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从50度灰到58度光>>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回乡

  从50度灰到58度光
  是的,我曾经可以说是中国版的克里斯蒂安?格雷。如果我不写这个标题,你可能只知道奥巴马,但是2015年风靡全球的电影《50度灰》你一定看过或者听过。克里斯蒂安?格雷是富可敌国的企业家:有钱、霸道、爱好SM。我也有钱、霸道、不爱SM,只穿XL。记住,是曾经。对了,我叫齐敛。在国外旅游,出差的时候,护照上那个叫LIANQI的人被人称作MR.Qi,我喝着德国啤酒,法国红酒,日本清酒用一口流利的德语,法语,日语跟当地的辣妹们聊天,或者一派天朝土豪的范儿跟老外谈判,玉树凌风,气宇轩昂,换个词叫气势凌人。在深圳我的集团公司里,我是几百员工口中的老大,朋友们和我那漂亮妩媚的老婆都叫我老齐,其实我不老,和深圳许多年轻有为的人一样,我30岁当总裁,40岁成立集团公司,这一家科技企业马上就要在美国上市,对于一个身高183公分,体重70公斤,还有着美髯公胡须的中年男子来说,财富与地位就像我们中国古代男人的蟒袍玉带,尊荣倍显。白手起家的我,回忆起只会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父亲,我只觉得他太无能,如果不是我自己咬牙切齿寒窗苦读苦尽甘来,我可能和他一样还在高原上晒着脊背修理地球。不过我的父亲总算给我取了一个好名字:敛!敛财的敛。我目光敏锐,商机一抓一个准,大学毕业来到深圳工作真是如鱼得水,顺风顺水,而那个父母一辈子厮守的家乡,自从出了老家读书后,除了寄钱,我几乎很少回去,那个记忆中的家乡,竟然有比欧洲还要遥远的感觉,我甚至都不大记得它的模样,只记得父母的脸总是晒得红彤彤,脊背总是弯得很低很低,这一生,我都不会弯腰!
  然而,命运却在此刻撞了我的腰。悔不该听合伙人怂恿,大手笔投资搞什么信贷金融生意,合伙人卷款潜逃,大投资人撤资,小投资人以死相逼跳楼,我遣散数十年的积蓄打官司赔偿才没有身陷囹圄,几乎要上市的企业一夜之间破产,灰飞烟灭;我那妩媚的秘书太太此刻要与我割据离婚,竟然还拿出了许多私人侦探拍摄的出轨照片,其实那都是我应酬时逢场作戏搂着的miss,她以此来抢夺我的那个在香港读小学的女儿。为了女儿,我几乎净身出户,豪宅宝马一夜之间都成了黄粱一梦。在香港那个单身公寓里,我贫困潦倒,抽烟喝酒吃垃圾食物,帅气的霸道总裁不到半年里成了邋里邋遢大腹便便的中年大叔,幸亏女儿就读的圣士提反书院附属小学是寄宿制的,否则整日看到如此低迷的老爸恐怕会难过。女儿大眼澄澈,青睫如扇,天真纯净,笑起来就像窗台上的moli花,洁白芬芳,无声的美好……想起了女儿,我的眼角滑落了一颗泪,热热的。我多久不曾掉过眼泪了,十年,二十年?是的,我不是个好老板,我太贪心,以至让数百员工如今只能暗淡收场,曾经的豪言壮语成为了他们心中纸上的饼,他们也有儿女要养哦;我也不是个好丈夫,当初娶了孩子妈妈不就是贪图她的年轻貌美,郎财女貌来换,就不要怪她树倒猢松散;我也不是个好儿子,父母亲不愿意来都市生活,我竟然只是寄钱表表心意,连接个电话也是三言两语就挂了,上一次回家看两老是几时?但是,至少我是真心爱女儿的,我什么都没有争取,唯独争取了离女儿学校最近的单身公寓。明天就要去接女儿放假,我赶紧去楼下理发修理胡须,就算再难受,也不能让女儿难受。在学校门口,我看见女儿呆呆地站在那里望向一辆辆驶过来的小轿车,她一定是在寻觅爸爸的白马,可如今我是打的过来的,我下了的士,愣了一会儿,十几秒后才开始招手:儜儿!儜儿!那一身白色抽短蓬蓬裙的女儿,一双小红鞋配着长白袜,宛如一朵小花骨朵儿瞬间绽放了,她简直是飞奔过来,投入了我的怀抱,嘟嘟的小嘴亲在我的左脸上:daddy,Imissyou!
