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外星眼》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翻阅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98.火灾地震

  阖外甲看完了在他酣睡期间他所设置的摄像机自动拍摄的主要视频,想到在这个并不太冷的冬日去看看土根和他的邻居们。下午了,冬日朦胧的阳光斜斜地从西南边掉光了树叶的枝桠上照过来,由于尘霾的散射,阳光没能在土根家前面的大帐篷的顶上铺洒下树枝的影子,哪怕像照相时焦距没有对准而使被拍物体模糊的影子都没有。现在由于是冬季,不时刮来的阵阵北风把打牌的人们赶进了土根家的堂屋里,所以帐篷里空空如也。
  土根在厨房里修理出了点小毛病的液化气灶具。
  堂屋里总共也就摆了3桌,有打小专的,有打纸牌的。靠近大门边的那一桌,老五和南民、草升还有西米4人一桌在打那种窄窄的纸牌,吉斋则在桌子周围转来转去地看。现在吉斋来到了南民的身后,南民嘲笑他:“我说吉斋,你就跟西米说好话,让她给你几个钱,你也去打几盘过过瘾,免得在我们身边转悠,看着可怜是不是?”
  “南大叔,你就不要笑我,”吉斋拍拍自己的口袋,“我比你有钱,我是现在不想打!”
  “就是呀,南大叔你就不要把我说成母老虎了好不好?他的钱我才不管呐!”西米忙乎乎地一边洗牌,一边回应。
  水妹过来为桌上的盘子里添瓜子,接上了茬:“你不管?他就要把钱给外面的美女管了哦!”说着,她又到另外两桌那边去了。
  “哈,那是好事,说明美女还看得上,他还有能力!”西米说完,人们笑起来。这时,一男一女两个三四岁的孩子跑过来,男孩子到老五的身边,要拿他面前的钱:“叔爷爷,给我钱钱!”
  老五凶他:“小孩要钱干什么?你又不会买东西,到那边玩去!”
  西米嘻嘻地笑:“你小子真会叫——‘输爷爷’,难怪你要凶他了!”
  在老五他赶走侄孙子的时候,把花花绿绿的打火机弄掉在了地上。小孩立即捡起来。
  老五对小孩:“好好,你拿去玩,反正里面没有燃料了的!”转头又像对众人说,又像自言自语:“这幼儿园也讨厌,这么早就放学了,你娘把你接回来了说有事,要我管半小时,到现在还只有半小时?”
  南民“嗤——”了一声:“你就准备管到吃晚饭的时候吧,他们年轻人都喜欢到那个赌注大的牌场里玩。”
  “就是呀!还好,现在沟里也没有什么水,不怕的,让这小鬼们去玩!”老五说着,继续认真计算着手上的牌。
  小男孩高高兴兴地走到另一边去拉草升身边的小女孩。小女孩这时也在缠着草升:“外公,我想吃——”
  草升正在打牌,很不高兴:“你想吃什么?这里有瓜子,你吃吧!你外婆也是讨厌,要她不要去镇上她偏要去,就是要打那种城里人打的牌!”
  “外婆说给我带好吃的来。”小女孩还要缠着草升。
  “那好,你和那男孩一起去到外面等着外婆吧。”草升为了把外孙女哄走,在自己面前的钱里面抽了张最小的纸币给她。小女孩高兴地和小男孩去玩了。
  两个孩子见到土根的卧室门开了一条缝隙,便钻进去玩。
  进入房间,小男孩提议:“我们捉迷藏好不好?”
  小女孩点点头:“行啊,我先躲起来,你来找。”
  “好,我就在这里,你到里面去藏起来吧。”
  小女孩又点了点头,很快就走到房间里面的床后面去了。男孩稍稍等了一下就问:“好了吗?”
  “好了!”小女孩不大也不太清晰的声音传了过来。
  男孩便走到里面去找,他什么也没有看到,转到床后面去,也没有看到女孩,他看看这里有个大的挂衣柜,便把那虚掩的门拉开。由于光线比较暗,男孩也没有看到什么,他突然想起了手里的打火机。他的心语:我爸爸不是用打火机的光在房里找东西么?
