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外星眼》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翻阅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88.彩票魅力

  阖外甲再查找土生,现在他在三水州的州府经营着一家小公司。公司设立在一个住宅小区临街的3楼里,绿底红字的牌匾书写着公司的名字——“因达广域咨询有限责任公司”,挂在公司临街的窗户上。从小区里面才可以登上土生租住的这套两室一厅的公寓。
  阖外甲当然也急欲知道土生这将近一年来在进行着怎样的奋斗。他按照自己离开的最早时间开始逐一调看着那些片段——
  首先是去年冬天,土生逃离了三水大学,在旅馆里将就了一个晚上,然后在艾媚的介绍下,他在近郊租住到2楼一间一室一厅的小房子。从视频片段中可以看到,房子虽小,但功能齐全:有厨房和卫生间,卧室兼客厅是最大的,摆放了一张单人床之后,还放置了两张单人沙发和茶几。
  中年的女房主带着艾媚和土生进了房间之后,把钥匙放在桌上,对艾媚说:“大律师,只有这样的条件,我也就按照最便宜的朋友价租给你。有什么可以帮得上忙的,你们只管说哦!”
  “好的,谢谢你!”艾媚的心语:虽然成了朋友,但这个女人有点啰嗦是肯定的!
  “那我就走了,再见!”女房主走了出去。
  土生和艾媚在她的后面说了“再见”,便把门掩上了。
  “帅哥,从今天晚上起,你就要打算在这里待很长的时间了,至于到底是多长,那我就不知道了。我想,你自己现在也应该说不清楚吧?”艾媚在沙发上坐下,又拍了拍旁边的那张,示意土生也坐下。
  土生在艾媚左边的沙发上坐下:“当然,这就看我的命运了。”
  “什么命不命的!既然你老爸老妈托付我照看你,你就听从我的安排:从小处来说,你把从学校拿来的东西布置好,方便自己使用,缺的必须品再去买。从大的方面来说,你最近就可以去找点事做。你认为怎么样?”
  “我一没有学到过技术,二又没有毕业证,虽然我想找事做,只怕人家不要我。呵呵,我想媚姐应该会要我的,我去帮你做事怎么样?”
  艾媚捏了捏土生的右手:“等它拿到律师从业资格证再说!”
  “那我给你们干些打扫卫生等的杂活行么?”
  “唏!没出息!一个这么帅的小伙子,理想就这样渺小?”
  “我说媚姐,像我现在的处境,能有什么出息?”土生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脸色越来越沉,几乎快哭出来的样子。他的心语:大姐,你会同情我么?
  艾媚抓住土生的右手:“帅哥,要像个男子汉!告诉你,这里的老板和我关系很好,你不必考虑租金的事。对你的事,我是有个安排的,只要你听我的话,我一定帮助你挺过去,怎么样?”艾媚紧了紧被抓的土生的手。
  “我一定听媚姐的!”
  “那就好!我给你两三个月的时间,买点书看,顺便找工作,能找到混一点生活费当然最好;找不到也无所谓,大姐不会让你饿死,啊,听到没有?”
  土生看着艾媚,点点头。
  艾媚轻轻咬咬牙,放开了土生的手:“再以后,我自有安排,你听我的就是了!”她站起来向门口走去。“今天我先走了,因为还有个案子最近就要开庭,还有许多材料需要准备。”
  艾媚向土生招手,土生走过来,她把土生抱了一下,拍拍他的背,在他的耳边说:“要听话噢!”
  土生响应地也抱了抱艾媚,轻轻点了点头。艾媚松开土生,心语:切,这小子看起来没有依依不舍的神态,是看不起大他十多岁的老姐姐?还是——?
  艾媚走出去时突然回头来一句:“哎,刚才忘记了,昨天答应你的山地车,下次一定带来!”
