叹气,他装过头对着圣姑平淡的说了几句。
  圣姑走到叶溱面前,平静的说着:“准备好了吗?”
  “好了!”叶溱点点头。
  “白翁!准备!”
  说罢,圣姑一掌拍在了叶溱的胸口上,一大片寒冰立刻将叶溱的身子与石床冻结起来,叶溱一双黑溜溜的眼珠子只能在冰下焦急的打转,圣姑望他一眼,平淡的说着:“将你冰封是让你减轻痛苦,白翁!快将五灵归位!白翁一听,连忙将灵儿一袖子挥到了身后,自己从怀里掏出了五个颜色各异的石头,快速的摆在了叶溱的周围。
  五颗小小的石头上开始绽放奇异的光芒,石头又开始崩裂,叶溱的周围一条条奇异的纹路随着石头的崩裂开始滋生,渐渐的绘画成一个玄妙的阵画,将冰封的他围困其中,一种压抑的感觉开始压迫着叶溱的精神,他感到痛苦与不堪忍受,他在冰层中瑟瑟发抖,他叫不出声,只能咬着牙默默忍受这种压迫的感觉。
  古老的术语从圣姑的嘴中念出:
  “水之润下,无孔不入”——蓝色的光芒亮起,阵法中开始变化,地上的土地不在,变成了一滩湖水,叶溱的身子开始缓缓下沉,将他尽数淹没,阵外观看的灵儿着实捏了一把汗,甚至叫出声来,白翁按住了她颤抖身体才没让她吓得跌倒;而此时深处水中的叶溱,虽是被冰封,但那窒息的感觉与周围水流的压迫却是让他绝望,冰冷刺骨的刺激几乎让他的心神崩溃;可脑海里有个声音不断的在告诉他,忍下去,活下去!
  “火之炎上,无物不焚”——红色的光芒亮起,阵中的湖水开始退去,叶溱的身影在阵中重新出现,土地开始崩裂,一条条炙热的火焰开始跳窜,凶猛的焚烧着叶溱的身子,身体外的冰层随着火焰的焚烧开始溃散与蒸发,片刻之间冰层稀薄无几,叶溱的皮肤鲜血开始渗出,只是那么一会儿,变成血人的他,一声痛苦的嘶喊,让灵儿落下了晶莹的泪水,别过头去不敢继续再看。白翁更是紧握双手,周围的石块更是因为他的压抑变成一摊粉末。
  “雷之肃敛,无坚不摧”——白色的光芒亮起,跳窜的火蛇开始熄灭,土地依旧是崩裂的样子,一团黑色的云开始出现在在石室中,出现在了叶溱的头顶之上,灵儿与白翁看到这黑色的云,再看看阵法中变成血人的叶溱,一老一小几乎都是咬着牙,死死的盯着,灵儿的嘴角还流了丝丝血迹;轰的一声,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一道白色的雷电直直的劈在了叶溱的身子上,“啊!”一声撕心裂肺的呐喊,顿时,叶溱的身子倒在了石床上,他头上的雷云还在剧烈的翻涌着,一道又一道在灵儿泪水模糊的眼中劈在了不知死活的叶溱身上,她哭喊着:“叶溱!...站起来...我求求你...快点...你不是要摆脱噩梦吗!...快点...站起来...不要死也不要孤独的活...”哭喊让她自己没了气力,白翁急忙扶着将要摔倒的她,圣姑看了一眼伤心欲绝的灵儿心里一痛,甚至让她有了断掉阵法的念头;身处在疼痛与麻痹中昏昏沉沉的他,那遥远的哭声与喊叫撼动了他的心,“继...续!”宛若细蚊般的声音从阵中传来,叶溱慢慢的挪动着自己的身子,试图让自己站起来,可是没了气力的他只能将自己翻个身而已,喘息的嘴巴还在喷涌着鲜血;“继续!”白翁一咬牙,自己的手被他握出了鲜血;圣姑一听也是一咬牙,连忙催动术语;那天上的雷云似乎嘲蔑般的看着下面的这个少年,一阵阵轰隆隆的响声不停的传来,一道道白色的闪电在雷云中不停地翻涌,叶溱看着这一幕,用尽力气狂笑着:“来啊!”...轰隆隆一声,雷云像是受到了挑衅,无数道密密麻麻的雷电倾洪而下,石床崩裂,土地崩溃,灰尘弥漫,乱石成堆;阵中的人没了动静,灵儿突然感到了绝望,白翁更是低头深深叹息,皱纹密布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丝泪痕,就在众人以为这一切就这样结束的时候;“继续!”...他从乱石堆中爬出,身上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只是没人看见他身上有着一丝丝跳动的火焰。
