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外星眼》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翻阅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86.空中视察

  阖外甲隐身在时胄宽大的办公室一隅,看到这位州长现在真的很忙。
  只见他按了一下他的大办公桌角上的一个按钮。不到几秒钟,包子走了进来,在时胄办公桌对面几米的地方站立:“州长您有吩咐?”
  “噢,你通知通道局局长依尚马上来,要庞士安排好直升飞机,等会我们一起出去察看昨天会议好不容易定下来的那些工程项目。”时胄快速地说。他的心语:不容易?切!其实也容易哦,我的这几个副手,谁不畏惧我?在我的地盘,还不是我说了算?当然,也不能完全不给他们一星半点好处,至于大堆的金银,还是不让他们嗅到一点点腥味为妙。如果有谁不识时务,要去上面告的话,老子怕什么?表面上公开、公平的招标都进行了,谁能抓住我的把柄?再说,即使有谁真的抓到一点要害的东西,可我都是为那些至少和我差不多的大人物谋取的,谁又能怎样?
  “好的!”包子快步走了出去。
  时胄没有听到包子的答应,正在想着后面的工作顺序,他面前的大屏幕上图像闪动,伴随着轻轻的乐音,涂图把可视电话直接打到他这里来了:“州长老兄,现在没因为吃了鞭王而紧紧抱住美女吧?”
  “嘿,我的司令老兄,你不是可以清楚地看到我周围的一切么,哪有什么美女?再说,最近一是忙,二是要保重身体,好久没有想这个了。”
  “嗯,不相信!”涂图的头摇晃得厉害,“你不是不知道,没有美女的陪伴,工作效率低下呐!你看,我的手下已经告诉我喜讯了,你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吧?”
  “哦,呵呵,确实确实!忙得忘记追问了,那帮兔崽子也没及时向我汇报。他们可不像你手下的兵哥哥呐!你是说修建第二条过江隧道的事吧?”
  “嘿,州长老兄,这是我向你要了两次你才答应的唯一的糖果,你以为你还有其它的什么好东西照顾老弟么?”
  “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司令,你难道不明白,为了这个大项目能够给你,我得罪了多少大人物,还让通道局的局长依尚他们和招标的管理机构一起商量,怎样才能让你胜出,免得那些多嘴多舌的家伙到上面去告我们?”
  “哈哈!知道!和你开玩笑呢!现在和你联系,就是为了对你专门表示感谢!”涂图向时胄鞠躬,秃顶在屏幕上一晃。“你放心,我向你推荐的这家公司,有军方大佬的背景,有军方的尖端技术,他们也在别的州修建过类似隧道……”
  “嗯,我知道,就是给我们的邻居修建的比你的小老二长不了多少的那条隧道,哈哈……”时胄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只得随手在旁边抓了一张纸巾擦拭。
  涂图也笑:“好你个州长大人,你的小老弟都有那么长,还要鞭王干什么?真的不会给你抹黑,一定会在你们规定的工期内建出高质量的隧道来。另外,请你放心,决不会让你白白为我们操心,很快就会有人专门来感谢你的。”
  “这倒不一定呐,只要你以后有什么好处不要忘记我老弟就行了。”
  “那当然!不打扰你了,我也有事,再见!”
  “再见!”时胄面前屏幕上涂图的图像消失了。
  包子带着一个人来到门口,他自己就退了,来人则提着包从门口走进来几步,站在那里大声武气地:“州长大人!”
  时胄稍稍扭头一看:“噢,依尚美女来了,坐吧!”
  阖外甲在隐身中通过网络一查,知道这个叫做依尚的女人即通道局局长,是三水州的近邻州的州长的夫人。再仔细看看她,年近半百的模样,身材高大;马脸有点宽松,于是她就把一头还是很黑的头发烫得雄狮鬃毛一般,把大脸遮蔽了一部分;穿着一套深蓝色的衣服,很是合身,因此也就把她丰满的胸脯和臀部凸显出来。
  “嗨,州长大人你总是要耻笑我是不是?”依尚嗓子粗壮,说话的声音是十足的男人味。“你再讽刺我,就当你的面碰死,下辈子再变个真正的美女,让你看得眼睛发直!”
