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我和美女老总》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但讲无妨

  第二天吃过早饭,韩远开车带着妈妈来到了黎山公墓。
  韩远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
  公墓修得很漂亮,松柏长青中竖着一块块黑色的墓碑,让人感觉到生命安息后的宁静。
  推销公墓的是个年轻的小伙子,不停地介绍着黎山公墓的风水——
  黎山公墓位于海河的东边,背倚黎山,面向海河,鲜花满园,紫气东来,视野和风景极好,占据了天时地利,拥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人辛苦忙碌了一辈子,最后选择在这里安家落户,是最明智最好的归宿——
  韩远陪妈妈沿着公墓的小路不停地转悠着。
  老太太也不说话,就那么用心地看着,时不时站在那儿远眺海河,偶尔发出一声微微的叹息。
  韩远走过去搂着妈妈的肩膀,他知道妈妈在想什么。
  父母都已经老了,爸爸又重病躺在医院,现在面对他们的,就是生命最后的归宿。
  站在这个墓园里,看着这么多长眠在地下的先人,心里那份对生命对生活的不舍自然而然涌起。
  没有几个人能真正淡然地面对死亡,因为每个人都有对生的渴望和对亲人的难舍。
  “妈妈,我们先回去吧——”
  转了几圈,韩远忍不住说道。
  “远啊,今天我们就把这个事儿定了吧!”妈妈说道,“总是要定的——”
  韩远很想说以后再说吧!想到死亡,想到父母有一天要安息在这里,他心里还是有些不得劲儿。
  可是话到嘴边,他又咽回去了。他不能让妈妈不高兴,这是妈妈心里的大事儿。
  当然,也是迟早要办的事儿。
  “好,听您的!”韩远说道。
  “那就选这两块吧!”妈妈指着她跟前的这两块墓地说道,“这里视野开阔,正好面对海河,又在这个开阔的弯落里,你爸爸一辈子与世无争,就喜欢安静,这个地方他会喜欢的——”
  韩远点点头,“好!”
  妈妈眼光不错,这两块墓地位置确实很好。比其他的地方都开阔,周围的树木也更葱茏,花草更茂盛,在整个墓园里是相对独立的位置。
  推销员一听他们要定下来,马上拿出合同给韩远看。
  韩远仔细看了看,都是一些霸王条款,使用期只有二十年,之后要续交使用费!每年还得交管理费!真是太过分!
  要是秦始皇的墓地也是这么收费,那他得交多少钱?
  看完了他递给了妈妈。
  “我眼睛不好,你看好了就行!”妈妈说道,“把手续办了!”
  推销员自然是喜不自禁,马上领着他们到墓园办公室去办手续。
  韩远按照推销员的指引,签合同,按手印,交钱。霸王条款也无法改变,只能接受。
  这两块墓地比较大也比较贵,加上各种各样的费用,总共花了十万多。算起来,每平米比现在的房价足足要贵一倍多!
  韩远觉得真他妈的是抢银子啊!难怪有人说死不起了!当年的荒山这么一拾掇,就成了寸土寸金的香饽饽,大家抢着买。
  手续办好了,妈妈显得很轻松,终于办好了一件大事儿,了却了她的一桩心愿。
  “远啊,这事儿我会找机会告诉韩近的,你先别跟他说——”妈妈叮嘱道,“你爸爸那儿,我也会说——”
  韩远点点头,妈妈想得太周全了。他觉得自己好惭愧,作为家里的老大,这样的事情他都没有替父母想好。
  吃过午饭,韩远陪着妈妈到医院里看望了爸爸。
  爸爸的气色不错,看到韩远又是一个人来,念叨着:“我的大孙子呢?”
  “去姥姥家了!”韩远说道。
  “啥时候回来?有日子没见到我孙子了!”爸爸说道。
  “快回来了,谷妍的假期顶多有一周,加上双休日也就十天左右,这都过去一周了——”韩远说道,“泓儿一回来我就带他来看您!”
  爸爸高兴地点了点头:“好,我就喜欢我的大孙子——远啊,将来孩子大了,还得送到部队去锻炼,男人得当兵!当兵锻炼人!”
  韩远不敢违抗爸爸的旨意,马上说道:“好,听您的!”
  其实,他心里不愿意孩子继续走他的老路。
  当兵对一个人的成长确实有很大的好处,可是转业退伍又是一个很大的人生转折。很多军人转业后都没有什么大发展。当然,也有发展得好的,可那毕竟是少数。
  在医院里陪爸爸聊了一会儿,韩远先开车回家了。
  晚上要去丽晶酒楼参加马新军的饭局,他先回家睡一觉。
  六点整,他开车来到了丽晶酒楼。
  刚下车,就意外地看了老板娘阿蓝。
  阿蓝拎着包,穿着蓝色的职业套裙,头发依旧盘起来,和前几次他看到的形象有些不同。
  不过依然是那么漂亮,那么干练。
  “韩大哥,你好!”阿蓝笑意吟地过来打招呼。
  “你好,蓝总!”韩远笑道,“这是要去开会?”
  “呵呵,还真让你猜着了!晚上有个会议,我得提前过去——”阿蓝笑道,“韩大哥,有个事儿想请你帮忙。”
  “你说——”韩远很干脆地说道,却不知道自己能帮她什么忙。
  “市里推荐我去参评省优秀女企业家,需要组织材料,我想请你帮忙推荐一个能人来帮我写写,您看怎么样?”阿蓝说道。
  韩远马上笑道:“行啊,当然行!这是好事儿,我给你介绍一个笔头子一流的记者,保准把你的参评材料写得像报告文学一样精彩!”
