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外星眼》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翻阅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8.记者初访

  阖外甲利用下半夜的时间,在周围搜集他做证件需要的所有材料,毫不费力地做好了身份证和记者证。有了记者证,他摇身一变就成了三水电视台的记者。看看那记者证,红彤彤的,上面凹印的
  “记者证”3个大字金光熠熠,打开来,扉页上部是高分辨率电子扫描的3D彩色图像,有兴趣的观察者可以晃动记者证以欣赏阖外甲的脑袋的任何一部分外观,如果谁要怀疑,用这个图像和他真实的脑袋进行比对的话,人们会发现,这确实是他的比例缩小了的脑袋啊!图像下部是证件的编号,发证年月日。后面的那页记载着姓名:阖外甲;年龄:29岁。这一页的下部有一个设置了密码的电子印章,只有懂得其中机密的人通过互联网,进入电视台的人事电子档案库进行核对,才能分辨真伪。当然,阖外甲的电子印章是毫无破绽的。另外,关于他的个人档案,任凭谁到电视台的人事电子档案里去查,都会使查阅者信服地看到:阖外甲,三水州兮水县人,某年某月毕业于埠宜大学新闻专业,学历为硕士。
  既然要当记者,又不能通过自己的专用隧道而倏忽来去,成为真正的来无影去无踪的人,因为这会让地球人对他产生怀疑,乃至把他真实的身份暴露出来。所以,现在最现实的选择就是去购买一台汽车。买一台什么样的车又让他稍微费了点心思:买台便宜的,但故障率稍高,安全性比较低,而且开出去会受到低级的驾驶人的欺侮。来一台高级而昂贵的?不行,不是他没有钞票,前面已经说过,他的钱钱都是来自那些他认为不该得的黑钱,以他的隐身和隧道通行的本领,他完全可以取之不竭,用之无穷;但如果你整天开着地球上的高档车显摆,人家就要对你这个年轻的记者进行调查了——这小子的钱是哪来的?你自己都在人家的怀疑乃至监督之下了,你还怎么展开自己的记者工作?于是,阖外甲通过隧道到他的飞船旁的存钱处提了一小袋钱,大概三十多万,然后决定花费30万多一点点买一台红色的“驰者”。
  看看买车的过程,阖外甲觉得地球人有时说点明显的假话是很正常的。今天一大早,阖外甲就来到了专卖“驰者”的店面里,一个看起来比他还小几岁的小伙子接待了他。
  “你好!欢迎光临我们的专卖店!”这个小伙子无疑是干销售顾问的,他见阖外甲直愣愣地盯着门厅中间的一台红色“驰者”车,知道可能有戏,赶紧过来打招呼。
  “你好!”阖外甲一边回应着销售顾问,一边立即把仪器聚焦到他的脑袋上。
  仪器反馈给阖外甲的销售顾问心语是:今天是不是走运了?但愿今天有个好开张,这笔交易能做成!
  阖外甲指着他们面前的车说:“请你简单介绍一下这车,我懒得花时间看这牌牌上的说明了。”
  “噢,好的!这个车由国际著名厂商生产主要部件,像发动机、底盘、车架、电子控制系统等等都是。”
  “那在国内配套生产些什么?”
  “呵呵……车座呀、外壳呀、轮毂呀等等,还有喷漆是在国内做的,不过,它这种光亮耐久的漆的秘密配方是国外生产厂商提供的……”销售顾问笑眯眯地继续介绍。
  “那——国内基本上是做个皮毛喽?”阖外甲装着颇感兴趣的样子打断对方的介绍。
  “是啊,所以,这种车的油耗是所有同类型汽车中最低的……”
  阖外甲的仪器告诉他的对方的心语是:吹点吧,他看样子也没在网上查找过;即使找到了不利的资料,我也可以说这不是在最佳经济速度行驶状态下的油耗。
  “它的安全性是最高的!你看这钢板。”销售顾问用拳头在车顶和前门上分别轻轻擂了几下,发出低沉的“嘭嘭”声。“它的防撞气囊灵敏度是最高的!”对方的心语:这个任你到网上怎么搜索,也找不到否定的答案!谁也没有把那些个气囊掏出来专门比试比试啊!
