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反三国那些事儿》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二 “宁教我负天下人,别教天下人负我!”

  董卓说的没错,良心确实叫狗吃了。像你董卓这样丧心病狂倒行逆施的,先不反思自己自打进了雒阳以后干的这些伤天害理的事,反倒怪别人。不刺杀你还刺杀我呀?你不中枪谁中枪?
  但是董卓一伙显然没有这个觉悟。当时李儒就给董卓出主意说,这肯定有一同主谋的人,等到把曹*给抓到您就可以知道了!
  董卓便通令全国,画下图影(犯罪嫌疑人照片),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广泛通缉,适时抓捕。并限定了悬赏价格:能抓到的,赏黄金一千两(其实就是黄铜,没办法,那时候铜比较值钱),封万户侯;有敢隐瞒不报的,与曹*同罪!!!
  再回头说曹*。
  他从雒阳城里跑出来之后,是一路狂飙他老家谯郡。但是很不幸,在路过中牟县(今河南中牟)的时候,还是被巡警(守关将士)给逮住了,然后拉着他去见县长大人(中牟令)。
  见到县令,曹*赶紧胡乱遮掩:“你们抓错人了肯定!我是做生意的,复姓皇甫,怎么可能是曹*嘛!你看你看,你们肯定是抓错了~嗯嗯?Yahoo~!?”
  曹*这招挺高,也就是我们所说的贼喊捉贼。但是这位中牟县长更牛*,他盯着这位死命东拉西扯遮掩的曹*看了半天,才慢吞吞地说,“行了!你别喊了。我认得你!”
  现场气氛一下子就静下来了。曹*也不说话了,都看着这位县令呢。
  只听他又说:“我前阵子去雒阳办事的时候,认得曹*就是你!!现在这儿装什么*?——那啥,你们先给我把他关起来,等明天拉去京城咱也好邀功请赏!”
  完了,被人认出来了,这下曹*就是不认栽也没办法。唉——!!!等着明天被人跟狗一样带回去再去面对大胖子董卓吧!
  但是人要是走狗屎运了,危险都能绕着过;借用一句话,是报应“时机未到”。像曹*这样的大奸雄,怎么就能让他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呢!那以后的故事情节怎么发展?!
  果然,运气来了。到半夜十二点左右的时候,这位县长大人居然悄悄叫醒几个秘书,派人偷偷把熟睡的曹*摇醒,拉到后院说是要夜审。
  曹*一出来,县令就劈头盖脸地问:“我听说董相国对你那么好,你怎么还要伺机刺杀他?你这种人,算得上是有良心还是没良心?!”
  曹*白了他一眼:“切!我跟你说不明白。像你这样的癞蛤蟆,我跟你说我的天鹅志向能说得通吗?!反正也栽在你手里了,你就把我拉去你那个董相国那儿讨赏钱就好了,扯这些有的没的干嘛!”
  照常人的话,听到这样的话肯定就暴跳如雷了,不打你一顿你不知道啥叫天高地厚;要是碰上董卓那样的愣头青,还动不动要掏出武器来削你呢!可是我们这位中牟县令,居然听了这顿鄙视之后,做了这么一个奇怪的举动——
  只见他什么也没有说,也没发火,甚至还有点笑意;他只是挥了下手,对左右说:“你们先下去吧!本县长要好好跟这位钦犯谈谈。”——都是钦犯了还谈个屁呀!都不怕降低你政府公务员的资格?
  他可不这么认为。等左右人都下去了之后,他只轻轻回了曹*一句,“哎,你呀,不要小看我!我只是没有碰到赏识我的老板罢了!”
  曹*也没仔细听他这句话里蕴含的深意,还是大发他的感慨:“我祖上世世代代都吃的汉朝的粮食,如果不好好报效国家,跟禽兽有什么两样还?我以前跟着董卓混,只是想趁机宰了他而已!现在这件事没有搞定,这只是天不让我成功而已!”意思你们可以慢慢理解,如果你理解为我曹*骂你们这些人跟着董卓混是禽兽的话……也行!反正我什么话都没有说。
  没想到县长大人还是没发火,仍然态度很好,“那,你现在从雒阳逃出来,准备去哪儿?亡命天涯吗?”这其实就是在试探曹*的志向了!