  “呵呵,那真是太感谢您了!”阿蓝高兴地说道,“我就知道找你准没错,你那儿可是集中了海西省最能写的大手笔们!”
  “呵呵,是的,我们这里写手如云!”韩远笑道,“你的材料什么时候要上交?”
  “赶得比较急,下周就要上报到省里,只有一周的时间了!”阿蓝说道,“如果可以的话,明晚我请你和那位大手笔一起吃饭,地点在绿野农庄,咱们边吃边聊——”
  韩远点点头,“行!”心里却觉得奇怪,阿蓝怎么不在她自己的丽晶酒楼请他们,而要在郊外的绿野农庄?
  “太好了!韩大哥,谢谢你!”阿蓝高兴极了,没想到韩远这么爽快答应帮忙,“我先去开会了,再见!”
  “再见!”看着阿蓝高挑的背影在眼前消失,韩远马上给林甜打电话。
  写这个材料,非林甜莫属啊!
  林甜接到韩远的电话,很高兴地答应了。
  韩大哥让她办的事儿,那还用说吗,百分百办好!
  第二天下班后,韩远开车带林甜赶往绿野农庄。
  “韩大哥,是哪位企业家啊?”林甜问道。
  韩远要她办的事她满口答应,却是对对方一点儿都不了解。因为信任韩远,所以她压根儿没问就答应下来了。
  “美女企业家。”韩远笑道,又补了一句,“和你一样——”
  “哈哈,韩大哥,你这么说我可乐死了!”林甜笑道,“我可不敢和巾帼豪杰相比——”
  “以后就可以了——”韩远笑道。
  林甜嘴角漾着笑意,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韩远。
  听韩远这么讲,她倒是很期待马上见到这位美女企业家。
  四十分钟后,车子到了绿野农庄。
  好大的一个农庄!绿野农庄是海州做得最好的一家农庄,集休闲旅游度假与一体的风景区。韩远还没有进来过,只是几次路过这里。
  韩远和林甜刚进大门,就看到阿蓝满面春风地迎了上来——
  “韩大哥,欢迎欢迎!这位就是你说的大手笔吧?”阿蓝握着韩远的手,目光却是落在旁边的林甜身上。
  没想到韩远带来的竟是这样一位文文静静柔柔弱弱的仙女妹妹!敢情海州报业不仅人才济济,还是美女如云啊!
  “林甜,海州都市报的记者,上海交大毕业,文笔一流——这位是蓝总,今天你要采访的主角。”韩远介绍道。
  “林记者,你好你好!”阿蓝马上握着林甜的手道,“美女加才女,认识你很高兴!里面请——”
  “蓝总好!”林甜握着蓝晶的手问好,心里不禁好一阵感叹,果然是个倾国倾城的女强人!
  眼前的蓝晶大约三十五六岁,柳眉大眼鹅蛋脸,肤白如雪,身材丰满而又匀称。
  她身穿一件蓝色的丝质长裙,胸前佩戴一块温润的鸡油黄蜜蜡,手上也带着同样的蜜蜡手串,一头棕褐色的大波浪卷长发自然地披在肩上,十分妩媚,十分高贵。
  太美太有韵味儿了!
  林甜不得不承认,这是她见过的最漂亮最有气质也最有气场的女企业家。
  上天对她太眷顾了,不仅给了她美貌身材,还给了她睿智聪慧,让她拥有美貌的同时,还创下了骄人的事业。
  这就是所谓的天之骄女吧!林甜心里想。
  两人走在前面,韩远走在后面。
  看着阿蓝那一头漂亮的棕褐色大波浪卷发,韩远瞬间就想到了谷妍手里捏着的那根头发!难道那天是阿蓝送他回家?难道那头发是阿蓝的?
  那天阿蓝只是敬了他一杯酒后就走了啊?再说她是堂堂的蓝总,怎么可能为他做代驾?
  想到自己曾经想着阿蓝的身体而不能自已,韩远心里有种无法言说的忐忑,难道……
  他真不敢往下想了!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仕途之争锋
陈锋行走仕途,携手知己朋友,得道多助,与人斗,青云直上其乐无穷。
笑看云飞扬
现代都市连载
都市之最强狂兵
国之重器,猛虎出笼!亦正亦邪的他注定有着无法平淡的命运!身负枷锁执掌生杀命轮!他身立潮头一生高唱大风! 只装最牛的逼,只踩最狠的人!他一生辉煌,彪悍铸就,舞练长空!
大红大紫
现代都市连载
惊涛骇浪
天上掉馅饼,最美县花主动委身下嫁基层科员,这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许一山出身农门,捡漏当了公务员,官场中尔虞我诈,生活中受人欺凌。他从不放弃,永不言败,从一个小科员逐渐成长为一方大员,最终抱得美人归。
天下南岳
现代都市完结
官场:从纪委书记到一方大员
官路艰难,行差踏错一步,就会万劫不复。 但仕途也很简单,只要你站对了队,用对了人,找对了方向,将无往不利。 沈飞重生到了十八年前,那个改变自己命运的时候,且看他如何只手补天裂,逆转人生!
烟雨任平生
现代都市连载
商海风云
一个夏日的雨夜,他救了熟睡的女领导,本以为是一段奇缘,不曾想却惹上了一身麻烦,更可怕的是,竟然落入了一个精心打造的圈套,让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没根基,没靠山,没人脉,没资源,一个农村走出来的打工者,一步步走向人生的巅峰。
卷帘西风1
现代都市完结
踏上青云路
因为得到美女欣赏,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笔龙胆
现代都市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