  乖女儿,我也是!
  在我破产后见过许多人的惊讶,白眼,惋惜……,我的女儿只看到了她的父亲,她兴奋地牵着我的手,对一个前所未有一直一直注视她的爸爸体现出了她满满的快乐。
  儜儿,去哪里玩呢?
  嗯,Daddy去哪里就去哪里。
  我抱着女儿,站在初冬却依旧像夏天般浓郁繁盛的街头,竟然眼前一片灰暗茫茫,不知该何往,此刻响起了手机铃声,竟然是父亲的来电:“儿子,儜儿放假了吧,带她回家吧!”
  “回家!”这两个字竟如天籁一般让我觉得动听,“嗯,回家,带爷爷的儜儿回家。齐儜这个名字也是爷爷取得呢。”
  “Daddy,爷爷的家在哪里?”女儿奶声奶气的声音如黄莺般清脆悠扬,却好似给了我一记蒙棍,
  天啦,我的儜儿6岁了,竟然一次也没有回过家乡,生下儜儿的时候,爷爷奶奶说要过来看她,我竟然残忍地拒绝了,耳根此刻好烫,此刻穷途末路才懂父母之心,是否已经太迟?
  我低下头,抱紧女儿,“爷爷的家在很遥远的地方,那里有很多的牛羊。”
  “好耶,我要去看羊羊!”
  这是我当上老板以后,第一次带女儿坐火车,坐惯了轿车飞机的女儿却是欣喜万分,一张红润的脸蛋紧紧地贴着火车窗户,注视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一会说那是什么,一会说这是什么,要是之前,我肯定会把她抱下来,免得细菌沾上她的脸,而此刻,我却觉得孩子看得见的快乐比什么看不见的细菌要重要多了,人是自然的产物,没有那么矜贵。
  看见一座山连着一座山,过了一片湖又一片江,近了,近了,家乡在望,我却前所未有的像个孩子一般紧张起来,一会检查一下行李箱是否还在行李架上,一会看看手机是否还有电,曾经那个嚣张又淡定的霸道总裁竟然又像一个孩子一般紧张起来,近乡情怯呀!
  “祁连站到了!”列车广播员甜美的声音响起。
  “我们到了,乖女。”
  我的家乡祁连县,“祁连”系匈奴语,匈奴呼天为“祁连”,祁连山即“天山”之意。祁连县因地处祁连山中段腹地而得名,隶属于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北邻古丝绸之路的首要通道甘肃河西走廊,故有青海“北大门”之称。
  刚一下车,就发现了两个灰白头发的身影,原来是我的双亲来接车,他们的脸蛋依旧红彤彤,如今看来却是健康的红润,两位老人看到我和女儿,眼角眉梢都是笑呀,一道道皱纹都是笑的花瓣。
  “快叫爷爷奶奶!乖女儿。”
  女儿有些腼腆,却依旧俏生生乖巧甜甜的叫了一声:“爷爷好,奶奶好!”还行了一个标准的鞠躬礼,看来女子学校的教育的确不错。
  母亲几乎是半弯着腰疾走到女儿身边,抱起来女儿:”乖孙女,我们回家咯。”
  父亲和我相视,我的紧张局促,他却在淡定从容中隐约透出疼惜,不容分说地像迎接凯旋将军一般接过了我一个背包,拍了拍我的肩膀就大步流星地走在了前面。
  是的,必须给我引路了,我真的已经忘记了回家的路。
  一个背略弯的老人走得如此矫健,一个明显发福的大个子一身许久不曾熨烫的名牌西服,灰蒙蒙的,好生狼狈,越贵重的衣服越需要伺候,乏人打理的名牌西服上那手绣的“齐敛”二字在下车时竟被扯歪了,勾出了几根丝线。手上的LV行李箱还不及父亲手上那个姜黄色的背包实在。这个背包竟然是当年读大学时父亲送给我的礼物,兜兜转转近20年,我为什么还会保存它,这一次为什么又选择了它,是想告诉父亲我没有忘记它,还是一直就爱着它!
