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反三国那些事儿》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二 何进的小算盘

  刘备的事情在这里就暂时告一段落了。现在我们把镜头切换过来,看一看当时东汉帝国的主宰者们:皇帝,宦官,和外戚,当然不久还会有权臣。
  朝廷的十大恶人(十常侍)在掌握了重权以后,商议了这么一条铁律,作为升降百官的重要依据。其实很简单,只有八个字: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没几天,事儿果然来了。不久,十常侍之中的赵忠、张让让人向破黄巾的功臣们索要贿赂,不给的话立马让你歇菜。皇甫嵩、朱儁都不肯向恶势力低头,骨气可嘉,他们的下场也是很明白的:立即开除!
  皇帝刘宏大概还觉着不满意,又封赵忠等为车骑将军,张让等十三人都为列侯。
  ——提到列侯这个词语,大家有什么感想吗?先不说汉朝开国皇帝高祖刘邦那句铁律“无功不得封侯”;所谓“冯唐易老,李广难封”,要知道这可是李广奋斗了一辈子都擦肩而过的荣誉呀!现在几个死太监,一没功劳二没门路,凭啥这幸运果都砸他们头上去?
  从此以后,朝政更是乱的不像样子了,甚至已经达到人民沸腾,百姓怨恨的地步了。
  哪里有不公,哪里就有反抗。十大恶人在朝廷里胡作非为,地方上马上就有人又闹乱子了。没多久,长沙有个叫区星的开始祸乱一方;北京(渔阳)一带张举、张纯造反:张举自称皇帝,张纯自封大将军。地方上告急的文书像雪片一样飞进宫里,都被十大恶人扣押着不往上报。
  但是,历史告诉我们:朝政越乱,越需要忠臣的出现,所谓“板荡识忠臣”,就是这个道理。一天,皇帝刘宏正在后花园和十常侍举行宴会呢,出现了一个小插曲,谏议大夫刘陶直接跑到刘宏面前痛哭。
  刘宏一看,这啥情况?喂喂喂,这位爱卿,你咋回事?受委屈了?
  刘陶把头一抬:“皇上啊!臣受点委屈都小事,现在天下都快不是您的了,您还有心思在这儿跟这些死太监们一起喝酒!”
  这回又轮到刘宏懵了:“不是,这国家好端端的,怎么就不是我的了?”
  刘陶:“现在各地的盗贼都在闹事,夺州侵郡都是小case。这都是因为十常侍卖官害民,欺骗您的缘故啊!您看看现在,朝廷里已经没有正直的人了,国家的大祸马上就在眼前了!”
  刘宏还在犹豫当中呢,这边十常侍先演上了——一个个都摘下帽子跪在刘宏脚下哭着说:“皇上啊!您的手下容不下我们,我们是没有活路了啊!您不必怜悯我们,还是给我们每人一块地,我们愿意回家种地去,家产全部拿来充公吧!”(死太监!真不愧是国家一级演员。看你们一个个演的,跟女人撒泼有啥两样?)
  结果这刘宏不知道是脑子已经失去判断能力了还是被十大恶人这假惺惺的表演给打动了,竟然对着刘陶发怒了:“你们家还有保姆呢!怎么就不允许我有几个伺候我的人了?!”说完手一挥,拉下去砍了!
  再说这刘陶真是满腹忠心一腔冤屈啊!他本指望着给皇帝说句好,却没想到会是这下场,顿时气愤不已:我死了有什么可怕!恨的是汉朝天下从高皇帝那儿传了四百年,到今天马上就要完蛋了!!!
  无独有偶,忠臣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在对抗着的。卫兵押着刘陶出来正准备行刑的时候,来一重量级大臣拦住了:“先别下刀,等我再去谏皇上!”——原来是司徒陈耽。
  我们知道汉承秦制,三公九卿构成了整个中央官制体系。三公在秦朝是丞相、御史大夫、太尉;后来汉朝建立,名称又相继发生了改变:汉武帝率先把“太尉”改成了“大司马”,到成帝、哀帝的时候,“御史大夫”和“丞相”也相继被改成了“大司空”和“大司马”的名称。
  东汉开国以后,到光武帝建武二十七年,又将“大司马”改回“太尉”,并把“大司徒”、“大司空”的“大”字去掉,称司徒、司空。——也就是说司徒就是原来的丞相,这派头够大吧!但是没用,东汉的决策大权都掌握在尚书台,三公纯粹只是个摆设,只有说话权,没有决定权。
  他喊那一嗓子之后,立马跑到宫里来质问刘宏:“谏议大夫刘陶犯了啥罪呀要被您给注销了生命?”