  时胄双手抱拳:“多谢多谢!我不但喜欢看美女,还喜欢……”
  还没等时胄说完,依尚立即抢过话头:“还喜欢和美女抱着在床上滚是不是?那咱们现在演示演示?”说着欠了欠身,做了个抱人的姿势,嘻嘻哈哈的笑声配合着。
  “拜托!打住!我算怕你!”时胄也陪着笑。他突然停住:“诶,咱们说正经的。城中心区的那条高架路已经开工很久了,但又听说有人在招标上做文章,要给我们找麻烦,要告?”
  依尚从包里掏出书本大小的平板电脑,点击打开,然后望着时胄,声音却一反常态地低了好几度:“对,我也收到相关的信息了。不过,我想,这3家中标的公司——就是你叮嘱过的不管部部长介绍的公司,他们中的是第一标段,你推荐的另一个公司中的是第二标段,我老公的朋友的公司中了第三标段——他们之间应该不会互相掐架吧?因为这三个标段各占三分之一左右,在量上没有太大的差别,在工程的难易上也大体相当。”
  “这个肯定不会!是不是你们在对外公布的时候,某些技术处理没有达到火候,露出了几根细辫子让人揪住了?”
  “州长你在这方面应该完全放心。你想,我们是站街女拉男人,早已不是第一次了!我们每次都是在以前经验的基础上做得更好!”
  “站街女拉男人?”时胄摇摇头,“你的观点我不赞成——原装女就不可以第一次上街拉人?”
  依尚也摇摇头:“我的州长大人,这你就说得不靠谱了。原装女肯定不会上街拉人,因为那是天价货呀,想玩的早把她接到高档的宾馆娱乐去了!还用得着她自己拉?”
  “可是,谁知道她是原装货?”时胄认真地盯着依尚说。
  “嗯,也是!要自己广而告之。不过,我们回到招标作弊上来,你放心,绝对不是因为我们的疏忽!如果是,查证了你马上就把我的局长撤了,我心服口服,谁要我失职呢?”
  “嗯,这个态度我喜欢!嗨,话又说回来,谁怕那些家伙多嘴多舌?上面如果真的派人来查,无非是我们这几家公司在赚的钱里面拿出一点点,塞进他们的腰包就平安无事了。好,我放心了!但是说个题外的话,如果我是你,就不放心了!看看你老公的朋友,他的公司派来在我们这里做公关的美女,那个靓啊!他还吹,这个还不算最靓的呐!我们那里像这样的女孩多的是!我就想,你的老公在那边看着不垂涎三尺,忍不住要染指么?嘻嘻……”
  “他敢,我打折他的小腿!我可没有你家嫂子那样好脾气哦。”
  时胄对依尚竖起大拇指:“佩服!不过,不要打折了,那小腿你也有用的时候嘛,哈哈哈!”
  “用什么?年纪大了,无所谓呐!”依尚那宽松的脸上现出诡笑。
  “嗯,这个没有监控,不好说。上午还有点时间,我们现在就乘直升飞机去看看那个高架桥工程。嗯,说到这里,我又有个问题问你:你知道我为什么要选择直升飞机这个虽然快,但危险程度高得多的方式出行?”
  “嗯——”依尚的眼珠转了转,然后一拍大腿:“州长,你要批评我就不要拐弯抹角了!我知道在城市道路的改造上抓得不力,导致速度慢,影响了你的出行。我检讨,我悔过!不过——”
  “州长,我多一句嘴,”庞士走了过来,站在依尚的旁边。“资金到位不及时和反常天气的影响,应该是拖累改造进度的主要原因。”
  依尚:“还有啦,有些市民太刁,总是找借口,出难题,阻止施工,没有几天就处理不下来。我说,我们的政府现在是不是偏软?”
  “看来这是我的责任了?你们要知道,现在的老百姓不是几十年以前的了,只能这样打一打,摸一摸,以摸为主啰!对付一个两个、几个的好对付,对付一大群的就不能简单地来硬的了,是不是?好啦,现在不扯这个了,飞机准备好了?”时胄问庞士。
  “早就准备好了,还是停在我们大办公楼的顶上,等着您登机呐!”庞士的心语:当着这位州长大爷的面,只能说大办公楼了,可不能说那个他不喜欢的绰号——裙装大楼。
  “好,我们出发!”时胄走下他的宝座,带头走出办公室,走向楼梯。他的办公楼只是2层的小楼,很快就下到地面,然后走进30层的裙装大楼的电梯间。包子不知什么时候跟上了时胄他们3人,手里拿着时胄的公文包和茶杯。
  电梯间里三三两两的办公人员看到时胄他们走来,纷纷让到旁边。他们4人走进电梯,庞士点击了30层的按钮,电梯门立即关上,开始往上运行起来。显示电梯运行的红色数字27出现的时候,电梯停住了,门缓缓打开,一个背着个小包的年轻男子正要走进电梯,看到是时胄他们,立即似笑非笑撇了一下嘴,然后退到旁边去了。电梯门立即关上,接着上行。
  时胄:“懒鬼,这3层楼都要搭电梯?”
