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北泽神话>>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引子 (上)

  暖春三月,流水人间。春风拂过之处,生命以它们最原始的形态纵情生长。醒来的,尚自沉湎于睡梦中亦真亦幻的柔情;即将沉沉睡去的,却还在眷恋着视野中残余的光明。
  自然声色,万物皆入轮回。
  洪迦拉南部边境,山石林立,史载“山水险恶之地,青鸟惧而飞还。”
  崇山峻岭之中,却坐落着一个小镇。镇上的居民们靠着祖先开垦出来的土地,自给自足,怡然自乐。小镇人口疏密有致,民风淳朴。偶尔有外来的人到了镇上,看见这里安逸清净的景象,怎么都不能将它与“穷山恶水”联想到一起。
  在这片与世隔绝的乐土中,人们远离了世外的纷争烦恼,保持着对自然最原始的敬畏。
  这一日清晨,天刚蒙蒙亮,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便从屋子里探出头来。他悄悄地离开家,踏着石街,一路往石街尽头走去。石街从镇子中蜿蜒穿过,一路上,零星有几个邻居大婶在沃洗新采摘的果蔬,看见他,都有点惊奇。到了石街尽头有一汪方圆十数丈的小天池。小男孩脱了衣裳裹成一团,一只手将衣服举过头顶,飞快地游到了对面,复又把衣服穿上身,继续前行。
  一座陡峭的高崖突入视野。高崖之上,有一道暗影,将初阳的微光尽数挡回。
  那竟是一柄通体漆黑的剑,大半剑锋深深插在岩石之中。一剑凌空,千山孤绝。
  小男孩情不自禁地向上举起了手。不过看见指尖与崖顶的遥远距离,他几乎要绝望了。没奈何,他只得愤愤地在原地蹦了蹦。
  “雨儿,神明之剑脚下,不要耍调皮。”身后忽然传来一个浑厚的男人声音。小男孩吓了一跳,急忙转身向来人跑过去:“爹,你怎么也过来了?”
  来人一身素白布衣,身形魁梧结实,脸上却是一副淡淡的笑意:“我们的小蓝雨一大早溜出家门,我当然得跟出来看看你,免得你调皮捣蛋让人家逮住,回头免不了说我蓝开教子无方。”
  蓝雨出神地望着那柄高高在上的剑,道:“没有啦,我只是想来看看那把神明的剑。”蓝开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看到那柄剑,也是神思一恍:“这柄剑……插在上面十六年了,竟是一点未变。”
  蓝雨讶然道:“是谁把它插在上面的?”蓝开摇摇头:“不知道,前一天还没有的,第二天就有人发现它插在了这里。镇上不少勇武汉子都爬上去想把它拔出来。可是十六年过去,没人能拔得动它。”
  “爹你去试过吗?”蓝雨一脸期待地看着父亲。蓝开点点头:“我去过好几次,都没能撼动它分毫。”蓝雨讶然道:“连爹你都拔不动?这剑难不成真的是神仙留在上面的吗?”
  蓝开看着儿子天真好奇的眼神,思绪不由飞回了十六年前的一个夜晚。
  十六年前,高崖之下,少年蓝开正艰难地顺着峭壁上凸出的石头往上攀爬。他身手没有镇上那些汉子好,前面试了几次都没能攀上去,这一次已经爬到一半了,说什么他也要一睹这神明之剑的真容。
  他有些累,便在一块石壁上休息了一会儿。心情却依然急切,他忍不住抬头往上看去。这一看之下,差点把他吓得松了手。
  那高崖之上,不知何时竟多了一个白色的身影!
  他惊出一身冷汗,手足都有些发软。借着微弱的月光再定睛一看,那白衣人竟然在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他惊骇万分,脑子顿时一片空白,大叫一声,直从这峭壁上跌了下去。
  危急关头,视野里白影飘过,似乎是有人在他腰间伸手将他托起,他顿感身子一轻。
  等他醒转过来,已经是躺在崖上了。面前,正正对着那把神明之剑。他急忙爬起身来,看见那白衣人正静静地立在悬崖边上,看着那把剑出神。
  蓝开心有余悸,想起这人似乎救了自己,就冲他喊了一声:“多谢仙人救命之恩!”
