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幻尘纪>>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十章:秘闻

  “云凡、苏茜、赵明....我点到名字的这一周全都不准吃晚饭,特别是‘云凡跟苏茜(qiàn)’两个人两周不准吃晚饭!”藏云阁的云缈阁中,杜月如站在弟子人群中,严厉的说着。
  “天吶!要饿一周...”
  “怎么办?师弟要不要我们偷偷去山上挖竹笋...”
  “不要吧...杜师叔知道会...”
  “如果下周还不完成考验的话就跟小凡跟茜茜俩一样了....”
  ....顿时弟子群中炸开了锅,人头接耳的讨论了起来,怨声载道的。
  而被指名点姓受到杜月如特殊惩罚的云凡跟苏茜两个人更是脸皮都抽了一下,脸色都青了好大一块;两个人互相望了一眼,都是那种不可置信,无可奈何的无辜眼神;云凡摊了摊手表示没办法,苏茜那表情都快哭了一样,没办法,两个人只有用眼神各自惋惜了。
  这个苏茜小师妹,十七岁的年纪,是云凡成为弟子以后除了林云跟萧逸风两个人之外,与他关系最好的唯一的一人;她的个子很娇小,相貌很是普通,唯独的是她的性子极其温柔与乖巧,这也是云凡非常喜欢这个小师妹,不,不能说喜欢应该说成与她交好的原因;在云渺阁整个弟子中,苏茜都是属于柔弱无害的存在;起先本来云凡跟这个苏茜小师妹的感情就跟所有弟子一样,不说多么的其乐融融,但还是相处的十分愉快,那次是云凡被杜月如惩罚了之后顺带的还被杜月如踢了几脚,他其实已经饿了大概有几天了;林云因为有过一次被逮到的经历,再加上云渺阁的弟子修行期间,夜晚是不允许随便出入的,所以云凡也杜绝了偷吃东西的念头,林云也不敢送食物进来;这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本来饿着的身子加上还有点虚弱,所以那天晚上云凡是又饿又虚弱,整个人难受极了,最后不知道苏茜是怎么知道这个事情的,大晚上的竟然偷偷的带着一些工具跑到竹林里面去挖竹笋跟野菜,辛辛苦苦的在竹林里架了个火堆把竹笋跟野菜烧熟了,给云凡送了过去;当时云凡看到这个浑身沾满了泥巴,汗水不断淌着,还笑嘻嘻的端着一大碗汤菜的苏茜小师妹,那真是感动的痛哭流涕,这菜并没有要了他的命,反而让他填饱了肚子;从那之后,他们两个的交情日渐深厚,而苏茜挖竹笋这个事情早就在弟子中流传开了,除了杜月如不知道,几乎人人皆知;总之,从那次之后,倘若有人有那份好奇心的话,可以打个灯笼去竹林里面看看,肯定能看到受到惩罚的弟子们拼了命的刨坑,挖竹笋,然后埋坑,生火,烧菜等....
  梦醒了的时候,悲伤总是被留在梦里,他醒来还是望着这个似曾相识的石室,这里的一切给了他熟悉的感觉;他知道这里也是一个陌生的地方,双眼睁开了,他的身体受过的创伤让他不能爬起来,他只有这样静静的躺着,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那是一个苍老的声音,随即而来的是冰冷的质问。他的耳朵听不清楚这些话,他想说,却没有丝毫的力气,一双眼睛只能在眼眶中打转,呆呆的望着石室顶,毫无任何生机色彩。
  “白翁...他体内的伤很重...看样子不能说话不能动...快要死了一样..”圣姑此时站在石床的左方,离叶溱有很长的一段的距离,警惕之心很强烈。
  “干吗?想让我治疗?难道你不怕又像刚才那样?”旁边的白翁摸了摸自己的白色小胡子,没好气的说着。
  “那你说怎么办?要不要现在杀了他?”圣姑说这话时,语气冰冷,杀心渐起。在她身边的灵儿一听到这话感觉到圣姑的杀意,连忙拦在了圣姑前面,急急忙忙的挥着手:“不可以!姑姑...”这话里面还带有一点哀求之意。
  “灵儿,你刚刚也看到了,这个人很危险...”