  “哦,太好了!”土生对艾媚挥了挥手。
  土生在人行道上缓缓地走着,因为他在看着手机,所以不能走快。手机上跳出来的“您的网络流量已经用完”这一行字使得他骂起来:“狗杂种,老子手里没钱,你这流量也就不经用!”土生在稀疏的人流中左顾右盼。前面有一块鲜红的电子显示屏很是醒目,其实那上面就两个字:“彩票”。土生走到了这间很大的专门经营各种彩票的营业间前面,隔着厚厚的玻璃门往里面一望,只见许多男男女女,年纪从和他自己差不多到白发皤然者都有。他被吸引住了,想走近玻璃门再仔细看看,不料那门却自动打开了,他只好走了进去。屋里有少数的人吸烟,加上为了阻止室外冷风的入侵,门以关闭为主,所以室内虽然暖和,但气味不妙。土生既然进来了,便走到有一些人扎堆的地方,看到人们正纷纷递过手中的钱,从卖彩票的一个少妇手中接过一种印制精美但只有巴掌一半大小的卡片式彩票。人们拿过彩票之后,再走到旁边的座位上或躲在营业间的角落,撕开彩票的外层,用指甲快速地刮擦中间的一处地方。被刮擦地方易碎的黑色贴膜去掉之后,露出色彩缤纷的各种动物图案。土生也在一张桌旁坐下来,看到一个中年人刮擦着刚才买来的一张彩票,这张被刮过的彩票上露出一只苍蝇的图案。
  “真TMD恶心,老子就这臭手!”说着,反手把彩票塞进了自己背着的油腻腻的双肩挎包里面。
  “请问,这个最大的奖是多少?”土生问这个沮丧的中年人。
  中年人几乎没拿正眼瞟土生一眼:“10万呢!要我说,奖金并不多,但也总是没见有人得到,不是马上就可以自己开,我才懒得买!”他指指旁边用电脑操作并打印的那种彩票:“那个好,每天晚上开奖。”说着走过去了。
  土生也跟着踅过去,只见那里的长条桌两边坐着好几个人,大都是四五十岁的年纪,男人居多。刚才和土生搭腔的中年人找了张空座位,拿起前面一个小塑料网篮里面的铅笔和纸片,随便写了几下,又和身旁的那些人一样,看着墙上挂着的电子显示屏上的数字和图表发愣。看到这些人如此专注,操作的中年男子也是忙个不停。土生不便问别人,只得站在电脑旁边观察,忽然他看到打印机旁放着一大叠宣传品,上面醒目的红色大号字是“七彩梦彩票”,“一元数海遨游,亿万金屋安居……”则是紧随其后的广告语,再后面就是对这种彩票的规则的介绍。土生拿了一张走到角落,在空座位上坐下看起来。通过这张彩色纸片的简单介绍,土生知道了这是一种在1到36这些数值中任意选择6个数字的玩法。人们用1元钱即可购买1注彩票,包含7个数字,前6个数字和后面的1个数字分成两组。
  摇奖的机器摇出的是写着数字的小球。如果谁购买的前6个数字中有1个数字与摇出的某个小球上的数字一样,即中乙6等奖;多吻合1个数字,则为乙5等奖,依此类推直至乙1等奖。摇完这6个等级的奖之后,把那6个小球全部放回去再摇一遍,在36个小球中选出1个。如果彩民购买的后面这个数字和摇出的小球上的数字吻合,前面那组6个数也全部与摇出的数字吻合,即中甲等奖。
  甲等奖的单注奖金保底一千万,最高达两千万。如果进行多倍投注,奖海的财富可能被囊括,转眼即可拥有亿万而富甲天下!
  看到一千万、两千万,土生的心里早已“咚咚”地跳得厉害,何况还有下面的“亿万”等数字在吸引着他的眼球。他用手捂着自己左边的胸口。不过,他却有疑问——
  “奖海?以前只听说有这些彩票,倒没听说过这是个什么东西!”土生轻声地嘀咕,再细细往下看,原来就是指累积下来而还没有被彩民中得的奖金。“切!居然想到用‘海’来命名,到底是钱太多了,可以淹没周围的一切!那最小的奖是奖多少?”他看到的是1元。“原来买和奖都这么便宜!”他抓紧再看下面的开奖时间,彩色纸片上标明每天晚上8点钟都进行,而且通过网络和电视台直播。
  土生掏出口袋里的钱,一看,只有一把零散的,粗略数一数,不到50元。土生站起来,正要离开,此前和他说过话的那个中年人却在他的旁边坐了下来。他看了看土生:“不想发财了?”
  “我不懂。总不能瞎买吧?”土生的声音虽然不是很大,但周围的几个人都笑起来,纷纷给他“上课”
  “本来就是瞎猫碰死老鼠嘛,谁知道哪个号子一定会出?”
  “确实,乱买乱发财!你没看到媒体上,特别是这《彩票时报》吹嘘的,有个家伙第一次买,就中了一千万?”