  老家的房子在山岭上,有些高度,从南到北,我穿得实在少,女儿已经裹好了事先准备的羽绒服,而我却本能的认为穿身西服就好。我错了,回家要走一段路,越走天越近黄昏,小时候熟悉的小坡竟然也变得陡峭起来,或许是近期完全没有锻炼,竟然有些小喘,60多岁的妈妈抱着女儿都没有喘气,我有些惭愧起来。
  ”你穿得太少了,“母亲说,”刚回来,可能还没有适应高原,会有高原反应的。“
  ”哪有那么娇气!“父亲的声音依旧很严肃,”回家喝杯青稞酒就好了。“
  ”不碍事,从小在这里长大,怎么会有高原反应,我只是有些冷罢了。“我赶紧解释。
  终于快到家了,儜儿早就自己下来,一个人迈开腿去追赶爷爷。房子还是之前的房子,只是翻新了一下,小小的院子,温馨得很。
  一进门,我立刻蹲在了火炉旁,儜儿的额头却细细沁出了汗珠,这丫头穿得多又活泼,自然会有些热了。
  吃了妈妈做的饭,儜儿立刻困倦睡觉了,我和父亲围坐在火炉旁话家常。
  “爸,我离婚了。”
  “你之前电话跟我说了。”
  ……
  “爸,我公司倒闭了。”
  “我知道。”
  ……
  “有什么打算?”父亲见我缄默,主动问我,我的心灰意冷,他全收眼底。
  “没有什么打算,在香港继续打工,送儜儿读书,那个学校学费贵。”其实半年以来,我一直在寓所里苦闷度日,根本没有去找工作。
  “先不说这些,来,喝酒。”不知道什么时候,妈妈已经端来了家乡特有的青稞酒。
  我赶紧摆手:“不喝,不喝!在外面喝怕了。”
  这些年,我不知道喝过多少应酬酒,花酒,不知道醉了多少回,我是真的怕了!
  “怕什么?”父亲一声大喝。
  “怕,怕醉,怕头痛。”我结结巴巴道。
  “这个酒是可是我们高原上的茅台,是58度的青稞酒,暖身,不上头,其他酒可以不喝,家乡酒一定要喝。你喝了它就不会冷啦,一个大男人缩头缩脑窝在火炉边算什么?为父难道还会害你不成?”
  父亲气吁吁,一口气喝掉了小半碗。
  见父亲生气了,我才端起剩下的半碗,酒水澄澈无比,在灯光下略显橙色,母亲温热了,青稞特有的植物清香冒进了鼻尖,那是小时候躲迷藏的茫茫青稞呀,好熟悉的味道,我没有再犹豫,一饮而尽。半碗下喉,但觉脊背暖暖的升腾了热气,我打了个嗝,似乎浑身都舒畅了,眼睛也温润起来,片刻就觉得温暖起来。面积不大的小屋此刻包裹在橘黄色的灯光下,氤氲在青稞酒香气里的我,话也多了起来,父子两个促膝而谈,小酌大欢,这个青稞酒喝起来绵甜净爽,醇厚丰满,竟然余味悠长,父亲说这是我们高原独有的酒,只招待自己最亲的人,我没有醉,却又想哭又想笑,都是真情流露,母亲只是陪坐,无言。
  已经是半夜,屋外的温度已经是零度以下了,久别团聚的我们竟然毫无倦意,也毫无冷意,
  我向久违却最亲的人倾诉完衷肠,前所未有的轻松愉悦。
  “没有想到喝这酒真的不会头痛?”细想一晚上慢慢喝的酒也不下两碗了,我竟然神清气爽,于是情不自禁赞道。
  一听见儿子夸赞,父亲得意得胡子也翘了起来,“这个酒可是用祁连山脉的雪水酿造的,纯粮固态发酵,当然是酒中的珍品。”
  父亲一向好酒,种了一辈子的青稞,也酿了一辈子的青稞酒,自然也品出了最好的青稞酒。看到父亲如此开心,此刻的我如此心甘情愿做一个俯首低眉请教的好儿子:“怎么酿造的?”