  白衣人回头冲他笑笑,道:“你爬上来,就是为了看这柄剑?”蓝开点点头道:“前几天听说神明在这里插下了一把宝剑,谁都拔不动,我就好想来看看。”白衣人指着那剑对他道:“想试试么?”蓝开大喜过望,两步走到那柄剑跟前,握住剑柄,蓄起全身力气向上拔。
  一会儿功夫之后,他累得再次瘫坐在了地上。剑却纹丝未动。白衣人点点头:“好,好。”说着伸手拂在那剑锋上。在他轻拂之下,那深黑色的剑身竟散发出莹白色的微光来。蓝开吃惊地望着他:“你果然是仙人啊!”
  那人沉吟道:“这把圣剑的主人在剑上下了一道禁制,用来克制它的阴寒之气,如今我再加一道禁制,以求将它封印更久。不过合我们两道禁制最多也只有十六年的效力。”他转向蓝开,很认真地说道:“我现在神通受损尚未恢复,还不能带着这把剑远行,十六年后,我会派人过来取走它。”
  蓝开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好,我一定为仙人好好保护这把圣剑。”
  白衣人皱眉道:“你会错意了孩子,剑不需要你来保护,你需要保护好的是自己跟你身边的人。十六年后,只怕有变,我就传你一点防身的武功罢。”
  蓝开喜不自禁:“真的?我竟能跟仙人学武功吗?”白衣人一笑点头:“教你自是可以,但是你要保守秘密,不能跟别人提起我。”蓝开大喜,当即跪倒在地,连叩了三个头:“师父在上,请受徒儿蓝开一拜!”
  于是自那一夜开始,白衣人每晚都在高崖上等着蓝开,教授他技击防身的武艺。蓝开天赋平平,但贵在坚持不懈,学起来倒也不慢。
  一次他练得累了,就坐到一块石头上歇息。白衣人则依旧伫立崖边,若有所思地看着那柄剑。蓝开随口问道:“师父,上次你说什么怕有什么变化,是什么变化?说给我知道,以后也好防备着。”
  白衣人叹了口气:“说了你未必能明白。这世间有十把圣剑,传闻每把剑都有超乎想象的力量。十剑合一,更有逆天改命之能,这把剑就是其中之一。”
  蓝开咋舌:“这么厉害?那这把剑是师父的吗?”白衣人摇摇头:“此剑非我所有。”蓝开疑道:“那它的主人干嘛把它留在这里?不怕被人偷走吗?”
  白衣人道:“他当时并非有意留下剑,而是实在迫不得已。况且放在这荒山之中,十六年之内也不会有人偷得走。”蓝开好奇心大炽,就缠着白衣人给他讲这剑主人的故事。
  白衣人望着他稚嫩的脸庞,复又叹息了一声:“说来话长了。你生长于这深山之中,哪知道世间风雨如晦。很多年前,世上出了一个极其厉害的大魔头。这个大魔头身怀着天下最可怕的神通绝技,更持有天下最强的圣剑,当时世上没有人可以战胜他。这个大魔头为了得到一个关乎命运轮回的秘密,不惜大开杀戒,胆敢忤逆他的人都遭到杀害。最后他魔心深种,所到之处必是血流成河。当时这把剑的主人为了阻止大魔头继续滥造杀孽,联合了其他几位绝顶高手,星夜兼程追寻魔头踪迹,最后终于在大海边围住了大魔头。”
  说到这里白衣人忽地顿了顿,呼吸竟有些急促。蓝开听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急忙追问:“后来呢?那个大魔头怎样了?是不是被这把剑的主人给打败了?”
