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幻尘纪>>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十九章:青灯

  如果所有不堪的痛苦是泪水的源泉,那当痛苦消失的时候,泪水是否真的能够停止呢?——苏茜不知道这个问题,她也不知道自己的泪水究竟什么时候能够停下,触目惊心的伤痕让她每一夜都在做噩梦,每一夜都在深深的自责自己,她痛恨自己的任性,如果那一晚上他们没有出现在竹海峰,如果自己没有告诉他一起去抓鱼,如果没有那么多如果;即便是跟他一起吃着难以下咽的任何东西也是快乐的,可如今昏迷沉睡的他,背后的伤疤,自己的噩梦一次又一次的折磨着自己,她哭,每一夜都在嘶吼的叫喊,都在发疯的哭;直到林云与萧逸风的安慰与劝导她才从那噩梦中走出,阴影却依旧存在她内心的深处,可当看到躺在床上云凡她还是忍不住的哭,云凡受伤的事情整个云渺阁的弟子都知道,但是没人知道这究竟是如何受伤的,因为刘清风已经把真相掩埋了下去,知道真相的就只有刘清风几个老一辈,还有林云萧逸风跟苏茜三人了,所以每天云凡的屋子里面都能看到几个弟子穿梭于云凡的房间之中,都是前来探望他的同门弟子;来来往往只有一个人永远坐在他的床头,不知多少日日夜夜,她就这样安安静静的陪着床上昏迷的云凡。
  入夜,阁中小屋青灯闪耀,烛火如萤,伊人如画秀发回落,清秀的脸庞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美丽与苍白,她此刻正在全神贯注一针一线忙着手中的活计,出神间的一个不留神扎在了手指上,疼的她咬牙切齿,看那模样就快掉出眼泪来一样,但她坚强的表情随即扫走了这种想哭的心情,她手上缝补的是一件灰色的普通衣服,衣服上面破烂的地方很多,她需要慢慢缝补的下去,一想到接下来自己可能还会扎很多次,可能一次比一次痛,她却不怕,只是看着手上的那件衣服,握得紧紧的,坚决的心在她心中跳动。
  “叽叽”一声尖锐的动物叫声传来,一只白色的小猴子不知道从何处窜出,跑到了她的身前,小猴子的两双爪子还抓着一条正在不安跳动的鱼,小猴子乖巧的把那条鱼往女子手上递,那对青蓝色的双眼里面有点哀求的情绪,看那样子乖巧极了。女子看着这一幕,开心的笑了起来,摸了摸小猴子的脑袋,温柔的说着:“小白乖,等他醒来了之后姐姐再给你烤鱼吃,现在姐姐还在缝衣服呢。”那猴子正是玄眸灵猴小白,小白听到苏茜这么说,看了看床上躺着的人,一脸不屑与傲慢,甚至还叽叽的大叫起来,然后又在地上打滚,做了一下滑稽的动作,还学着人一样捂着肚子弯下腰,它大概表达的意思就是:“这人简直太弱了...我都能把他打趴下...现在居然躺床上去了...”苏茜好像看懂了它表达的意思,连忙沉下脸严厉的说着:“你再这样说他,姐姐就不给你做东西吃了!”小白一听不闹腾了,乖乖的摇着尾巴,眼巴巴的望着苏茜,还低下自己的小脑袋在那鞠躬;苏茜一看这家伙学得有模有样,认错也很积极,又笑了起来,轻轻的把它抱在自己的怀里,安静抚摸着它的小脑袋,注视着床上躺着的人,叹息了一下:“小凡,什么时候你才能醒来?”
