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外星眼》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翻阅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89.投毒恶果

  阖外甲在仪器里翻看,一幅醒目的视频定格画面把这个外星人的眼球都吸引住了。当然,他是觉得画面珍稀,不但是他来到地球后第一次看到,就是通过他在地球人的无所不包的互联网里查找,也从没有看到过。这是一幅什么宝贝画面?原来就是时士正坐在一只小凳子上,有着一头稀疏的白发的脑袋依偎在念琢敞开的胸前。虽然因为时士头部的遮蔽,只能够看到坐在高大的靠背椅上的念琢的半边胸脯,但从画面可以看出,她的另一只哺乳器官正在被时士吮吸着。
  阖外甲开始正常播放起来——
  时士一边吮吸,一边用手遮蔽着念琢另外的那只哺乳器官。念琢在干什么呢?她此刻正捧着一台书本大小的平板电脑在玩电子游戏。渐渐地,时士头部开始出汗,有点喘息不匀,接着他放开了念琢的**,咳嗽了几下:“唉,怎么有点热?”
  念琢放下电脑:“不是开了空调吗?温度设定高了?”
  “不会。”时士有点虚弱地摇摇头。
  念琢在身旁抽了3张纸巾,递给老者一张,自己用1张先擦拭哺乳器官,再用1张揩额头上的汗,接着一边把上衣的扣子扣好,一边微笑着说:“老战士,您不舒服我看是最近一段时间吃过奶之后,您总是觉得燥热,要我陪您活动活动,是不是有些得不偿失?”
  “不对!咳咳——”时士在旁边的沙发上坐好。“你只看到不利的一面,有利的呢?自从你说了以后,我就没有抽烟了,这可是以前谁说了都没用的。你说的和你活动,那我是为了感谢你,咳咳,不就完全只是亲热一下,没来其它的呀,是不是?”
  “那是我的奶水质量不高?”念琢收敛了微笑,故意撅起嘴。
  “嗨,看你说哪去了!咳咳——是我自己老了,谁也不怪!”时士用两只手抓住念琢的一只手,轻轻摩挲着。
  “您可不能说老呀老的,我要您有永远健康的身体,还要帮我找个好工作的呐!”
  “这个你放心,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会给你办好!咳咳——”
  念琢用另一只手帮老者捶了几下背:“我不知能不能享受到您的恩惠?您看,我的汗也出来了,有时候心里也觉得很难受……”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
  时士放开念琢的手,转而用手在她的胸口按摩着:“现在找医生来看看?”
  “还没有这样严重吧?也许是昨天在公园看荷花受了热?”
  “我没有出去,总不会是中暑吧?是啊,总觉得不大好受,头晕沉沉的。”
  念琢转过身来,帮老将军按摩太阳穴,按了几下,把自己的脸贴上时士的脸:“我不要你这几年就死,可以和我一起死……”说着,紧紧地抱着老将军。她的心语:你个老家伙,答应我的幸福,要实现啊!
  “那我不成老妖精了?呵呵,咳咳……”时士正想笑,却听到念琢抽噎了几下,有泪水落在了他的脸上。
  “蠢妞,我现在不会死的!”时士一边在念琢的耳畔轻言细语,一边给念琢拭泪,接着也有几滴老泪落下来。他的心语:这妞动了真情?
  念琢在时士官邸中自己的房间给自己的父母打电话:“你们放心,我在一家大公司应聘了,做文员,这里的工资很高。管吃管住……”
  电话那头传来她父母的声音。阖外甲用仪器侦测到,念清和隋云是用很简单的办法解决的,即使用电话的免提功能,这就如同他们和女儿共同交谈一样。
  “具体是什么公司?”念清问。
  “这个——现在不能泄露,要等到一定的时候才能公开。”念琢的心语:等到老家伙给我在哪个部里找到了体面的工作时,我再告诉老爸老妈。
  隋云插进来:“鬼扯!我就不相信现在还有这样的需要保密的公司!”
  “您想不到的事还多呐!像我的直接上司,是个80过的老专家,对我可好啦,像亲爷爷一样照顾我。我感到很幸福!”
  “人家那是国宝级的,你要尊重老人家,要向他多学习本事!”父亲说。
  “当然!不过,老爸老妈,在这里就是太累,经常加班,一搞大半夜是常事,有时候甚至通宵!”