  只听曹*大义凛然地说了如下一段话:“我准备直接回我家乡去,当然,不是扎根农村,不是支援建设——而是要假托皇上的旨意,联络全天下的军阀,当然还有大大小小愿意行动的亡命之徒,大家一起来做豺狼董卓的掘墓人——这才是我内心真正伟大而狂放的愿望啊!”
  什么叫魅力?这就叫魅力!在光荣理想的伟大感召下,我们这位没见过英雄的中牟县令立马被枭雄曹*给震慑住了,他立即激动地拜倒在了曹*的牛仔裤下!
  县长大人不仅亲自给曹*解了绳索,扶上座位,还由衷地赞叹道:“您真是天下第一忠义的人啊!”
  这就有被忽悠了的感觉了。平心而论,现在的曹*或许是忠于汉室的,但这不代表他会永远忠心下去;有朝一日,当你看到一个挟天子以令诸侯、接二连三拔除汉愍帝刘协身边不利于自己拿捏的因素的曹*,当你看到许田打猎的时候曹*的跋扈和嚣张,当你看到刘协的两任老婆连续被曹*弄死,当你看到曹*也会像董卓一样玩弄刘协于股掌——你还会相信他是所谓天下第一忠义的人吗?我想,答案或许不要很久,其实只需到三天后的晚上,我们这位悲催的被忽悠者就可以明了一切了。当然,这将和现在的感觉完全不同;因为他现在还飘忽在自己想象出来的巨人曹*的伟大光环里呢!
  曹*一看他这么崇拜自己,虽然心里已经默念了N句“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但是面子功夫还是要做一下的。他也起来回拜,并谦虚地请教这位县长大人的大名。
  县长恭敬地说:“偶像,你不用客气的!请坐,我叫陈宫,表字公台。我老妈和老婆孩子都在东郡(今河南东北、山西西部)呢!但是,今天有幸让我邂逅到了您——我的偶像,我真是无比荣幸。为了报答命运之神对我的眷顾,我决定:抛弃官位,放弃妻儿,跟您一块儿跑路!”
  曹*一听,甭提有多高兴了。(废话!能不高兴么!都落魄成这样了还能遇到一个粉丝不说,关键这个粉丝还甘愿为了自己抛弃家人财产!)当天晚上,陈宫就收拾好了姓李和路费,跟他的偶像曹*俩人一块儿换了套衣服,各带一口武器,骑着马狂奔故乡谯郡而来。——偶像的感召还真是大呀!!!
  走了三天,跑到成皋(今河南荥阳西北)这个地方,天色已经很晚了,看来得找夜店了。曹*说,不用!看见前面那片林子里透出来的灯光了吗?陈宫点头。曹*又说:“那里住的有一人叫吕伯奢,是我老爸的结拜兄弟!也就是……我的干叔叔吧。反正天也黑了没地儿住了,不如我们今天晚上就去他家蹭一晚,顺带问问我家的消息——你觉得呢?”
  陈宫:“这么爽?!还是偶像有方法呀!”
  俩人走到房门口敲门。但当时谁也没想到,就在一会儿以后,就会因为一场小意外而引发一大堆事情;同时,在这个事情中会因为曹*一句无意的吐露,让陈宫彻底认清他这个所谓偶像的真面目,并且俩人最终会因为这句话彻底分道扬镳,老死不相往来。当然这是后话了。
  一听到有人敲门,房屋的主人吕伯奢出来开门,一看是自己多年不见的侄儿,吕伯奢大加意外,随之是久别重逢的莫大惊喜:“啊~!是你!乖侄儿!你咋来了?!!多年不见,快快快,进来坐进来坐,好小子,还是那么壮实……”
  突然,吕伯奢想到一件事:“哎?我听说朝廷这阵子正在到处通缉你呢!你爹都因为这事偷偷跑路到陈留去了。你怎么跑到我这儿的?”