  “叽叽..叽叽..”倒是怀里的小白不安稳,对着床上的人一阵叽里呱啦的乱叫,在苏茜怀里也不安稳起来,动来动去,苏茜想把它按住也按不住:“小白,怎么了?”小白却还是盯着床上躺着的云凡一个劲的叫,猛然,小白挣脱了苏茜的怀抱,跳到了床上,一尾巴打在了云凡的脸上,“啪”的一声声音很是响亮;旁边苏茜一看急了,连忙喝止:“小白!停下来!”苏茜伸手去抓,可小白跳来跳去闪来闪去又岂是她能抓到的,噼里啪啦的也不知道云凡被小白的尾巴打了多少次,小白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叽叽的叫几声,然后就闪到了一边安稳的坐着,苏茜本来就气急了,一看到小白坐在那里连忙把它抓住,小白还来不及叫,苏茜就一把捏住了它的尾巴痛的它叽叽的叫个不停,一巴掌又打在了小白的头上,打得它更痛了,苏茜边打边哭,还边说着:“你为什么要打小凡...你为什么不听话!”打了几个下之后,苏茜抱着小白哭了起来,眼泪哗哗的往下掉,一滴滴眼泪落在了小白的脸上,它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这是它第一次知道人类的眼泪是什么味道,也是它第一次看到人类哭泣的模样,突然,它小小的心里有了一种奇妙的感觉,就像是在森林中看到可爱的小兔子被野兽咬死的时候,那种感觉一模一样,是怜悯或者是别的什么东西?这不是它一只小小的猴子能够明白的,但它却很聪明的知道,这个时刻自己应当乖巧一点才对;苏茜感觉自己的脸颊一热,一只带着绒毛的小爪子在自己脸上蹭来蹭去,低下头一看,怀里的小家伙正在擦拭自己的眼泪,她破涕为笑:“小白...”
  “叽叽”小白也是乖巧的回应着,然后一遍又一遍的用自己的小爪子擦着苏茜的眼泪,随后又指了指床的方向,示意苏茜看去,苏茜呆呆望去,此时床上躺着的云凡正在抽搐不停,她连忙跑去,抱着他的身子,感觉到了他的颤抖与挣扎,一口鲜血自然而然的从云凡的嘴巴里吐了出来,染红两个人的衣裳,苏茜以为云凡出了什么危险的状况,一时间愣在的那里,已经忘记了呼救与喊叫;一点温暖的感觉从身上传来,他睁开了自己的眼睛,虚弱与疲惫的感觉瞬间涌满身体,他无力的动了动自己的手,仅有的几根指头微微颤抖,他想张开嘴说些话,刺鼻的血腥味让他活生生的咽了下去,他依稀中看见自己的身上趴着某个人,但灯火的稀薄又让他看不清楚,他从自己那仅能动弹的几根手指轻轻的敲击着,滴滴答答细微的声音慢慢的响起,哭泣中的她哭声戛然而止,渐渐安静下来的房间让那敲击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她抬起头,看见了那双半睁开的双眼,一瞬间时间仿佛凝聚了一般,温暖的怀中将他死死的抱住,压抑许久的哭喊与思念顷刻而发:“小凡...太好了!你终于醒了!”眼泪流在了他的脸颊上,细微的声音从他的嘴中传出,“你说什么?”苏茜低下头去倾听,一字一句的清晰的在耳边回荡:“茜茜...我发誓..一定会...会...报仇...一定会报仇!...”
  夜不能眠,一颗复仇的心正在悄然萌生,身旁的小白也是安静的倾听这些细微的话...