  “嗨,现在的年轻人一般都是这样!”依尚搭了腔。
  “切!真该让他们到煤矿井下去待一下!”在时胄说着的时候,电梯在30楼停了,庞士用手抓着电梯门的边沿,侧身让时胄先腆着肚子走出去,然后又让依尚下了,还要让包子。包子也像庞士一样抓着另一边电梯门的边沿:“您请!”
  庞士下了,包子立即紧走几步跟在时胄的后面。4人转到电梯间的后面,从楼梯走向楼顶平台。当庞士推开通往平台的门的时候,一阵冷风扑进来。
  “哦哈,这风真冷,不会下雪吧?嗯?”时胄把本来就不长的脖子缩一缩。
  依尚:“哈,冷是有点冷,但州长也太夸张了吧?”
  “嗯,按照往年的气象记录来看,应该还有十几天才有可能吧!”庞士指指前面不到10米处的直升飞机,“坐进去可能会暖和一点。”
  4人钻进飞机,已经有个三十来岁的男性飞行员在里面等着,他看到时胄他们上来时,飞行员还对他们点了点头。庞士坐在了飞行员的后面,时胄坐在他的右边,包子坐在时胄的后面,他的左边当然就是依尚了。看到还有两个空座位,再没有人进来了,飞行员问庞士:“主任,没有人了吗?”
  隐身跟随的阖外甲为了更好地跟踪拍摄,赶紧钻了进去,但他有他的隧道,并没有增加飞机的载荷。
  庞士吁了一口气:“是啊,赶紧关上舱门吧,冷呐!”
  飞行员用右手食指点击了1个按钮,机舱门缓缓关上了。庞士立即对飞行员说:“按照先告诉你的路线,马上起飞吧!”
  “嗯,对,我们等会要看清楚的时候,你就要飞低点噢。”时胄吩咐。
  飞行员发动了飞机引擎,然后回应时胄:“当然,在保证飞行安全的前提下,我会满足各位长官的要求。”
  “不错!”时胄竖起左手大拇指,“小伙子很会说话!”
  直升飞机开始缓缓直升起来,高于大楼顶上的避雷针和天线之后,向市中心飞去。
  冬日的上午,虽然离中午已经不远,但雾霾总是纠缠着城市的天空。高空的云层虽然不算厚重,但它们的存在,只会加重阴沉,使得远处的景物灰不拉叽并且暗淡。因此,时胄他们必须很是专注,才能看清楚他们想看到的下面的城市景物。就在时胄他们凝神看着的时候,一架军机“呼——”地在他们侧上飞过。
  偏偏时胄眼尖先看到了:“TND,难道老子的直升机是美女,你在上面擦过,是要捞点便宜?”
  飞机里面的人们都笑起来。
  “老杂毛的涂图,我跟他提过两次意见了,他总是以军人的服从性来推脱,就是要让飞机在州府上空轰轰地扰民。”
  “呵呵……也许人家涂图司令说的是真的,他不是要和州长您作对。”庞士说着让时胄好下台阶的话。
  时胄“嗯”了一声,回头伸手向包子拿茶杯,接过来喝了一口,接着就把杯子还给了包子,再从机舱的玻璃窗口仔细地望着下面。
  “州长,你看到了么?”依尚提醒时胄,“从这里开始,高架桥就开始慢慢架高了。看到那几面不大的红旗了么?”
  “嗯,看到了,在飘咧!”时胄转向飞行员:“现在的高度是多少?可以再低点么?”
  “报告州长,现在的高度大概是150米。可以低点,但在前面有很多高楼的时候就又要拉起来了。”
  “行!现在下降到100米以内可以吧?”
  “好的!为了让您看清楚,我盘旋一下哦。”飞行员把飞行高度降低了几十米,转了个圈,又顺着在建的高架桥飞行。由于低多了,能够更清楚地看到下面繁忙的施工景象。
  “州长你看,这里高架桥离地的高度应该在十几米了,所以好多台打桩机在日夜工作呢!”依尚在飞机的轰轰声中说。
  “嗯,是的!可那前面就在吊装箱梁了,他们的速度就快这么多么?”时胄问。
  依尚:“这个标段应该是部长的那个,人家设备又好又多,当然进度快些嘛!”