  阖外甲微微一笑:“噢,那这个价格呢?在你这个标价的基础上可以优惠多少呢?”其实他从一看到这车开始,就没有打算花时间去挑别的,因为他此前还是在网上稍微搜集了一些汽车的资料,“驰者”这个系列还是名列前茅的。他现在还来个讨价还价,是为了听到销售顾问更多的真真假假的述说。
  “不瞒你说,我们销售这种车是没有钱赚的,”销售顾问的心语:其实也就5%呐。
  “只是为了完成生产厂商给我们定下的任务。我们只能按照厂商为我们规定的价格进行销售,否则,我就要赔钱啊!”销售顾问心语:你这家伙就按这个价格买了吧,我虽然能分得其中的8%,也就可怜的1200元,让我给女朋友买对小耳环吧!“这样吧,如果你决定买,我可以向我们的经理去说情,为你争取到全套的车内装饰品,这个也是几千元呢!”
  “哦?你说这些装饰品中最有价值的是什么?”
  “是高级进口香水呀!如果你专门去买,要几百元呐!”销售顾问心语:那是真货,我们的这个是老板的老婆和三水大学的化学教授自己勾兑的,香味和真的没什么区别,成本却只有十几元噢!
  “哈哈……好!我买了!”于是,阖外甲就把那辆红色的“驰者”开走了。
  买了像样的车,阖外甲又得做一本驾驶执照了。不要担心,这对于他来说,只不过小菜一碟。看看这本墨绿色封面的东西,就是真的。不过,他不是地球人,也从没有在地球上学过汽车的驾驶,但我们完全无需担心,因为他可以类似高级黑客那样地进入三水州的交通管理部门的内部网络,把他认为应该存放在网络服务器上的资料悉数写进去,而且不会留下一点蛛丝马迹。另外,我们也完全不用担心他因为没有在地球上学习过驾驶而在我们的公路上瞎碰乱撞,草菅人命,为什么呢?这首先是可能他所居住的星球上的交通工具和我们的汽车大概类似,他以前驾驶过这类东西;另外,他在驾驶时可以通过他的控制器使用他的立体微型扫描设备,对汽车周围的实况进行快速扫描后把信息提供给他,这使得他就好像旁人那样来看自己开车,所以,他开起这些当时普遍流行的自动档的车来,就好像玩玩具一般!
  现在,阖外甲可以开着他的驰者好好现身来采访他想记录的所有新闻和一切故事了。因此,兮水县第一中学发生雷击的第二天上班前,阖外甲就在念清校长的办公室前把他堵住了。他递上记者证,恭敬地问:“请问,您就是校长吧?”
  念清把阖外甲的记者证仔细地看过,又从上到下把他打量了一下,然后不紧不慢地说:“是啊!您好!欢迎电视台的大记者阖外甲先生来我校采访。”
  阖外甲把他的小型摄像机在合适的地方架好,对着他和念清校长就开始采访。当然,除了用公开的摄像机对着校长以外,他还有一直暗藏在口袋内的读取对方心理活动的扫描仪,通过这个微型的家伙,他可以随时掌握对方的动向,以做到真正的有的放矢。此时,他的仪器告诉他的是,念清心语:哪里冒出来的混小子,到我们这里来多什么事?
  阖外甲:“呵呵……谢谢!那我就不客气地来打扰您了。请问您,贵校平时注重安全教育么?具体说说是怎么抓的?”
