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外星眼》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翻阅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99.视察调官

  早晨7点多一点点,施坦很快洗漱完毕,往脸上抹了一点润肤霜,穿好警服,佩戴好手枪和用电的警棍,收拾得整整齐齐就要出门。穿着睡衣,站在厨房门口的芭勉问:“副局长先生,这么早就出去?不吃早餐么?”
  “嗨,你现在上班舒服了,记性也就不如以前了?昨晚睡前不是告诉你了,今天州长大人要来我们县视察,我要去检查安全警卫工作呐!”
  “安全警卫?现在这个时期,谁会宰了一个州长?你还不是去搞些鸣锣开道的事?”
  施坦直视着妻子带着几分讥讽微笑的面孔:“嘿,聪明!不和你斗嘴了,走了,再见!”说着快步走了出去,“嘭”地带上门,“噔噔噔”几下就走到了楼下他停警车的地方,伸手就拉开了车门。
  阖外甲来地球后很快就知道:一般人的汽车即使锁好了有时候也要被撬盗,警察的车一般是不会被盗的,所以施坦从来都懒得锁。
  施坦轰地加大油门,打开了暖气,把车快速地开上大街,然后拿起小巧的对讲机:“尤榴,听到么?”
  “听到,请指示!”对讲机里传来尤榴的回话。
  “你现在到了下高速的地方了吗?”
  “报告局长,我已经在此待命!”
  “你的车洗得干净么?”
  “请局长放心,决不会给您丢脸的,您来了可以检查。”
  “嗯,我就来!搞得不好小心我挦你的毛!”
  “是!毛都准备好了!”
  “臭小子!”施坦放下对讲机,把车靠边停在一个卖早点的摊点旁,引擎也没有熄火,便急匆匆地下车,边走边掏钱,递给卖早点的人一张钱:“来4个包子,咸味的!”
  “好的!”卖早点的动作迅速地把包子装进小塑料袋,递给施坦,“难得局长这样忙,来照顾了我的生意,嘻嘻。”
  “嗯?我忙和你的生意有关系?”施坦不解地问。
  “呵呵,您一忙就顾不上在家里吃早餐,就会到我这里来买几个包子或者什么的,所以……”
  “噢!”施坦回头急匆匆地边吃边走,钻进汽车就开了。
  这里两个正在吃早点的年轻人看着慢慢离开的警车议论起来:
  “还是TND警察好,开车吃东西都没人管!”
  “是啊,老子昨天就因为开车打电话被扣两份,还罚款200元,TMD!”
  卖早点的人立即笑着和他们开玩笑:“你们还不快点吃了去上班,迟到了老板只怕也要扣你们的工资哦!”
  这里施坦很快往嘴里塞完了包子,把车开得飞快,很快就看到了高速公路收费站的出口处停着的警车。他也不把车掉头,和那辆警车隔路停住,走下车来。对面的警车上也走下来两个年轻的警察,一个正是尤榴。他们比较规矩地站在车旁,尤榴开了口:“局长果然来得好快!”
  施坦稍微点点头,走近尤榴的车看了半圈,脸色还是没变。
  尤榴小声地:“局长,我的车还行,和您的车差不多干净吧?”
  “唔——”施坦就算应了,继而看看尤榴两人的警服,看来还整齐,没有使他不满的地方。再看看他们身上的手枪、小巧的带电的警棍都配备齐全,便挥挥手:“上车等着去吧,时刻保持对讲机和手机的畅通,车速和行动路线等一切听我指挥!”
  “是!”两人答应了一声,便钻进车去暖和了。
  施坦也钻进了自己的车内,打开车载电视,搜到音乐频道听歌星们唱歌。他的心语:不能让这些肥得埋在钱里面的家伙们的声音太大,压住了我的通讯设备就有麻烦。嘿,这个卖唱的,我的老婆也和她差不多呐,只不过她的娘给了她一副好嗓子!不过,我的老婆在床上的歌声也很激昂的,只是拿不上台面。不知这个女人怎么样?看她,十有八九让整容的给她在里面塞了硅胶。真TM搞不懂,这样的就能吸引男人?错,老子就喜欢中等偏小的!