  “老头子,你把他治好好不好?求你了...我再也不拔你的胡子了!”灵儿赶紧的拉着白翁的手摇摇晃晃的,一副小女孩的撒娇模样。
  “那个..那个啥...我不是不救,只是...”白翁也是有苦说不出,他可不想像刚才那样自己治疗的时候,撤个手都撤不出来,再来一次的话,难保自己不会受重伤。
  “老头子!胆小鬼!你就是怕!”灵儿撒开了白翁的手,跺了跺脚,嘟着小嘴气呼呼的说着;白翁与圣姑对视一眼无可奈何,一旁的狴犴还在乖巧的摇着尾巴,灵儿现在的心很急很急,白翁不出手救治,这个人现在口不能言,身体也受伤了,万一挨不过去就会立刻死掉的;一想到这里,灵儿心里真的好焦急好焦急,猛地,她咬了咬牙,像是决定了什么一样,自己低声念叨着:“你们不救...我自己救!”说着,她身形立刻动了起来,转眼掠出,旁边的圣姑与白翁还在各自无奈的叹息,一下子听清了灵儿的话发现了灵儿的动作,连忙出手拦截,却是晚了一步;灵儿的身形已经出现在了石床边上,离那躺着的人触手可及;圣姑更是猛地一蹬脚,让那地上出现了一大块带着冰块的裂痕,圣姑想出手把灵儿一把抓回来,手刚伸到灵儿的背后,一颗小草从石地板上疯狂的长出死死的缠住了她的手,竟然让她不能寸进半分,只能赶紧收身而回;落地,众人一看,那石床周围的石地上都出现了一条条裂缝,一颗颗小草与一根根绿色的藤蔓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中长出,瞬间,灵儿与整个石床都被包裹其中,乍眼看去,就像是一个半圆形的绿色果实一般。
  “圣姑,这是?...”白翁指了指那个绿色的半圆球,好奇的询问。
  “糟了!灵儿怎么能这么冒险...”圣姑着急的跺了跺脚,一脸担忧的模样。
  “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以前没见小姑奶奶使过?”连狴犴都是一口好奇的语气。
  圣姑看了一眼那绿色的半圆球,思忖良久,深深的叹息了一下,说道“‘女娲后人’(注一)你们只知道灵儿是女娲后人,却不知道她是千百年来女娲传承一族最特殊的存在!”
  “为什么这么说?”白翁皱了皱眉。
  “你们认为女娲一族究竟是什么样的?”圣姑问道。
  “大地之母,掌握万千生灵,天地之灵,掌控生死...”狴犴与白翁想了一下,回答道。
  “大地之母...掌握万千生灵...掌控生死...掌控这万千生灵的生死么?...天地有命数,即便是神族后裔又能如何,你们真的以为这世上有人能够掌控生死吗?”