  白衣人平复了气息,便道:“唉,那真是一场惊天动地的恶战。对方自是不肯引颈就戮,干脆背靠大海殊死反击。那魔头神通亘古未有,使出来端的叫一个鬼哭神泣。正派联盟几乎死伤殆尽,所幸老天垂怜,让这把剑主人窥见了大魔头一丝极其微小的破绽,终于艰难打败了大魔头,一举将他击杀。这把剑的主人也受了重伤。由于这把圣剑通体散发寒气,他受伤后无法压制剑上的阴寒,最后只好先将它留在了这荒山之中。”
  蓝开听得目瞪口呆:“好,好厉害!”
  白衣人正色道:“孩子,这世间是非曲直,不可以厉害与否去评价。今夜是我最后一次教你武艺,天亮后我就得回去了。”
  少年一愣,不由鼻子发酸:“师父这么快就要走了?”白衣人点点头:“我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去做,不能再多作逗留,教给你的东西,还得你自己勤加修炼。”
  蓝开急道:“那……那我以后还能再见到师父吗?”他说着有些难过地低下头去,泪水在眼眶里滴溜溜地打着转。白衣人见他情形,亦觉有些不舍,叹道:“其实我原本也没想到会遇见你,师徒一场,这也算是缘分罢!”说着,他从怀中摸出一枚物事,递给蓝开:“这个送你,将来你若有缘去我那里,拿着这个找我便可。”
  蓝开破涕为笑,高兴地接过那物事,凑近眼一看,不由一声惊叹。入手之物,触之凉滑,竟是巴掌大小的一块玉佩,圆润晶莹,通体淡蓝。玉佩正中,镂着一道钩月镂纹。蓝开长这么大从未见过如此奇珍,一时间如获至宝,雀跃不已。
  白衣人微笑着看着面前的天真少年,不禁自言自语道:“人世间繁华如梦,不抵这空山岁月往来葱茏,谁又能懂,谁又能懂啊!”眼神里,半是期冀半是忧。脚下高崖静默,俯仰之间,但见群山映照,星痕渺渺。
  蓝开抱着那玉佩蹦跶了许久,终于敌不过睡意,躺在崖上睡着了。等醒来时发现自己坐在崖下,已是天亮,那白衣仙人已然离去。
  这件事被他当成秘密,一直藏在心中。此后十六年里,他把那套武艺练得愈加熟稔。这期间,却一直风平浪静,并未有什么事发生。偶尔来的外人,也都是些好奇单纯的羁旅客。他也就渐渐放下心来。
  他从回忆中醒来,看见蓝雨兀自仰着头在巴望,心头一动,微微笑道:“雨儿,想不想去摸摸这把神明之剑?”蓝雨瞪大眼睛欣喜地望着他:“我可以吗?”
  蓝开抱起儿子,足下运起千钧气力,猛地大喝一声跳上峭壁,在峭壁上往来腾跃,如此反复十数次,终于跳上高崖。父子俩面对面躺在崖上,互相望了望,忍不住放声大笑。
  蓝雨慢慢从刚才的刺激感中回复过来,看见那柄剑,不由屏住呼吸靠了过去。蓝开也爬起身来,在身后亦步亦趋地跟着儿子。
  心中神明之物近在咫尺,蓝雨心头激动不已,不由慢慢地伸出手,一点点地凑近那剑身。触及剑身的刹那,一股冰凉之意透体而过,令小蓝雨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蓝开握住他的小手,笑道:“这下满足啦?”蓝雨意犹未尽地看着剑:“爹,这真的是神明留下的剑吗?我也好想有这样一把剑啊。”
  蓝开笑道:“反正大家都相信了是神明留下的圣物,这些年每年年初都要来祭祀这神明之剑。自从这剑出现之后,再没出现过大旱或者是山洪,这么多年里风调雨顺,镇上人丁兴旺,我倒是觉得或许真的是托了仙人的福呢。”
  他看了看日头,道:“该回去了,让你娘发现一大早咱爷儿俩人不见了,不知道要担心成什么样子。”说着一把抱起仍恋恋不舍的蓝雨,按原路下了高崖,往镇上走去。
  快走到天池的时候,蓝开忽地止步。空气中,一股血腥之气扑鼻而来。他狐疑地走到天池边。看见眼前情景,不由变色。
  池边、池水里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尸身,有些尸身上肢体残缺,死状惨不忍睹。蓝开认得那些都是镇上的熟人。再看那天池的水,已经被染成血红,浓艳得刺眼。蓝雨从身后赶上来,蓝开急忙伸手想去捂他的眼:“雨儿别看!”却已经迟了。蓝雨呆呆地看着眼前地狱一般的情景,惊恐地抓住了父亲的手:“爹……”
  蓝开心中骇然:十六年前那白衣人的预言,难道真的一朝应验了?