  正在施坦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的手机响起来,立即接听,原来是县政府办公室的主任打来的,专门告诉他州长来了。施坦立即拿起对讲机:“来了,马上准备出发!”
  时胄等乘坐的那辆从外表上看起来其貌不扬而实际上豪华的中型客车,从高速公路收费站的出口出来了,后面只跟随了一辆兮水县政府的越野车。尤榴的警车立即拉响警笛在前开路,往县城开去。
  阖外甲照例要隐身跟随时胄,看看他的车里都是些什么角色,一看,他笑了:“还是那些人!”他的镜头中一一闪过的还是原来的司机、包子、时胄、桑尼、庞士、依尚。
  时胄皱了皱眉头:“这个警笛的声音怎么这样响?”
  坐在时胄后面庞士立即欠身向前:“要他们关了?”
  “嗯——”时胄眯缝着眼睛,从鼻子里轻轻出了一声。
  庞士立即拍拍包子,包子立即在手机按了几下:“把警笛关了!”
  阖外甲再回到了施坦的车里,见他正在用手机通话,只听他答应了几声,马上说了“再见”,然后立即抄起对讲机:“2号,我是1号,立即关掉警笛,时速50,不进县城,走西环、北环直接到云旧镇,再到存就村。明白?”
  随着对讲机里一声“明白!”开路的警车的警笛声立即停止了,稍稍降低了速度,和时胄等乘坐的中型客车缩小了距离。
  指路牌上的箭头对着左边,上面的字是“云旧镇”,开路的车把车队带上了比较窄的水泥公路。开了没有多远,前面一辆三轮摩托车,后面的斗里载着一个大鸡笼,在行车的震动中,鸡笼的门自动打开了,有几只鸡扑腾着飞了出来,有的还飞上了已经来到了摩托车后面不远的开路的警车的上面,有两只则落在了警车的前面,被来不及刹住的警车撞击或碾轧。警车紧急停住了,只见那只被压的鸡已经是一团有着黄毛的血肉,另一只则一瘸一拐加上翅膀的扑腾,冲向路基下的田里。田里的稀泥上有浅浅的水,受伤的鸡在泥水里继续扑腾了几下就陷在里面了。三轮摩托车赶紧停住了,官员的车队也在后面停住。开摩托车的贩鸡人是个壮实的中年汉字,他赶紧把鸡笼重新关牢,再去抓那几只在车底下钻来钻去的鸡。尤榴和同事一起下了车。施坦看到停了车,也赶紧跑到前面去看。
  时胄的车里,桑尼看着抓鸡人好笑,便把摄像机对着他拍摄一通。
  活动的鸡还没抓完,贩鸡人看到了汽车底下的死鸡,又看了看水田里扑腾的伤鸡,急得他抓耳挠腮。施坦很快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大面额的钱,递给贩鸡人,严肃地:“你现在快把摩托车让到边上,等我们过去了你再去抓你的鸡!”
  抓鸡人看了看几个警察,还有施坦威严的样子,接过钱放进口袋,马上把摩托车挪到了路边上。尤榴立即开车走了,后面的车陆续跟进。在施坦的车来到抓鸡人的身旁的时候,他在车内咬着牙对着他的背影伸出右手戳了戳。
  时胄的车内,他对庞士说:“你和包子打算下去的吧?”
  “是啊,不能在这里因为这个算不得事的小事故把我们卡在这里吧?”
  “还轮不到你们呢,有县里的头!还有警察。我看后面的这个家伙——”时胄不说了,不大明显地点了点头。
  车队到达了云旧小镇的边缘,在一个弯道比较急、路面破损很严重的地方被人流和很少间断的各种摩托车和自行车的车流堵住了,只能比行人步行还慢的速度缓行。
  时胄的车内,他说了声“停车!”司机赶紧把车停了。后面车里的施坦立即用对讲机招呼开路的警车一起停下来。
  时胄走下来,用脚踢踢烂路:“依尚局长,你等会和县里的头们商量商量,还是拨点钱来把这截路好好修理一下?”
