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外星眼》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翻阅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84.供奶合同

  此刻,时士正在自己一楼的小会客室里和念琢聊天。
  阖外甲通过他的仪器搜集和整理的资料,知道时士和念琢以前是不相识的。这当然不能完全归结于他们在年龄上有祖孙之别,而主要还是囿于他们各自的生活圈子。虽然如此,但现在他们的生活轨迹却在这比较豪华的小会客室里相交了。其起因是简单的:时士作为退休多年的老将军,享受优厚的待遇,他可以有他的警卫、司机、医生和护士、秘书(包含生活和文牍两类)等,这些开销当然都是由国家承担。但时士是个比较爱清静的人,进入老年之后,除了每年春秋两季在国外和国内各走一趟之外,再就是蜷缩在自己的府邸里在看电视中享受自己主要的不良嗜好——抽烟。自从老伴几年前去世之后,他虽然已经70过了,但欲成为他的第二次握手的对象者大有人在,这些女性也并非全是半老徐娘,居然有他孙女辈的黄花闺女,但他都婉拒了。没有续弦,那就把身边的各类工作人员配齐,特别是选配几个靓丽的女孩来?他也不干,公开的理由是不要让自己的后辈和老战友认为自己在色yu上另有图谋。可是,他虽然现在80过了,除了因抽烟导致时常干咳几声之外,身体尚健,有时候便感到无名的寂寞。虽然他的当州长的儿子隔不了多久就会在来埠宜公干之余或者干脆专程来看他,而且现在孙子时胤还住在自己的府邸之内,但那种无名的寂寞还是时不时地袭来,使他突然产生了一个新的想法:和许多除了钱之外什么都没有的人一样,找个合适的女孩来和自己聊聊天。老将军认为这有许多好处:陪聊女孩不是生活在自己的家里,也就不会带来家里又多出陌生人来的感觉;聊得来就多聊,聊不来就换人,时常可以一睹新面孔;靠自己的权势和金钱即使和女孩发生了什么,但这是闪击,不会对周边的“环境”产生任何实质上的影响……
  陪聊的费用当然由公费支付,因为老将军身边的工作人员远远没有达到编制的上限,在这方面的费用是很充裕的。在人员的选择上,他的条件是:30岁以内的女子,未婚,长相和身材姣好,语言表达能力强,最好在国外生活过。
  时士身边的工作人员按照他的要求在网上初选之后,再按照3:1的比例在初选中的对象中进行了面对面地复选,这样一共考选了3个女孩。当时士身边的工作人员把选取的3个女孩的名单和她们的简历给时士看的时候,他选择的第一个陪聊对象是念琢。
  在进入老将军的府邸之前,时士对念琢是颇有了解的,从其家庭出身到她本人近期的视频都经过他过了目。在观看完念琢视频的时候,他的心语是:这个女孩虽然不是大美女,但还是很有几分说不出的吸引力,真想抱抱呐!
  反过来,念琢对她要服务的对象是完全不知道的,她所知道的只有具体工作是陪聊,且报酬丰厚。她从国外回来之后不久,碰到了父亲被刺,伤势虽然不重,但她还是在医院与母亲轮流侍候了几天。其实,那几天她还是尽心尽力的,因为她隐隐地感到母亲流露出一些不满,只是例行“公”事般地每天来几个小时。她虽然也觉得父亲被刺的原因蹊跷,但既然自己的父亲受伤住院,她又正好在家,所以不得不在医护人员之外充当协助护理的主力了。好在念清私处的伤是由男性医生处理的,每天的换药也是,无需她这个作女儿的在难堪中去帮忙。念清被刺后对女儿说的是遇到歹徒了。作为女儿,她没有深究父亲被刺原因的职责,也认为没有必要,当然是以父亲说的为准。护理到父亲出院之后,她觉得呆在家里也无聊,以现在父亲的状况也不便去帮她找关系谋个工作职位,所以便在网上投放资料,寻找自己认为适合并愿意做的工作。虽然大方国的失业率在全世界是属于比较高的,但作为年轻的失业者,只要你愿意寻找,不是太挑剔,找个谋生的工作还是比较容易的。