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外星眼》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翻阅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92.迷信算命

  阖外甲对时胄这一年来的情况也很感兴趣,所以他现在专门调看了有关他的几段主要的视频记录。
  “包子,过来下!”时胄在办公室里看着他面前屏幕上的包子,通过视频系统传输的语音叫。
  “是,州长!”包子答应了一声,从屏幕上消失了,很快又钻进了时胄的办公室,在他的对面站定。
  “坐吧!”时胄指指包子身旁的软皮椅。“你上次和庞士说的那个什么算命的家伙,一算一个准,真有那么神奇?”
  “呵呵,我也只是听庞士主任说的,没去算过。”包子实话实说。
  “在什么地方?”
  “听说就在河对岸往东南方向上高速公路,往东走,不到30千米的地方下高速就不远了。司机都知道那地方的。”
  “噢——”时胄垂下眼帘,很快就对包子一挥手:“去备车,我们马上去!就我们俩!”
  “是,州长!”包子答应了一声,很快走了出去。
  时胄不紧不慢地也往楼下走去。走到下面停车的地方,庞士匆匆过来:“州长,管道局、通道局的局长分别请求您的召见,他们都是为了州府的道路扩改的事。”
  “他们一天到晚大小事都往我这里送,工期都推迟两个月了,再推两个月我撤了他们的职!你告诉他们,今天没时间,明天再说!”时胄一边说着,一边要上车。包子立即拉开了车门,时胄抬腿就钻进了车里。
  “好的,我会把您的指示传达给他们的!”庞士微微弓着腰,点点头,站在旁边,看着时胄的车缓缓开走。
  时胄乘坐的轿车在一个坐落在离公路边上只有几十米的农家小院的围墙边上停下来。包子拿着水杯,抢先走下车,然后给时胄拉开车门,让他走下来。
  这个小院方方正正但高低起伏的围墙上,许多地方不规则地用绿色的玻璃酒瓶充当艺术性的装饰物,就在时胄的车停下来的地方,即有好几个。时胄一走下来,就被这里春末夏初的景致吸引住了。
  先看近处的围墙,高的地方,有爬山虎和金银花的藤蔓竞争着翻过墙来,使围墙也成了绿色的堆砌;低处,院子里的桃、梨、柚等果树的枝条伸了过来,可以看到上面不均匀地挂着大小不一的果子,虽然离成熟还有长短不等的时日,但它们已经可以牢牢地吸引观赏者的眼球了!
  再看包围着围墙外面的是什么:那是成片伸向远方的稻田,葱翠的稻苗在阵阵微风中成片成片地变换着深浅不同的绿;掺杂在稻田之中的莲田里,莲藕则摇晃着如盖的阔大荷叶,似乎在向远方的来客行脱帽之礼。从远处穿梭过来的电线,虽然有给怡人的绿色风景开膛破肚的恶感,但它上面栖息的好几种大小和鸣声各异的飞鸟们,对这种破坏进行了弥补,尤其是布谷鸟宏亮的叫声令人遐想。
  走进院门,一条花狗对时胄和包子看了看,继而摇头摆尾地呈迎客状。
  “州——”包子的第二个字还没出口,时胄的鼻子哼了一声,他立即捂嘴一笑,接着说:“我以为这狗会朝我们叫呢,谁知……”
  又没等包子说完,时胄摆手制止了他:“嗯,看吧看吧!”