  小男孩乱捏着手里的打火机,突然,火星一闪,打火机居然亮了,他就凑过来看看衣柜里面是不是有小女孩。他没有看到。突然,柜里面的衣服有点摆动,同时传来小女孩压抑的笑声。小男孩得意地叫着:“哦——哦,找到了!”他的欢呼还没有结束,只觉得手很烫很烫,松开手,打火机就掉在了挂着一些衣服的柜子里,一件薄薄的衣服顿时就燃烧起来。小男孩吓得连连后退,看着火起来了就说:“我知道,你在里面,快出来吧,火——火!”
  小女孩赶紧冲出来,身上的衣服被越来越大的火引燃,哭喊着跌坐在地上,但她身上的火并没有熄灭,而是加大了,烧焦了她的头发,炙烤着她的脸。
  外面离得最近的土根听到哭喊声,寻到房里,赶紧拖开女孩,扑打她身上的火苗。继续跟进的人们,手忙脚乱地参与扑火,有的人干脆把容易引燃的床上的铺盖拖着就扔到外面去了。小男孩傻愣愣地也被大人拉出去了。前几年存就村也开始使用自来水了,所以土根家自然没有了存水的水缸,救火的人们只能用桶子和盆子在水龙头里接水运进房里来,这就严重地降低了救火的效率,致使衣柜里的火还有越燃越旺的架式,直到有人拿来更多的盆子和桶子,从门前公路那边的水沟里打来水集中泼洒,才把火彻底扑灭了。火扑灭了,浓烟也很快就消散了。在土根等人仔细看时,原来屋顶也被衣柜及其里面的衣服作为燃料的大火烧穿了一个比脸盆还大的洞,还有袅袅的余烟在从洞中飘出。
  水妹哭丧着脸,一边念叨着“阿弥陀佛”、“菩萨保佑”,一边把那些还在冒着余烟和水蒸气的混合气体的衣服从已经基本上被烧毁的柜子里扒拉出来,拖到外面去。
  外面的帐篷里,也在吵作一团。老五要揍他的侄孙子:“小杂种,都是你干的好事,看你把土根爷爷家的房子都烧坏了,你赔!”他的侄孙子现在吓得哭起来。
  南民拉住老五:“这么大点的孩子懂什么?谁要你只顾打牌,让他拿走打火机?”
  老五也光火了:“您不是也看到了吗?当时没说,现在却来怪我!”
  “嘿,你小子现在要怪我了?你当时不是说里面没有燃料了么?”南民的老脸红起来。
  “嗯——”老五继续对侄孙子吼:“你哭个屁!再哭老子揍死你!”他转向土根说:“老弟,你不要担心,我会要我侄儿——这小杂种的老爸来帮你修房子,买柜子。”
  土根苦笑了笑:“你算了吧。如果我真的要修房子的话,你侄儿有空给我帮帮忙就行了。”
  老五挥挥手:“你放心!”
  这边草升的外孙女不但头发被烧掉了许多,而且脸上也被烧出了好几个大水泡,倒在草升的怀里大声嚎哭。人们纷纷埋怨草升老头只顾打牌,没有管好孩子。草升却反驳说:“我才打几次牌?还没有她外婆一半的牌瘾大哩!”
  “可要你管孩子就出事了!”西米仍然快语回应,又看着小女孩对老五说:“你侄儿赔房子?只怕还要赔这小女孩的医药费哟!”
  “哎哟,真的!看把草升大叔的外孙女吃了亏!”老五转向草升这边。
  草升看着外孙女脸上的水泡:“只怕这孩子破了相!”
  老五对差不多止住哭声的侄孙子又数落起来:“看你把小女孩烧成这样,如果她破了相嫁不出去,那就该你娶了!”
  小男孩止住哭,小声回应道:“好!”
  人们笑起来。小女孩只是哭。南民便对草升说:“你还在这里等什么,还不赶紧把孩子送医院?”
  “那谁就帮忙给我叫车啦!”