  刘宏答:“倒也没什么事——诽谤我的家奴,冒犯了我的龙威。”
  陈耽一听这话,彻底火了:“全天下的人都想吃这十大恶人的肉,您身为皇帝,居然把他们敬为父母;十常侍屁功劳没有,您居然都封他们为列侯;而且封谞当年曾经勾结蛾贼准备当内应——国家都乱成这个样子,您现在还不醒悟么?!!”
  陈耽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没想到刘宏还是含含糊糊来了这么一句:“老相国您消消火。关于封谞作乱的事啊,我们现在还没调查清楚。但是,十常侍里面,难道说就没有一个忠臣了吗?”
  这下陈耽彻底绝倒了,气得直接用头撞台阶来进行劝谏。刘宏也火了,怎么就没完没了了还?给脸不要脸是吧?!那就拿下!跟刘陶一块儿关着!!
  刘宏把他们都关起来,无非是他们都触怒了龙颜,可没想杀他们的意思。这边十大恶人却忍不住了,一不做二不休,当晚就派人在监狱里把这俩人给做掉了。
  但是杀了忠臣,瞒了皇帝,有人造反的事还得去解决呀!别忙,十大恶人会矫诏。马上,十常侍就假传圣旨,任命孙坚为长沙市长(长沙太守),去打发区星;任命刘虞为北京市长(幽州牧),带兵往渔阳去摆平张举、张纯。
  要说这孙坚也果然能干事,不到两月,长沙的区星就被他解决掉了。上表报捷,十常侍大喜,加封孙坚为乌程侯。
  再说刘虞讨张举、张纯这事。刘虞没出发前,代州刘恢就给他写了封信,推荐前安喜县公安局局长、现畏罪潜逃犯刘备到刘虞手里打份工。刘虞正缺人手呢,行吧,就在我这儿干吧!犯罪不犯罪的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刘虞一到渔阳,就派刘备为领军大队长(都尉),带人直接往张举、张纯腹地冲,跟张举、张纯打了好几仗,造反派的锐气已经被挫尽了。加上这张纯平时比较残暴专横,他手下人也不想跟着他打工了,立马有人就把他的头拿来请降了。张举一看大将军张纯死了,估计自己这事也成不了啥气候了,干脆也上吊死了。渔阳这事算是被摆平了。
  刘虞回去打报告称刘备大功,十常侍就下令免去他鞭打督邮的罪责,先授一个下密县的副县长(下密丞),再升高堂县公安局长(高堂尉)。正巧刘备的发小公孙瓒先生这时候也打报告表奏刘备以前的功劳(关键时候还是得靠发小啊!),举荐刘备为郡司马。于是朝廷下旨,再将刘备升为平原县县长(平原令)。刘备在平原县当县长,手里头倒还有点兵马钱粮,跟他在安喜当局长那会儿好了不知道好几个档次!同时,这场运动的主角刘虞也因为剿灭渔阳贼寇有功,被朝廷拜为太尉。
  叛乱也平了,反对十大恶人的也被严酷打压了,按说这刘宏和十常侍的好日子应该来了吧!但是人世间的事情有时候就是这样突然,当你费尽心机把所有事就摆平之后,你才无奈地发现,其实你的好日子也快到头了。
  中平六年四月,荒唐了二十年的刘宏终于接到了上帝发出的邀请函,已经到了他在人世最后一点弥留期了(帝病笃)。刘宏一看自己不行了,又怕老刘家的江山会因为自己垮了而倒塌,便趁着自己最后一口气,下旨召大将军何进进宫,商量后事。
  何进是谁呢?一介屠夫,因为妹妹被送进宫当贵人而一跃成为外戚。隔年,他妹妹又生下皇子刘辩,被成功晋级为皇后。这下何进的权势就更加显赫了。
  我们知道从西汉晚期以来纵横东汉一朝,左右皇权的力量之一——外戚,就是由这样发展起来的。好多人都把女儿当做自己一家攀龙附凤的可居奇货,一旦自家女儿被送进了宫,尤其是生了皇子,也就意味着自己这一家就熬出头了,西汉的王家,东汉的马家、邓家、梁家等等,就是这样起来的。
  但是话又说回来,何进能把自己妹妹送进宫,别人也能依样画葫芦。不久,宫里又进来一位王美人,很得刘宏的宠幸。刘宏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围着这位王美人,往皇后宫里跑的次数自然就少了。这也罢了,关键是这王美人也怀了刘宏的龙种,生下了皇子刘协。这下就彻底威胁到何皇后的地位了。女人的嫉妒心是天生的,现在王美人已经明显威胁到中宫的地位问题了,何皇后怎么能忍得下这口气!思来想去,一不做二不休,为了解决这一难题,只好做掉王美人,让她去另一个世界骚媚去吧!