念琢当时之所以看起了这份陪聊的工作,是因为她认为自由、轻松、待遇不错,又是在埠宜这样的大都市。还有一个原因也促使了她下决心在这个职业上试一把,那就是她在麦肯马国的时候,也曾经看到过一个同胞——当然也是个女孩——干过这样的工作,而且在她看来还挺不错的。于是,她便告别父母,搭乘飞机,很快就来到了埠宜,租住在离开埠宜中心区有30千米左右的地方,虽然这里既不是舒适的住宅区,但也不是低贱的地下室,而是很合符她这样的经济条件的女子居住的单身居室,和她在麦肯马国时居住的条件差不了多少,只是没有自己的汽车,哪怕是破烂货只要能够代步的也行。没有车也不怕,埠宜的立体交通虽然拥挤,但还算方便,只要你不怕耗费时间,计算好时间,合理利用时间,还是基本上能够按时到达你要去的地方的。
  这天天刚蒙蒙亮,预设的手机唤醒乐音由小到大“叮叮咚咚”地响起来,把念琢惊醒了,她立即爬起来,看看窗外,落叶乔木已是赤条条地戳向天空,在阵风中轻微抖动。而那些四季常青的树,有的满缀豆大的黑色果实,引来似乎总也填不满嗉囊的乌鸫们“啾啾喳喳”地吊在树枝上啄食。念琢匆匆地洗了一把脸,把昨晚准备好的早餐——两个鸡蛋大小的素馅包子和一个剥了壳的盐茶蛋,又从冰箱里倒了一杯牛奶,一起放进微波炉里加热。不到一分钟,念琢就在快速地享用她的早餐了。早餐毕,念琢仔细地刷牙漱口。她的心语:陪聊,可能有和客户近距离接触的时刻,决不能让客户闻到自己口中的异味!据职业中介的人员说,来联系的是一个以代号为标志的秘密单位的工作人员,人家虽然不可能公开对聊者的身份,但他(或她)一定不是普通身份的人物。如果能够和对聊者把关系搞得密切,说不定自己能够从中受益匪浅呐!
  念琢很快地梳好了方便的马尾辫,再在脸上涂抹上比较清淡但是有着淡淡的桂花香味的护肤脂,穿上长度及膝的深蓝色毛料外衣,挽着大书本见方的咖啡色提包出发了。她先是搭乘了6站公交车,再转乘地铁,在她根据职业中介提供的并在昨晚经过她自己通过网上地图核实过的地址出站,然后步行不到10分钟就到了。由于念琢被要求到达的时间是在9点至9点15分之间,因此她就和那些拼命挤进公交车或地铁车厢的赶着上班的人们错了峰,没有发生挤不进车厢或是即使挤进了,又被某些喜好女色之徒借着拥挤乘机在她身上占便宜的倒霉现象。
  在9点刚过的时候,念琢已经来到了时士府邸的门岗处。警卫的军人把她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请问您找谁?”
  “找这里的主人呀!”念琢微笑着递过自己的身份证和一张打印的介绍信件,“我是这里介绍来的。”
  警卫接过念琢递过来的东西,先看看身份证,再把它在身后的一块屏幕旁边晃一晃,屏幕上很快显示出“正常身份”的信息。警卫再看看那信件,只见上面标有“文秘”等字样,还有他已经习惯了能够认得出来的他们的头头在上面的签名。他立即把信件上的10位数字的号码通过键盘输入,屏幕上又显示出“和已登记的信息吻合”字样。
  警卫把身份证和信件还给念琢,打开电子控制的仅容两个人并排通过的小门,对她举手简单地行了个礼:“请进!”
  念琢在走进去的时候,觉得门后面大概两米长的像条短短走廊的门洞有点不一般,但她没有时间更没有相关的知识来研究这个异常在哪里,只是正常地向府邸的正厅走去。
  这个门洞里有什么?阖外甲就知道,这是专门隐蔽地对来访者进行安全检查的设备。就在念琢走过的时候,在旁边房间里操作设备的年轻士兵,就紧紧地盯着她的包里和身上有没有禁止带进去的东西。当然,念琢不是恐怖分子,能够引起操作的士兵兴趣的是她乳罩上的扣子,还有内裤上的花纹。如果念琢携带有违禁物品,她前面的门马上就会被关闭,操作者可以更加细致地观察她的身体,一饱眼福之后再处置;可刚才念琢没有使他养眼的借口,所以,他只能看着她走了过去。
  念琢一走进大客厅,皮汝便迎了过来:“美女你好!你就是念琢啰?”
