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洪荒寻芳录>>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一章,古董黑剪,玛雅天祭

  1689年,号称蜀山的峨眉和青城等派集体飞升,当日霞霭满天,凤鸣九霄,蔚为壮观。
  当然,这和我们没关系。
  2003年,一个自称张小凡现实中叫萧鼎的男人,自称大竹峰弟子,闯入仙侠世界,诛仙一出,众神喋血。
  当然,也和我们没什么关系。
  2006年,小道消息传来,一名叫周青的青年,执剑破穿时空,再现上古神话,谱写一曲传奇之旅。
  这仍然和我们没有关系。
  2010年,泰山迎来巨变,有人说,看到了巨大飞碟降落而下,也有人说目睹了九个钢铁疙瘩拉着一副青铜巨棺,贯穿虚空,震撼宇内。
  当然这更加和我们没关系。
  人活在世世上总是要活着的,我们的主角也在为了活着奔走在古玩市场上……
  “什么?假的?您会不会搞错了?难道这不是唐朝时期的古剪吗?”
  只见一双青筋突兀的双手重重的拍在柜台上,青年男子剑眉倒竖,一双星眸直视着前面的中年人,棱角分明的脸上分明写着“这怎么可能”。
  “你这臭小子,你这是在质疑你明叔的水平吗?”自称明叔的中年人浓眉一颤,脸上怒色霎时显露,冷声说道。
  明叔显然有些不悦,指着台面上一把锈迹斑斑的黑色剪刀,说道:“哼,就凭你?还唐朝呢,那你倒是说说,哪里烙印着唐朝的痕迹,亏你还是考古学专业的优秀毕业生呢。”
  青年名叫萧碧,南华大学考古专业的毕业生。
  “明叔,我……不是,”
  萧碧被明叔这么一讽刺,一抹血红从脖子朝脸上涌,直抵耳根,却依旧没有放弃心中那份期望,指着上面那暗红发黑的锈迹激动地道:“明叔,您再看看,您看这样式,这色泽,还有这锈迹,这纹路,怎么可能只是民国的物件儿呢?您再仔细看看,这、这最少也是宋朝以前的呀!”
  萧碧心中不甘,那可是自己一大早起来在古宝街瞄了近一天的成果啊。
  还是一个长得斯文儒雅的摊主说这黑剪可是从一座古墓中掏出了的,难道那斯是骗人的不成?
  萧碧摇了摇头。
  第一眼看到这把黑剪时,一种异样的感受在心中掀起涟漪,那黑剪似在心底扎根,挥之不去。
  仿佛在它黑色的形体之中,在那暗红黑紫斑迹之内,掩藏着的是绝世珍宝!
  三个月来,萧碧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仿佛那一眼,看穿虚妄;那一眼,化石为宝。
  “看?还有什么好看的!萧碧,明叔就跟你说吧,就算再看上一百遍也改不了这事实!”
  “……”
  萧碧眉头一皱,脸上掠过一丝怒意。我极品?我极品怎么了?你大爷的,老子可是交了钱的!
  看着转身过去的明叔,萧碧咧嘴一笑,“只怕您是上了年纪了吧。”说罢,毫不犹豫地走出了鉴定所。
  “你!”
  明叔气极,自己不过五十,怎么上了年纪?明叔一脸愤怒地指着青年远去的身影,重重的冷哼了一声,“岂有斯理,你个臭小子,霉运当头,还敢这般说老夫。”
  嗯?呸,怎么称呼自己为老夫了,难道真的老了?
