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幻尘纪>>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十七章:古遗之地

  浩瀚神州,西北之地十万大山多有俊山奇岭,故而妖兽横行,往北两百里有北冥石窟(注一)之处,佛教宏伟之所,深入千里之外乃为荒漠之地,寸草不生,却有一城名:漠城;以此往西五百里乃为西域之巅(注二),是为巫族之地,向东七百里又见东海之滨,海底古城沉没于此;再向东南方向行径三百里左右,川海之流横跨荒野之地,此处乃为古遗之所,往古之时多数遗迹纷纷在此埋没于大山之中,在这儿还有一古城也是一座过遗迹,但因为越来越多的人来到古城这里寻找那些留在黄土与岁月中的宝藏,这里如今已是一片欣欣向荣的繁荣景象,城中久远而又残破不堪的房屋与街道已被淳朴的木头和厚实翠青石板所翻替,各条街道两旁一家家酒店以及集市一个挨着一个,店家的吆喝声,来来往往的人群夹杂着讨价还价以及推攘后的叫骂,各有所语;来往人群的服装打扮也是颇为奇异,在人群的潮流中更是有一对奇怪的人影吸引了大半部分行人的目光,正在讨价的客人还有叫骂的店家都是一副诧异的眼光注视着那引人注目的两人,还有少数的则是疑惑跟不解,顺着他们目光望去,人们眼中那奇特的俩人是一男一女一老一少一高一矮,矮的那个是个大约五六十岁的老人,白须白眉白发,给人一股仙风道骨的模样,这形态本来就当属于花甲之年的老人所拥有,这不让人奇怪,而让人感觉到奇异的是身旁那位年轻貌美的女子却也是白发披肩,一张年不过二十少许的姑娘怎么会生得一头白发,这就是吸引行人争相回头观望的原因之处;当这白头发的姑娘跟这白头发的老人走在一起的时候,有人甚至还在大胆的猜测这是不是哪个深山老林里面出来的妖怪啥的,这想法让人乍舌——这一男一女就是五天前离开灵山的白翁与圣姑二人,他们此时此刻已经距离灵山当有万里之遥,他们走在街上时不时的低头耳语,在一路行人的古怪眼神中,走出了古城,来到了城北外的羊肠小道,小道两边是宏伟翠绿的树木,也可说是两片不大不小的森林,他们二人一边慢吞吞的走着一边又严肃的交谈,如果有人去偷听的话,一定能够听到:“族中遗迹...古籍...五灵封术...”等奇奇怪怪的字样...
  五日前,灵山,叶溱刚刚拜白翁为师,对于叶溱来说是很快乐又很荣幸的,自己拜了个传说中的仙人做师傅,还可以学习法术;白翁呢,他也认为自己收了很不错的弟子,叶溱也是他的第一个徒弟,也是最后一个,同时也是唯一的一个;所以白翁想把自己的一切全部传授于他,可是在第二天,他兴致勃勃的准备为叶溱疏通经脉打好基础,修炼自己所学的《天玄九云篆》(注三)以此步入修行之路,可谁知道白翁灌入叶溱体内的真气全都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打得溃散一团,最后都消散的一干二净,白翁这才想起叶溱身上还有一种超越自己的未知力量,他问过叶溱,可叶溱对自己身上这股力量丝毫不知;为此,他犯了头疼,因为实在想不出办法能够去压制这股力量的反抗性,而且圣姑与他都不知道那日叶溱身上出现的图案以及火焰的来历究竟是何东西,竟然连他一百多年的阅历都未有耳闻,比他阅历更加广泛的圣姑也是一无所知,白翁用了好几天的时间翻阅了《奇异杂典》和一些古人留下的奇闻异录都没有找到丝毫的线索,最后圣姑告诉他在女娲一族中有一本代代相传,记载天下所有秘闻的古籍,不过在女娲一族被灭族后,现在则却被永远的埋在了岁月的遗迹中;于是,白翁与圣姑商量了一天一夜终究决定前往古遗迹寻找那本古籍,圣姑也顺便想在遗迹中找到族人留下的物件等等;在经过十多天后,两人飞跃过妖兽横行的十万大山,见识过东海之滨的宁静,也在漠城中的风土人情中愉悦,终究来到了这座久远岁月中屹立的古城,在经过几天的询问与打探,圣姑最终确定了女娲一族遗迹的位置,也就准备出城去了,后来,就发生了前面说到的那一幕。行人们纷纷用奇怪的眼神打量他们两个,他们二人视若无睹,自顾自的走路与交谈....