  念琢点点头:“您好!我是念琢。”
  “好的,跟我来,主人正在等你。”皮汝带着念琢在走廊里拐了几下,走到小会客室门口,对里面伸手示意:“请!”
  “谢谢!”
  皮汝说了声“不客气”,便轻轻掩上门,消失在走廊的拐弯处。
  念琢走进小会客室,还没环视一周,就看见旁边的大沙发上坐着一位老者,正笑眯眯地对她打招呼:“欢迎你,请坐!”
  “谢谢!”念琢在身旁的沙发上缓缓坐下来,通过柔和的灯光仔细打量着老者。时士也像画家仔细地欣赏自己的作品一样,端详着念琢。
  念琢被时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便移开目光,看着这不大的房间里的一切。
  房间里摆着两套沙发,老者占据的大家伙,不但可以坐几个人,而且有一端还有和他坐的地方垂直的更宽的沙发垫,几乎就是一张小床了。念琢所坐的是在时士对面的一对单沙发,中间放着一张小茶几。在两组沙发的中间,放着一张很大的茶几,上面摆放着水果、饮料、香烟等,比较醒目的是还有两杯咖啡,在袅袅地向上升着一丝丝的水蒸气,同时也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四周的墙壁,有两面分别是对室外或临走廊的窗户,窗户上面被轻纱窗帘遮蔽;其它两面就是洁白的墙壁了,上面分别挂着镶嵌着金色边框的大幅彩画:一幅是油画,逼真地临摹出了草原上的牧人和成群的牛羊,另一幅则是椰树婆娑于碧海蓝天之中。
  “建议你把外套脱了挂起来,以免燥热。咳咳……”时士在念琢的环视中又开了腔。
  “哦,我接受您的建议!”念琢起身脱了外套挂在房角的衣架上,里面薄薄的毛衣让她上身起伏的身体曲线完全展示出来。
  “你的身材很好,比模特强!”
  “不会吧?模特多高啊!”
  “要那么瘦高干什么?像我们这样的人吻不到呐!咳咳——”
  “嘻嘻,您的幽默也是大实话!”念琢笑了。
  “你叫念琢,我称呼你美女,人家看到女孩——咳咳……都这样称呼,遍地都是美女了就不珍贵了嘛!”
  “您就叫我的名字吧!”
  “也行!”
  “我怎么称呼您?”
  “老头!”
  “嘻嘻,这不好,有不礼貌的味道。叫老爷爷?”
  “我有这么老吗?”时士略带混浊的双眼炯炯有神地直视念琢。
  “呵呵,当然不是重在老,而是尊敬。”
  “就叫老战士吧!一言为定!我可以抽烟么?”
  “如果您是征求我的意见,我完全反对!这当然不完全是为了我,主要是为了您的健康。您相信我的诚意么?”她的心语:这老家伙时不时地咳咳,还要抽烟!
  “嗯,好吧,我相信!那我们一起趁热喝咖啡?”说着,他伸手端起了一杯。
  “好的!”念琢也奉陪,轻轻呷了一口,“真香!”发出由衷的赞叹。
  “你知道这是什么咖啡吗?”
  “不知道!如果要我猜的话,是猴屎的?”
  “嗯,沾点边,但还远着呢!”时士狡黠地对念琢眨眨眼。“你还在国外生活过几年,见多识广,再猜猜?”
  “这个难猜,现在科学发达,三五天就能研究出什么新奇的东西来。”
  “这个叫风洞咖啡,确实是最近才研究出来的,我先说你沾点边,是因为猴子和人都是一个祖先,至于屎嘛,那可不是。”
  “嗯,那就是在人的身上练成的,难道也被人吞下去再——”念琢看到老头笑起来,越来越厉害,接着一阵咳嗽,鼻涕眼泪紧跟上来。
  “您还好吧?”念琢赶紧拿了几张纸巾过去,坐到时士的身旁帮他捶背,再把纸巾递到老头的手里。
  时士勉强忍住笑,揩干了鼻涕眼泪。念琢要回到自己原来的座位上去,时士拉着她的手:“就坐在这里不行吗?”