  “你家州长朋友的那个呢?”庞士回头问依尚。
  “他的就在前面呢,喏,那幢最高的大楼就要到了,那个标段就是从那旁边100米的地方开始。”
  “噢,果然就要到了!”时胄对飞行员问,“那个臭老板的大楼高184米,你可以在旁边只飞100米以下行么?”
  “我尽力吧,那里高楼很多,我只好慢慢飞了。”
  “慢点没关系,你还可以悬停的嘛。”时胄从远处看着高架桥的脚手架已经从大楼11层的地方穿过,很是得意。
  直升飞机很快来到大楼旁,在大楼的一半高度的地方突然就悬停住了。其实这不是飞行员操作的,而是阖外甲用他的仪器控制的。因为阖外甲在刚才看到时胄的心语:要是能够在大楼中部高度绕行一圈,让那老家伙老板见识见识我们是谁最妙。
  于是,阖外甲一边用仪器代行直升飞机的操作,让飞机以行人步行的速度一般反时针绕大楼飞行,一边搜索老板在哪层哪间办公。看到仪器上的两个绿色的光点逐渐靠近,直至完全重叠,直升飞机也悬停了。一个白发皤然的老者,移开窗户玻璃,露出清癯的面容,神情严肃地注视着飞机。他的心语:这是时胄那混蛋州长派来的飞机?穿了我的大楼,还要干什么?
  原来这正是时胄所谓的老家伙老板,他紧紧盯住飞机,忽然发现了机舱玻璃后面的时胄,他大声的叫起来:“你是州长时胄先生?”并对着飞机这边伸直右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时胄大惊,他的心语:咳,冤家路窄,看到那老家伙了!
  时胄赶紧对飞行员喊:“快,降低高度,仔细看看钻楼的部位!”
  飞行员的心里没有底,但他还是要按照命令行事,手脚并用的操作之后,他发现飞机又可以操纵了。他的心语:是不是刚才自己太紧张了,根本没有失控的事?
  直升飞机降到穿楼处上方七八米的地方,时胄喊:“停!”
  飞行员只好又悬停了,庞士用相机对着穿楼处连续拍摄了好几张。他拍下的镜头是很可观的:高而密集的铁架托起密如蛛网的钢筋,形成一条高架路的骨架,直接靠上那幢高184米的大楼11层高的地方。大楼被掏出高两层、宽二十余米的黑洞。在大楼的另一边,高架路的铁骨架继续向前方伸展。
  “好!过瘾!”时胄从穿楼的铁架子上收回目光,转向飞行员:“还转一圈就走!”
  当直升飞机转到对面的铁骨架上空的时候,庞士又赶紧抓拍了好几张照片,还直嚷“壮观!”
  “嘿嘿,这都是我们的州长大人的科学决策!既节约了寸土寸金的中心区用地,又造就了世界独一无二的景观!”依尚用她的类似男声的大嗓门说,飞机的轰轰声几无影响。
  时胄突然对依尚问:“在大楼上钻的洞周围加固得怎样?不要哪天大楼垮了说是我们的功劳!”
  依尚摆摆手:“这个你放心,我们事先经过论证和缜密的设计,然后边打边用纯钢的结构件进行加固,比打掉的那老家伙自建的部分还牢固呐!”
  “噢,那就好!”飞机已经又绕着大楼转了一圈,时胄说:“走吧!老老板,再见!”他转向庞士,“接着我们是不是往河对岸的山那边飞?”
  “嗯,当然!听从您的指示。”
  飞行员把飞机慢慢拉起来,往左离开了城市中心,很快就来到了那条自西向东穿城而过的河流上空。
  依尚指着前面远处的几座分布于河两岸的小山:“州长你看到那几座小山了么,新的过江隧道就建在那里。飞过去看看?”
  “嗯,行吧!在上面只能看到两岸的进出口喽?”
  “那当然,我们的飞机上可没有安装透视设备哦!”依尚坏笑着。
  “切,透视个屁!反正现在只刚刚开挖吧?”时胄鼓了鼓腮帮子。
  “就是!现在就到了!”