  萧碧走出明叔的鉴定行,那双星眸此刻失去了往日的光彩,、如同行尸走肉般走在街道上。
  这时,天空突然下起了雨,深秋的雨,却冷入心骨。
  这一刻,萧碧的心乱了,握着四万块买来的废铁黑剪,只觉心比天冷。
  意外的冷雨,遣散了密集的人群,纷纷躲避在街道的两旁,擦拭起散落在脸上的雨滴。
  然而,此刻的萧碧,却显得格外的怪异,神情有些迷离,脚步却有些沉冗,一步又一步,任凭风雨打落在脸上身上,冷落在心底。
  不知不觉中,萧碧走到了自己的租房,站在门前,抬头望了眼,尽在眼前的门锁,萧碧英俊的脸庞出现一丝痛苦。仿佛看到了在这道门内,那间一室一厅一厨狭窄得容不下几个人的房子。
  萧碧抬手轻抚着那褪漆的房门,似乎脑海中记忆起当初的画面。
  那日里,怀抱着佳人,信誓旦旦地要在明年里,买一座大房子,来装载他们的爱。
  那日里,他承诺了要给她美满的下半辈子,物质,钱财,无缺……吱……
  掉去红漆的房门突然被打开,如剥去一层隔膜。萧碧那右手正好温柔地抚摸在一张秀脸上,绝美无暇。
  “啊……”
  突然出现的一只手,显然惊吓到了开门之人,皓月般的双眼闪过慌张之意,整个人不由得后退了一步,顿时绝美的脸颊脱离那双大手而去,那温馨的画面刹那被打破。
  “萧?你怎么了?”声音如黄莺啼鸣,又温柔似水,让人心底不由变得舒适了起来。
  听到女子那关怀的声音,要是以往,萧碧即使再多的苦与累都会深深藏在心底,对她微笑以待。
  然而,此刻的他却异常的难受,满腔的惭愧无处散溢,涌上心头,化作一滴泪,划过菱角分明的脸。
  “对不起.”
  说话的却是苏雅,萧碧一愣,眼中闪过一丝疑惑,看向苏雅,却看到了苏雅那闪闪躲躲的眼神以及香肩上的背包。
  “是不是因为于明浩?”
  碧霄心中冷然,眼中怒光喷涌,一只大手紧握着黑色大剪刀,刀尖渗入掌心,红色的液体缓缓的流出,却又悄悄地消失不见。
  “我们分手吧。”突然苏雅的声音变得很平静,却比刚才的冷雨更透彻萧碧的心扉。
  “小雅,别开玩笑了,我们一起进去吧,傻瓜,今晚我亲自下厨犒劳一下你。”
  萧碧突然心中一沉,却笑着说道,左手举起,想要接过苏雅背后的背包。却被苏雅侧身躲开了。
  “我们不合适。”此刻苏雅的声音显现更冷了,躲开萧碧注目的神光,那漂亮得无法形容的眼瞳中染上一丝血红。
  咣当……
  萧碧身体刹那间僵硬了,右手中的黑剪掉落在地面,竟然戳出一个小洞。然而此刻的萧碧哪里还顾及这些。
  “我们适合的!我们怎么不适合!小雅,你告诉我!什么叫适合?我们一起生活了四年,难道……还叫不合适吗?”
  “是不是于明浩那浑球干的?你告诉我啊,我去灭了他!”
  萧碧感觉他的心是那么的纠痛,那撕心裂肺的痛苦,瞬间如找到了泄口,愤怒地拿起似乎重了几斤的黑剪,欲冲出楼梯口。
  “萧碧,你给我站住!”苏雅看着愤怒狰狞的萧碧,大声叫道,那张完美的脸上却是泪似雨落,皓齿紧紧咬住香唇,娇躯巨颤,“你整天只知道在古宝街闲逛,却从不理会家里的柴油米盐,你说,我能幸福吗?”
  你说我能幸福吗……能幸福吗……能幸福吗?
  萧碧呆愣住了,苏雅这句也深深刺破了他的心?自己能给她幸福吗?
  不能!现在的自己可谓是一无所有.又怎么给她幸福?就连之前那小小的承诺,也无法实现。
  苏雅走了,待萧碧回过神来,已经人去楼空,如今只剩下他孤单的一个,昏灯孤影,瘫坐在地板上,一脸的痛苦。
  突然,萧碧拽紧黑剪,忙急地站了起来,扯开双腿,便飞奔了出去。
  不!这不是苏雅的想法,一定是那人又强迫苏雅的!一定是!然而,却再也看不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仿佛一转眼便消失无踪迹。
  雨线密集如无缝隙,冰冷而刺骨,萧碧疯了一般,逮住一个个模糊的背影,便撤过来一看,却发现不是那熟悉的面孔,惹来一句句神经病以及臭骂。
  情,总是在不经意丧失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是爱的那么的深那么的烈。
  紧紧握住手中的黑剪,满心的愧疚化作一股力量,那黑剪宛深陷在血肉里。
  忽然,一道道黑色的气体重黑剪中弥散出来,似无数的触手在吸允着萧碧的血液。黑剪的尖部发出耀眼的金光……
  “妈妈,快看,那个大哥哥手上发光耶。”
  只见一个小学生模样的女孩忽然朝萧碧看了过来,突然惊奇地说道。
  “尽瞎说。快走吧,外面冷着呢”牵着小女孩的妇人捏了捏女孩粉嫩的脸颊,却不由好奇地瞥看了一眼站在雨中的萧碧。
  “真的……是!”那妇女瞥见萧碧手中金光熠熠生辉,刚要走出的步伐定在了那里,双眼凸兀,一副惊世骇俗的模样。
  “啊,魔鬼啊!”