  “人家老专家也这样加班?”老妈觉得奇怪。
  “就是呀!正是老专家一直陪着,所以我就觉得,既然人家老的都能坚持,我还能说什么?实在困了的时候,就悄悄打下瞌睡。由于很累,所以最近有些、有些……”
  “怎么啦?不舒服?”念清急切地问。
  “不会是累病了了吧?”隋云也着急了。
  “嗯,说不好,主要是不想吃东西,双脚有些浮肿,喝奶,哦,喝牛奶都没有味道!有时还会吐……”
  “那你上医院看了没有?”念清和隋云几乎是同时发问。
  “暂时还没有,因为忙嘛!不过,你们放心,我明天就会去医院全面检查一下。现在不和你们聊了,我要有事去了。”
  母亲:“不管怎么忙,明天一定要去医院,啊?”
  父亲:“检查后一定告诉我们结果!”
  “好的,再见!”
  军队的医院里,一间挂着“主任医生办公室”牌子的房间外面的走廊里,包子坐在条凳上低头玩弄自己的手机,公文包和茶杯等东西放在身旁。办公室里面,3名军人和时胄一家坐着在商议事情。一个年岁较大,头发花白的老军人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面,随着他身体的动作,肩章上的3朵红花闪动着光芒。左面沙发上的两个年轻些的军人的肩章上则分别只有1朵或两朵红花。右边,时胄夫妻和时胤对着两个年轻些的军人坐着。
  老军人在说着:“州长先生,您要知道,老将军的肝和肾这两个重要器官都处于衰竭状态。以我们现在的医疗水平,根本不可能将病人在现有的基础上治好。而要治愈,快速便捷的方法是把它们都换了!可是,您也清楚,老将军是80多的人了,即使是年轻人的身体也难以承受的打击,现在想让老迈之人来担当,这显然是不现实的!”
  “老教授您的意思是——”
  “只能保守地用常规手段治疗,看看能够让老将军受到严重创伤的身体慢慢恢复么。如果行,那是老将军的福气,也是我们大家求之不得的;如果不行,恕我直言,那您就只能为老将军准备后事了。”老教授说到后面,声音更低了,他的目光也从时胄的脸上移开。“您的夫人也是医疗专家,应该能够理解我们的做法是吧?”
  观庄无言地缓缓点了点头。她的心语:总之是老的这把年纪了都不安分自讨的!但怎么就弄成这样?为什么在相关的人身上都找不到一点线索?不过,找到也没用,迟了!
  时胤的心语:真是那种物质的毒害吗?间接的都能这样厉害?
  时胤对着老教授把手挥动了一下:“我想向老教授请教个问题。”
  老教授点点头:“请讲!”
  “您认为我爷爷是衰老造成的,还是中了什么毒?”
  “噢,其实这个你也可以向你的母亲请教。”老教授对观庄微笑了一下。“这个问题很难说。在正常情况下,人的衰老过程中,一般不会有两个这样重要的器官同时受到如此严重的伤害。从你爷爷现在的状况来看,是很像受到某种对人体有剧毒的物质的毒害。但我们在你爷爷身上的所有生化检验中,没有发现对人体有严重危害的物质的存在。另外,我也听说过,你爷爷身边的工作人员要求调查,警方也初步调查过了,但也没有发现什么线索。”
  “嗯,是啊!如果查到了,”时胄咬牙切齿地:“一定要将他几代都斩草除根!”他的心语:这老爷子不知听谁说了就要吃那妞的奶。现在那妞也是半死不活,是她的奶水对老爷子的毒害?可在她的身上也没有查到剧毒的物质呀!TMD碰到鬼了!
  时胤的心语:老爸有时就是喜欢打乱枪!按照老教授说的,基本上可以肯定指使者就是我,斩草除根几代,那岂不连你自己也要除掉?我这是误伤,虽然有些后悔,好在老爸可以帮我搞定一切,有不有爷爷的影响力无所谓了。
  时胤又开了口:“退一万步说,如果找到了老人受到伤害的原因,对症治疗之后,他能够恢复吗?”
  “这个——老将军毕竟年纪大了,又是两个重要的器官同时受到严重伤害,只怕难……”教授的声音越来越低,但清晰。
  时胤缓缓点点头,轻轻闭着眼睛,心语:看来是无可挽回了!
  时士面如死灰的形象在时胤的脑海中缓缓旋转,接着是他设想的虚弱不堪的念琢的嘴唇翕动着,有污血汨汨地从里面流出来。时胤赶紧揪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睁开眼睛。
  时胄对老教授:“那我们现在只有等待您的好消息了?”
  “您放心,我们一定尽力而为!”老教授站起来要送客了。
  时胄走向老教授和他握手:“我们在病房等着您和您的助手带给我们喜讯!”
  “一定一定!”老教授的心语:还有什么幻想头,不出10天,你就为老者办理后事吧!
