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幻尘纪>>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十一章:白狐

  我是一片白色的羽毛,透过云层的白雾从那温暖的身体上掉落,时而坚决的决定方向,时而毫无目的地飘荡;我化作一叶飘絮,当风吹过哪里,我就会在那里停留着,我不会哭,因为羽毛是没有眼泪的,我不会孤独,因为我没有眼睛看见周围不同的叶子;我只知道我一直在飞,在飘荡,在不确定的地方落下,然后黄土被掩埋;我就这样想,我不感觉到无奈与痛苦,有一只小小的白色狐狸在地上发现了我,它的毛发像雪一样白,它开心的把我叼走,用来点缀它那杂草般的窝巢,我好像成了这里最亮丽的存在;这只小狐狸很奇怪,如果它能够听到我的想法,它就会知道自己到底做了多少奇怪的事情;它每天都在那里说啊说的,都在那里不停的说:“羽毛啊!羽毛!你为什么是白色的?我也是白色的?你是不是我的朋友啊?”它好像没有任何的同类陪伴...它还会不停的说:“羽毛啊!羽毛!为什么外面那些野兽都要张大了嘴巴要咬其它的动物呀?它们不知道这样会很疼吗?”它也许不知道自己是个猎物...它每天就这样不厌其烦的跟我叽叽喳喳的说,直到那天它闭了嘴,它从外面跑了回来流了好多的血,它不的身体不再是那么的雪白了,我这片羽毛也不是那么的纯净了,它一个晚上都在舔着自己的伤口,它差点死掉了,不过它还是活了下来;从那天之后,我就没有见过这只狐狸了,我这片红白色的羽毛啊,就这在这里安静的待着.....
  石头说自己不知道究竟在土里面埋了多久多久直到身下的小草挤得它动了动身子,它才露出了面貌;小草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什么时候能够见到光,在土里是湿润的黑暗,当有了光的时候,它才长大,露出了尖芽;它同样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东西?因为它望见这周围的一切都是花花绿绿的颜色,自己却是没有颜色的模样,它还不知道雪的颜色,如果它见过雪的话,一定会用雪来形容自己;它好像没有同伴,它就在这片小小的草地里走呀走呀,它的身子太小了,走两步就会跌倒然后又爬起起来继续走,它开始啊呜啊呜的叫个不停;可是除了风吹过小草,会发出沙沙的声音,就没有任何回应;于是,它不走了,它就躺在草地上听小草发出那种沙沙的声音,然后它还会很奇怪的跟石头玩,它把这些石头叼来叼去,扔的老远又赶紧叼回来放在原来的位子上,可惜小草跟石头听不懂它啊呜啊呜的声音,它天天都在叫着:“你们为什么不说话?”它认为说话就是这样啊呜啊呜的叫,“石头为什么你的颜色那么难看?小草的颜色比你好看多了”它啊呜啊呜的叫个不停,甚至还摇晃着自己的小尾巴表示高兴极了,它就这样孜孜不倦一天又一天的游戏着,直到后来尾巴不再摇了,也不再尽情的大叫了,它就这样趴在草地上,一双小小的白色眸子呆呆的看着天空出神...
  它不知道自己这种突然失落冷冷的感觉是什么,如果周围有人能够回答它的话,它会知道这叫“孤独”。
  好像它没有遇到过下雨的天气,当一滴雨水打在它身上的时候,它小小的脑袋木愣愣的,然后寒冷使得它不再趴在草地上,悻悻的跑到自己的小山洞里,呆呆的看着这一滴一滴的雨水从天上坠落;它此刻心里在想:“为什么天上会有水滴掉下来呢?”它啊呜啊呜的叫个不停,一声轰隆的雷声吓到了它,它呜呜的躲在山洞里面不敢再尽情的叫嚷了;很熟悉的声音又在这雷声过后响起,“啊呜啊呜”跟它相同的叫声渐渐的清晰起来,一只灰色的毛茸茸的小家伙快速的跑到了自己的山洞里,这个小家伙的尾巴好长好长,身上都湿了,那些毛发看起来好脏好脏,不过在它的眼里这比自己没有颜色的模样好看多了。
  “你是谁呀?”对面灰色的小家伙抖动着身子,一双黑色的眼睛盯着,开始好奇的叫着说。
  “你又是谁呀?”它也学它这样问。
  “我就是我啊!我是一只‘苍狐’呀(注一)...我叫小灰,你看呀!我的身上是灰色的。”小灰开始坐在地上舔自己灰色的毛发。
  “我....我也是一只‘苍狐’....”它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它白色的眸子似乎害怕某种尴尬。
  “你不是...我的尾巴比你长,而且你身上是白色的,眼睛也是白色的,跟雪花一样美丽;比我们可好看多了...”