  城北方向之外是一望无际的森林,森林的中心地带是许多残垣断壁的一大块遗迹废墟,白翁与圣姑此时正站在这遗迹的中央地带,他们面前有一个巨大的石台,上面刻满了密密麻麻的字体与各种稀奇古怪的图案,青色的苔藓也从这些图案字体的小缝中一寸寸生长出来,而在
  那石台的中间是一个从中而立的白色石柱,上面有一个盘子大小的石盘,刻得满满的图案让人看得眼花缭乱;圣姑站在石台中间轻轻的抚摸着那跟柱子上的石盘,而白翁则在一旁仔细的观察着石板上的字体,脸上的神色越来越严肃,然后咦了一声,朝着圣姑询问道:“这些字体是佛教的‘梵文’还有‘古篆’?”圣姑闻言轻笑一声,说道:“梵文与古篆你居然也认识?”白翁捋了捋自己的胡子,一边向着圣姑走去一边笑着说道:“以前年轻的时候曾见一位前辈书写过,当时感到好奇,便请求那位前辈教我此言,他教了我一段时间就走掉了,所以这石板上的字我很熟悉,也能认出几个来...”
  “没想到,这世上还有通言梵文与古篆的人..”圣姑听完白翁的花后,喃喃自语。
  “都是过去的陈年旧事了,这里是你们女娲一族的遗迹吗?”白翁观望一周,看到都是均无生机的石头。
  “不是...”圣姑平淡的回答。
  ”那会在哪里?”白翁犯起了迷糊。圣姑笑了一下,指了指石盘又指了指地下,没有回答,白翁一拍脑袋尴尬的笑了声:“原来在地下...”话刚说完,只见圣姑轻轻的把手按在石盘上,一滴鲜红色的血从她手中冒出滴在了石盘上,顿时石盘上密密麻麻的图案开始伴随着那滴鲜活的鲜血缓缓流动起来,似活了一般。
  白翁很好奇,疑惑的看了看圣姑一眼,圣姑仿佛猜到了他的疑惑,笑了一声:“这是我族传承的封印秘术以及解开封印的方法,封印的秘术必须需要族人的血脉方能解开,这可不是什么歪魔邪道....”