  过了几天,宫里果然传来了王美人暴毙的消息,皇子刘协便交给董太后抚养。
  这个董太后又是何人?原来她不是别人,正是刘宏的母亲,前解渎亭侯刘苌(刘宏他老爹)的老婆。当初因为桓帝刘志无子,窦太后确定立刘宏为继任皇帝,刘宏当上皇帝以后,就把他亲妈董氏接到雒阳,也一样尊称为太后。
  这个新封的董太后喜欢刘协,曾经劝刘宏立刘协为太子;当然刘宏也比较偏爱刘协,大概是觉得刘协比较像他吧!没办法,哪个皇帝立太子不想选跟他像的!但是这边碍着何皇后,加上中国人立嫡的传统,又一直张不开这口。
  现在刘宏觉得自己快不行了,再不立刘协为太子就来不及了,正准备下旨换太子呢,中常侍蹇硕给他说了这么一句话:“您要是想立刘协为太子的话,就必须先杀了何皇后的外戚何进,以绝后患。”刘宏一听,对呀!当初他老祖宗孝武皇帝刘彻换太子的时候,还专门事先杀了他最宠爱的妃子才下手的,外戚的权势不容忽视啊!所以才有了这召何进进宫的事,说白了就是想把他召来杀了。
  但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刘宏这边和蹇硕在宫里商量呢,不知怎么的就让大司马潘隐给知道了。潘隐和何进的关系还不错,这边何进刚走到宫门口,潘隐就告诉何进:何国舅您千万别进宫!皇上正在和蹇硕俩商议准备杀你呢!
  何进一听:“啥?!准备……杀我?!(泪奔)多亏你告诉我啊……那还去个屁,撤!”一溜烟跑自己家去了。
  何进跑自己家也没闲着,他把这些大臣都叫来开会,准备杀尽这些死太监。正合计呢,坐席上一人挺身而出,说:“国舅啊,我知道您现在特别恨这些死太监。(废话,他要杀你你恨他不?)但是我朝这宦官之祸从冲帝、质帝的时候就开始了,可谓是由来已久啊!现在在朝廷上下都遍布爪牙,势力相当大,怎么能够一下全杀尽呢?万一事情泄露了,这可是灭门的大祸啊!您说呢?”
  何进一看,原来是刚提升为中央警卫团某营营长(典军校尉)的曹*。说的都是实情,也比较在理,但就是不合何外戚的胃口。曹*刚说完,就立马被何进骂了一句:这是朝廷大事,你才刚进来几天啊,你知道个球!