  “嗯,当然也行,您就跟我的爷爷差不多年纪,不会有什么不合适的。”
  “就是嘛!咱们继续说咖啡行么?”老头抓着念琢的手不放。
  “当然!陪您聊天是我的工作,随便您聊什么。”念琢不好强行把手抽回来,只好暂时保持原姿势。她的心语:看来这老家伙人老心不老,看他还有什么新花招?等弄清了她的底细后再决定。反正,一个老家伙,自己还是能够轻易对付的。
  “前面我说了,这咖啡是与人有关,那风,就是指风流的地方,咳咳,洞,是指女孩的私处!这些你可能真的没有料到吧?”
  “嗯,确实!但有这样的么?”念琢的脸微微红起来。
  “千真万确,是13到18岁的女孩,把成熟了咖啡果洗干净了放进她们的那里,咳咳……四五天以后取出来,晒干加工,咳咳,就成了这宝贝!你说它能不香么?哈哈……咳咳……”时士把念琢的手抓得更紧了。
  念琢有点恶心,她本能地想甩手而去,但她忍住了。她的心语:报酬太优厚啊!还有,这老家伙的底细还没探清呐。从进大门就可以看出,这是个不一般的人住的地方!
  “嗯,让我说什么好呢?如果是假的,这就是人们编出来的段子;如果是真的嘛,那这咖啡就真是圣品了!呵呵……”
  “好,到底是留过学的年轻人,很会说话!”
  “不过,就像您说的那样,但现在的人们什么假的做不出来?您敢肯定您现在得到的这咖啡真的是那样制造出来的吗?”
  “嘿,这你就不知道了,我们吃穿用的东西都是特别供应的,由专门的机构在不公开的地方监督生产,所以我相信这些都是真的。嗯,你先说到你的爷爷,继续说说看?”
  念琢的心语:特别供应?这个老家伙在瞎吹?
  “噢,我的爷爷肯定比您大,已经86岁了,和比他大1岁的奶奶住在农村,他们自己种菜、养鸡、做饭,过得自由自在呐!”
  “哎呀,羡慕啊,嫉妒啊!你的爷爷确实要大我将近6岁。我也是在农村长大,后来当兵打仗,混了几十年,咳咳,前些年退了休,人们还叫我老将军,我就瞪眼睛:什么老将军,现在将军退了,就剩老了!嘿嘿”他的心语:嘿,其实我也不是那样老噢,还是想把这妞抱一抱,让她认识一下,我还没有真的老啊!是不是老婆走了后近些年也没有和合适的女人独自相处过,就攒下了这心力?
  “您老?不吧?反正人都是要老的,只不过经历的时间有长短罢了。无论老不老,只要身体健康,生活快乐就好!”念琢的心语:原来这老家伙是个退役的高级军官,难怪进来的时候检查这样严格。看来他没有瞎吹!不过,他的心智还正常么?
  “对!实话对你说,在刚看到你的视频的时候,我——咳咳,我就有——呃——抱一抱你的愿望,我现在可以么?”时士说着,看着念琢的脸。
  念琢直视着前面:“您一看到我的视频就想抱,嘻嘻,说明我还有点吸引力,不是人家看到了就想躲开的恐龙哦!”然后忸怩地降低声音,“您想抱就抱吧,就跟抱您的孙女一样。”
  “非常感谢!”时士靠近念琢的耳朵说,声音有点儿颤抖。说完,他用力地把念琢搂过来,紧紧地拥抱她,接着把脸贴上去,再把嘴唇吻上来。
  念琢没有躲避这一切。她的心语:烟味讨厌!不过,这老家伙似乎一切正常:说话不吞吞吐吐,也没有错误,反应完全能跟上节拍;看他现在的动作,还跟年轻人一样,这虽然与他老年以前曾经做过无数次而现在只是机械地重复有关,但他还有这要求,谁能说他不正常?既然他是曾经的大佬,现在也肯定还有难以估计的能量——老爸也是这样提示我的——我怎么不好好利用?