  曹*借机把崇拜他的陈宫拉到他叔叔面前,骄傲地说:“要不是碰上我这位粉丝啊,我怕是早都已经粉身碎骨啦!怎么样,传奇吧?”
  曹*是开玩笑的,可是长辈的心意却是不能省略的,吕伯奢赶紧谢谢陈宫:“多谢你仗义救了我侄子!你这样,快进来上坐,今晚你们就在我这里歇了!我老头子保证把你们招待得美美的!”——说完这话,吕伯奢赶紧进去吩咐老伴儿安排去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又出来了:“唉,我家没啥好酒,今天碰上你们了我高兴!等我去西村给你们弄一瓶来助助兴。千万等着啊!”说完,老头乐得赶紧骑驴飞奔而去了。
  我们知道,曹*这人之所以被人称为奸雄,绝大部分因素是因为他奸诈多疑。他的多疑是出了名的。没想到,这会儿工夫,又犯了。这俩人坐着聊天呢,好久了还等不见吕伯奢回来。正焦急呢,忽然听到后面传来一阵磨刀子的声音,曹*这疑心病又犯了:他磨刀子干啥?难道……想杀我?
  一想到这儿,他赶紧低声对陈宫说:“我们家跟这个吕伯奢也不是特别的熟,再加上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现在他去这么久了都不回来,现在他家这声响又不太对,莫非……有诈?我觉得我们俩还是先窃听一下的好,免得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呢。”
  陈宫一听,有理,就去听听。
  俩人悄声溜进茅草屋后面,正准备听呢,突然传来一个声音:“不如绑着了再杀,你觉得怎么样?”曹*一听,“坏了!果然有预谋啊!看来我们要是不先下手,肯定会被他们给灭口的!还愣着干嘛,事不宜迟,下手!!”
  俩人赶紧冲出去拿着宝剑就砍,不一会儿,吕伯奢家八口人全被干掉了。举动很疯癫,结果很伤感——俩人砍掉所有人之后,进去厨房搜查,原来绑着等着被杀的却是一头准备用来招待他们的猪!
  没办法,闯祸了!因为曹*的多疑,吕伯奢一家八口全部死于非命。陈宫一看直跺脚:“唉!都是因为你的多疑,我们错杀好人了!!!”
  因为这是自己俩创造出来的一场杀人现场,怕再迟会被人发现,俩人也顾不得埋怨了,赶紧出去跳上马跑路。还没跑二里路呢,吕伯奢回来了。俩人一看,唉!他哪里有什么密谋啊!他跑了一趟,还真是给俩人买了两瓶酒和一些蔬菜瓜果回来的!
  陈宫的脸顿时红透了,简直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这个实诚的老人。恰好老人也看见他俩了,觉得很奇怪,就问:“哎~我正准备好好招待你们俩呢,你们俩去哪儿啊?”
  陈宫不知道怎么说,曹*还厚着脸皮忽悠了一句:“唉!我们是罪犯,不敢在您这儿耽搁,您还是快回去吧。”
  吕伯奢越发奇怪了:“不是刚才还说好的吗?我现在已经交代家人杀一头猪款待你们了,你看我这些东西都弄下了,就待一晚上能有什么事呢?!你们还是快跟我回来吧。”
  陈宫还在迟疑状态中,曹*心理素质过硬,这话听了也当没听见,更不管他叔叔咋想,反正是立马一拉缰绳就是个跑。陈宫一看曹*跑了,也只好丢下一个人纳闷的老头赶了上来。
  没想到曹*这脑袋又抽风了,他是走了几步突然又回来了,一看吕伯奢还站那儿发愣呢,正好,就故意问他这叔叔说:“哎!叔啊,你看对面那来的是谁?”