  “轰隆隆...”几声巨大的声音响起,石台上的图案开始一个个崩裂,那根石柱也埋没于裂缝中,一个残破的洞口出现在了石台中间,黑暗而深邃;一点零星的光从洞口中泛了出来,细细打量这个洞口大概只能容许一人的进入,白翁话不多说,丢下一句:“我先去下去看看”便纵身跃入,圣姑紧随其后,白翁没有想到这个洞口是如此的窄,自己矮小的身形几乎都是与两边的石面挨着磨蹭行走的,尖锐的石子把自己苍老的脸庞都划开了几条小小的口子,跟着他身后的圣姑也不得不将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缓慢前行;时间在这种时候是没有任何观念的,两个人只知道一昧的前行,步子踏着步子,等到黑暗中有了光,他们二人才从狭窄的石道里挤了出来,此时呈现在白翁眼前的景象让他为之咋舌,圣姑眼中却满是怀恋之情;白翁没有想到这里居然别有洞天,他眼前的是一个很大很空旷的空间,那猛烈的光芒是石顶高空悬挂的一颗巨大的石头发出来的,那地上是一块绿色的草地,千千万万朵花朵铺满了整个地面,一座高耸的女娲石像竖立在中心地带,在石像后面是一座座突起的坟冢,每一个坟冢上面都是鲜花密布,一只只蝴蝶围绕着坟冢飞来飞去;视线跨过坟冢堆,在那最后的位置则是一排排古朴苍凉的屋子孤零零的立在那里,岁月的流逝让这些建筑崩塌的崩塌,倾倒的倾倒,依稀可以看见当年繁盛时的村落模样。
  “这里就是女娲一族的遗迹....这些坟冢是很早以前就留下的...在那坟冢的后面就是女娲一族...”圣姑一边欣赏着这里变美的风景一边跟白翁仔细的说着,当走到那尊女娲石像前,她直直的跪了下来,叩拜几下,站起来身抚摸着那尊石像,眼中满是惆怅与怀恋;当看到自己当初长大生活的地方如今却掩埋于地下,这种心境如今也只有她一人品尝而已;白翁也只是叹息了几声,然后跟着圣姑后面走着,路过那些坟冢的时候,圣姑有几次停下了脚步,恭恭敬敬的对着一些坟冢拜了几下,然后自言自语苦笑着跟白翁说道:“一千年了....原来一切都会变的...”白翁听到这话摇了摇脑袋,叹息了一声,说道:“一千年的时间真是久远啊....我活了一百多年,见过多少亲人朋友都相继老去死去,生死离别才是这世上最痛苦的事,这又岂是你我能够握住的...”圣姑闻言心生苍凉,只能无奈的叹息一下,眼角的一滴眼泪落下化成了一块白色的小石头,落在了这尘封千年的土地上;也许多年以后有人会在这里找到那滴眼泪,一段美丽的传说也许会被人编纂,被人传颂...
  “走吧...我没事了,只是触景伤情,找到五灵封术才是主要的。”圣姑说完这话,迈着步子向着那坟冢后面的没落村落走去。
  “那就好...”
  他们漫过湿润稀薄的地面,周围一座座破旧残缺的房屋倒塌在一起,交横错乱成了一种很奇妙的景象,他们二人的身影在这残骸中慢慢穿梭,很久之前的打斗痕迹还有焚烧后的灰烬都成了浩劫之后,一件件永恒的见证;圣姑一步步沉重的走着,当走到最后,没了路,一座巨大的铁塔出现在二人面前,一条条铁链从土里伸出根根缠绕在铁塔之上,看上去就像是封印着什么一样;白翁指了指自己面前的铁塔问道:“这塔里面...?”圣姑打开了入塔之门,头也不回地说:“不是什么封印,是这塔太过沉重,族人才用铁链把它固定的...”听得白翁一阵哑然,尴尬的笑了笑头,没想到自己一把年纪还把普通的铁链看做封印,不由得自己笑起了自己。
  塔中一共三层,第一层的所有东西都已经杂乱的倒在了地上,灰尘堆厚层层,蜘蛛网密布而生,圣姑只是怀恋的看了一眼,便上了塔中第二层,第二层中一排排书架已经破烂不堪,那些尘封已久的书籍多数早已发黄腐烂,只剩下寥寥几本还能翻看阅读,白翁随手捡起一本还算完好的书本,书皮表面写着的字依稀可以看出“三脉七道之术..”的字样,白翁翻开看了一会觉得越来越奇怪,自己逐渐被书中的气脉法门所吸引,顿时自身体内的真气开始不受控制,不停的翻涌奔腾,周身气血经脉也在疯狂的颤抖,白翁急忙的想要压制这种躁动,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上,一层层寒冰开始将白翁从头到脚冰冻起来,过了一会儿冰块猛然崩裂,白翁气喘呼呼的坐在了地上,圣姑则在一旁平淡的看着他,还未等他开口说话,便说道:“这些书里面记载的东西,除了族中之人可以学习之外,外人是不能随便碰触的...注意一点,不要乱看这些书籍就好...”白翁从地上爬了起来,像个烫手的山芋一样,让连忙扔掉自己手里的那本《三脉七道之术》。抱怨性的小声嘀咕了几句,便跟着圣姑上了第三层。
  三层的样子与一二层完全不一样,它是空旷的一个房间,左边有一尊巨蛇雕像,右边则是一尊人首蛇身的女子雕像。房间的中央是一个圆形的石柱,石柱上放着的是一个小小的木盒,圣姑还未说话,白翁已经猜到了这盒子装的可能就是圣姑所说的五灵封术,心中一下子想到了叶溱,止不住的喜悦,赶紧朝着那石柱走了去。还不到三步路,一声凌厉的喝止之声传来:“何人擅闯灵阵!还请速速离去!”随即又是一女子的声音传出:“非我族类!势必诛之!”