  妇女一声惊叫,周围的人群也纷纷循声看来,却看到一名英俊无比的青年站在冷雨中,手握着一道金光,神色冷峻如弑神,众人瞬间惊悚得快速逃窜。
  那位妇女慌忙抱起小女孩,慌忙逃离。
  萧碧并没有知道这一切。冰冷的雨湿了全身,萧碧只感觉世界塌了一样,压在自己的身上,喘不过气来,又仿佛掏空了心,世界之大,再无归处。
  原来,她就是他的世界,她就是他的一切。
  “帮我办理前去墨西哥的护照和机票!”萧碧拿出一个山寨版的手机,拨通后,嘶喊道。
  那嘶喊声震得那头差点失聋,电话那边还没来得及说话,萧碧便挂断了。
  然而他想了想,再次掏出手机,拨打了过去,咆哮道,“马上!”
  萧碧抬起头,凝望着远方的天空,目光坚定、执着!
  你会在吗?
  玛雅,是一个充满无尽神秘的国度,就像它给世间展示了太多的传奇、神秘。比如金字塔内天马行空的图形,比如异能的发现,再比如古怪的历法,末日之说。
  眼前的蓝天白云下那神奇壮观的石头砌成的金字塔,你只要站在那里,就会感受到天地的奇妙,仿佛有着那一股神秘的气息牵引,充溢着游客的灵魂。
  萧碧站在玛雅金字塔的石阶上,在人潮人涌中四处寻望着那道熟悉的身影,眼中露出急色。
  忽然,萧碧瞥见通往塔尖的石阶上方,一道朦胧的身影缓缓地朝着塔顶走去,那道身影与自己脑海里面的倩影正好重合。
  是小雅!
  萧碧当即迈出步子想要追上去,但是一道枪声响起,旁边的一人应声倒下,几滴红色的液体溅到自己的脸庞,萧碧立即蹲了下来。“这……枪声!”
  萧碧一脸凝重地看着倒在血泊中的男子,他眼神瞪得很大,一副难以相信之色,死不瞑目。
  “小雅…”萧碧抬头,眼神中带着坚定,没有害怕,反而非常担心那道正往塔尖走去的倩影。
  当一个人心中担心的东西超过自己的性命的时候往往就会做出一些疯狂的事情来,就比如现在的萧碧。
  “混蛋!”玛雅遗址的另一处,一名白人壮汉大声怒骂了一句,冷眸如刀光剑影,斩向不远处驾着枪支的黑人青年,用英文咆哮了起来,“混蛋!谁叫你开枪的?滚回家干你马子去!”
  听到这,那名黑人青年那黑色的脸庞不由一红,继而苍白了起来。
  这不是要卸掉自己的徽章吗?想到这里,身体不由一颤,手指似乎脱离了大脑的遥控,砰砰砰,又是一阵枪声,盖过那些尖叫声!
  “我泄!”
  白人壮汉大怒,此刻的他恨不得一枪毙了这愚蠢至极的黑鬼。
  昨天,联邦从暗道收到消息,南非最大的贩毒集团又有了新的行动,而交易地点竟然在这玛雅文明遗址。
  为此,国际刑警在这里埋伏了整整一天,眼看就要到手了,却被这黑鬼放了空枪,这能不让人气愤吗?