  吕伯奢很疑惑,下意识地回头去看。可是就在这个瞬间,丧心病狂的曹*突然拔出剑来直接把吕伯奢给砍死在驴背上了。——各位观众,曹*的脑子是被门挤了吗?还是他突然神经病发作了?
  我们很疑惑,陈宫也很疑惑:偶像这是怎么了?要不要送他去精神病医院啊?但他还是撑着胆子问了一句:“刚才我们杀他八口人是纯属意外;现在你这好好的又杀人家是为的哪样啊?难道你真的精神恍惚了?来,我问你啊,这是几?”
  曹*一看,“切!搞什么飞机呢!我一切正常!你看啊,我要是刚才不杀他,他跑回去一看,他们家八口人全被我们俩杀了,肯定不会轻易善罢甘休。万一他去报案把我们给告了,警察来了你我跑得了吗!所以我都是为我们好啊!”
  陈宫还是没法接受:“可是……你这样不是滥杀无辜么!”
  ——你知道曹*来了一句什么话?对,没错,就是很经典的那句台词:“管他呢!宁教我负天下人,别教天下人负我!只能怪他自己倒楣了!”
  ——居然没有一丝一毫良心不安?还认为自己做的很应该?陈宫已经对这个自己曾经的偶像彻底失望了。我的偶像就是这样一个冷血心肠丧心病狂的家伙吗?就算他知道自己错了也不知道悔改,最起码没有一丝不安?居然还会说这么一句极不要脸的话来给自己找借口?!!唉,算了,我真是看走眼了!当我眼瞎了吧!
  这以后,陈宫是再也不说一句话了,他对眼前的这个曹*已经彻底寒心了。
  当晚后半夜,跑了几十里之后,俩人总算碰到一个小旅馆了,终于有地方投宿了。喂饱了马之后,曹*先睡了。——要不要这么没心没肺,还睡得这么心安理得?!
  旁边陈宫看着是越想越气:丫丫的,我当初真是瞎了眼!还以为这个曹*是个多伟大的东西呢,竟然抛弃了官位跟着他一块儿玩命,没想到他居然是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你看他居然还好意思睡得这么香,九条人命呢跟没事人一样?MD,还有没有天理王法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逆袭之路
清纯动人的校花,美丽可爱的邻居姐姐,单纯靓丽的女神……对于范彬这种学渣而言,她们都是可望而不及的向往,但自从脑中闪过了那道金光,范彬开始了自己的逆袭之路!吊打学霸,收服校花,快意碾压,怎一个爽字了得!
我吃西瓜
现代都市完结
误入官路
周胜利大学毕业后,因接收单位人事处长的一次失误延误了时机,被分配到偏远乡镇农技站。他立志做一名助力农民群众致富的农业技术人员,却因为一系列的变故误打误撞进入了仕途,调岗离任,明升暗降,一路沉浮,直至权力巅峰……
陈酒
现代都市连载
大明风流
大明弘治末年,土地兼并严重,王朝矛盾集聚。内部倾轧如火如荼,外敌犯边烽烟四起。内忧外患,一触即发。 一名现代人穿越成为大明顶级外戚,本以为能安安稳稳的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谁知等待他的命运将是被未来的嘉靖皇帝‘斩于西市’。 不甘引颈受戮的命运,奋起抗争才是正途。且看他如何辗转腾挪扭转乾坤。成就一番辉煌大业,留下一段大明风流。
大苹果
历史架空连载
逆袭
大多数的单位斗争,起于人事调动,止于背景对决……
钓人的鱼
现代都市连载
扶摇直上青云路
杨尘光大学毕业之后,顺利通过了选调生考试,本以为能够一展身手,谁曾想被发配到了穷乡僻壤,而且一呆就是三年……
翌日登基
都市其他连载
官路高升笔记
十万狂花如梦寐,一片冰心在玉壶。叶三省如何穿云而来,乘风破浪,成为披荆斩棘的哥哥。
庹政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