  “别听他们瞎扯!我看了许多资料,我知道,36选6,全部吻合的概率是1947792分之一;把球全部放回去再从36中选1,中的概率又是36分之1;那么,7个数字全部吻合的概率则为70120512分之一了!你说这容易么?”中年人扬了扬手中的纸片和笔,“所以,我每次买之前,都要仔细研究一番。”
  人们又笑起来,这次是笑这个中年人了:
  “耿宝,你就别逗了!你研究了这么多年,得了多少奖?”
  有人拍拍耿宝油腻腻的背包:“得了这一包兑不到奖的彩票,哈哈!”
  “也别太低看人家了,他最多的一次得了300元,是吧?”
  “嘿嘿,那还是250换来的!”
  在人们的哄笑声中,耿宝不服气地一拍桌子吼起来:“哪天老子中了几千万,馋死你们!”
  人们在叫好声中鼓掌。
  耿宝不理那些嘲笑他的人,拍拍土生的肩膀:“小伙子,别听他们起哄,我可以帮你参谋参谋,当然最后是由你自己决定。我告诉你,这个前面的一组数字中,3、8、15、24这4个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而且它们以前出现的概率是比较高的,今天应该会出来。如果你想买的话,我建议你在这其中选几个数……”
  他还没说完,就有人打断了他的话:“别信他的,你自己随便碰运气得了!如果他的预测那样准的话,他早发财了!”
  “是啊,早就到别墅里抱妞去了!哈哈……”
  人们又是一阵哄笑,买了彩票的人散去了许多。土生在人们笑过之后,问耿宝:“大哥,你说那单独的一个号子买什么好?”
  “至于那单独的,我认为在11、29、33这3个中选择把握比较大。”耿宝耐心地对土生说。
  土生点点头,又在空座位上坐下来,在小网篮里拿了小纸片和笔,写几个数字,又看看墙上的屏幕,再写写画画了几次,把纸片递给还在对着屏幕发呆的耿宝看。耿宝认真地看着土生选择出来的一组数字,然后在其中的两个的下面打上波浪式的记号,并写了两个不同的数字在旁边,递给土生。
  土生接过纸片看了几下,又看看屏幕,点点头,就走到卖彩票的中年男子面前,把纸片递了过去。忙碌的中年人立即在电脑上输入,输完以后,他抬头看看土生:“只买一注还是加倍投注?”
  土生迟疑了一下,立即回答:“加倍!10倍,也就10元是吧?”
  “嗯!”卖彩票的点点头,随着他对键盘的敲击,一张还没有巴掌大的彩票从打印机的上面冒了出来,被他拿在了手里。
  土生在口袋里掏出10元钱,递了过去,那张彩票也被递了过来。土生接过这花花绿绿的纸片,正要折叠一下再放进口袋,正好被来买卖彩票的耿宝看到,他大喝一声:“慢!不要折!”
  土生和周围的几个人都被吓着了。
  “如果中了大奖呢?你折叠坏了,人家就不给兑奖啦!”耿宝抓着土生的胳臂说。
  “噢,谢谢大哥提醒!”
  旁边有人讥讽耿宝:“你谢他个屁,街上的神经病人都不像他这样吓得人半死不活!”
  土生只得陪着笑笑,小心地把彩票放进口袋,走出了空气龌龊的彩票销售厅。外面冷风吹着,土生把脑袋缩了缩,突然,他的背部被拍了一下。土生回过头一看,原来是耿宝追上来了。先在营业间,人多且光线暗,土生没有看清楚耿宝的模样,现在则清楚地看到:他一头比较蓬乱的头发由于多日没有洗过,一绺绺油光发亮地盖在方脸的上方;他的一双眼睛虽然还是黑亮的,但脸色却晦暗一片;他的身上除了油腻腻的背包之外,那套深蓝色外衣也散布着几点污渍;脚上的那双旅游鞋本来红白相间的,现在看起来却是乌黑和灰色胡乱纠缠在一起。靠近时,土生能够闻到他身上的油腻气息。他的心语:这老兄应该好好打扫个人卫生了!
  土生:“大哥,你也回去了?”
  “是啊,难道在那里打地铺不成?你住得离这里远不远?”
  “噢,不远,就在前面的巷子拐过去,不到10分钟就到了。大哥你呢?”