  “这个嘛,我们每周都花一节课,通过学校的广播,或者让任课老师向学生进行各种安全教育。”念清稍稍停顿,他的心语:等这小子走了,马上要办公室主任赶快补写安全教育的计划和实际执行记录,反正他们不会拿什么仪器来鉴定这些形式主义的东西的先后的。以前很多次我们不都是这样溜过去了的吗?如果这家伙现在就要看的话,就说管理这些资料的人有急事出去了,稍后我们可以把有关资料扫描成电子文档后通过电子邮箱发过去。
  阖外甲暗自好笑,但他不想戳穿校长的谎言,转换了角度:“您觉得这次雷击的原因是什么?”
  念清略微不满地瞅瞅阖外甲,皱着眉头说:“自然现象么,难道还能有其他的原因?”
  “噢!”阖外甲紧接着说,“听说那个穹顶上的避雷针没有落地,有这样的事吧?您请看——”阖外甲走近念清,把那根没有落地的避雷针及其下部已经被击毁了的吊灯的视频回放给他看。
  念清看了一下,不以为然地:“这个我知道,这个原来设计上可能有不足。不过,我们现在正在设法弥补,昨天深夜我就进行了布置,不出一两天,你再来就可以看到那里有真正的避雷针了。”
  阖外甲看到念清此刻面露得色,心语:幸好我及时亡羊补牢,否则,这帮喜欢找岔子的摇唇鼓舌的家伙,就会给我们带来难以估量的麻烦!
  “您觉得被雷击的学生土生会找学校索要经济赔偿吗?”阖外甲带着不可捉摸的微笑,看着念清问。
  念清心头一紧,心语:也是啊!如果土生那小子要求赔偿,学校支付个10万8万的倒没什么,只是怕有人借机到上面去告状,带出学校基建中的……他故作镇静地:“如果是通情达理的人,应该不会,因为这属于自然灾害,是不可抗力造成的……”他的手机响起来,开始接听,“喂,你好,噢,噢,好的,应该没什么问题吧,欢迎!欢迎!不过我现在正在接受记者采访,对不起,再见!”他转头对阖外甲说,“切!现在热闹了,三水大学的教授也要来对土生进行研究。”
  “说明您这里很能吸引人的!”阖外甲笑笑,“我再问您一个问题:您刚才不是说正在修建避雷针么?像您学校进行这些建设,会实行招标么?”
  “这个要看建设项目支出金额的大小,如果超过标准,按照规定就要招标,否则,像这么大一点点金额的修理,是不需要的。我们现在要说再见了?”念清现出冷笑,心语:招标不也是个形式么?谁没有对策?
  “好的,再见!”阖外甲急忙告辞,他也急着要去会土生。
  念清送客出房门,向走廊里的一个年轻人招招手,在他走过来以后悄悄和他耳语几句,再对阖外甲说:“记者先生,我让他陪你在学校采访,中午就在我们学校食堂就餐喔!”
  “您别客气!”阖外甲转身和年轻人走了,他知道念清是要在客气的掩护下,派人监督他,觉得好笑。
  阖外甲在年轻人的带领下急忙赶到土生的宿舍,看到他的房间里差不多坐满了人。在门口,他就看到有两个人在用录音笔之类的设备记录着和土生的谈话,有时候也使用摄像机拍几个镜头。那个年轻人进屋向土生介绍了阖外甲之后,看着房间里也基本上塞满了人,就走出去在走廊里等候。阖外甲拍摄了一圈之后,走近其中的一个将近40岁、马脸、戴着近视眼镜的人问:“请问先生您是——?”
  那人递过一张普通的名片,只见上面第一行印着三水大学教授,下面还印满了各种头衔,在这些文字中间,可以醒目地看到他的用大一号的字印刷的名字:言鸾。
  “噢,您是言教授!”