  念琢没有真正拒绝老将军的吻。但当时士把念琢慢慢挤上那块和小床一样的沙发垫,老手伸向她的衣服内的时候,念琢阻止了老将军快要到位了的手:“老战士,这应该超出陪聊的范围了吧?”
  “嗯,你说得对!咳咳——”时士稍稍停了一下,“那我们再履行一点手续?”
  “什么手续?”念琢坐起来,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和衣服。
  “是这样,在我老婆刚离开的那两年,我的身体很差,咳咳——请了个少妇来当保姆,人并不漂亮,但她完全满足我——你不要误会,不是在床上,因为那几年我的身体不行,没有那个想法,也没有那个劲头。不像现在这样似乎有点、有点冲动。”
  “那满足您什么?”
  时士在念琢的胸脯上轻轻拍拍:“奶水!”
  “奶水?”念琢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您喝她的奶?”
  “小姑娘,不要大惊小怪。就是喝那个宝贝,有差不多1年的时间,我的身体好多了。”
  “那您后来怎么没有继续了?”
  “因为她的……咳咳,她的孩子死了,她的丈夫逼着她回去了,要再养孩子。”
  “可怜!孩子怎么死了?”念琢感到口渴,端起咖啡连喝了几口。
  “他们说是营养不良,我就不信,有牛奶噢,怎么那男人就……唉,后来拼死拼活的,我放她回去了。”
  念琢的心语:老家伙,你怎么不喝牛奶,和人家孩子抢母乳?
  “噢——”念琢放下杯子,“那后来没有继续吗?”
  “TND,难找,就没了。后来我儿子他们向我推荐那个——咳咳,什么进口的养生东西,一直混到现在。”时士的心语:真TMD难找,不是没有合适的就是人家怕!有的贱货,你给她再多的钱她都不干;应该是她们家的男人不干,总担心老子给他把老婆占了!现在我打你的主意,你没有男人拖腿,我多用钱总可以把你买通吧?
  “您现在怎么又——?”
  “唉,老了,身体又开始虚弱了,所以就想再喝**补一补。”时士加快语速,“这样吧,我就说透了:我想让你帮我。”
  “我——?”念琢惊骇地再次瞪大眼睛。
  “对!你放心,在钱上面,我一定会让你满意!咳咳……”
  “可我未婚,没有生产,怎么能够给您提供您要的东西?”
  “这个你放心,我有办法!只是我们先要履行手续。来,我们用电脑,我说,你记录。如果我们谈成了,就在上面打上指纹。怎么样?咳咳咳。”
  时士对念琢指了指房角一张小桌上的笔记本电脑。念琢近乎自语地说着“那就看看是些什么内容吧”,走过去把电脑拿过来在膝盖上打开了准备记录。
  “我说个主要意思,你整理成条文。开始了:我是老战士,简称甲方,你是乙方。乙方有偿为甲方服务3年。”
  念琢看着时士:“3年?”
  “是啊,你现在将近25岁,从我这里出去也就28岁,再找个帅哥结婚不是很合适么?”
  念琢无语,开始敲击键盘。
  “签订合同的当天起,乙方3年内不得找男朋友;乙方住到甲方家来;甲方给乙方买一辆30万的汽车;乙方每年服务费30万,按月支取20%,余下的存甲方,3年后一次性付清;乙方3年后离开时,甲方送一套3居室的住宅。咳——平时的要求就是从住进来6个月以后,乙方每天提供4次奶水,即早中晚和临睡之前。”
  “6个月以后没有奶水怎么办?”
  “这个你放心,看我的程序:合同签订之后,乙方必须在15天内至少每3天和甲方同房1次,如果没有怀孕,由甲方出资进行培植胚胎植入。这套程序是为了按时产奶,乙方必须听从甲方的安排。还有一条非常重要,就是为了防止作假,避免加热的麻烦,必须吮吸,时间为5分钟以上。除了这些,你完全可以自由活动。如果中途违约或毁约,收回汽车,存的服务费全部没收!”