  西米赶紧说:“还等您现在想起来叫车,我早就叫了。”她的话音刚落,远处果然传来越来越近的救护车鸣笛声。救护车很快就在土根家前面的公路上停住,然后两个穿白衣的抬着担架快步走了过来。跟过来的一个医生问:“谁是被烧伤的?上担架呀!”
  草升赶紧把怀里抱着的还在大声哭着的外孙女放上担架,跟着担架疾步走向救护车。救护车又鸣着高音的警笛声,在前面不宽的十字路口掉过头来,快速地向兮水县城开去。
  救护车的鸣笛声渐渐小了,聚集在土根面前公路上的人们正要散去:有的是急着回家去做晚饭,有的是因为帮着救火弄湿了身上的衣服,感到有些冷,急着回去换衣;西米是两者都搭界的,但她却突然站住说:“哎呀,我怎么感到有些恶心?”
  阖外甲通过仪器检测周围的一切,他已经知道了正在发生的事,但隐身的他不会透露半点信息。
  南民也应和西米:“我也感到头晕,是不是刚才吵的?”
  土根和水妹还各自抱着最后一些在刚才的救火中被打湿了的衣服和被套床单之类的东西扔在帐篷里。
  水妹疑惑地:“我怎么感到脚下软绵绵地,好像有点站不稳,这几下就累了?”
  土根惊异地:“什么,我感到地好像在动!你们感觉到了没有?”
  大地真的有点动。在土根的提示下,人们都感觉到了,虽然地动得不厉害,但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叫起来:“地震!”
  一阵北风突然刮起来,树上残存的几片叶子被刮走。人们也一阵风似地各自逃散,跑向自己的家。土根没有注意到帐篷的窸窣之声,因为受到了风声的干扰,但他看到了公路那边水渠里并不深的水面,此刻好像耄耋老人的面容,上面分布着一些均匀的细细皱纹。在土根感觉到脚下面慢慢坚实起来之后,才赶紧跑进堂屋,顺手拿了两把椅子,又快速地回到了帐篷里,自己坐了,再对水妹示意让她也坐。水妹虽然坐了下来,但显然吓着了,还在用右手无意识地轻轻拍着自己的胸口——给自己压惊。
  “拍个鬼!这都可以解决问题?真是的!”土根不以为然地摇摇头。
  “不关你事!”说着,站起来要走。
  “干什么去?”土根顺手扯住了妻子的衣袖。
  “到厨房去把菩萨请出来!”
  “切!你不要命?你没看过那些科教电视节目告诉过我们的,小的地震过后,要防止有更大的地震来!”
  “那依你的就只能老死在这帐篷里啰!”水妹有点生气地坐下。
  “一般两三天嘛!即使要进去,也要快。再说,要拿也应该拿那些必须要的东西。”
  “菩萨是我必须要的!”
  “没有那个木菩萨你会饿死?”土根带着阴险的笑看着妻子。
  水妹鼓起嘴巴“嘘”了一下:“不和你个不通的家伙说!我还是要进屋去。”
  “为什么?”
  “你怕什么死?我们家又不是楼房,屋顶不过几片瓦,就是震塌了也砸不死人!”
  “你现在急着进去干什么?”
  “干什么?天快黑了,难道你不吃饭?”
  “好吧,我和你一起进去,如果又来了大的,我就把你按倒在灶旁边,这样一定不会被砸死。”
  夫妻俩真的钻进厨房,水妹开始做饭,土根则坐在饭桌旁的椅子上发呆。他的心语:其实帐篷是最安全的,应该要大家都到我的帐篷来过夜。要是西米也来就最好了,晚上或许还能找机会来点亲密接触,即使闪电般的也好啊!可惜都走了,当时没有想到,真笨!
  土根下意识地突然拍了一下桌子,马上感到失态,立即咕哝起来:“这里住不得了!TMD房子也烧了,还地震!”