  “好的,我会按照州长的指示和县里商量好,再向你汇报。”依尚声音洪亮地说。
  县里的几个头脑对时胄和依尚等直说“谢谢”。
  “我们在这里走几分钟。”时胄对庞士说。
  庞士点点头:“好!”然后走回车边,对司机说:“把车开到前面通畅的地方等我们。”
  于是,施坦下车指挥着尤榴开路,把车在人流中缓缓往前开,他则下车跟随在时胄后面几米远的地方,笑眯眯地注视着周围的一切。桑尼则端着摄像机在旁边随意拍摄着。
  时胄走近一家买杂货的店铺,县里的头正要先说什么,时胄立即摆手制止,然后问在里面拾掇的一对五六十岁的人:“大哥大嫂,昨天的地震对你们的影响大不大?”
  男的住了手,看了时胄几个人一眼后回答:“不大呐,就是有点吓人。”
  时胄又问:“听到谁的房子受到破坏了没有?”
  “这个地震又不大,怎么会受到破坏?”女的回答道,“要说破坏,听说存就村有家房子的顶穿了个大窟窿,不过,那不是地震,是小孩玩火烧的。”
  “烧的?严重么?”
  “我们也没有看到,听说不严重。”
  “噢,大家要注意安全!”
  在时胄和杂货店老板夫妻交谈的时候,施坦看到包子弓腰拾掇皮鞋而落后了,他的钱包很快被一个年轻的男子偷走了。施坦仍然微笑地看着,没有干预。
  时胄领头,几个人在众人的交头接耳中步行,他的心语:快转过去算了,今天赶回去,决不在县里过夜,哪怕调直升飞机来都可以。在州府什么都方便,“鞭王”也有用途。
  来到了汽车等待着的地方,时胄第一个回到了车上,人们立即各自上车,小小的车队又在乡间的公路上跑起来。
  来到了阖外甲熟悉的存就村,他看到施坦拿起对讲机说了一下,尤榴的车停了,后面的车自然都停住了。车刚好停在老五家的门前公路边。时胄在车内就看到老五家的屋檐下有一对种猪在交配。他走了下去,庞士等人自然紧紧跟随。时胄对桑尼挤挤眼:“把这里的农家风景好好拍下,确实难得,地震没有造成破坏。”
  庞士悄悄问包子:“你知道那两个大白家伙在干什么吗?”
  包子也压低声音回答:“嘿,主任你考我呀?我是农村长大的,还不知道这个?嘻嘻……”
  “嘿嘿嘿,让桑尼好好拍,晚上找她要片子看。”说着,和包子相互诡秘地一笑。
  时胄走近老五:“老弟,你看着它们打架也不劝劝?”说话之间带着怪笑。
  老五抬头看到从车上下来一些人,还有摄像的,他的心语:这一定是些当官的,应该比县官还大吧,好像县里的头都跟在后头?
  老五:“是啊,它们的前一辈子可能是当官的,现在变猪了还是经常为了争个高下打打闹闹啊,懒得劝它!”
  时胄“啊——”了一声,哈哈笑起来,老五也陪着“嘿嘿”几声。
  时胄问:“这次地震没有受到损失吧?”
  “还好,把我屋里的灰尘弄下来不少,省得老子打扫。”
  时胄对老五竖起大拇指:“乐观,英雄!看来你的养殖不错,一年收入不少吧?”
  庞士过来插话:“起码上万?”
  “哪里,现在各种支出也很大的,像这吃的水呀,都是只见涨,不见跌,但我的猪、牛的价格却时高时低,去年的十几头猪还让我倒贴了一百多块钱的运费,你们说是不是见鬼了?”
  “嗯,这个是难以理解。诶,老哥,你们这里哪一家的房子被火烧了?”庞士问。
  老五指指沟渠对面往南斜过去几家的土根的房子:“诺,那个前面搭着帐篷的就是,房主叫土根。”
  “噢,谢谢!”庞士看看时胄。
  时胄对老五挥挥手:“好,你忙,我们去土根那里看看。”说着带头走上沟渠上的桥。
  他的心语:这桥既然可以走小汽车,平时当然是其他交通工具和行人也走,但却没有栏杆,建设的时候不可能在设计和造价上没有考虑吧?是那个已经退休了的依尚的前任一伙装进了腰包!下面的水虽不深,但掉下去也不好受。老子在城里建得有声有色,在农村还没找到能够显示建设的地方,把这样的桥加上栏杆不是可以么?
  时胄指指依尚:“你说这桥修得怎样?”