  “风之肆拂,无阻不透”——绿色的光芒亮起,一阵狂风肆虐,阵中的乱石开始吹飞,一颗颗石头卷在一起,叶溱的身子也被高高卷起,无数的石头开始在他的身体之上来来回回的猛砸一番;他不知道自己吐了多少口鲜血,但那脑海中的声音永远挥之不去:“活下去!坚持下去!”也许,他现在真的已经死了,坚持的只是自己的一口气而已,当这口气断掉,他的身体就会崩烂,什么也不会留下。
  “土之养化,无物不融”——黄色的光芒亮起,这次却没有了前四次那么凶猛的动静,土地开始塌陷,泥土开始将叶溱破烂的躯体掩盖,直到彻底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圣姑一声娇喝:“破!”一只手从土地中轰出,渐渐的土地裂开,叶溱的身子出现,身上的伤痕不在,他还能感觉到体内的有了某种力量一般。
  “五灵之力,三门归一泰之造化,镇封千形”圣姑低沉的念叨这最后的术语,一股强大的压迫力将叶溱的身子压弯下去,五色光芒出现,地上的阵画越来越清晰可见,阵法奇异般的开始缩小,朝着叶溱挤压而去;“白翁!叶溱马上就快被封印了,帮我!把他体内的力量*出来!”圣姑的嘴边出现了一丝丝血迹,冲着白翁喝道;白翁不敢怠慢,连忙运起真气,一阵猛烈的攻势朝着叶溱而去,叶溱只觉得一面是白翁的攻击,一面是封印,自己处在中间,仿佛身体就快破开一般,一口鲜血喷出,“啊!”一声响破天穹的呐喊!身子倒在地上,随即,又是一股滔天的气势涌出,他的身体开始燃烧,一条条奇异的火焰纹路沿着他的身子滋生,这股威压竟让五灵封阵汇聚的速度减了下去;“白翁!快点!”圣姑连忙催促到,白翁大喝一声:“破神!”一把由白雾汇聚的大刀出现在白翁手上,顿时照着叶溱劈下,这一击让得地裂三分,整个灵山都颤抖了一番;
  “吼!”狴犴的身子猛然出现,护在了白翁与灵儿的身前,对着阵法中燃烧的叶溱一阵咆哮,众人定眼看去,在那阵法中一只燃烧着火焰巨大爪子从叶溱的体内伸出,五灵封阵立刻汇聚而上将叶溱的身体包裹起来,像是感觉到了这股封印,那爪子虚空一拍,石室顶上立刻崩塌,燃烧的火焰顷刻席卷,白翁连忙拉着圣姑逃出,狴犴叼着灵儿就跑;顿时,那些燃烧的火焰冲天而起,直达九天,整个天穹就像是被燃烧了一般,蓝色的天变成了血红的颜色,火焰开始沸腾的燃烧,白翁与圣姑狴犴还有灵儿看着这仿若末世一般的景象,惊得说不出话来..
  青城中,一个个居民看见这天空愣愣出神,孩童开始哭,人们惊慌失措。
  “那是什么?”
  “天在燃烧...”
  ....遥远的蜀都,扬州与各个城中的人望着天空无一不瑟瑟发抖或是呆呆仰望。
  “娘..那是什么?”
  “不知道...我从没见过这样的景象...”
  叶家村,叶小东搂着自己的妻子,旁边站着叶萍,一家人也是呆呆的看着这一幕。
  藏云阁上,一群弟子爬上阁楼顶,唧唧喳喳讨论着:“天空..居然在燃烧!”
  “大师兄...林师兄...那是妖魔吗?”一个可爱的小师弟扯着愣愣的萧逸风和林云问着,萧逸风不知如何回答,与林云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
  “好可怕的一幕...”一个女弟子说着。
  ....在云渺阁的某个小屋中,苏茜扶着云凡趴在窗口也在呆呆的看着这一幕。
  “小凡...是不是有什么灾难要发生了?”
  “我也不知道...第一次看到天空也会燃烧...”
  ....