  骂完了曹*,可事情还得继续商量啊!其他的大臣又没有好办法,压根就是旁听来了,何进自己也想不出一个办法来(他要能想出来还用得着请你们来啊),于是大家继续沉默。
  正沉默呢,潘隐来了,他一句话把这个沉默打断了。主要是因为他带来了一个重要消息:皇帝驾崩了!然后他告诉何进:“现在蹇硕正跟十大恶人商量呢,准备暂时封锁消息秘不发丧,然后假传圣旨宣您进宫杀掉你,以绝后患,最后再立皇子刘协为皇帝……”
  何进这边还没说话呢,曹*又喊上了。他一听这话,立马又站出来说:“岂有此理!国舅!现在都看你的了!您现在要做的有两件事:一是赶紧请皇长子刘辩登基(正君位),二是杀死太监(图贼)。”何进一听,这句话说得还在理。(主要是再不这么做,他何进就得完蛋!)马上登高一呼:“谁敢跟我进宫做这两件事?”
  别说,还真有人敢。立马又有一个人出来,“我愿意!只要您借我五千兵马,我愿意杀进宫去,跟您一块儿拥立新皇帝,杀尽所有死太监,扫清朝廷,以安定天下!”说这话的是袁绍。
  袁绍,男,司徒袁逢之子,袁隗的侄子,典型的官二代。字本初,现在当着朝廷的司隶校尉(首都警卫总司令)。
  何进一看有人帮他,大喜,赶紧拨给他五千御林军,由袁绍领着,全身披挂(穿了十几层防弹衣);这边何进带着何顒、荀攸、郑泰等三十多个高级干部一起进入(何屠夫也知道人多力量大的道理啊!),就在灵帝刘宏的灵柩前,迅速扶立皇长子刘辩即位。第一件事完成了,属于刘宏的那一页也彻底翻过去了。
  再荒唐的皇帝死去也意味着一道灵魂的消逝,这里我还得多说几句。
  汉孝灵皇帝刘宏,本来是没有权利继承皇位的,偏偏是命运的捉弄和安排让他扛起这副担子;可命运又偏偏又让他没有那副才能和果敢,最后造成的结果则是汉朝这架已经在桓帝刘志手中脱了轨道的马车在刘宏当政的二十一年继续朝着更加出轨的方向滑落。
  这二十一年,发生了黄巾大起义,发生了第二次党锢之祸,三国历史也正式由这个时候开始奠基,东汉一朝最惊天动地的大事全让刘宏摊上了。这二十一年,宦官的权力开始大肆上升,外戚失势的趋向已经在加强;同时,改守为牧,提前揭开了权臣时代的序幕,不久国家就会陷入军阀混战的危机当中,并且这个危机直接导致了东汉王朝的终结——如果按历史走向发展的话。
  所以,对于已经死去的刘宏,我只能说,他也是一个悲哀者。我们不能过多地责怪刘宏,一件本来就不是你的东西却偏偏让没有能力去*控的你来掌握,这本来就是一种悲哀!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上门女婿
韩东本身是一个“被”退伍的军人。回到都市后,被迫成为了夏家的上门女婿……
貌似纯洁
现代都市连载
鸿途奇才
奇谋算尽官场事,正气浩然天地魂。红颜知己身边伴,悲欢离合生死梦。且看一代官场奇才陆羽,从一个县长秘书到封疆大吏的跌宕起伏官场人生。
风和暖阳
现代都市连载
执掌风云
从东南席卷而起的时代风云中,深处基层的萧峥无意中抓住一个机会,经历了从潜龙在渊到辉煌腾达的人生历程。
笔龙胆
现代都市连载
正道权途
秦舞阳为了照顾为救他而牺牲的好友家人,来到好友老家,上任副镇长不久,就卷入了一场黑恶斗争之中……
冬虫
现代都市连载
王者战神
一个享有全世界最大的财富地位的男人,为了深爱的女人,甘愿放下一切,哪怕失去天下,也要默默守护在她身边,只为给她一生幸福。
小马
现代都市连载
官途青云路
人前显贵,背后遭罪。看上去消遥自在、光鲜亮丽的公务员身份,背后却是三十余年的步步惊心和心泣口哑的锥心之痛。与憎恶之人的同床异梦,与亲爱之人的心绞诀别,与险恶对手的殊死较量,让他在迷惘的摇曳中身心俱疲,但理想的明灯却指引着他披荆斩棘执着奋进,一路红颜相伴,终达青云之巅……
奔云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