  一念及此,他愈加担心家里的安危,不敢多想,便把蓝雨举过头顶,一只手艰难泅渡过了天池,上了岸抱起蓝雨就往家那头冲。一路上到处都是死难的邻里,到处都是触目惊心的赤红。最可怕的是,居然没有看见一个活着的。这使得他每往家的方向靠近一分,心中的不安就多了一分。
  赶到家门口,看见那熟悉的家门,他迟疑了一下,一时竟不敢去推开。蓝雨挣开他的怀抱,一把推开门就跌跌撞撞地跑了进去,片刻后传来一声凄厉的哭喊。蓝开急忙冲进去,看见眼前景象,两腿一软,跪倒在了地上。
  妻子与父母都倒在血泊中,脖子上那道致命的刀伤触目惊心。蓝雨趴在他母亲的尸身上,哭得几乎没了只觉。
  蓝开看得目眦尽裂,忍不住仰天悲号。
  短短一个清晨的功夫,人间净土已成修罗场。
  究竟谁会这么残忍?
  便在此时,门外传来一阵阴恻恻的笑声:“居然还有活口。”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执掌风云
从东南席卷而起的时代风云中,深处基层的萧峥无意中抓住一个机会,经历了从潜龙在渊到辉煌腾达的人生历程。
笔龙胆
现代都市连载
超级小道士
花心小道士笑傲都市,御姐女王通吃,萝莉仙子全收!天生五德聚体、身俱流光铠甲的道门高手顾天奉师命入世修行,调戏九尾小狐妖,戏弄极品豪门女,一段诙谐、搞笑、YY的故事由此展开……
老衲不念经
现代都市完结
尖兵使命
他是一个被野狼养大的孩子。中国特种部队的一次丛林行动,让他走出了茂密的原始丛林。狼群当中特殊的成长经历,让他在军队中找到了自己的归宿。 在无数次与死神舞蹈的任务之中,他在原始丛林,在高原戈壁,在冰天雪地,在万米高空,在无渊深海……他用热血诠释无悔的军魂。
黑鹰
军事战争连载
塞外江南
孤儿杨承志大学毕业,随同窗南下打拼,遭遇横祸,无意中发现自小带在身上隐藏身世的玉佩有一个可以种植的神奇空间。 带着这个神奇的玉佩离开繁华的都市,回到贫瘠落后的山村,借神奇玉佩,创家业,寻身世,振中医,一步步把贫瘠落后的乡村打造成花香满园的塞外江南。 “我要用空间带来的机遇,直面上天给予我的操蛋人生”
黄土守山人
现代都市完结
国医无双
医仙陈步重生都市,可与阎王夺命,可与天下争锋。 生活很简单,赚赚钱,泡泡妞,踩踩人,不过如此。 “我不过是将我走过的路,再走一遍!”——陈步
步履无声
现代都市连载
纨绔天才
意外重生,他平南方,进北方,潜龙出海震九州。安内乱,攘外敌,华夏神龙尽显威。且看纨绔少爷如何在势力纵横的大上海翻云覆雨,猎美踩人。他是邪恶的代表,还是正义的化身? 他是金三角最神秘的将军,他更是贪官恶霸的噩梦,老百姓的守护神“城市猎人”。
魂断心不死
现代都市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