  言鸾神秘地眨眨眼,对大家笑笑:“我是专门研究诡异现象的。曾经出版过3本专著,回去以后我会给你们几位每人寄一本,让各位给我提点意见。我这次是在网上看到土生同学遭到了这样的灾难,我想研究研究他在这前后的变化,主要侧重在智力方面。”他指指身旁的三十多岁的女士,“这是我的妻子,艾媚律师。”
  女士赶紧站起来,递给阖外甲一张精致的名片,只见中间印着两个紫色的大个艺术字:艾媚;上面两行小些的字印着“三水舌律师事务所首席大律师”等字样。她主动和阖外甲握握手:“请多关照!我是来帮助土生同学获得他应该得到的赔偿的。”
  阖外甲对颇有几分姿色的女律师在握手时的力度并不在意,但却对他们夫妻是否有儿子突然感兴趣,他立即用仪器在网络上查找,发现原来是言鸾的精子数量少且活力不够,所以他们至今没有子女。另外,阖外甲更关心房间里的其他人和他们将要进行的活动。他知道把土生夹在中间,和儿子一起坐在床沿上的是土生的父母亲,于是他退到门口说:“你们继续你们的谈话,我随便拍拍,不干扰你们。”
  “那好!”艾媚律师赶紧对土根夫妻说:“大哥大嫂,我就冷落你们二位一会儿,继续进行我的证据搜集工作。土生,你认为你的手机损坏的原因是什么。”
  土生不假思索地回答:“当然是雷电打击的!”
  艾媚问:“雷电是怎么来的?”
  土生:“是空气分子之间剧烈摩擦造成的。”
  言鸾提示:“不是吧?”
  土生说:“反正老师是这么说的!”
  艾媚进一步提示:“不是问雷电产生的原因,而是问它是怎么下来的。”
  “顺着那根大针嘛!”土生顺畅地回答。
  艾媚又问:“好!很好!你在雷电剧烈的时候玩手机了吗?”
  土生的头摇得像拨浪鼓:“绝对没有!我的同学们可以作证!”
  水妹插话说:“我的儿子是从来不说谎的。不瞒你们说,我是信神的,神要我们善,不要撒谎,我们对土生从小就是这样教育的。”
  艾媚摆弄着她的录音笔,微笑着望着土生说:“这个我们完全相信!好,我今天就问这几个问题。”
  这回轮到言鸾提问了:“什么生物怎样可以拉屎在自己的头上?”
  阖外甲差点笑出声来。土生咧嘴笑了笑,一头雾水:“在头上拉屎……就是欺侮别人,怎么可以自己欺侮自己?”
  言鸾严肃起来:“嗯,下次我们可以继续思考。假设,你现在没有受到雷击,你能回答出来吗?”
  土生犹豫地:“也许吧?”
  土根赶紧插话:“我们土生原来是很少有问题能够难住的,现在这样,肯定与受到雷击有关系的。”
  “嗯,我认为也是这样!”言鸾赞许地点点头,又问,“学汽车驾驶的学员比教练的技术还好,你认为这是为什么?”
  土生挠挠后脑勺:“那个教练是个冒牌货!”
  当阖外甲偶尔把仪器对准言鸾教授的时候,得到他这样心语:这小子不会说我也是个冒牌货吧?
  言鸾点点头,又摇摇头:“嗯,我的所有问题没有所谓对与错,也不只一种答案。你回答得不错!我们下次再来讨论,今天的测试就到这里为止。孩子你才受伤不久,我们不能让你太受累。”
  艾媚夫妻很高兴:他们分别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所以艾媚在临离开时说:“土生你们一家放心,我们回去后会立即整理好资料……”她走到门口,看看外面有没有学校的人。她看到,只有跟着阖外甲一道来过的年轻人在隔着几间房子宽度的走廊中玩他的手机,于是,她返回来继续小声说,“整理好资料后再来和你们商量起诉学校,向学校索赔的事。你们不要太老实。哪有这样的事,学生在学校遭到雷击,出了一点点医药费就不理睬了!”