  “白色?雪花是什么?”它第一次听到白色与雪花,还被夸赞成美丽,它的尾巴开心的摇了起来。
  “雪花跟一些鸟儿的羽毛一样...”小灰大概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就歪着小脑袋,想了想说道。
  “羽毛又是什么?”它好像很好奇。
  “羽毛就是羽毛啊!...哎呀,你继续问下去的话就会问‘白色是什么呀?’‘为什么白色很美丽?’‘雪花什么时候落下’....我也不知道这些问题,我只知道你的颜色很美丽,是白色的;等到有天下雪了你就看见了,有鸟儿飞来的时候你也会捡到羽毛的啊!”小灰十分郁闷的摆着自己的脑袋说。
  “小灰....那...你知道,我又是什么呢?”
  “你?...我不知道,你比我的朋友还有家里面好多好多姐姐们长得还美丽呢!”
  “小灰...朋友是什么?”
  “朋友,哎呀!朋友就是天天跟你一起玩耍,一起奔跑,还会跟你闹哄哄的...它们会让人很开心的,像我啊,我的朋友有好多呢,比如永远住在树上的小黑啊,小黑是一只蹦蹦跳跳的松鼠,它老是拿树上的果子扔给我吃,每次都砸中我的头,我也跳起来扔他...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呀!你的朋友呢?”小灰一说到这些事,就开始围着它跳来跳去,尾巴不断的摇来摇去,开心极了。
  “我没有名字....我的朋友...外面的小草跟石头就天天跟我玩耍啊...它们还听我说话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小草跟石头居然是你的朋友,它们是死的呀!它们还听你说话...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
  “死是什么?你干嘛要笑呢?”它很不解,心里面好像有一点点不舒服的感觉,它却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感觉,它只好看着小灰在地上打滚,不断的笑,心里面又是空空的疑惑。
  “死就是不会说话,看不见一切,不能跳动呀!比如外面的那些妖兽它们见到你的话就会咬死你的,它们还喜欢咬其它的动物!哈哈哈哈哈...你是我见过最傻的家伙了....哈哈哈哈哈...我一定要把你的事情告诉我那些朋友,它们也会笑破肚子的...”小灰不笑了,从地上爬了起来,抖了抖身子,看了看外面的雨已经停了,说了声再见就径直的窜进丛林中见了。
  “再见...”它呆呆的望着那片丛林,突然有了一点失落的感觉。
  自从那次之后,它变得更加的懒惰了,再也不望着天空出神了,而是侧着木楞的小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也许它在想:“羽毛是什么样子的呢?”“小灰还会不会再来呢?”“我究竟是什么呢...”....它不知道这些问题该去问谁,它没有朋友,小草与石头没嘴巴回答它的问题,它就这样歪着小脑袋想啊想....——是不是所有不知道的问题,都会让自己越来越沉默呢?
  有一天,是一声爽朗清晰的啼叫叫醒了沉默的它,那是一只白色的大鸟它飞过白云飞过自己的头顶,一片白色的羽毛掉在了那湿润的泥土里,它很着急,它急急忙忙的寻找这片羽毛,在泥土里找到了它,像白雪一样美丽的颜色,它想起了小灰说的话,它安静的看着这片羽毛啊,正如看着自己一样;等它将它叼回自己的小山洞里,每天每夜它就这样奇怪的跟羽毛说话,跟羽毛一起安静的待着...
  是一天,一群唧唧咋咋的小动物来到了自己的小山洞外,那带头的是小灰,小灰好像蹦蹦跳跳的跟周围的小动物在说着什么一样,那些动物都在看着自己笑,为什么它们要笑呢?
  “小灰...为什么你们要笑呢?”它很不解。
  “笑傻子啊!”周围的动物都在笑。
  “傻子是什么?”它走近了这些小动物,偏了偏脑袋问。
  “傻子就是你啊....”小灰笑的更大声了。
  它不知道傻子是什么,看到小灰在笑,它也跟着笑。
  “哈哈哈哈...小黑,你们看...看呀!这个傻子也在笑...”小灰用长尾巴拍了拍旁边一只灰黑色的小松鼠,它们笑的更加的夸张了,好多动物都在地上不停地滚来滚去。
  “喂...你的朋友呢?快点叫这些小草跟石头来跟我们打招呼呀!”小灰一边问,一边笑。
  “朋友....有呀!我昨天找到了一片羽毛,它就是我的羽毛啊!...它是白色的...”它很开心的说着,所有的动物一听这话一下子都停止了笑声,安静的看着它,然后几秒钟后,一只肥胖的土猪(注二)用头拱进了土里面,笑的地面都在抖动,所有的动物不是笑的哭就是笑的抽筋,甚至有些还在地上爬不起来,差点咽了气。
  “羽毛...石头...小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些石头怎么不说话!!!”