  一阵晚风吹过,白色的长裙与丝带在间谷之中飘荡,她的发丝也被轻轻拂起,即便是如此遥远的距离,站在阁楼顶上的她还是能够将那小屋的一幕尽收眼底,手中金色的剑紧握几分,冷漠的双眼同情、懊恼、愧疚、还有许多莫名的情愫一一闪过,一息之间,所有的情绪全部被冷漠所掩埋;她依旧是那高傲冷漠的人,依旧是那美丽的脸庞,程雨若自己也不懂自己的心,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为什么会来探望这个跟自己不相干的人,自己甚至还在后悔那一剑斩下去的坚决;一经想起,那天晚上的小姑娘被这个男人护在身后的情形,她的心如同被狠狠的撕裂,埋葬很久的记忆,曾经也有个宽厚伟岸的身躯挡在自己的身前,一切的危险她躲着就好,直到有一天这个人消失了,留下小小的她一个人在世间孤独,一个人承受所有的尖酸刻薄,她孤寂的心便为此而苍凉。
  她陷入回忆中不能自拔,一幕一幕模糊的画面在脑海中交织呈现,“叮..”紧握的龙琊拼命的颤抖起来,她摆脱了自己的回忆,眼神变得冰冷,安静的注视着那灯火稀薄的小屋,一个人影快速闪过,程雨若娇喝一声:“哪里走!”飞奔而掠,追了上去;黑夜中,月亮的光芒与点点星火让程雨若无法看见前面那个人影的相貌与身形,她猜测此人修为可能不在自己之下,自己的速度也略差他一筹,在云层中飞掠多久没人知道,程雨若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追了多少,但距离还是死死的拉开着;前面的人影轻笑一声,身形划破云层落在了一处山峰之上,程雨若身形落下,手中的龙琊宝剑随即当空一斩,一道金色剑影划空而去,直*那神秘人影;那人影轻叫一声,金色剑影擦肩而过,一缕黑色的秀发被斩断掉落在黄土之中,那人影又一闪而去,程雨若又是一道剑影挥出,神秘人影回首一挡,一口鲜血喷出,一条碧绿色的丝带也缓缓掉落;连忙几下闪躲,估计是逃走了。
  程雨若捡起那神秘人影掉落的丝带,那是一条碧绿色的丝带,一朵绿色的莲花秀在丝带的中间,上面还刺有一个小小的“瑶”字,程雨若喃喃念叨几声,实在想不出这人究竟是谁,于是,化作一道金光飞了回去;在她走了很久之后,一个狼狈的人影从草丛里滚了出来,鲜血的印记在她的绿色长裙上显得格外鲜艳,她望着那藏云阁的方向出神良久...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巅峰
一边是高冷女神,一边是霸道御姐。两个同样身世成谜,水火不容的女人让他左右为难。而因为他引发的争端缓缓展开,一步一步走向更深层次的秘密……
岑寨散人
都市其他连载
大叔你好坏
传闻真的只是传闻,禁欲系大叔简直是要了她的小命。 人前对她颐指气使,私下把她生吞活剥,连求饶的机会都不给她。
顾汐
现代言情完结
女总裁的贴身男助理
杨龙,一个底层的穷屌丝员工,不小心撞见漂亮女上司换衣服后,他的命运就发生了改变。 先是被漂亮上司百般折磨,后又阴差阳错跟她有了更多的纠缠,甚至对方还怀了他的孩子! 一个穷屌丝的挣扎人生,一个小人物的艰难奋斗历程,一段门不当户不对的感情碰撞,也就此展开……
冷锋刃
现代都市完结
上门女婿
韩东本身是一个“被”退伍的军人。回到都市后,被迫成为了夏家的上门女婿……
貌似纯洁
现代都市连载
商海风云
一个夏日的雨夜,他救了熟睡的女领导,本以为是一段奇缘,不曾想却惹上了一身麻烦,更可怕的是,竟然落入了一个精心打造的圈套,让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没根基,没靠山,没人脉,没资源,一个农村走出来的打工者,一步步走向人生的巅峰。
卷帘西风1
现代都市连载
天运
老神仙的记名弟子,出身于草根、阳光帅气的大学生,拥有一点偶尔会灵的小小异能和扑朔迷离的身世。踏上社会后,如何在这物欲横流的大染缸中拼搏,是走向积极还是沉沦?面对众多的诱惑,他将做出怎样的选择,进入官场后又会遇到什么?这是一部大学生和普通公务员的教科书,会让你懂得很多很多…
微笑面对世界
现代都市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