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苍穹神圣》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0009章可变的神兵

  “轰!”
  一道耀眼的金光刺进了苍穹,金光宛如巨龙在苍穹上空飞舞,苍穹能量颤动的越来越快,涟漪越来越密,向四周散去的纹路渐渐挤在一起,彼此冲击撕扯,最终变成淡青色的雾团,有些透明。
  金光穿进其中,隐约可以看到一道虚淡至极的影子。
  那道影子很细很直,就像是一道没有画完的直线,仿佛是画这道线的墨里被灌进了无数金色。
  在极短的时间里,金光急剧地扩散,安静的无比诡异恐怖。
  无声不代表轻柔无力,无数道恐怖的气息与难以想象的无形锋芒,随着金光向四周扩散,恐怖的威压随即而来。
  剑意!
  剑意随波而去,随波而逝,悄然无声,瞬间无踪,自然无影。
  金光的出现,范小枫便发现了异样,茫然骤然。
  金光飞腾好像很狂喜,很欢欣鼓舞,很雀跃不止。
  不知为何,莫名其妙,这金光,兴奋的翻腾。
  范小枫带着惘然与震撼情绪想着,这是什么?
  一声锵然。
  金光飞舞到范小枫面前,骤然变成了一道剑芒,仿佛要照亮整个天穹。
  嗤嗤!尖锐锋利的声音响起,在那一瞬间,剑芒颤动着开始缩小,最后竟然缩成了手指长度极细的金丝,泛着金光悬在范小枫面前。
  这幕画面让范小枫更加警惕不安,因为他未曾见过如此诡异的情景。
  蓦地,他从金丝上感到无比威压的剑意。
  剑意不是剑的神识,也不是剑的智识,更不是拥有生命的灵物,而是战斗意识与经验在长时间的积蕴之后附着在剑上的信息残留,不是具体的客观存在,无法计算,更无法模拟,反馈进人类的精神世界里,只是一种感觉。
  他这时候就是在感觉这种感觉。
  从这道剑意里,他感觉到了绝对的自信,无上的锋芒,对天地的轻蔑不屑,他感觉到了这道剑意对这片苍穹抵触甚至是厌憎,他感觉到了对自由的强烈渴望。当然,最强烈的感觉还是欢喜,雀跃般的欢喜。
  咦?难道是苍穹禁锢了金光,是我释放了它?
  范小枫心中产生了这种疑问。
  只是他并不知道,这道金光的狂喜,除了破禁之外,还有与他相交的欢愉。
  “这到底是什么?”
  范小枫疑惑地望着这条金光线,下意识伸手去触碰这条金光线。
  蓦地这条金光线,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钻进了他的食指中,光芒闪动了下不见了踪影。
  陡然间苍穹闪动下光芒瞬间消失,一切都恢复了正常,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啊?”
  范小枫讶然把手指放在眼前,仔细观察了片刻,又用左手捏了捏,没发现什么不适应的地方。
  然而就在这时,脑海中霍然闪动着几个金光大字:“苍穹剑法”。
  “我靠!”
  范小枫有些恍然,有了成熟的经验,意念微动,大字破碎,出现了“苍穹剑法”的阐述。
  看过阐述,范小枫才明白,那个钻进手指内的金光线,叫苍穹神兵。可以随着意念变化成三种方式:金剑,金掌,金锤。
  “我靠,这也太神了吧。”
  范小枫唧唧称奇,心中暗想,“苍穹剑法”非同小可,要是修炼大成后,那可不得了。苍穹剑法已经印在记忆中,只要刻苦修炼就成。
  “哈哈,想什么来什么,这下配套了。等我练成了苍穹剑法,找出血洗范家庄园凶手,准保能杀他个人仰马翻。”
  范小枫看着脑海中苍穹剑法,心中大为兴奋,有了苍穹剑法,日后就不用担心被人扁了。
  其实他还没有真正意识到苍穹剑法对他意味着什么?
  苍穹剑法将会给他带来不可思议的威能!
  苍穹剑法共有九式。而且苍穹剑法没有级别限制,属于成长型的神级剑法,随着修炼级别的提高,剑法的威力也跟着提高。修炼到一定程度,可御剑飞行以及千里飞剑杀人。
  “哇塞!这可是真正的仙法,估计这个世界没有。我要是修炼成功的话,岂不在这里能成为老大了。哈哈,我一定要把华夏文明发扬光大。”
  范小枫意识到这点,高兴得手舞足蹈,竟然在藏书阁内转起了圈。
  “唰!”
  意念一动,闪动寒光的金剑出现在他的手中。
  “哇,太酷了。”
  意念又一动,寒光一闪,金剑不见了踪影。
  范小枫心情激动得难以平静,哥有了这把剑保命肯定没问题。
  他开始熟悉剑法,让他更没有想到的是,脑海中又出现个影子,而且是在演示剑法。
  范小枫更加欢欣雀跃,但他没有急着修炼,而是坐在书桌前,细致观察影子的演示,捕捉每个动作的细节。
  影子按照他的意念在不断的重复演示着。
  “制作玉板的人太牛逼了,这样不但能让修炼的人事半功倍,而且还能加深理解。特别是对我这种修炼的菜鸟来说帮助太大了。”
  范小枫暗暗赞叹,心中充满了感激之情。
  两个小时后,范小枫觉得差不多了,离休息时间还差几个小时,不如现在趁热打铁修炼苍穹剑法第一式。
  他来到了修炼洞府,开始了苍穹剑法第一式的修炼,当他看到金剑出现在手上时,觉得有些大了,不适应他这个小孩,心中有些遗憾。
  “要是能小上一半就好了。”
  刚念叨完,范小枫猛然看到手上的金剑瞬间缩小一半。
  “啊?是如意呀!”