  “神经病!突然拍拍打打,吓我一跳。这里住不得了,那你住哪里去?到州府去和州长一起住?嘻嘻……”水妹讥讽地笑着。
  “找州长干什么?但州府是可以去的,是找我们家的州长——儿子去。”
  “找儿子?他现在行不行?也就是个小公司开业不久,租着小房子。”
  “他开小公司怎么啦?生意都是从小做到大的呀!上次打电话听艾媚的话外音,土生小子太爱玩,对公司管得不紧,我们去了可能还能给他帮点忙。再说,房子当然得租住嘛,难道你现在还想自己买房?不过,买也不是不可能的,但那是以后的事咯!等我们的公司发展成州里的顶尖级公司之后,就可以自己建一栋大楼,或者租下人家几层的豪华办公楼……”
  水妹打断丈夫的话:“再多请一些漂亮的小妞当秘书,你愿意带哪个出去就带哪个,是不是?”
  “嘿——你怎么知道?到底是拜菩萨拜得好,都成神算婆了!”
  “哼,你们这些男人,有钱了要干些什么我还不知道?算啦,现在不做梦了,我们还是来点实际的——吃饭!”水妹说着,把灶上的几样简单的菜和两碗饭分几次端到土根旁边的桌上来。“今天就委屈您,简单点噢!”
  “夫人就别客气啦!刚才地震没有把我们都震死就是万幸了,有这一口吃的就十分满足啦!”土根现出一脸的坏笑。
  水妹也坐下来吃饭:“不和你邪皮拉呱!我说你今天晚上就和儿子联系下,我们是可以到他那里去试试。”
  “是呀,现在种田地只是糊口,开这牌场也不过找几个零花钱而已。所以,我们真的得下决心离开这农村试试。就是不能帮儿子的公司干,我们也可以去扫街,去帮人家打扫卫生或者当保姆,总能过下去的,或许比现在要强多了。”
  “嗯。”水妹应了声。两口子开始默默地吃饭。只过了一会儿,土根便放下碗起身:“我说有什么不正常咯,原来忘记开电视了。”
  “现在有什么好看的?开不开也无所谓!”
  “这你就不懂了,刚才我们不是经历地震了?看看电视里怎么吹呀!”土根说着,走到堂屋,把平板电视机放到离厨房门不远的地方,打开了就赶紧走到桌边一边吃饭一边看起来。
  电视机里立即传来播音员的声音:“三水州电视台最新报道,据州地震台通报,刚才,也就是17点18分,我州兮水县一带发生了3.6级的地震,该县及其周边的3个县有明显的震感。请看刚才震区超市的手机视频记录——”
  视频画面中,货架上有挂着的小商品在经过振幅不大的摆动之后,有的掉了下来。在里面购货的人在惊疑中站定片刻之后,大部分往外急速奔逃。电视机的伴音:“到现在为止,尚未接到有人员伤亡或房屋受损的报道。”
  “唏,TND,地震没有伤害到老子的房子,那个小杂种却把老子的柜子、房子都毁了,唉!”土根一边咀嚼着,一边愤愤然。电视里播起广告来,土根便转头认真吃饭。
  水妹扒完最后一口饭:“你就算了吧,人家老五不是说了会要他的侄儿来帮忙修整么?”
  “修个屁!就让它烂在这里了。我们到州府去了,这里反正不住,现在还修它干什么?”土根也立即结束了自己的晚餐,把碗往桌上一扔,碗摇晃了几下才站住。
  水妹不满地:“你不修就不修,不要发神经把碗打破了!”
  “不会的,夫人!”土根把电视机的声音关了,在堂屋的桌子上拿起手机,“嗯,给儿子打电话!”他正要拨号,电话竟叫了起来,他一看,正是儿子土生打来的,立即接听:“喂,儿子,你知道我要给你打电话,就先打来了?”
  土生说话有点急促:“要打电话给我?是地震,家里受灾了?你和妈妈还好吧?”
  “好哇,没事呐!不要急。你是在网上还是电视上看到的?”
  “我们这里也有明显的震感,再加上在手机上网时又看到了许多报道。我们家的房子没有受到破坏吧?”