  “我更近!”耿宝用右手指了指他们右前方一片杂乱、低矮的房子。
  “是自己的房子还是——”
  “当然是租住的!喏,前面不到100米那栋突出一点的3层楼的就是,我住在最上面。”
  “噢,知道了!”土生看到耿宝要分手了,便挥手和他说“再见”。
  又是这个巷口,土生骑着山地车冲了进去,来到耿宝说的那栋房子下面来个急刹,山地车发出刺耳的叫声。他的心语:不知他住哪?再说,现在10点多了,他还在家么?不过,先叫几声看看。
  “耿宝大哥——耿宝大哥——”土生连叫了几声。
  3楼真的有个油亮头发遮着的方脸从打开的窗户里露出来,看到了土生,立即回应:“有什么事?上来吧!”
  土生把车锁在楼梯的铁栏杆上,很快就爬上了3楼。一间房门大开着的就是耿宝租住的房间,只见他正坐在桌子旁,桌上则摆着一堆乱七八糟的纸片,看来他刚才正在算计着他的彩票。土生来不及端详他凌乱的房间,只是喜形于色地:“感谢大哥,昨晚开奖,我中了!”
  “中了?多少?”耿宝立即站起来拍拍土生的肩头问。
  “500!”
  “500?你小子好运气呀!”
  “不完全是我的运气好。不是大哥,我哪能第一次买彩就中这么多的钱?所以,我非常感谢你的指点!刚才我领了奖,特地来请你的客的!”
  “好哇!走!”耿宝很快就收拾好自己的包并背在身上,和土生出了门,只是顺手把门带了一把。
  土生提醒他:“你的门没有锁好呐!”
  “怕什么,我的宝贝都在包里!”耿宝只顾往楼下走了。土生只得紧跟。
  小小的酒馆里,土生和耿宝对坐小桌,正在饮酒。耿宝对周围走来走去的食客视若无睹,讲述着:“TND,就为了买彩,把工作丢了!之后老婆带着孩子也走了……”耿宝喝一口酒,“男人怕什么,走!所以我来到了州府,边打工边买,老子就不信碰不上那大奖!”
  “呵呵,那你的钱除了吃住之外,就全买彩了?”土生盯着耿宝问。
  “当然!有人说我还要给女人送。切,他们懂个屁!女人那眼需要多少钱才能堵住?老子没有这闲钱,也没有这时间!”
  “嘻嘻,也是!”土生的心语:像糜歆也是,她一定是贪图念清老东西的钱,才和他的,还得老子动刀,现在……
  “那你就真的一直没有得到过像样的奖?”土生问。
  “你傻!你想想,我又不是脑残,总是丢钱我会干?不瞒你说,去年我也中过8万的奖,但我没有张扬。你想,这点钱还不够彩友们敲的呐!”
  “但你可以回去和老婆一起……”
  不等土生说完,耿宝把酒杯顿在桌上:“唏——这点够买什么?房子车子的一角?女人的几件衣?”
  “那你怎么用?”
  “嘿,这点钱还不好用?老子天天大把地买彩嘛。一定要得个大家伙!TND,正如那些家伙们嘲笑的,除了得过300,再也没有捞到大的,狗日的!”
  “那你还坚持——”
  耿宝快速地咪了一口酒,放下酒杯再摆摆手:“嫩,你太嫩了!你不知道中奖的规律。它的规律是这样:中奖之后,必有一段时间落空,再又有机会。哪能总是你中奖的?”
  土生听得直点头。心语:有道理,看来我还得有心理准备,多多坚持。
  忽然,土生他们旁边一桌的几个男子大声吼叫起来:
  “老板快来!搞什么鬼?”
  “不知道吃了多少假东西!心真黑!”
  “想害我们呀!”有个男子干脆把一盘菜倒在了地板上。
  四五十岁的老板跑来了:“怎么啦,你们吵什么?怎么把菜——”
  “吵什么?”一个男子指着老板问:“你这是什么猪耳朵?用假货来骗我们呀!”
  “你有什么证据说这是假的?”老板也大声吼起来。
  一个男子在桌上拿起一片菜,把里面夹杂的塑料薄膜抽出来伸到老板的眼前:“你看这是什么?猪耳朵里面能够长出这样的宝贝来?嗯——?你做假也要做得像点嘛!”
  “又不是我做的!”老板自知失口,“这——这个……”他的声音马上变小了,“噢,有话好好说,好好说。”
  他们桌上的几个人又起哄:
  “不知道还有几样菜是假的!”
  “酒呢?酒还不是假的?”
  “赔钱,我们现在肠胃不舒服了!”