  “难道不是这样吗?”白翁惊声道,他随阅历丰富,但女娲一族他也只是听闻过,除了知道灵儿是唯一一个留下来的后人之外,其它的一无所知;连狴犴也是侧着脑袋很疑惑的样子。
  “天地初开,大地荒芜一片,大地之母女娲眼见荒芜之地了无生机,故而创造万千生灵,使得这大地之上生机勃勃,女娲之神创造了我们,创造了她自己的孩子;可谁又知道,她自己创造的生灵却拥有了连她都不知道的命数,这命数就是‘生老病死’生命是如此的脆弱不堪,生命转瞬即逝,女娲之神怜悯自己的孩子,她只能一遍又一遍的令其死去的生灵新生,然后一遍又一遍的死去;这天地之间规定的命数,即使她贵为神,却也无法改变;后来,天地出现了裂缝,大地之上更是生灵涂炭,她便炼青石补青天,她没料到仅此一灾竟是让这大地之上的所有生灵几乎全部死去,她又想令其生灵再度复生,却见一凡人跪拜身前泣声而道:‘苍天之母,创吾生灵;却赋生死,创吾何用?创吾何意!’女娲听闻此言,悲从心来,又知自身不能改变,无奈之下生余后人,留于浩土,传承通天灵术,命其生生死死守护万千生灵,这就是女娲一族的由来;女娲一族秉承遗志,千百万年来浩土之上诸多浩劫不断,女娲一族拼命而为,虽得安宁,但却让大地之上尸骨成山,族人悲泣;因为,在所有族人中竟然没有一个人拥有令其生灵再度复生的灵力,拥有通天的灵术又能如何,目睹这些生灵渐渐死去,却没有任何办法救治....”圣姑说完后,深深的叹息了一口气。
  这一番话让白翁跟狴犴都哑然失声,狴犴也只是知道女娲一族的神秘与职责,其它的一概不知;听到圣姑这么说,一人一兽都沉默了一会儿,白翁又惊声问道:“为什么说灵儿是最特殊的存在?难道她拥有的是...?”
  “灵儿...在灵儿六岁那年的时候,她有个很好的玩伴出了意外死掉了,灵儿抱着他的尸首哭了一个晚上,那个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没有人知道,但是当族里的人找到灵儿的时候看见的是再度复生的那个孩子,以及晕倒在的灵儿;白翁,你猜想的不错,灵儿身上拥有的不是女娲一族传承世代的灵术,而是那与生俱来让所有生灵能够再度复生的灵力,那是真正大地之母所拥有的东西...这也是为什么当年那场滔天浩劫中,女娲一族不惜一切代价即便到最后惨被灭族,也要拼了性命的将灵儿与我封印在灵山的原因;因为,他们知道如果有一天浩劫再度发生时,能够拯救这大地万千生灵,不致神州浩土生灵涂炭的人只有灵儿....如果当年不是你跟狴犴来到灵山突然打破封印,我们可能还依旧被封印着....”圣姑无奈的笑了笑,想到当初白翁与狴犴无意中打破这个封印的时候,只能感慨自己的运气还真好。
  “原来如此....”白翁木然的点了点头。
  “这个灵力...可能会对灵儿有伤害...”
  “为什么这么说?”白翁奇道。
  “族谱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类似的情况,至于为什么对灵儿会有点伤害,我也不知道,可能是灵儿还无法掌控这股灵力...”圣姑也是无奈道。
  闻言,两人一兽都静静的看着那个半圆球,安静的等待着。
  在这半圆球里的灵儿与叶溱都是被绿色的小草还有长长的藤蔓包裹着,叶溱的脸色正在慢慢的恢复着,有人如果站在里面看着两人的话,会发现一点点绿色晶莹的液体正通过藤蔓缓缓的进入叶溱的身体中,灵儿的身子上那些藤蔓像是心脏跳动一样带着节奏的蠕动着,这场景很是奇异;自从灵儿小时候无意中救过那个玩伴后,族里的人见她晕倒后,便再也不让她使用这股奇特的灵力,她也很听族人的话,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使用过,但是,她却不能眼见这个人就这样慢慢的死去,她到现在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救他,可是一想到那时死抱着自己,这个人不断哭泣的样子,心中某种东西就像是破碎了一样,被狠狠的敲击了一下;渐渐的,缠绕在叶溱与灵儿身上的藤蔓开始慢慢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了下来,不一会儿全部化成了干枯枯的模样,一瞬间又化为了粉末撒在了石地上,两个人的身影也出现了在圣姑等人眼前;灵儿感到了自己身体的虚弱,藤蔓消失的自己支撑不住差点跌倒,圣姑赶紧一动身形抱住了灵儿。
  “姑姑...我没事...看看他有没有好一点...”灵儿倒在了圣姑的怀抱中,虚弱的说着。
  “呼吸均匀,外面的伤口全都消失不见,体内的伤也没有丝毫痕迹...不愧是女娲后人...”白翁用手在叶溱的身上按来按去,不住的点头赞叹。
  “你们是谁?...老爷爷是你救了我吗?”叶溱发现了自己的身体有了力气的时候,睁开双眼看见靠自己最近的便是一个白头发白眉毛的老头,他赶紧询问;圣姑与白翁一听到这小子的声音,赶紧后退一段距离,圣姑更是把灵儿抱在怀中,站在白翁身后,充满警惕之意。
  “老爷爷...那个...我不知道这里是哪里...是你们救了我吗?”叶溱从石床上爬了起来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很是腼腆的询问着,再低头看看自己破破烂烂的衣服,脸竟然红了;这一幕让圣姑与白翁更加的疑惑,两个人都是一个疑问:这人怎么跟刚才不一样?