  众人都往下面看,水面上有3艘大船自北向南排成一线,在它们对应的两岸,各有一座铁塔,上面也有彩旗飘动,不时有汽车从铁塔的旁边进进出出。
  “好,算了!我们往南飞几十千米。”时胄对左边说。飞行员应了声“好的!”
  庞士则笑眯眯地:“我猜州长要带我们去看一个什么好地方!”
  依尚:“嘻,你以为我就不知道?就是去那个冬季狩猎场!是不是,州长?”
  “对呀!不过,你们今天不要奢望下去。”时胄双手抱胸,往后靠得舒服点。
  庞士:“当然,现在没有下雪,去了也没有什么动物好打。”
  依尚:“再说,飞机上也没有狩猎工具呀!”
  一直没有说话的包子这时开了腔:“这您就错了,我们可以通知警察局,让他们派直升飞机送来,不到半个小时就搞定!”
  “嘿,你小子脑瓜子好使呀!”时胄讥讽地笑着,从包子的手里拿过茶杯又喝了一大口。“反正今天只在上面看看,下雪了再来。”
  依尚轻轻拍拍时胄座位的靠背:“下次可要带我来哦!”
  “带你倒可以,”时胄对依尚瞟一眼,“你会打枪么?”
  “谁不会?对着猎物扣动扳机不就行了?”
  “嗯?你以为像你的州长老公对你开枪那样容易?”庞士说完,哈哈大笑。其他人也跟着大笑起来,时胄和依尚分别对庞士伸出指头点了点。
  飞机飞临狩猎场的上空,可以隐约看到一些水泥柱子和铁丝网顺着丘陵中的山包起伏蜿蜒,把许多成片的耕地圈在里面。耕地上间杂着干枯的玉米杆和高高低低的荒草,还有零星散布的几间破烂房子。
  时胄问:“这里的人都迁走了吧?这些破房子应该是没有人住的了?”
  “是的,都走了!”庞士干脆地回答。
  依尚:“现在就是金钱和高压,有了这两手,人们乖乖走!”
  “嗯,对!”时胄对前面说:“飞行员小伙子,反正这狩猎场大得很,在上面转一圈了就回去,在这飞机上还是很冷的哦!”
  “是!”飞行员把直升机改变了航向,绕个大大的半圈后转向州府的上空飞去。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十里钢城:纵意人生
春风十里凭奋斗,红颜情劫添悲喜。职场多变知进退,化茧成蝶步青云。关山月机缘巧合救了公司副总的媳妇,凭借自身地努力和美女姐姐的帮助,从此开始了巅峰之路。
东郭老农
现代都市完结
商海风云
一个夏日的雨夜,他救了熟睡的女领导,本以为是一段奇缘,不曾想却惹上了一身麻烦,更可怕的是,竟然落入了一个精心打造的圈套,让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没根基,没靠山,没人脉,没资源,一个农村走出来的打工者,一步步走向人生的巅峰。
卷帘西风1
现代都市完结
八荒剑神
星辰演化大道,日月繁衍规则。强者无敌于世,夺天地之造化。叶晨风身负神秘金色血液,融合噬神之脑,继承恒古不朽意志,一念万骨枯,一剑沧海平,一人一剑横扫天地八荒,气凌万古苍穹,成就八荒剑神!
云泪天雨
东方玄幻完结
平步青云
柳浩天转业到千湖镇上任的第一天就直接被架空了,面对着与镇长梁友德之间不可调和的观念冲突,面对阴险奸诈的天星公司以及天星公司所组织起来的庞大人脉关系网络,柳浩天绝不妥协,铁腕整顿,围绕着如何保障民生发展经济,一场场激烈的斗争由此拉开序幕…… 尘埃落定之时,结果出炉,柳浩天彻底愤怒了……
梦入洪荒
现代都市完结
太古葬天决
叶辰开局被废,幸得万古天墓。 从神墓中获得无敌功法,修神功,炼仙丹,逆天而上! 葬天,葬地,葬神魔! 战佛,战仙,战万古! 无敌爽文,简介无力,请移步正文。
与君共浮白
东方玄幻连载
利欲升迁记
人生就是利欲场,利为媒,欲为介。 官场就是江湖,抒写温情与残酷、合作与较量、情感与利益的交易市场。大道无形,行者无疆,漫漫官道,唯有胸怀天地,志存高远,方能直抵彼岸。 小人物张一舟历经血腥战场的洗练和尔虞仕途的淬炼,终凭一颗畏惧之心和秉承的正义而纵横,步步高升,成为主宰别人命运的人。
三人行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