  “这是个秘密!”父亲竟然也会幽默,他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不要卖关子啦!”母亲帮腔,慈祥地看着我,像小时候看我一样。前几年,她看我的表情都是仰视的,有些焦急茫然,因为我总是在说家里这不好,那落后。而此刻,我坐着,她站着,满眼的爱意再次宠幸了我,我眯缝着眼睛笑着感谢母亲。
  “好吧!”父亲郑重其事地说,“一次酒母,在适当的时候添曲,分开批次喂饭,配料要高要浓,让它多边发酵,清蒸四清,最后土窖藏至少三年才成。当然,这样品质的青稞酒也必须在我们青藏高原这样无污染的高寒气候环境才酿得出。”
  我一听,佩服得不得了:“原来小小一杯酒,如此多的讲究呀!记得小时候我看您喝酒就像喝水一样,我以为这酒很容易得。”
  “臭小子,你以为这酒是天上下的雨水呀!你看我们这里气候清寒,如果不喝有高度一点的酒,怎么能够在寒夜里抵挡寒气,又怎能再牧牛放羊的时候抵御寒风呢?你喝了这58度的青稞酒,现在摸自己的胸口,是不是很暖和了?”
  “早就暖和了,我的手都好烫了。”我哈哈大笑。
  “嗯,所以呀,男子汉大丈夫不是一定要大富大贵,却一定要有梦想,梦想多少要有些高度,才能让人热血滚烫,在困境里也不放弃,一直走下去。”父亲语重心长地说。
  原来如此!我恍然大悟,父亲真的用心良苦。
  “爸爸,我不是没有梦想,我之前离开你们就是为了梦想,那个时候我多么拼搏进取呀,可是,……到头来,还不是一无所有。”我低下头,又陷进了灰暗里。
  沉默,是全世界代表无奈的举止。你不说话,我也不说话了,然而北风呼呼吹响窗棱,似乎在告诉我们,你觉得绝望无奈了,风却不会止。
  “你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吗?”父亲突然一改态度,正色问我。
  我惊讶地抬起头,“当然,齐敛呀!儿子不肖,但是父亲取得名字当然是记得的,儜儿的名字也是爸爸您取得。我一直觉得您最会取名字。”
  我不是拍马屁,在我志得意满时,我是真心觉得父亲给我取了一个好名字。
  “你知道怎么写吗?”
  “当然知道。”我用手指蘸了一点酒,在木桌上写下了“齐敛”两个字。
  “可是,儿子,你虽然会写这两个字,却不认识这两个字呀。齐敛的谐音就是我们的家乡祁连,而敛字是要你记得时刻提醒自己记得收敛,不要太贪心呀,一个人如果不知道敛步反思,也不知道谦卑自控的话,总是会刹不住车,会出事的。”
  原来父亲的本意是让我收敛,不贪心。此刻醍醐灌顶的我,突然就泪盈满眶,如若我早一点懂父亲的用心,就不会有今天的下场呀。我走得太远,太急,以至我忘记了我来自哪里,忘记了自己为什么要出发。
  我不全了解父母,甚至误解了父母,父母却最了解我。父亲再次递给我一杯酒,“干了它,永远记住,梦想绝对不只是赚钱,如果梦想就是赚钱,未免也太低了,人,需要更高一些梦想。”
  “人,需要更高一些的梦想?”我如梦语一般喃喃重复父亲的话,陷入了沉思。
  “你想想看,这些年你拼搏奋斗在外至今,哪些东西溜走了,又得到了什么?”父亲顿了一顿,“能够经得起时间考验,留下来的才是真正属于你的,有价值最宝贵的东西。”
  是啊,蓦然回首,相比我失去的万贯家财,我还有天真纯净的女儿,还有爱我如初的父母,还有这一个质朴却温暖的家。端起手中的酒,再次凝视这杯深情厚意的酒,我仰喉直落,掷地有声道,以后我要追寻一种更有高度的梦想,如这杯酒一样朴素清醇,却足够滋润温暖人心。