  军队医院里的一间病房里,念琢昏迷不醒地躺在病床上,身上插着许多管子,吊瓶里一滴滴清亮的液体正缓缓流入她的体内。隋云坐在女儿的床边,不时用纸巾拭泪。她的大狼狗睡在她的脚边,在隋云拭泪时站起来,用头轻拱她的腿。隋云用一只手摸着狗的头部。念清从外面走进来,身后跟着一个在时士的官邸里服务的年轻军人。念清的脸上很难看。
  隋云焦急地问丈夫:“大夫怎么说?”
  “有什么说的?谁有这本事在几天之内换肝和肾?就算可以,找到这两样也太难呀!肾脏的问题还可以先用血液透析换来等待的时间,可肝脏怎么办?”念清说不下去了。
  年轻的军人过来相劝:“大叔、阿姨不要太难过。现在我们只有相信医生,他们会有办法的。另外就是看看警方进一步的调查,能够找出一些线索么?这样就既可以抓住凶手,又可以帮助我们找到原因,对症治疗。”
  念清愤愤地:“小伙子,你就不要安慰我了!到现在为止,警察和医院不是都说没有从我女儿身上检查出致命的毒素吗?再说,警察有个屁用!”他的心语:像那个狗日的施坦,在老子这个被刺杀的人手里都要去了好多万的所谓办案费用,用来去抓捕刺杀老子的凶手,可是,直到现在,他有个响屁在我的面前放么?
  念琢突然苏醒过来,隋云低下头去,听到女儿轻轻的不大连续的声音:“我骗——骗了你们,我没有在、在大公司,就、就是在一个老、老将军的家里陪——陪聊……”
  “我和你爸都知道了,不要说了,现在好好治病。”隋云含泪轻声安慰女儿。
  “其实,很幸福……可惜那合、合同。老将军他——”
  念清也俯身轻声地对女儿说:“他应该在另外的高级病房,我们不知道。你现在只管自己!”
  念琢的眼角流出一点点泪水,又昏迷过去了。
  4个年轻的军人抬着时士的遗体往很大的敞篷灵车上装,时胄、观庄、时胤等人臂缠黑纱,神情哀伤,俯首夹道。虽然没有人哭泣,但气氛肃穆。4个年轻的军人笔挺地站在灵车的四角。时胄等人登上了灵车后面的一辆大客车。在一辆播放着哀乐、闪动着警灯的军车的前导下,车队缓缓开出了军队的医院。
  车内,时胄神情严肃地看着前方,他的心语:老爷子住院无需我们日夜侍候,但现在要在礼堂摆放至少5天,连续守夜是免不了的了。记得把包里的“鞭王”藏到更深的夹层里,不要让它给老子惹麻烦!
  在这家医院的另一个角落,大门上黑色的“太平间”几个大字很醒目。一辆不大的灵车的后门大开,两个穿白大褂的工作人员把盛着念琢遗体的担架塞进去。念清和隋云夫妻则在旁边呼天抢地地哭号着。
  那个曾经在病房里陪伴过念清夫妻的军人此刻又走过来劝慰,他拉了一把念清的胳臂:“大叔,您两老自己要节哀,我们走吧!”
  在军人一手一个的牵拉下,念清夫妻上了灵车,在前面坐下。大狼狗蹿上来,把头埋在隋云的怀中。灵车快速地驶上大街。隋云的心语:可怜的孩子,就要去火化了,再也看不到了!
  隋云又伤心地大声哭起来。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做局
普通人做事,聪明人做式,高手做局。 随着老板突然出事,职场春风得意的乔梁遭遇重挫,随即又被妻子背叛,更可怕的是,他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精心布置的圈套……
易克1
现代都市连载
官路风云
身处官场,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升迁、女人成就江凡壮举。
蚕豆香
现代都市完结
官途巅峰
一个毫无背景和人脉的年轻男人周西锋,从普通科员到巅峰大佬,需要经历多少?付出多少……
心平和
现代都市完结
阳谋
新晋公务员唐俊突击被提拔担任村支部书记,一下就卷入到了风云诡谲的明争暗斗之中。 面对县金地公司的压力,面对各种利益方的纠缠,唐俊绝不妥协,但是同时又不蛮干,而且巧妙运用阳谋手段,一次次化解各种危机,率领红鱼村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辉煌成就,自己的仕途也因此平步青云,一路扶摇直上!
南华
都市其他完结
鸿途奇才
奇谋算尽官场事,正气浩然天地魂。红颜知己身边伴,悲欢离合生死梦。且看一代官场奇才陆羽,从一个县长秘书到封疆大吏的跌宕起伏官场人生。
风和暖阳
现代都市连载
太古葬天决
叶辰开局被废,幸得万古天墓。 从神墓中获得无敌功法,修神功,炼仙丹,逆天而上! 葬天,葬地,葬神魔! 战佛,战仙,战万古! 无敌爽文,简介无力,请移步正文。
与君共浮白
东方玄幻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