  包子只得噤声,陪着时胄一边看着,一边走进里面去。院子里,靠近大门的地方,路的两旁载着一些月季、凤仙一类的花草,都在开放着,有的散发出淡淡的香味。靠近围墙的一大圈,就是在外面可以看到的那些探头探脑的各种果树,只不过在院子里看到的是更全的树身而已。在几株大的柚子树的下面,主人用网严实地围着一块地,在里面圈养着十来只鸡,那些母鸡有的在地面随意啄食,有的则在松软处刨开上面的松土后把肚皮贴在地面上以获取凉爽。唯一的一只大公鸡则不时扇动翅膀,发出“葛哥喔——”的长鸣,然后看准身旁的母鸡,突然扑上去进行交配。顺着一米来宽的水泥路往前,就是主人的三间平瓦房,阶沿的右边放着一辆红色的摩托车。正在时胄和包子仔细看着院子里的一切,快要走近阶沿的时候,从里面走出一个提着红色塑料水桶的男人来。
  时胄初一看到这主人,心中一动。他的心语:这伙计似乎面熟啊!噢,和庞士有点像!不过,庞士的老家也不在这个方向啊!应该和他扯不上!切,再说这世界人多得很,相像是难免的!
  时胄仔细一看,只见主人和自己年纪差不多,但身体不胖不瘦,身材高矮适中,皮肤和一般农民的黝黑不同,而是比较白皙。他穿着短衣短裤,脚上套着灰色的袜子,靸着一双豆色的塑料拖鞋。还有令人瞩目的是他的双手的拇指和小指都蓄着蚕豆瓣大小的指甲。
  “呵呵,连我家的花狗都知道是远方的贵人来了,摇头摆尾地迎接呐!其实,它是喜欢对生人叫唤的,不是看到了贵人,就不会这样亲热了。”在他不停地说着的时候,一厘米多长的胡须也跟着不停地颤动。主人放下水桶,对堂屋一伸手:“二位里面请!”
  时胄微笑着点点头,和包子走进了堂屋。堂屋里面有一组沙发,虽然不精致,但主人还是对它指了指,意思是让客人坐上去。时胄的心语:这天气,虽然不是很热,但还是坐在农村的木椅子上舒服。
  时胄拣一把比较宽大且光滑的木椅子坐了,包子也在他旁边不远的椅子上落座。
  阖外甲觉得现在必须马上把这个主人的基本情况弄清。经过使用仪器一番搜索,得知这个家伙原来是庞士的堂兄,名叫庞舡,当了大半辈子农民,觉得又累又不来钱,看到堂弟庞士在州府混得越来越滋润,想要他帮忙,让自己余下的人生过得更好。不料庞士却给他出主意:你一无知识,二无资本,还是利用你自己的特长——调动如簧之舌,我会设法帮你。
  庞舡听从了堂弟的建议,开始在家里摆开了算命的戏场;至于怎样能够快速地捞到更多的钱,他正在按照和堂弟的密谋施展他们的才华。
  庞舡的心语:这条肥大的鲸鱼,在城里快活惯了,这个我们认为坐着很是舒适的东西,他们却觉得没味。管他,只要能够让他给我打开更大的宝地,嘿嘿,财源不滚滚而来那才叫出鬼咯!先就以毫不知情的口气试探试探吧,嘻,其实老弟早就把他们已经出发的消息告诉我了!
  “二位在城里闷了,到我们这穷乡僻壤来透口气吧?”庞舡在沙发上坐下来。
  “嗯——”时胄点点头。“你这小庄园不错嘛,什么穷乡僻壤!我想有这样的宝地都没门呐!”
  “不会吧,您这样的大老板?本来我要给您们倒杯水的,但看到这位帅哥手里捧着金杯银盏,我们农家用地下的井水烧成的茶就不好意思往外端了。”庞舡说着,瞟了瞟包子。包子只得微笑了一下。
  “你怎么知道我是大老板?”时胄盯着庞舡问。
  “呵呵,不瞒您说,我自幼就受过一个外地逃难来的师傅的教导,让我学得了一些看人的方法。记得那个师傅在逃难中来到我们这里的时候,大雪铺天盖地,他又冷又饿,差不多晕死在我们家门前。是我的父亲救了他一命,所以,他非常感激,就陆陆续续地对我传授了一些相面的知识。在那之后不久,我就根据师傅的教导看了几个人的相,但我没有对别人透露,只是暗中观察自己的看法是不是准确。直到最近几年,我以前的看法都慢慢得到了证实,我这才相信,那个师傅对我是真传啊!”
