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大明国贼》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翻阅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一章 炸到明朝来了

  田承嗣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处墙跟下,浑身上下都觉得酸痛,田承嗣试着活动了一下身体,感觉全身筋骨没有出问题,现在田承嗣的脑海非常的乱,一个记忆是自己喝醉了酒,从城墙失足摔下来的,一个记忆自己是二十世纪侦察兵出身,退伍后所在的单位破产,自己不甘心贫困潦倒,走上了贩毒的道路,后来被政府通缉,逃到了金三角躲避,靠自己的打拼逐渐成了一大毒帮首领,就在今天田承嗣去自己的地盘上的酒楼吃饭,不曾想整座酒楼都被炸毁,自己就躺在了这里。
  一阵凛冽寒风吹来,田承嗣冷得全身哆嗦,不敢再躺在冰冷你的地上,于是慢慢的爬了起来,靠在墙根儿有一股尿骚味,田承嗣透着圆月的微光,这才看清楚自己身上的装扮,一身的古代公子哥的衣袍,田承嗣连忙用手拉了拉衣角袖袍都是真的,田承嗣暗道自己恐怕是穿越了。
  自己现在不是二十世纪的侦察兵出身毒帮首领,而是被人暗算炸死了,可是很多事情断断续续的记不很清楚了,倒是来到了这个古代的情况非常清晰,总之两个田承嗣重叠在一起了,自己现在的身份是明朝的田承嗣,大明崇祯皇帝的宠妃田秀英的弟弟,父亲田宏遇作为国丈,权势滔天富可敌国。
  姐姐是崇祯皇帝的宠妃,田家铁狮子胡同可是京城最炙手可热的地方,不过田承嗣就是一个文不成武不就的世家纨绔,空领着一个神机营的小军官职务,却从不去点名应卯,成天交接些狐朋狗友,进出的都是京城八大胡同之类的花街柳巷,因此老爸田宏遇是非常的不满意田承嗣。
  这时田承嗣才想起来,今天自己不是跟礼部右侍郎魏藻德的儿子魏忠诚,国子监祭酒李建泰的儿子李胜平在八大胡同的翠玉楼喝花酒,后来去了红牌赛貂蝉的闺房,悔不该服了大茶壶卖的“金枪不倒”,赛貂蝉那婊子倒是舒服了,原来的那个田承嗣耗尽元阳嗝屁了。
  还好田承嗣和魏忠诚、李胜平为了顾及父亲和家族的名誉,三人都是隐姓埋名去翠玉楼的,不然翠玉楼的人知道死的是当朝国舅,恐怕会连夜弄到什么地方埋了,不知道埋在土底下还能不能够完成穿越。
  田承嗣暗骂这屙尿都结冰的天气,把人甩在这个尿坑旁边,分明就是谋财害命嘛,田承嗣恨不得一把火烧了翠玉楼,不过想到不是翠玉楼的赛貂蝉弄死了身体的前身,自己也不一定能够完成穿越,于是把翠玉楼这笔账记着,也不好意思去见魏忠诚、李胜平,就抖了抖臭烘烘的衣袍,哆哆嗦嗦的离开了翠玉楼墙外尿坑。
  田承嗣走了一段路才慢慢想起自己是在外城,回田府内城的城门关着的,听鼓声才四更天,这让田承嗣站在十字路口不知道如何是好,这时一队巡夜官军路过,截住了田承嗣进行盘查。
  田承嗣依稀记得自己系得有腰牌,连忙从腰间摸起来给巡夜官军查看,领头的官军对着火把细看,这个鬼鬼祟祟的家伙,居然还是神机营的一个把总,领头的官军对田承嗣说了声误会,就带着手下继续向前去了。
  田承嗣摸了一下身上的东西,还好一样都没有丢失,不知道是翠玉楼的信誉好,还是翠玉楼的人怕沾了死人的东西晦气,现在田承嗣心里有了底气,记得附近巷子里有一个自己曾经玩过的小寡妇,田承嗣照着记忆找了过去。
  田承嗣转了两三个弯,来到一处小院面前,冷得哆哆嗦嗦的田承嗣透过满月看见门上的木牌子,知道小寡妇院子留有客人,不知道为什么田承嗣心里涌起一股醋意,猛的在门上兽环敲了起来,清脆的响声传出很远的地方。
  田承嗣断断续续敲了一会,就听到院子里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夹杂着脚步声,接着门后传来娇滴滴的声音:“哎,是哪位贵客在敲门呀。”
  田承嗣等了好一会儿了,于是没好气的说道:“快开门,你家相公回来了。”
  娇滴滴的声音说道:“莫胡说,俺可是寡妇人家,家里没有三尺高的男子,你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吧。”
  田承嗣冷得受不了了喊道:“胡媚娘,我是田公子,你快开门吧。”
  门后胡媚娘迟疑了一会说道:“奴家认不得什么田公子,请公子自便,须知道寡妇门前是非多。”
  田承嗣急了说道:“胡媚娘,我是铁狮子胡同的田公子,只是想进屋取个暖,银子照付,不会打搅你生意的。”
  “吱呀”一声院门打开了,一个娇小的人影一把将田承嗣拽进了院子,那人影娇声娇气的说道:“哎哟,田公子你好久没有到胡姐这里来了,可把姐姐给想死了。”