  “好样的!”父亲竟然举杯敬我,我呆住了,在我最富有的时候,在我周游世界潇洒的时候,我的父亲都没有这样夸过我,我哽咽了,母亲的眼眶早就红了,父亲双手举杯,一双长期劳作的手如苍松一般丘壑纵横却有骨有节,银丝在灯下闪烁,泪光在闪烁,那一抔清澈的天山雪水酒入了我老父浩瀚的心怀,我从来没有这样痴痴地仰望过父亲,也前所未有的觉得那个灯下的身影如此高大,高到了一个我穷其一生也无法企及的高度。
  炉火竟然渐渐燃作灰烬了,我不觉冷,浑身滚烫,恨不能紧紧拥抱这两位为了我的一生燃尽自己的老人,往事一幕幕爬上心头,如果不是父母亲披星戴月劳作,如果不是他们勤俭节约送我读书,走出县城,走到北京,我怎么能够有机会去瑞士滑雪,去日本泡温泉,……就是历经了繁华,也看尽了沧桑,才愈发明白天真于我的可贵,亲情于我的可贵,质朴于我的可贵。
  天亮了!母亲说,炉火暗淡,灯光黯然的时候,一道黎明的曙光透过天山的雪,从天而降,我知道那是58度的光,是一种引领我向上给予我新生的光。
  我坚定地说:”爸爸,我打算卖掉香港的公寓楼,回家乡推广这种温暖人心的酒,相信公寓的钱足够供儜儿读完中学。”
  “不需要,儿子,你把公寓出租供儜儿读书岂不更好?爸爸妈妈这里积蓄了一点钱,都是你平日里孝敬的,你先拿去用,爸爸妈妈用不着。”母亲返身去卧室拿出了一个存折,存折上点点滴滴都是我平日里自以为是送的生日礼物,中秋礼物等等,全部都是++,几乎没有取出过,我一个183公分的汉子,终于低下了头紧紧地抱着矮小的母亲,哭得像个孩子。
  “不要哭!天亮了会有更多的美景呢。”父亲笑了,像个未卜先知的圣人。
  嗯,天亮了,我回家了,千辛万苦才找到了这一条回家的路,我期待更多的惊喜。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美女的贴身医圣
实习医生被开除,鲜血意外流进一本古书,得到医术传承。艺术针灸、驱鬼辟邪、风水玄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成就一代医圣。
一念
现代都市连载
商路局中局
霸道女总裁、军旅铁血痴心女搭档、红尘妖娆女子,无不对其倾心付出一切,可无人知道他早已心若荒草、身似草芥! 倾心所爱之人视其为仇人,至亲父母与之断绝关系,且看小人物如何混商界,成就一方霸业!
三人行
现代都市连载
商梯
在中国做生意,一半是交易,一半是关系; 没钱时有多难,有钱时就会多狂欢; 每一个大亨都是嗜血的鲨鱼,从差两万娶不起老婆,到挥金如土夜夜笙歌,这中间经历了多少血腥,只有张小驴自己知道;
钓人的鱼
现代都市连载
妖孽鬼才
韩梓宇做梦也没有想到,凭自己这样的条件竟然能娶到一个倾国倾城的女神做老婆,他更加没有想到,新婚之夜,酒醒之后,睡在自己边上的不是自己的老婆,而是老婆的姐姐。
老翁
都市其他完结
透视邪医混花都
穷学生陈轩,无意中获得绝世邪医传承,习得医道圣手,开启透视神瞳,从此纵横花都,恣意风流! 各路极品美女纷纷而来,陈轩表示我全都要!
徐幻
现代都市连载
与女神荒岛求生的日子
一场空难,一切未知。当李辰醒来时,已在荒岛……与一位女神、两名空姐,开启了一场神秘之旅……
曾家小少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