  依尚看了看:“从我掌握的知识来看,这桥不及格!州长大人,我知道您要说的是什么,我这一回去,就立即找人统计像这样的桥有多少,再拿出一个全部加建栏杆的计划。只是这钱——”
  时胄把头扭向庞士:“那家叫什么元古的私人大公司,要他拿钱出来资助州府路改的,拿到了么?”
  庞士:“还没有,那个董事长是个老滑头,很难……”
  “什么难?明天你就督促量质局,要他们去严格查验元古公司经营的商品,查验费八千万!如果先交钱,可以边查验边销售;否则,在没有放行之前,所有商品不得销售。你看这老滑头怎么办?”
  “妙!我明天马上办!”
  时胄又转向依尚:“这八千万够你用了吧?如果不够,我们再想办法。走,去土根的家看看。”
  时胄等在一些年纪较大的村民的探头探脑中顺着公路走过去几家,很快就来到了土根家的帐篷前。听到说话声,土根和水妹夫妻走了出来。时胄走上前来和土根握手:“你是这家的房主土根吧?”
  “是啊!您是——?”
  “噢,这应该是女主人吧?你好!”时胄伸手和水妹相握。水妹开始还没感觉到,看到时胄的手伸到了面前,才伸了手。
  时胄的心语:真正的农妇!这是形式,其实和你握手有什么味道,至少要像桑尼一样的美女拉起来才够味!
  “这里是地震区,又听说你们家受到火灾,所以我们过来看看。烧得不严重吧?”时胄显出关切的样子。
  “嗯,不严重。”土根在时胄等的“进逼”之下,和妻子慢慢往堂屋后退。
  “你带我们看看!”时胄拍拍土根的肩。
  土根“哦”了声,在前面带路,一行人走到了那间被烧损的房间。
  “噢,开了天窗!嘿嘿,还好,不严重,”时胄问:“怎么回事?”
  土根的心语:TND,回答好多次了。这家伙应该是个大官,县里的头头脑脑都只是哼哼哈哈,只听他一个人在咋呼。好在准备去州府,把堂屋的小专牌等都收了,要不然会让他们发现。现在我不可能说因为赌牌,没人管小孩……
  “嗯,就是小孩玩火嘛,把柜里的衣服引燃了,烧穿了屋顶。”
  “喔——要管好小孩!”时胄向旁边的包子一伸手,包子从自己夹着的手包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他。
  包子的心语:他要下乡视察,知道他喜欢用公款送几个包包的,所以给他准备了几个。嘿,我自己的钱包不是放在包里的么,怎么不见了?
  时胄把信封递给水妹:“这是我慰问你们的一点意思,希望你们修整好屋顶,继续过上好生活!我知道你是当家的,所以给你!”
  人们哄笑起来。
  土根和水妹夫妻连连说“谢谢”。
  时胄对土根夫妻挥挥手:“下次来要看到你建起了楼房噢!”
  土根应了声“好”,他的心语:在土里刨食吃的,你以为像你说的那样轻松,想建楼就建楼哇!我还想当你这样大的官咧!
  包子在庞士的耳边叽咕几句,庞士现出惊疑的神情。时胄已经领头走出了堂屋,庞士赶上来悄悄告诉他:“包子的钱包被盗了。”
  时胄一怔,然后说:“上车,把施坦叫来。”
  庞士回头看到了施坦,他碰碰他的胳臂:“请你跟我到车上来下。”
  施坦点点头。时胄车上的人都上车了,时胄对站在车门口的施坦说:“警官先生,你们这里的小偷很有本事啊,把我们包子秘书的钱包都弄走了!”
  “真的?”施坦一副惊疑的神情,然后问包子:“请问秘书先生,在下高速之前在那里下过车吗?”
  “没啊!”包子肯定地回答。
  “哦,我知道了,应该是在云旧镇出的事。请各位领导放心,给我半个小时,我就可以把人和赃都抓来。”
  时胄故作严肃地看着施坦:“好,我们把车开到前面一点等着,如果超过半小时,军法从事!”
  施坦举手行了个礼:“是!”然后快步钻进自己的车,先是用对讲机呼唤尤榴:“2号!”