  念琢快速地录入完毕,缓缓抬起头:“您这些条件都很苛刻,那我还要补充一条:3年之后您给我在埠宜的国家部里找份正式体面的工作。哪个部都行。”
  “行行!那我们按指纹?”
  “好吧!”念琢在自己的名字后面的括号中写上右手拇指,然后把自己指定的手指在电脑的视频头上一点,一个清晰的指纹便在合同上显示出来。“您的大名?”
  时士带上老花镜,用手指在屏幕上点击几下,一个潦草难认的签名显示出来,他也把右手拇指在电脑的视频头上点了点,完成了合同的签署。
  时士把电脑放在茶几上,对念琢微笑着说:“那我们现在就可以开始履行合同了?”
  念琢像雕塑一样在言行上都没有反应。
  阖外甲觉得很无聊,便在隐身中溜了出去,看看皮汝在干什么。她此刻正在另一个摆着几台监视设备的房间里津津有味地看着时士和念琢的直播。她的心语:哼,我知道这老家伙是嫌我老了,并不是他老得不行了,看这妞,才聊着不是就被他上了?嘻,有意思,那天在打扫卫生时无意间扭动走廊上的火警视频监控,想不到现在却可以免费享受到这样的视频,遗憾地只是没有声音。
  阖外甲在皮汝观看的屏幕上看到时士和念琢两人都穿好了衣服,在进行着最后的整理。老者捡起念琢刚才擦拭过的卫生纸仔细看了看。阖外甲赶紧赶过来,才发现那纸上确实有一点点红色的痕迹。
  时士的心语:真难得!想不到这妞还真是没开封的!奖!
  时士拿过电脑,又戴上老花镜,在键盘上敲击几下,用自己的指纹密码打开账户,划转8万元,让念琢填上她自己的账号。念琢填了账号,用指纹打开账户,发现账上果然多了8万元,立即笑着说:“谢谢老战士!”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太古葬天决
叶辰开局被废,幸得万古天墓。 从神墓中获得无敌功法,修神功,炼仙丹,逆天而上! 葬天,葬地,葬神魔! 战佛,战仙,战万古! 无敌爽文,简介无力,请移步正文。
与君共浮白
东方玄幻连载
平步青云
柳浩天转业到千湖镇上任的第一天就直接被架空了,面对着与镇长梁友德之间不可调和的观念冲突,面对阴险奸诈的天星公司以及天星公司所组织起来的庞大人脉关系网络,柳浩天绝不妥协,铁腕整顿,围绕着如何保障民生发展经济,一场场激烈的斗争由此拉开序幕…… 尘埃落定之时,结果出炉,柳浩天彻底愤怒了……
梦入洪荒
现代都市完结
十里钢城:纵意人生
春风十里凭奋斗,红颜情劫添悲喜。职场多变知进退,化茧成蝶步青云。关山月机缘巧合救了公司副总的媳妇,凭借自身地努力和美女姐姐的帮助,从此开始了巅峰之路。
东郭老农
现代都市完结
鸿途奇才
奇谋算尽官场事,正气浩然天地魂。红颜知己身边伴,悲欢离合生死梦。且看一代官场奇才陆羽,从一个县长秘书到封疆大吏的跌宕起伏官场人生。
风和暖阳
现代都市连载
都市之最强狂兵
国之重器,猛虎出笼!亦正亦邪的他注定有着无法平淡的命运!身负枷锁执掌生杀命轮!他身立潮头一生高唱大风! 只装最牛的逼,只踩最狠的人!他一生辉煌,彪悍铸就,舞练长空!
大红大紫
现代都市连载
重生后她被残疾大佬宠野了
传言傅司骁是A城的活阎王,权势滔天富可敌国却丑陋残废,被他看上的女人皆活不过当晚。   叶晚柠一朝重生到被傅司骁救下的当天,二话不说就抓紧了活阎王,众人皆等着她被扫地出门。   可没想到她被活阎王盛宠上天,日子过的风生水起好不快活,那些伤她欺她的,更是被踩在脚底。   众人嘲笑,再得宠整日也得面对一个又丑又瘫的残废,叶晚柠淡笑不语。   直到有一天,众人看到那个英俊绝伦身姿颀长的大佬堵着她在角落亲……
年年有余
现代言情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