  言鸾说:“通过测试,我得到了很多有用的信息,以后我还会来和土生讨论问题。”他压低声音,“现在这里没有校方的人,我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大哥大嫂,只要土生对我的研究密切配合,你们完全可以不必为他上哪所大学操心。只要你们看得起我们学校,我可以保证土生在低于我们学校录取分数线二三十分的情况下被录取到我们学校,读他喜欢的专业,不会额外收取你们的费用。”
  土根拍拍儿子的肩头,高兴地说:“儿子,你就和教授夫妇好好配合,我们不会吃亏的!”他起身对教授夫妻一鞠躬,“感谢你们的无私帮助!只要你们需要,我们会随时配合你们的。”
  水妹插话:“反正我们也不说假话!”
  土根挡在妻子的前面:“是的,是的!我有摩托车,行动比较方便。土生的手机没了,等会我出去给他买个便宜的,只要能和外面联系就行,可以么?”他回头对儿子投来征求同意的眼神。
  土生无奈地:“只有这样啦!谁叫我们家没钱呢?”
  房间里的人都一笑。
  “切!这小子”土根也只得苦笑,“应该说谁叫我的父母是农民呢?所以现在我们就是希望你能好好读书,以后找个体面的工作,多多赚钱,就不像你的父母这样可怜啦!”
  艾媚站起来:“大哥大嫂放心,一代要比一代强,土生以后比我们都要成功呐!”
  “阿弥陀佛,那感情好!”水妹双手合十。
  艾媚拍拍丈夫的肩头:“那我们走吧!再见!”
  土生扶着床柱站起来:“再见!”
  阖外甲停止拍摄,也和教授夫妇一起走了出去。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猎谍
间谍是一个非常古老的职业,从有战争开始的那一天起,间谍便是交战双方获取对方情报的唯一选择。有人说,间谍战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不会出现硝烟的战斗,可事实证明,没有硝烟的战斗在这个世界上几乎不存在,即便是暗地里的较量,同样充满血腥和牺牲。 我姓唐,叫唐城,你也可以叫我唐五郎。 我爹是军统,专门抓日本特务的军统,虽然他不在了,可小爷我也绝对不允许你们这些萝卜头活的逍遥。 这里是国统区,所以,这里没有你们存活的空间。如果你们非要来,那好吧,小爷我只好送你们统统下地狱。
锋利的柴刀
军事战争连载
近战狂兵
菩萨低眉,所以慈悲六道!撒旦低头,所以血流成河!以撒旦之名,专职杀戮,他要当最强的那个男人!
梁七少
军事战争连载
都市之最强狂兵
国之重器,猛虎出笼!亦正亦邪的他注定有着无法平淡的命运!身负枷锁执掌生杀命轮!他身立潮头一生高唱大风! 只装最牛的逼,只踩最狠的人!他一生辉煌,彪悍铸就,舞练长空!
大红大紫
现代都市连载
权力暗战:征途
倒霉蛋赵德三,原本是一名富二代,无奈大学毕业之,风云突变,家境衰败,变成一名落魄的‘负二代’。大学毕业,赵德三立志重镇家业。八面玲珑的他,踏入职场,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与敌人与对手上演了一曲曲惊心动魄的逆袭好戏。在商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爱情上,博得了美女总裁、清纯校花、灵动女同事的深情厚爱,最终事业与爱情大获丰收,赢娶白富美,走上了人生巅峰。

jiuxiaohonghu
都市其他完结
人间政道
一位美貌与智慧并存的梦中女神,一桩离奇诡异的坠楼命案,蓝京和志同道合的秦铁雁、莫胜男等伙伴为了寻求真相踏入漫漫仕途,开启起伏跌宕又波澜壮阔的奋斗历程。
岑寨散人
现代都市连载
独领风骚
百年山洪,百人失踪。在灾难面前,谁是力挽狂澜的英雄? 男欢女爱的情场,尔虞我诈的官场,谁可以独领风骚?
天下南岳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