  “噢,这样啊!我们本来是看到你的院子很漂亮,进来随便看看的。既然你说到你有相面的绝技,那就给我看看?看你说得准不准?如果你能够让我们满意,我们也会让你满意。”
  “行啊!如果您觉得我说得还沾边,在您离开的时候,我只要求和您合个影。”
  “好说,没问题!”
  “那您先把您的生日告诉我吧。”
  “行啊!”时胄说着,用手比划了几下。
  庞舡点点头,略一思考,然后不紧不慢地说:“那我就直说了,如果有冒犯的地方,还请您谅解。先说您的父亲,他老人家是个很有地位的军人。当然,他的地位是靠真刀实枪,舍生忘死换来的。唉,可惜老将军未能享受到他应有的松柏之寿,在最近的这个冬天去世了……”
  “噢,你可以算出老爷子的年龄吗?”
  “这个——老将军享年在80左右。他老人家戎马一生,养育在世的有3个儿女,具体说来,儿就只有您一个呐!在他老人家的养育、教育之下,把您……”
  “慢!嗤——”时胄在鼻孔里冷笑了一下,“我知道你已经认出了我,通过从各种媒体看到的资料,你自然可以滔滔不绝来一通了!是不是?”
  “也是——可以这样说吧!呵呵……”庞舡有点尴尬地笑笑,“不过,您说的也不完全对。我先就和您说了,我们这里是穷乡僻壤,我的文化水平也不高,我们这里又不通网络,我更不会上网……”
  “你就不要说我了,算算我的这个同伴吧!”时胄指指坐在旁边,一直微笑着一会儿看着庞舡,一会儿看着时胄的包子,并把手伸向他,包子知道时胄要喝他让医生给他精心配置的茶了,便用双手把杯子递给他。
  “噢,遵命!”庞舡现在认真打量起正在从时胄手里接回茶杯的包子来。他的心语:你不要以为这就可以难倒我。
  “这位帅哥30才挂零吧?把你的出生年月日也告诉我行么?”
  包子微笑着点点头,然后也用两只手的手指头对着庞舡比划了几下。
  庞舡装作细细思考的模样,等了十几秒钟,然后嘴里发出“嘶嘶——”的声音,便口若悬河地吹起来:“嗯,你是在农村长大的,靠自己的勤奋学习,考上了埠宜最好的大学,毕业后通过关关卡卡,得以在一位大人物面前服务。你干得很不错,能够得到这位大官的赏识,虽然他现在让你干着累活,但这是磨练你,等到你成熟以后,也会慢慢成为比他小不了多少的大官噢!因为你家的祖坟葬得好,所以……”
  “他家的祖坟怎么葬得好?”时胄急不可耐地追问。
  庞舡的心语:你不要等着我会出丑,难道我的堂弟刚才和我长时间的通话是在刮西北风?
  “先说那里的环境,按照这位帅哥的祖上的习惯,他们家故去的先人都会选择坐北朝南,后有靠山,前面视野开阔的平缓小山。小山的左右两面,各有一口很大的堰塘。这就是好地方呀!您想想,这就和我们活人要达到官运亨通、财富聚集、人丁兴旺,不就凭个靠山一样吗?有了靠山,前面再没有任何的障碍,那不就是不可阻挡地奔向天堂么?聚集了成山的财富,还左右有深深的宝库给存起来!您看,我没有瞎说吧?”
  “是这样么?”时胄转头问包子。
  包子笑着点点头。
  “那你说他的父辈之前有过达官贵人么?”
  庞舡对发问的时胄摇了摇头:“他们家族这几代的希望就在他身上了!”
  “为什么?”
  “您可能对他们家以及祖坟所处的环境的一个细节没有注意到。那就是最近几年来,他的家乡修了一条连接周围各村的公路,那条路虽然不宽,但把他们的家和祖坟之间的一个小山包破开了,这就联通了脉气,所以,他们家族会有一定的兴旺发达。”
  包子听得连连点头,时胄看着也受到感染般地微微颔首。
  “无论如何,年轻人,我祝贺你:你选择跟随的大人物选得太对了!你们估计那个大人物将来会怎样吗?”