  “坏了!坏得还比较厉害呐!可……”
  “坏了?还坏得还比较厉害?那就是网上的报道不实啰?”土生又急促地问。
  “嗨,你急什么,我还没有说完你就抢过去了。我们家的房子不是地震破坏的,是一个小孩玩火烧了我们家衣柜的衣服,火冲上去把屋顶都烧坏了一些。好在当时在我们家里打牌的人还不少,大家帮着把火灭了。还行呢,只有那一间破坏得厉害,修修就可以了。不过,我现在不想修。”
  “嗯?为什么?”
  “我和你妈商量好了,打算到你那里来,这里的房子就等他这样搁着吧。我们为什么要离开,等到了你那里再细细地和你说吧。”
  “噢,也行!我这里现在反正租着房子,你和老妈来也能住得下,还可以帮我照看着公司的业务。”
  “照看业务?”土根有点吃惊,“我可以吗?”
  “可以的,您不是还会一点手机上的文字输入么,把这个技术在电脑上学得更熟练了,就可以用电脑来上网、来办公了。”
  “噢,那好!能够给你帮忙是最理想的事;如果不能,我和你妈说过,即使扫街,帮人家当保姆等,都可以混下去的。”
  “嗯,不至于要去干那个吧!反正来了再说吧。你们哪天可以来?”
  “我们把家里收拾一下,最近两天就可以。”
  “噢,那好!这样吧,我开车来接你们?”
  “你说开车回来?”土根的手机被在旁边听了几句的妻子抢了过去。
  水妹对着手机大声地:“我说儿子,那就算了吧!你现在也还不是老手,还要走高速公路,这么远还要花油费、过路费,划不来!你说是不是?”
  “嗯嗯,是的,我妈总是考虑这个费那个费。好吧,到了州府后,我到车站去接你们这还是可以吧?”
  “可以!好了,现在不和你讲了,电话费也不便宜!再见!”
  土根看着妻子摇了摇头:“小气鬼!”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重生后她被残疾大佬宠野了
传言傅司骁是A城的活阎王,权势滔天富可敌国却丑陋残废,被他看上的女人皆活不过当晚。   叶晚柠一朝重生到被傅司骁救下的当天,二话不说就抓紧了活阎王,众人皆等着她被扫地出门。   可没想到她被活阎王盛宠上天,日子过的风生水起好不快活,那些伤她欺她的,更是被踩在脚底。   众人嘲笑,再得宠整日也得面对一个又丑又瘫的残废,叶晚柠淡笑不语。   直到有一天,众人看到那个英俊绝伦身姿颀长的大佬堵着她在角落亲……
年年有余
现代言情完结
超能黄金瞳
穷小子杨俊偶然间开启了透视眼,哪个姑娘身材最好?哪张彩票会中大奖?哪个古墓有宝藏?哪座山脉有金矿?他可以知晓这个世界上的任何秘密……从此过上了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的风流潇洒人生。
傲娇小山竹
都市其他连载
官途巅峰
一个毫无背景和人脉的年轻男人周西锋,从普通科员到巅峰大佬,需要经历多少?付出多少……
心平和
现代都市完结
平步青云
柳浩天转业到千湖镇上任的第一天就直接被架空了,面对着与镇长梁友德之间不可调和的观念冲突,面对阴险奸诈的天星公司以及天星公司所组织起来的庞大人脉关系网络,柳浩天绝不妥协,铁腕整顿,围绕着如何保障民生发展经济,一场场激烈的斗争由此拉开序幕…… 尘埃落定之时,结果出炉,柳浩天彻底愤怒了……
梦入洪荒
现代都市完结
官海逐浪
刚毕业的大学生赵飞鹏,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在官场之中巧施权谋,步步为营,一边穿行于各式美女当中,一边运用自己的手腕顺势上位,把个官场的百态人生,发挥得淋漓尽致……
夜醉了
现代都市连载
亲爱的京畿刑狱使
京畿刑狱使秦锋携带秘密任务奉命至较为偏远的青田县担任县令。少女心爆棚的仵作房绿衣、温文尔雅的厨娘刘秀娘、立志赚大钱的儒生柳博言、高冷的杀手护卫东方将辰、三位性格迥异的捕头……形形色色鲜活的生命闯入他的生活,为这一次不平凡的任务增添了许多意想不到的色彩。
空舟
历史架空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