  范小枫眨动着惊异目光,看着手中的小剑,似乎明白了这其中的奥秘。
  接着,他开始按照影子演示,演练苍穹剑法第一式,虽然开始有些生硬,但随着不断的重复演练,渐渐的熟练起来。
  几个小时后,范小枫停止了修炼,收起了金剑回到了卧室洞府。
  “爷爷说修炼出斗气来,才成增强剑法的打击力度,那么我是不是应该修炼灵气了?可是不得要领,只能等待爷爷教我了。”
  范小枫坐在床上,暗自琢磨了一会儿,开始运行吐纳口诀。
  虽然天天都在运行吐纳口诀,但他并没感觉出有什么特别效果,只是呼气的节奏有了很大的变化,特别是在修炼时不再喘粗气。
  “咦?”
  范小枫发现有股头发丝粗细的异样气体,随着他运行吐纳口诀而游走在经脉中。
  “难道这就是吐纳口诀中提到的元气?这么说我修炼出了元气。”
  范小枫意识到这种情况,心中欣喜。
  如果练出了元气,这就不同了,按照吐纳口诀动画上的演示,则需要用意念引导周天,循环任督二脉。
  “在我印象中,打通任督二脉可不容易,先尝试下看看。”
  范小枫想到这里,开始用意念引导这股头发丝粗细的元气,首先从丹田气海向下走关元穴过会阴,向上走命门、百汇,然后通过神庭、玄机、神阙,回归丹田,完成了周天。
  也许这些天运行吐纳口诀的原因,运行周天居然没有任何阻碍通过了。
  这让范小枫感到了惊喜,他用意念打开脑海中的动画提示,搞清楚十二经络、奇经八脉的关系后,继续运行周天。
  在完成十二个周天后,范小枫已经熟练掌握了运行周天的方法。
  虽然运行周天并没给他带来什么明显的变化,但感觉非常舒畅。
  他想,只要持之以恒,肯定能给他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
  第二天早晨起床后,范小枫洗漱完毕,吃完早点,来到洞府凉亭中坐了下来。
  “爷爷师父应该今天回来了,那么我就应该暂停修炼淬体第五步,要是让爷爷知道了,我可没法解释的。”
  整整一天,范小枫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在做简单的精神修炼。
  旁晚,三独老人果然回到了洞府,并给范小枫带回来很多好吃的东西。
  “孙儿想爷爷了吧?”
  “嗯。”
  “看爷爷给你带回来好吃的东西。”
  “太好了,爷爷万岁。”
  “学习怎么样了?”
  “作业都完成了。”
  “好,一会儿我要检查。”
  “爷爷,你还要离开吗?”
  “嗯,爷爷有重要的事要办,还需要离开几天。”
  “哦?是这样的呀。”
  “爷爷这次处理完事情,就不再离开你了。”
  “那可太好了。”
  第二天上午,三独老人这次给范小枫准备好十天的食物,十天的灵药,留下了十天作业。然后匆匆离开了洞府。
  “唉,也不知道爷爷是什么身份,但肯定不一般。爷爷能这么照顾我,将来我一定要加倍报答爷爷。”
  范小枫坐在书桌前托着下巴,默默的思索着。
  几个小时候,范小枫做完了十天作业,这对他来说不存在任何难度。然后来到了修炼洞府,开始第五步的修炼。
  “扑通”
  汗流浃背的跪在了地上,喘了几口气又艰难地站了起来。
  “咔嚓、咔嚓、咔嚓……。”
  身体像放鞭炮一样,响个不停,但他骨骼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损害,他终于迈出了第五步!
  “咔嚓,咔嚓……!”
  范小枫以坚强的毅力,迈出了第六步,浑身肌肤喷出了黑红血液。其实他也觉得神奇,虽然身上实在难受得要死,但呼吸舒畅,那吐血的压力似乎减轻了。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十里钢城:纵意人生
春风十里凭奋斗,红颜情劫添悲喜。职场多变知进退,化茧成蝶步青云。关山月机缘巧合救了公司副总的媳妇,凭借自身地努力和美女姐姐的帮助,从此开始了巅峰之路。
东郭老农
现代都市完结
官道之绝对权力
安江以选调生第一名上岸,怀揣为民之念,投身官场,却被无形大手拨至乡镇,赘婿身份受尽白眼,两年之期已满,组织部一纸调令,峰回路转,安江华丽蜕变全县最年轻正科级干部……且看安江如何一路横空直撞,闯出一条桃运青云路,手掌绝对权力!
天选之主
现代都市连载
破局
谈了两年的女友最终嫁给他人,老实巴交的父亲突然被检察院带走,就在许国华一筹莫展之时,等待他的又是一张停职通知……
洗礼先生
都市其他完结
巅峰权力
宁为酷吏,不做青天。 叶家镇镇长苏逸做梦都没想到在清水县新县委书记上任的第一天,就有本镇老百姓拿着血书拦路上访。面对这种情况,他只能是迎难而上。然而让所有人意料不到的是看似普通的上访事件,背后却隐藏着一个天大的阴谋......
金戈铁马
现代都市连载
巅峰
一边是高冷女神,一边是霸道御姐。两个同样身世成谜,水火不容的女人让他左右为难。而因为他引发的争端缓缓展开,一步一步走向更深层次的秘密……
岑寨散人
都市其他完结
官路风云
身处官场,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升迁、女人成就江凡壮举。
蚕豆香
现代都市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