  “小草快点摇尾巴!!”
  “羽毛是不是会说‘哎呀!我跟你一样白..”哈哈哈哈哈...”
  动物们边笑边说,一些小动物开始使劲的踩踏草地跟石头,还有些动物开始吃草,不断唧唧咋咋的叫着。
  “石头!快说话...”
  “小草...快摇尾巴...”
  地面上被他们踩踏的不再是以前那副平静的模样,一片美丽的草地都践踏的不再是绿色的美丽,它看着这一刻垂丧的摇了摇自己的尾巴,低着自己的脑袋,嘴里面呜呜的叫着,走回了自己的山洞,任凭外面的这些小动物不断的闹腾与吵闹,它又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眼睛里面也流出了湿哒哒的水滴;这一幕被小灰它们见到了,小灰开心的大叫着:“它居然哭了...哭了!!哈哈哈哈...我们走吧...不跟傻子玩了....”
  它这才知道当眼睛流出水滴的时候叫“哭”!
  那个晚上它一遍又一遍的用自己的爪子清理着草地上的泥土,直到自己满身布满了泥污,它才啊呜啊呜开心的大叫了几声....
  是痛!是鲜血的渲染与流淌让它醒悟,那是一张獠牙可怖的嘴,此刻正咬着自己的身子,它挣脱,痛苦的嚎叫;然后,一瞬间的松懈,它开始逃,害怕的逃,它好像感觉到了死,像小灰说的那样不会看见任何东西,听不见任何声音,再也不能快乐的大叫与奔跑;当它跑得好远好远,鲜血与泥土沾满了自己的身子,它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小心翼翼的拖着自己虚弱的身子回到原来的地方,那个晚上不断舔噱自己的伤口,呆呆的望着那片血白色的羽毛,以后这片草地好像再也没了它的踪影....
  ——小灰跟好多小动物们也找不到这个傻子,唯一能够记得的是那片白色的羽毛;是不是每一个傻子都会逐渐被忘记呢?
  注一:苍狐:阴山一脉,山有丘林,有狐,尾极长,毛发呈灰,喜食腐物;——《奇异杂典•异兽录》
  注二:土猪:阴山有兽,土黄之色,猪首无尾,体无毛发,嘴生双獠,爱拱地而睡,鼾声响亮。——《奇异杂典•异兽录》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王者归来
七年前,他被黑中介送到战火纷飞的S国;七年后,他,王者归来!欠下的债,迟早是要还的!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
已知天命
现代都市连载
商海风云
一个夏日的雨夜,他救了熟睡的女领导,本以为是一段奇缘,不曾想却惹上了一身麻烦,更可怕的是,竟然落入了一个精心打造的圈套,让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没根基,没靠山,没人脉,没资源,一个农村走出来的打工者,一步步走向人生的巅峰。
卷帘西风1
现代都市连载
绝路通途
逛街都能捡着大美女,岂料此美女竟……
冬虫
都市其他完结
都市逆天神医
在事业、爱情陷入低谷之时,中医按摩师凌枫意外获得机缘强势崛起,依靠通神技艺,将无数仇家斩落马下,引各色美女纷至沓来,从此攀上人生顶峰。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
锦猪
现代都市完结
谁主风流:情长路更长
人生是一场又一场的相遇和别离,可总有些事,一旦发生,就留下永远抹不去的印迹。目睹妻子的红杏出墙,幸福美满的生活戛然而止。年轻的主人公屹立于红尘的渡口,风花雪月的浪漫,海市蜃楼的美景,重新展现在他面前。初恋、同事、医生...这些淡雅温柔,兰心蕙质,含情脉脉的美丽女子,拨弄着他埋在心底最深处的情感之弦…缱绻花丛之中,面对自己一路顺畅的仕途之路,他要做出怎样的抉择?
晨风琪琪
现代都市连载
男人的江湖
打工半年终于请到假期,日夜兼程赶回家,本想早日见到妻子,不料却看到不堪入目的场面......
东郭老农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