  北地之上,北冥石窟,一群光头和尚跪拜于此,望着天穹出神。
  西域之巅,一个苍老的老头拉着一个可爱的少女望着天穹喃喃而语。
  在远是寒冷处的南冰极地,一群穿着白色长裙握着长剑的女子,看着那天穹呆呆发愣。
  “我今生最逍遥..我今生最无忧...浊酒一杯少年愁...”某个林间小道里,一个老头子拿着酒葫芦边喝边唱,看了一眼天空的景象,大笑一声:“没想到啊!居然是五灵封术...”随即又唱着歌,慢慢的走着...
  某城中,一个中年人正在算命,那算命的老头的衣服与幡上印着“天机”两字,中年人此时也在怔怔的看着天空出神,倒是那算命的老头看了一眼天空,掐指一算,轻笑一声,自言自语般低声道:“五灵封术么.还有...藏云阁那小子叫云凡...”....
  又在西域某处,一个身穿黑袍的人望着天空,冰冷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随即身影消失不见...
  灵山上,燃烧的火焰渐渐熄灭,他从那石堆中走出,看着呆愣的白翁他们,笑了一声:“师傅,你们怎么了?”
  白翁连忙醒悟过来,问着:“成功了?”
  叶溱扒开自己破破烂烂的衣服,胸口上俨然画着一个五灵封阵的图画,中心处更是有一个红色的火焰图纹,他又伸出自己的一只手,顿时整个手臂被一条条红色的火焰图纹所包裹,口里又念道:“退!”图案消失不见,看得白翁与圣姑等人一阵愕然。
  “太好了!你没事!”灵儿从惊讶中回过神,一股脑的什么都不去想,冲进了叶溱的怀抱,死死的抱着叶溱说着。
  “她刚刚好像哭了...为什么会哭呢...”叶溱回忆起刚刚发生的一幕幕,记起了灵儿的眼泪,心里有了一种暖暖的感觉,同时心里流下一滴眼泪,低低的说着:“爹...玲玲...我活下来了!”
  .....
  注一:树猫:似猫,有四爪,体表有毛,体型较小,多为白色;无尾,攀树而上,食鸟;北方之地多有猎户饲养。——《奇异杂典•异兽录》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非法继承人
他不是商人,为什么能在商界呼风唤雨,他不是黑道人物,为什么能制造一场场腥风血雨。倒霉鬼陆鸣一个瞌睡把自己打进了监狱里,在被折磨的奄奄一息之后住进了监管医院,阴错阳差救了一个大人物,没想到竟重获自由。可他万万没想到,自由的背后却处处陷阱,步步惊心。
超级码农
现代都市完结
巅峰
一边是高冷女神,一边是霸道御姐。两个同样身世成谜,水火不容的女人让他左右为难。而因为他引发的争端缓缓展开,一步一步走向更深层次的秘密……
岑寨散人
都市其他连载
亲爱的京畿刑狱使
京畿刑狱使秦锋携带秘密任务奉命至较为偏远的青田县担任县令。少女心爆棚的仵作房绿衣、温文尔雅的厨娘刘秀娘、立志赚大钱的儒生柳博言、高冷的杀手护卫东方将辰、三位性格迥异的捕头……形形色色鲜活的生命闯入他的生活,为这一次不平凡的任务增添了许多意想不到的色彩。
空舟
历史架空完结
不凡兵王
曾经的炎黄兵王,为寻找杀害挚爱的真正凶手,回归都市,开始了一段精彩绝伦的征程。 保护美女总裁,清纯校花缠着不放,滨海女王为其倾心……各色美女缠绕,陈不凡表示很无奈。 他一路前行,无所畏惧,势要走出一段不凡之路!
三杯不醉
现代都市连载
巅峰权贵
苟利国家生死以,不以祸福趋避之! 本文讲述了一个重生的落魄红三代的事迹,述说了一个以改革开放为背景的官场经历! 且看主角如何利用自己的优势和头脑,在如履薄冰的官场商场道路上一路披荆斩棘,一览众山小! 本人已完本作品《抗战之血色残阳》,近三百万字,人品保障!大家放心收藏!
散心靓意
现代都市完结
最强时代
家里面老婆红杏出墙,人生陷入低谷,一次山洪暴发,凑巧救了某位贵人,自此成为了人们眼中的大红人……
山间老寺
都市其他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