  “我可没那胆子救你...”白翁没好气的低声抱怨了一句。
  “啊?老爷爷...你说啥?”
  “救你的是我...”灵儿虚弱的说话声音,从圣姑的怀抱中飘出。
  叶溱听到这个声音知道那是一个女孩子,这个女孩子好像躲在那个老爷爷的身后,他心里抱有感激之意,便想着好好的感谢一番,连忙走近了圣姑等人;白翁刚想拦截的时候,灵儿又说着:“老头子...没事的...”说完这话,她离开了圣姑的怀抱,圣姑轻轻的拉了一下,灵儿拍了拍圣姑的手示意她不要担心;白翁闻言也让开了身子,灵儿的身影出现在了叶溱面前,只是一瞬间的注视,像是失去了所有光彩与魂魄,叶溱的身子突然颤抖了起来,泪水不住的喷涌而出,他伸出了那颤抖的双手,一步步的走进了这个女孩子,口中还低低的喊着:“玲玲...”他想要拥抱眼前的这个女孩,在触手可及的一刹那,一双苍老的手立刻抓住了他的胳膊,白翁冷喝了一声;叶溱立马清醒了过来,沮丧的摇着自己的脑袋,擦干了自己的眼泪,喃喃自语:“不是她...不是她”他发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道歉:“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灵儿呆呆的看着这一幕,露出了月牙般的笑容:“没关系...这个玲玲肯定对你很重要吧...”
  叶溱望着她惨淡的一笑:“是的,我爱她..她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爱?她又再次亲耳的听到了这个字,每一次听到这个字的时候,那些闯进灵山的凡人都是一副很开心的模样,为什么他说这话的时候是这样的无奈,还有一点点痛苦的模样;灵儿又想起了姑姑说的话,难道姑姑说的是对的?爱就像毒药一样吗?这个人的表情就像喝了毒药一样!——灵儿呆呆的这样想,随即又自顾自的摇了摇自己的小脑袋。
  “你...你能告诉我什么是爱吗?....”
  叶溱望着这个好奇与疑惑的女孩子,更是提出了这个问题,他自己也是摇了摇头,无奈道:“我不知道...”
  灵儿听闻这话,立刻陷入了沉思当中,圣姑走近灵儿温柔的抱着她,白翁跟狴犴也在一旁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们似乎也不知道爱是什么?
  “老爷爷...这里是哪里?”叶溱问起了白翁这个问题。
  “这里是灵山!”白翁撇了撇他一眼。
  “灵山....灵山....灵山!”他反复地念着这个词,又呆呆的看着一旁摇着尾巴的狴犴,一瞬间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连忙跪倒在地,不住的磕头,嘴里面不断的说着:“神仙爷爷,仙子姐姐...好...”白翁与圣姑几个人一听这话,哑然失笑,白翁无奈挥了挥手,一层白雾样的将叶溱跪倒的身子给托了起来,叶溱磕头可能磕的太厉害,额头上都有了点血丝;白翁还来不及说话,叶溱居然又继续跪了下去,一字一句的说着:“求神仙爷爷教我法术...”这一戏剧性的变化更是让白翁与圣姑说不出话来,两个人对望了一眼,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灵儿在圣姑耳边低声的说着:“姑姑...这个人...真的可以留在灵山吗?”灵儿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说这种话,圣姑也感到奇怪,灵儿干吗为了个山下的凡人向自己这样哀求?