  时胄和包子都摇了摇头。
  “嘻嘻,请您们原谅,有些不便透露,只能点到为止:在不到10年的时间里,肯定还要官升一大级。他自己的升官这是一个方面,重要的是他的公子,得到了祖辈和父辈的滋养,官运亨通,要不了几年就会在官场崭露头角。你这个年轻人虽然也是前程远大,但和那位公子相比,还是有点差距的!不过,反正以后你们都是达官贵人,永远拥有千千万万驯服的子民。”
  “嗯——?我就不大相信。”时胄又摇了摇头。他的心语:老子故意这样说说,看这家伙能够点破一点这里面的玄机么?
  “呵呵,信不信当然是您们的事。以我乡野草民来看,只要遵守官场社会的玩法,不吝惜钱财,不得罪神灵和上司,不破坏祖先安居和自己现在生活的环境,就没有实现不了的。时间一天天地过去,它会用现实来证明我说过的话。不过——”庞舡眼珠溜了溜,故意拉长声音后停住了。
  “不过什么?有什么尽管说出来,不会怪罪你的。”时胄对庞舡挥了挥手。
  “我算起来,您二位的办公场所离得不远,就在它的南面通向河边的那一带——”庞舡放慢语速,用右手把左手的手指掐着、扳着,“嘶——它汇集着四面八方的五杂百姓,乱七八糟地自然会由各种恶气合成一股戾气,这肯定对您们是不吉利的,所以——”
  “我知道了!”时胄打断庞舡的话,“还有什么指教么?”
  “岂敢妄称指教?我没有其它啰嗦的了,只看您二位还有什么吩咐没有。”
  时胄对包子示意,包子点点头,开始掏出自己的钱包。
  庞舡看到包子掏钱给他,立即坚决拒绝:“两位老板,您们不要自己掏钱来给我,这样我是不忍心接受的!您们看这样行不行?”他立即起身从旁边的抽屉里拿出一份材料递给时胄,“请您支持下,在这个上面签个字就可以了。”
  时胄看着材料上的内容,不禁念出了声:“推背研究会设立方案?”时胄翻翻材料,又念:“推背研究会章程——你这个还没成立呀!”
  “老板,我们会按照规定成立,只要您签署了,我们就可以凭着您的大名去筹集一点活动经费呀!您说是不是?”
  时胄又翻了几下,爽快地在一页空白很多的纸上写了“请据实解决经费”一行字,然后像打波浪线似地在后面署上自己的大名,再把材料递给庞舡。庞舡接过材料之后,费尽眼力想认出这署名来。他的心语:这家伙是诚心不让我认出来!这是时胄两个字吗?管它什么JB名字,等见到庞士,让他帮忙认一下。
  庞舡把材料扔在桌上,顺手拿起手机对时胄说:“您先就答应和我照相的,现在是不是就请这位帅哥——?”
  “好的,你站过来吧!”时胄爽快地答应着。
  庞舡把手机递给包子,自己立即走到了时胄所坐的椅子旁边。包子举起手机拍下了他们的合影,传出轻微的“咔嚓”声。
  时胄的办公室里,他正倚靠在可以转动的皮椅上看着前面办公桌上的大屏幕。屏幕上显示出办公室主任庞士谦恭的神情。时胄对他发出指示:“马上和通道局、地管局、管道局等几个局的局长们联系,召集他们来布置州常任主委会议定下的搬迁州府至河边一片的居民,并把那里建成公园的事。你预先可以给他们通气:方案要在1周就拿出来!”