  白翁一时间愣在了原地,又看了看圣姑,却发现后者脸上是一种不可思议的神情,两个久远的名字从她的嘴中吐了出来:“腾蛇(注四)...白矖(注五)...”......
  .
  注一:北冥石窟:三千大佛位居其中,一共一万三千八百个石窟之洞,乃为北地之天险;佛教盛行之地。——《奇异杂典•杂物篇》
  注二:西域之巅:西极之方,据传此地乃为九幽冥界之口,通幽冥之路,多则怪谈之说。——《奇异杂典•杂物篇》
  注三:《天玄九云篆》:四三之岁,听一奇闻,西东之地有一樵夫,误入深山之处,寻得仙术一本,名为《天玄九云篆》后,三十而年,樵夫一夜之间化作祥龙归升,此事被人口口传颂,在西北之地小有名气。——《奇异杂典•怪谈》
  注四:腾蛇:《山海经•中山经》有载:柴桑之山,多白蛇、飞蛇,即螣蛇,乘雾而飞者。背生双翼,亦能翱翔——《奇异杂典•异兽录》
  腾蛇:古典有记,民间亦有传闻:腾蛇有其女娲血脉,乃为灵,为神兽,为祥——《奇异杂典•怪谈》
  注五:白矖:天地崩裂之时,女娲飞升九天,留其后脉于世,乃为娲族,又有两蛇为尊,一为腾蛇二为白矖,其灵为上,其力通天。——《奇异杂典•怪谈》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三十之妻
大半年没碰过老婆,我却无意间在卧室发现了一颗陌生的烟头……
月下焚书
现代都市连载
都市大亨
走一步,看两部,谋三步,步步惊心!看他如何披荆斩棘,红颜相伴!
苍白的黑夜
都市其他完结
亲爱的京畿刑狱使
京畿刑狱使秦锋携带秘密任务奉命至较为偏远的青田县担任县令。少女心爆棚的仵作房绿衣、温文尔雅的厨娘刘秀娘、立志赚大钱的儒生柳博言、高冷的杀手护卫东方将辰、三位性格迥异的捕头……形形色色鲜活的生命闯入他的生活,为这一次不平凡的任务增添了许多意想不到的色彩。
空舟
历史架空完结
浪子邪医
丰韵迷人的老板娘喝醉了,老板居然要阳顶天送她回去,还有这样的好事?阳顶天开心了,一口答应下来,却没想到,这是一个陷阱……
九月鹰飞
现代都市连载
武道战神
三年前,他收获了一株灵果,却被一位守山弟子抢夺。 三年后,那位守山弟子成为了宗门内最耀眼的天才,而他却发现,被夺走的灵果,不过是他所获得的机缘的万分之一。 从此他如彗星般崛起,开启一条神话般的逆天之路。
邪九幽
东方玄幻连载
美人余香
因为得到美女欣赏,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笔龙胆
现代都市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