  “我为什么要教你?”白翁干咳两声,严厉的问道,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赶紧把这小子打发算了,虽然很多次闯进灵山的人,求仙问道的事情也不是没发生过,但这小子刚刚还差点让白翁重伤。
  “因为,我的家乡....所以,我不想就这样孤独的活着,就这样懦弱的存在着!我想要飞跃这天地间,让天穹浩土之中任我遨游;我想要守护珍爱的一切,让紧握的兵器痛快地鸣啼;我要将这诸妖众魔尸骨成灰,要这恶鬼灵怪烟消云散;那时,天下间再无妖魔之害,再无哀泣之人,再无....”他说出了自己的一切遭遇,眼泪已经不断涌出。
  “天下间再无妖魔之害,再无哀泣之人...还要这诸妖众魔尸骨成灰...恶鬼灵怪烟消云散...”白翁静静的念叨着这些话,然后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我白翁收了个好弟子啊!!”,白翁这声爽朗大笑响透了整个石室。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白翁问道。
  “叶溱...”叶溱擦干了眼泪,乖巧的回答着。
  “叶溱...叶溱...徒儿!记住,我还要你‘天下间再无不战之物,再无不胜之人!’”白翁一声大喝,气势十足,正个石室似乎都抖动了几下。
  “天下间再无不战之物!再无不胜之人!师傅!徒儿记住了!”叶溱跪倒在地,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圣姑!这个徒弟我教定了!”白翁对着圣姑眨了眨眼睛,大笑道。
  圣姑白了这个老家伙一眼别过头去,狴犴看见白翁这么高兴也是乖乖的摇着尾巴,灵儿则是安静的看着那个跪在地上的人....
  注一:女娲后人:古典有记:“有神十人,名曰女娲之肠,化为神,处栗广之野,横道而处。古神女而帝者,人面蛇身,一日中七十变。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炎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猛兽食颛民,鸷鸟攫老弱。炼青石,补青天,后留其一脉,乃为娲族,生生世世守卫浩土之地”——《奇异杂典•怪谈》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绝路通途
逛街都能捡着大美女,岂料此美女竟……
冬虫
都市其他完结
三十之妻
大半年没碰过老婆,我却无意间在卧室发现了一颗陌生的烟头……
月下焚书
现代都市连载
兵锋
他是国之利刃,也是令敌国胆寒的华夏之魂!一个个人间尤物,却相继出现在他的身边,诱惑不断,他是来者不拒,还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我本疯狂
现代都市连载
巅峰权贵
苟利国家生死以,不以祸福趋避之! 本文讲述了一个重生的落魄红三代的事迹,述说了一个以改革开放为背景的官场经历! 且看主角如何利用自己的优势和头脑,在如履薄冰的官场商场道路上一路披荆斩棘,一览众山小! 本人已完本作品《抗战之血色残阳》,近三百万字,人品保障!大家放心收藏!
散心靓意
现代都市完结
大展鸿图
秦书凯抱着女同事的腰真做着美梦,却被女同事的丈夫发现,解释说是正常工作......被打击报复,得到漂亮女邻居的帮助,从此不断高升……
金一新
都市其他连载
南宋第一卧底
南宋嘉定十六年,来自现代的卧底沈墨,开始把江山社稷玩弄于股掌之中。数之不尽的奇谋、毒计、狠招、在他手上狂喷而出。他的现代刑侦技术屡破南宋奇案,他的谍报技能狂虐辽金密谍。当纵横无敌的蒙元铁骑滚滚而来时,他练成的钢铁之师,迎头撞碎了蒙古铁骑那席卷天下之势!只手补天,力挽天倾,这是一场一个人对抗一个时代的战争!
龙渊
历史架空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