  “好的,州长大人!”庞士的心语:堂兄算命说事真有效,这不就让州长动手了?哈哈,我女友和另外的一个亲戚的新房和拆迁补贴就可以到手咯!堂兄堂兄,你也没有白白帮我呐!自从州长到你那里算命之后,经过我有意无意组织的明里暗里的广泛宣传,现在到你那里算命的不是络绎不绝么?你现在不是赚得钵满盆满了么?
  阖外甲看着,又习惯性地用右手的指头轻轻敲了两下自己的头顶,暗笑起来:想不到!
  时胄的心语:TND,现在老子要推动某个重大的事项,总是有拉拉扯扯的,使了全副的精力,但总有好大的一部分被浪费了,必须整肃。是的,邻州的首脑朋友的办法可以借鉴,今天就要严肃地布置下去,以后还有阳奉阴违的,那就必须采取铁的手腕来搞掉他,管他上面的后台是谁!就是得罪了那个后台,我宁愿去解释、赔礼道歉。
  时胄通过面前的屏幕,向屏幕上轮流显现的各局局长等部下讲话:“大家一定要按照我刚才布置的步骤和要求,不折不扣地分阶段完成相应的任务。反省和检讨自己,不能避重就轻,要实话实说;分析原因时要实事求是,准确无误;互相检举揭发和帮助时,要真刀实枪,刀刀见血,击中要害;表达决心时,要坚定不移,切实可行。大家给我听好,这些绝大部分都不是我的要求,我只是传达而已。你们应该知道,如果你们当作儿戏,就不能继续唱戏!譬如那些文章的份量,规定是八千字,你就不能只写7999;标准是1万的,也决不能用9999来敷衍。多当然最好!还有:谁也不得在网络上搜罗了东拼西凑捏合在一起,当作自己的东西来糊弄我!这样的事情一经发现,不但过不了关,第一次记过,第二次撤职,再还要这样嘛,我不说各位也应该知道其后果了,那就是赶走!”时胄的手指在桌面上敲得“嘣嘣”响,“为什么要这样严肃,我想各位是清楚的,因为对上级不忠诚的人,古往今来都是没有出路的,都会受到惩罚!”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十里钢城:纵意人生
春风十里凭奋斗,红颜情劫添悲喜。职场多变知进退,化茧成蝶步青云。关山月机缘巧合救了公司副总的媳妇,凭借自身地努力和美女姐姐的帮助,从此开始了巅峰之路。
东郭老农
现代都市完结
官场:从纪委书记到一方大员
官路艰难,行差踏错一步,就会万劫不复。 但仕途也很简单,只要你站对了队,用对了人,找对了方向,将无往不利。 沈飞重生到了十八年前,那个改变自己命运的时候,且看他如何只手补天裂,逆转人生!
烟雨任平生
现代都市连载
做局
普通人做事,聪明人做式,高手做局。 随着老板突然出事,职场春风得意的乔梁遭遇重挫,随即又被妻子背叛,更可怕的是,他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精心布置的圈套……
易克1
现代都市连载
都市大亨
走一步,看两部,谋三步,步步惊心!看他如何披荆斩棘,红颜相伴!
苍白的黑夜
都市其他完结
都市之最强狂兵
国之重器,猛虎出笼!亦正亦邪的他注定有着无法平淡的命运!身负枷锁执掌生杀命轮!他身立潮头一生高唱大风! 只装最牛的逼,只踩最狠的人!他一生辉煌,彪悍铸就,舞练长空!
大红大紫
现代都市连载
选调生的人事档案
真正的官场,不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也不是流于表面的针尖对麦芒。他们是一群嗅觉灵敏、眼光毒辣、聪明绝顶,而且精力极度旺盛的人;他们是一群只要出手,就绝不会让你翻身的人。他们里面,又好人,也有坏人。   他们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不喜欢被曝光,却又不得不面对没完没了的摄像机。一团和气下面,藏着多少永不见天日的秘密。行政夹克里面,又包裹着多少颗激流暗涌的心。如果你有空,就跟着谷阳一起,慢慢揭开他们神秘的面纱。
头上有犄角
现代都市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