  老板打着哭腔:“各位老大,不可能都是假的嘛!而且许多食材我们还是在食品质量监督所指定的市场采买的。”
  耿宝倏地站起来,走到老板旁边:“慢,请允许我给各位讲个小故事。有一天,食品质量监督所所长的老妈去市场买了几样吃的,对其中一样贵重的东西越看越不放心,就按照包装上的电话号码打过去查询真伪,通过十来次的电话转接,最后电话被真人接了:‘喂,你查这个的真假?这是真的呀!慢,你的声音好熟悉,请问你是——’‘我是食品质量监督所所长的老妈!’‘真的?我是他老爸!你个倒霉的老太婆,怎么就单单买到这个?’‘这个怎么啦?’‘这个就是我们生产的假货呀!’‘噢,我忘了你们改头换面了!’‘真是健忘,是你和儿子要我们这样做的呀!’哈哈哈……”
  在耿宝豪放的哈哈声中,几个和老板争吵的笑起来,老板则哭笑不得:“这顿酒菜的钱我全给你们免掉算了好不好?不要再为难我了!求求你们!”
  那几个男子互相望望,其中一个说:“算你今天运气不好,被我们识破了!”
  另一个说着:“他运气好呐,碰上我们气量大,不要他赔算了!”
  几个人骂骂咧咧地走了。
  耿宝立即起身,拉起土生往外走。
  老板伸手要拦住他们两人。
  耿宝指指一个菜盘子:“我们也点了猪耳朵呐,你没有看到?”
  老板只得哭丧着脸让土生和耿宝走了。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惊涛骇浪
天上掉馅饼,最美县花主动委身下嫁基层科员,这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许一山出身农门,捡漏当了公务员,官场中尔虞我诈,生活中受人欺凌。他从不放弃,永不言败,从一个小科员逐渐成长为一方大员,最终抱得美人归。
天下南岳
现代都市完结
权力暗战:征途
倒霉蛋赵德三,原本是一名富二代,无奈大学毕业之,风云突变,家境衰败,变成一名落魄的‘负二代’。大学毕业,赵德三立志重镇家业。八面玲珑的他,踏入职场,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与敌人与对手上演了一曲曲惊心动魄的逆袭好戏。在商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爱情上,博得了美女总裁、清纯校花、灵动女同事的深情厚爱,最终事业与爱情大获丰收,赢娶白富美,走上了人生巅峰。

jiuxiaohonghu
都市其他完结
官途危情
漫漫官途,危情相伴。步步为营,直上巅峰。仕途天才、京大高材生冯天明蛰伏多年,突然走上官场舞台中央,面对上级、下级、兄弟、朋友,处处有情,处处危机四伏,保持初心,逆流而上,以超常规的道路,走上官途巅峰……
巴山破晓
现代都市连载
近战狂兵
菩萨低眉,所以慈悲六道!撒旦低头,所以血流成河!以撒旦之名,专职杀戮,他要当最强的那个男人!
梁七少
军事战争连载
枭少凶猛,替嫁娇妻宠上天
一场替嫁阴谋,蓝依依被送给了传说中丑陋瘫痪的克妻大佬,新婚夜,她被男人逼着主动……   众人皆知,傅寒枭是A城的疯批活阎王,性情古怪暴戾还克妻,没有哪个女人敢跟他扯上关系。蓝依依做为克妻大佬的第九任妻子,众人都等着她被横着抬出来。   可三天后蓝依依红光满面戴着硕大鸽子蛋出现在众人面前,一个月后她晒出孕检单和无数珠宝财产,蓝家人嫉妒红了眼,逼她离婚让出傅夫人之位。   蓝依依微微一笑,什么也不做只唤了老公两个字。   于是克妻大佬不克妻,他宠妻上天,蓝家人走着进来爬着出去,那些曾经得罪过蓝依依的,全部排队上门赔礼道歉。   蓝依依一头扎进活阎王怀里,“老公,你对我这么好,我要如何报答你。”   男人双臂收紧,嗓音低沉暗哑:“来,二胎安排一下。”
年年有余
现代言情完结
利欲升迁记
人生就是利欲场,利为媒,欲为介。 官场就是江湖,抒写温情与残酷、合作与较量、情感与利益的交易市场。大道无形,行者无疆,漫漫官道,唯有胸怀天地,志存高远,方能直抵彼岸。 小人物张一舟历经血腥战场的洗练和尔虞仕途的淬炼,终凭一颗畏惧之心和秉承的正义而纵横,步步高升,成为主宰别人命运的人。
三人行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