  “在!”尤榴马上应答。
  “我是1号,命你马上到云旧镇边上把我昨天介绍你认识的那个家伙带来。记住,看好现在的时间,必须在25分钟的时间内返回,否则,给你最严重的处分!”
  “是!”尤榴答应完毕,立即调转车头,拉响警笛,以最快的速度回返云旧镇。
  这里施坦给先前趁着包子脱下皮鞋倒里面的砂子的时候盗走其皮包的那个年轻人打电话:“喂,你现在马上在镇边上等,看到刚才开路的那辆警车来了就上!别忘了要尤榴把你铐起来!”听到对方明确的回答,施坦才放心地扔下手机。他的心语:老子这两下如果还不凑效,那就死了这心了,只有等到快退休了再去捞个高半级的职位算了!
  隐身的阖外甲又习惯性地用右手的指头轻轻敲了两下自己的头顶,笑了起来:呵呵,他竟能想到这个,真是地球人中最聪明的代表之一!
  施坦又打开车载电视随便看着,隐隐约约听到远处又传来警笛声,一看汽车仪表盘上的时钟,微笑着点点头。他的心语:说了,半个钟头搞定嘛!这不,才过去23分钟。
  尤榴关闭了警笛,把车停在了施坦的车后,然后拿着包子丢失的钱包走了过来。施坦把车窗放下来一半,对尤榴说:“把包扔进来!”
  尤榴照办了,施坦又吩咐:“你还是开路,现在开到前面去,我仍然殿后。”
  尤榴应了一声,和同伴把警车开到前面去了,施坦开车紧跟其后,把车开到离时胄的车几米的后面,然后拿着包子的钱包下了车,再登上时胄他们的车:“报告首长,抓到了那个偷包的家伙,现在铐在警车里。这是他偷的钱包,不知是不是秘书的?”
  包子看到施坦递过来的钱包,连连点头:“是是,就是它!”
  “那再请你看看里面的东西少了还是没少?”
  包子立即打开钱包察看了几下,点点头:“没错!什么都没有丢失!”
  车里不知是谁领头鼓起掌来,桑尼拍摄了刚才的一幕。
  时胄突然问:“施坦,你愿意到州府的警察局去工作么?”
  施坦对时胄行了个礼:“能够到离首长更近的地方去工作,正是我求之不得的!”
  “好,我们现在出发!”时胄对施坦挥了挥手。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太古葬天决
叶辰开局被废,幸得万古天墓。 从神墓中获得无敌功法,修神功,炼仙丹,逆天而上! 葬天,葬地,葬神魔! 战佛,战仙,战万古! 无敌爽文,简介无力,请移步正文。
与君共浮白
东方玄幻连载
官场:从纪委书记到一方大员
官路艰难,行差踏错一步,就会万劫不复。 但仕途也很简单,只要你站对了队,用对了人,找对了方向,将无往不利。 沈飞重生到了十八年前,那个改变自己命运的时候,且看他如何只手补天裂,逆转人生!
烟雨任平生
现代都市连载
八荒剑神
星辰演化大道,日月繁衍规则。强者无敌于世,夺天地之造化。叶晨风身负神秘金色血液,融合噬神之脑,继承恒古不朽意志,一念万骨枯,一剑沧海平,一人一剑横扫天地八荒,气凌万古苍穹,成就八荒剑神!
云泪天雨
东方玄幻完结
破局
谈了两年的女友最终嫁给他人,老实巴交的父亲突然被检察院带走,就在许国华一筹莫展之时,等待他的又是一张停职通知……
洗礼先生
都市其他完结
官途巅峰
一个毫无背景和人脉的年轻男人周西锋,从普通科员到巅峰大佬,需要经历多少?付出多少……
心平和
现代都市完结
黄檗向春生
幼年的黄欣悦由于经常替表姨父任文良跑腿,到自己家附近的中药店素问堂购买裱画用的中药材料黄檗,与素问堂主人之子袁春生相识。每当袁春生看到黄欣悦,就会笑着呼唤:“黄檗来了!”两人感情融洽。但有一天,袁春生忽然凭空消失了。多年后,在黄欣悦的思维中,袁春生一定是不在人世了,否则一定会再和自己联系的。但是,他到底去了哪里?
苏曼凌
网文女频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