  雨越下越大,啪啪啪,呼啸直下,急凑得如四处逃窜的游人,嘟嘟嘟的一阵枪声划过天际,数枚子弹斜穿而至,落到了黑人青年周身,击起一阵火花。
  “塔顶!”白人壮汉作为国际刑警,望着那地上的子弹,一目了然,道出了毒贩的位置,随后便对着耳机,轻声说道。
  众人目光对望了一眼,便快速地移动,借着暮色,朝西面石阶奔去,企图登上塔顶,一举剿灭这团的贩毒分子。
  黑人青年,也没有含糊,甚至比众人的速度更加迅捷,快速地前进,形若鬼魅。
  然而,潜藏在塔顶的贩毒分子仿佛先知一样,嘟嘟嘟的枪声不断,阻止了警方的前进步伐。
  惊慌失措的游人被这场警匪枪战吓呆了,特别是那些逗留在石阶上的游人面对两方的对战,深切感受到了“让子弹飞一会”的“美妙”,以及雨点的冰冷,看到不时倒下的人,众游人的脸色无不惨白,双腿哆嗦,就害怕自己一步走错,下一步就到了黄泉。
  噼里啪啦的雨滴拍打在萧碧的脸上,竟然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疼痛,或许感受到穿梭在周身的子弹带走了一位位游人的生命,萧碧的心中更加着急了,急凑得如此刻的雨。
  吼!犹如地狱蛮兽般的嘶吼声,萧碧双眼变得通红,目光紧盯着那最顶端,双腿宛如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衍生,瞬时间让他有了无穷的力量,飞快的朝塔顶掠去,在急雨阻扰下,竟是与死亡赛跑。
  夜幕彻底笼罩着整个大地,大雨倾洒其间,四周完全看不清,只剩下那哒哒哒发出的枪火星光。
  这宛如一场屠杀,将游人堵在四面石阶上,子弹夺走一颗颗生命,献血染红了这千年石阶。
  萧碧终于登上了塔顶,第一眼望去了,便看到了塔顶的一切,这是如陵墓一样的塔台,塔台散发出古朴的气息,恍惚中,宛若看到了玛雅人进行着神秘的祭祀!
  祭祀!
  想到这,萧碧的脑海突然出现游人一个个倒下,鲜血染红石阶,血流成河的那一幕幕。
  萧碧眉头紧皱,一丝不安的感觉突然在心底萌生,瞬时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雨越下越大,到了此刻竟然倾盘直下,雨水打着的双眼,有着睁不开的沉力,浑身湿透的萧碧,努力睁开双眼,四处寻找这什么。
  这就在这时,一道倩影出现在萧碧的眼前,瞬间吸引了萧碧的眼球,紧接着萧碧的呼吸变得越发紧蹙。
  他的全身竟然在这一刻颤抖了起来,双眼突兀,就这样望着这道背对着自己的身影,想要叫喊,却发现自己张了张口,喊不出半点声响。
  只见那道身影缓缓走上那座塔台,双脚踏着雨水,在塔台的中间,倩影素手探天,口中吟唱起神秘咒语,声音时断时续,时慢时快……
  看到这一切,萧碧心底的不安越发激烈了起来。
  而随着音阶不断高昂了起来,那直落的雨线竟然出现惊人的弯曲,这一刻萧碧惊骇的看到了雨线竟然被神秘的力量撕扯,生生散开了那古老的塔台。
  这时一道道气息从四面染血的石阶上奔涌而来,而随着那道倩影的吟唱,那倾洒在石阶上的雨水席卷着那些死去的游人的献血朝塔台上方汇聚。
  此刻的萧碧精神差点崩溃,饶是四年来接触到许许多多诡异的器物,也听闻诸多的传说,然而,正真看到如此诡异的画面,也是一时接受不了.她,是我的小雅吗?
  是吗?
  古老塔台轻轻颤抖,在四条血龙即将相撞的那一秒,一道光芒从古老塔台上迸发而出,射向虚空,撞向血龙。
  四龙交泰,重新融合成为一团血球,高悬在塔台上方,宛若那道身影高举着的素手,触手可及般。血球旋转,散发着妖异的光芒,每一转直径便缩小一分。到了最后,只剩下人头般大小的血珠。
  这时,哒哒哒的一阵声响,两枚子弹贯穿夜色,朝塔台上那道倩影打来。
  “不!”
  萧碧嘶声震天,宛若震断连绵的雨水。只见他一脚踏出,竟然踏出了两三米开外,直接扑向那道倩影,一把推开了那道倩影。
  噗嗤……子弹袭来,一瞬间,洞穿腰间,鲜血直喷,然而那英俊的面容满心一笑“小雅……”
  倩影倒在了塔台上,探向苍穹的双手柔软垂落,而在天空中旋转着的血球,拍的一声,砸落在地,黏稠血腥的液体弥漫整个塔台。
  倒在地上的萧碧并没有就此断气,翻过身去,左手轻抚着女子身上的衣裳,那是苏雅的!萧碧没有闻错,因为衣服上带着一股苏雅特有的凝水清香。
  然而待到萧碧抚摸上那名女子的脸颊的时候,却发现一股陌生感,很是肥腻,绝不是苏雅的细嫩。
  “你……你不是小雅!”
  萧碧心中一惊,随即又是一沉,他发现这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她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穿着小雅的衣服?那么小雅如今又在哪里??