  胡媚娘一边说一边插上了院门的门杠,然后靠着田承嗣朝屋里走去,刚垮进正屋门槛,屋里一个披着半边稠袍络须胡汉子,左手拿着一盏燃着的桐油灯,右手指着胡媚娘骂道:“烂婆娘,嫌大爷的银子没有填满你那个坑吗,妈的,还要招小白脸。”
  胡媚娘媚笑道:“哎哟,杭大爷,只是奴家的亲表弟,你可不要胡说八道啊。”
  姓杭的络须胡汉子说道:“表弟,嘿嘿,一表三千里,来拱你那个洞洞的都是你的表弟。”
  田承嗣瞪了姓杭的络须胡汉子一眼对胡媚娘说道:“找一间暖和的屋子,本少爷要睡一会,你们该干嘛就干嘛。”
  胡媚娘连忙把田承嗣往一间屋里带,可能是田承嗣没有多话,姓杭的络须胡汉子以为田承嗣是个软蛋顿时脾气看涨:“小白脸,你今天搅了大爷的好事,还不给大爷赔不是。”
  胡媚娘连忙说道:“老杭,这是田公子,你不要乱来。”
  姓杭的络须胡汉子说道:“什么田公子、土公子,惹到我杭大爷,不死也要他脱一层皮。”
  胡媚娘急了吼道:“老杭,你这是在找死。”
  田承嗣听不下去了说道:“喂,你是什么东西,居然敢在本公子面前嚣张,简直是不知道死活的东西。”
  田承嗣一边说一边抄起了一条长板凳,姓杭的络须胡汉子见了哈哈大笑道:“小白脸,你知道大爷是谁,北七省赫赫有名的青竹帮京城分坛四大值事之一。”
  田承嗣听了骂道:“我呸,不就是一个破地痞流氓吗,说得自己是一个什么大人物一样。”
  田承嗣嘴上说着手上在动,一板凳向姓杭的络须胡汉子身上砸去,姓杭的络须胡汉子闪过,顺势拖过一条方凳骂骂咧咧来战田承嗣,胡媚娘连忙上前抱住姓杭的络须胡汉子,并在他的耳边嘀咕了几句话,姓杭的络须胡汉子听了是又惊又惧。
  举着方凳犹豫一下说道:“胡媚娘,你可不要骗我,不是我航某知道你所言不实,小心大爷叫上帮里的兄弟们轮了你,再把你沉到永定河底里去。”
  胡媚娘媚笑道:“杭大爷,我怎么敢骗你呀。”
  姓杭的络须胡汉子悻悻道:“噷,本值事正有要事,不跟你这个小白脸计较,下次可不要被我撞到。”
  姓杭的络须胡汉子说话透着发虚,甩下方凳抓稳身上的稠袍夺路出了正屋,一溜烟的出了胡媚娘的小院逃之夭夭了,胡媚娘连忙去上了院门门杠,然后回到正屋对田承嗣媚笑道:“田公子,怎么想到到姐姐这里来了。”
  田承嗣说道:“给本公子铺床,本公子想睡一会。”
  田承嗣说完摸出一锭十两重的银子放在正屋的桌子上,胡媚娘看到田承嗣给出银子眼睛直冒光,要知道这是胡媚娘四五天的包夜价,遇到田承嗣这样年少多金的公子哥儿,简直就是人财两得嘛,这时的胡媚娘半边身子都酥了。
  胡媚娘媚声媚气说道:“田公子,跟奴家来吧。”
  胡媚娘连忙把田承嗣拉进了自己的卧房,胡媚娘的卧房还是非常洁净雅致的,可是田承嗣想到刚才那个姓杭的络须胡汉子才从大床上起来,磨磨蹭蹭的不肯上床就寝,胡媚娘看出了田承嗣的心思,立刻给田承嗣把整个大床说的铺盖被单都换了,田承嗣这才脱了外套躺进了新铺的大床上。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惊涛骇浪
天上掉馅饼,最美县花主动委身下嫁基层科员,这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许一山出身农门,捡漏当了公务员,官场中尔虞我诈,生活中受人欺凌。他从不放弃,永不言败,从一个小科员逐渐成长为一方大员,最终抱得美人归。
天下南岳
现代都市完结
至尊神婿
入赘三年,活得不如狗。一朝崛起,岳母小姨子给跪了。 岳母:求求你别离开我女儿。 小姨子:姐夫我错了……
狼牙土豆
现代都市完结
踏上青云路
因为得到美女欣赏,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笔龙胆
现代都市完结
超能黄金瞳
穷小子杨俊偶然间开启了透视眼,哪个姑娘身材最好?哪张彩票会中大奖?哪个古墓有宝藏?哪座山脉有金矿?他可以知晓这个世界上的任何秘密……从此过上了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的风流潇洒人生。
傲娇小山竹
都市其他连载
做局
普通人做事,聪明人做式,高手做局。 随着老板突然出事,职场春风得意的乔梁遭遇重挫,随即又被妻子背叛,更可怕的是,他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精心布置的圈套……
易克1
现代都市连载
龙刺
危机四伏,利刃出鞘! 全球追击,虽远必诛!
绝对零度
军事战争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