  情绪激烈波动,带动着伤情的加速恶化,萧碧每说一句都大口的吐出鲜血。他别过头来望着夜空,苏雅的身影出现在雨幕中,那清秀脱俗的容颜定格在虚空中,直至他的眼孔开始涣散。
  突然,萧碧那开始涣散的眼瞳中倒影出一道黑人青年的身影,那青年突然朝自己诡异地笑了笑……
  他……又到底是谁?
  “冲!”白人壮汉终于登上了塔顶,他一挥手便下令将躲在偌大的“陵墓”中的贩毒分子围剿。自己也率先闪身进去,随后跟着大概二十来名便衣刑警。
  而在白人壮汉进去之后,一道黑色身影,在夜幕的掩盖下,迅即朝塔下掠去。
  “相信上帝会好好招待你的”
  到了塔基的黑人青年突然掏出一样东西,然后轻轻一按,在夜幕中留下那两排白的不像样的牙齿。
  砰砰砰……
  巨大的爆炸声从塔顶的“陵墓”传出,还在庆幸的数百幸存的游客尖声叫喊,绝望的声音震荡天宇。
  轰……
  就在黑人青年离去的时候,塔台上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股如闷雷般的声响,继爆炸声后传遍整个玛雅金字塔。
  雨一直下,倾泻不停,宛若淹没世间。夜空中惊雷奔至,轰鸣直响,闪电交织,吞天末日。
  然而那古老而神秘的塔台竟然没有丝毫的破损,而萧碧以及那名女子也在爆炸声后,尸骨无存,留下的却是一把剪刀,黑色中竟然流溢着金色光芒。
  轰轰……
  又一次响起,塔台剧烈地颤抖了起来,沾在台面的血精竟然缓缓地没入那古老的塔台里面,突然一股氤氲的气息散发而出,弥散整个“陵墓”。
  轰轰轰!
  急促的闷雷声响起,只见雷电交织夜幕突然发生急剧地变化,玛雅金字塔的上空,如破开了黑帘,露出点点星辰光芒如瀑泄下,五星贯空,如一道光芒串联成珠,绚烂无比。
  远古塔台突兀抬升半米来高,塔台之上,展现出一副神秘光图,然而这光图却被一把黑剪遮掩。
  图中光线串联,在黑剪的遮掩下,似乎有星月沉沦,万物初始,一种古朴的气息萦绕,宛若一个世界伊始。
  五星连珠,就如玛雅人预言下的此夜永世沉沦。只不过,除了玛雅金字塔的上空外,别处尽是漫天雨幕。
  五星串联成珠,正应对着那副神秘光图。突然一道光柱从五星连珠之内迸射而出,光图迸发出耀眼光芒,与光柱连接了起来。神秘光图发出熠熠光芒,无量光芒迸射散落。
  突然,黑剪在无量光芒中剥去黑色的锈迹,散发出金色耀眼光芒,一道蛟龙的悲鸣声从光柱中响起,只见金蛟腾空而去,顺着光柱撞开了虚空。
  轰地一声!
  天地俱颤,万物失聪,星空中被撕开了一个巨大的裂痕……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花都小保安
阔太太唐婉跟神秘的情人在宾馆销魂的时候,儿子忽然失踪了,案情正自扑朔迷离,丈夫忽然又出了车祸,一切都似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幕后操纵,却又无迹可寻,不曾想,最终侦破此案的关键证据竟然要依靠一个小保安。
微风
现代都市完结
女总裁的桃运兵王
“战龙”老大隐退当司机,本想享受太平生活,却不知女人比敌人还可怕。女总裁、女老师、女警察、女秘书……美女虽然养眼,数量太多全是麻烦。
黑夜不寂寞
现代都市连载
绝代医王
他,被所有人认为就此落魄,谁都不知道,在他们已经忘记他时,他却已经强大到只能让他们仰望。
农民哥哥
现代都市连载
浪子邪医
丰韵迷人的老板娘喝醉了,老板居然要阳顶天送她回去,还有这样的好事?阳顶天开心了,一口答应下来,却没想到,这是一个陷阱……
九月鹰飞
现代都市连载
上门女婿
韩东本身是一个“被”退伍的军人。回到都市后,被迫成为了夏家的上门女婿……
貌似纯洁
现代都市连载
上门为婿
为了父亲三十万的救命钱而替小舅子顶包三年,出狱之后却发现美丽又冷艳的老婆竟然…… 这是一个上门女婿的崛起之途!
良人待归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