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外星眼》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81.开心夜宴(上)

  埠宜的街道,落叶缤纷。半夜扫街的半百男女们正在自己的小街巷里忙碌着。阖外甲通过他独特的隧道此刻来到了时士府邸前面的街道上,在隐身中看到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在清扫路上的树叶,扫帚和比较干枯的树叶接触,发出“沙沙”的声音。偶尔通行的汽车疾驰而过,被街灯照成惨白的影子。阖外甲没有显形,而是走近扫街的女工,用仪器获取了她的心语:我的堂表姐皮汝人比我长得清爽,年轻时在我们那个村里还算个美女,后来三四十岁就死了丈夫,不知怎么走狗屎运,到城里来打工,经过层层介绍和选拔,居然进了这里的将军府当保姆!她来得好嘛,将军老头看中了她的老实能干,把她看成身边人似的,老头又没有老婆,要不是两人都年纪大了,只怕这时候都在床上双双搂着睡觉了!如果她在里面不是吃得开,她能让老头帮她把儿子招进了一个特种兵的部队?几年后说不定就是军官了,就是以后不当兵了,也不愁找不到很好的工作呐!呵呵,感谢她,帮我也在这里找到了扫街的工作,虽然工资不是很高,但我只要还干四五年就可以领取养老金,回老家过安静的日子了。不过,明天一定得找我的堂表姐,还让她给我帮个大忙:说服老头打个电话或是写张纸条,把我的儿子招进我们清洁局去当垃圾清扫车的司机。这个好机会是我最近打听到的,不可错过呐!
  扫街的“沙沙”声停止了,因为这个扫街女工扫街的任务基本完成,剩下的工作是把这些垃圾装进小斗车里拉走。
  于是,阖外甲离开了扫街女工,仍然隐身地钻进了时士的府邸,先经过时士的宽敞卧室。时士此刻还斜倚在宽大的沙发上并没有入睡,刚刚把烟头扔在茶几上的烟灰缸里。老阿姨皮汝过来把能够产生负离子的空气循环机打开,让温度合适的微风吹过来,再把老头刚才抽烟排出来的有害气体替换掉。接着,皮汝又把烟灰缸端走倒掉,以免里面那缕袅袅的余烟让老将军看到了不高兴。因为她已经非常了解时士了,他虽然嗜烟,但他在睡觉之前是不允许室内空气龌龊的。她的心语:一边自杀,一边自救,永远不得理解!
  当皮汝干完一切之后,老将军就寝的时间——11点30分至12点——到了,她正准备帮他干完了自己也好睡觉。可是,时士却开了腔:“皮皮,来帮我按摩下,咳咳——现在还睡不着。”
  “哦!”皮汝答应了一声,走过来帮助老将军摆正身体,让他仍然保持半躺半靠的姿势,开始给他按摩双肩和颈部。“您今天怎么还不想睡?”
  “嘿,你还说,都是你给我冲的风洞咖啡浓了,所以很兴奋呢!咳咳,如果我们都年轻些,我就要找你算账了,嘻嘻……”
  “呵呵,我知道!给您联系的年轻的陪聊女孩,明天下午就可以来了,您就可以和她好好算账了!”皮汝一边按摩,一边和老将军逗乐。
  “不一定咧!人家才来,我——咳咳,就随随便便地找人家的麻烦呀,转回去二十年以前还差不多,现在不行啦!再说——”时士拖腔拉调地停住了。
  皮汝一笑:“再说什么?您怎么故意不说了?”
  “嘻——我也不喜欢来强迫的。”
  “为什么呢?”
  “你是装傻呢,还是明知故问?嗯,反正就是,咳咳——就是差不多的意思。”
  “您不管我是什么意思,如果愿意的话,只管告诉我就行了,反正我喜欢当听众。”
  “那好,我就告诉你:强迫的一是要通过比较重的体力活,有时还需要打斗才能得手,那该多累,还有——呵呵,咳咳,那还有什么力气好好地干那事?另外一个就是,女的不干,来强迫的,十有八九也难得成吧?”时士把眯缝着的眼睛睁大了点,看着皮汝。
  皮汝只是机械地按摩着,避开了老将军的目光:“嗯,到底是老将军,战场经验丰富,嘻嘻嘻……”
  时士抓住皮汝正在按摩的一只手,在她的手背上轻轻拍了一下。
  阖外甲用他的仪器仔细扫描了一下皮汝的身体,发现她其实还不老,如果老将军愿意的话,她完全可以奉陪他,毕竟,她还只有50岁刚过一点点呐!那么,老将军怎样?阖外甲可不愿意放过这样一个研究大龄地球人的机会,于是又对着时士扫描了几下,发现他完全没有和皮汝这样一个老女人缠绵一通的想法和身体准备。他的心语:皮皮这样的老妇就不要考虑了吧,好好休息休息,明天那陪聊女不是就来了吗?如果还靓的话,再说!
  “哎,我说,家里的食品和饮料什么的都不缺么?不要等到马上就断档了再去领!”
  “老爷子,这您就尽管放心好了,什么都不会缺的!即使真的有什么快断档了,我也能够保证您不会受到一点影响。”
  “噢,那好!不过,那风洞咖啡明天可不能……”
  “我知道,既不能浓,也不能淡是不是?其实,我知道您最需要我给您准备的是另一样宝贝?”
  “宝贝?什么宝贝?你说说看!”时士一改平时说话语速较慢的习惯,现在不知怎么快了起来。
  “叫什么王的药丸子,是不是?”
  “噢——哈哈哈……先——先准备着吧!咳咳——”时士笑得脸红起来,本来刚才好多了的咳嗽也被笑发了。但这并没有影响他以实际动作来对皮汝表示感谢:“多谢你想得周到,来,亲一个!”
  皮汝只得低下头去,把自己的脸靠在时士有了几块不大的老年斑的脸上。时士用双手把皮汝的头抓住,用自己的嘴唇先后在皮汝的两边脸上各亲了两下,然后松开皮汝,说了声“睡了!”
  “好的!”皮汝立即停止了给时士的按摩,开始给他脱衣,直到完全脱光——时士有裸睡的癖好。既然脱光了,皮汝当然就根据对时士的观察引出了她的心语:这老家伙真的对我是没有一丝兴趣的了!虽然这说明我确实老了,另一方面也不奇怪,人家都是七老八十的人了,没有吃鞭王,怎么能对女人感兴趣?不感兴趣更好,不要让这老家伙因为经常搞这些而折了寿命,这对我和我的儿子都没有好处啊!
  这段心语看得阖外甲直发笑。看到皮汝侍候完时士,钻进自己的房间睡觉去了,阖外甲便进入了时胤的房间。他此前已经通过仪器探测到时胤由于在外陪酒已经微醉,所以难得地在晚上11点之前睡下了,而且在酒精的催眠作用下,很快就进入了梦乡。也行,那就读出他的梦吧。于是,阖外甲的仪器上出现了下面的视频:
  时胤开着车在大街上奔跑,前面遇到红灯,好几辆车慢慢停下来。时胤也要停车,他把脚踩上刹车,但车并不减速,慌忙中,他立即换了个踏板踩下去,汽车仍然狂飙。时胤惊恐地瞪大眼睛,无可奈何。副驾驶座上突然冒出了一个女子,好像是念琢,她大叫:“笨蛋,你不会松开你那臭脚?”
  “噢,对对!”时胤把脚缩了回来,但汽车仍然在向前冲。
  “看我来帮你!”
  时胤扭头一看,副驾驶座上的女子变成了红霓,她伸出双手,大幅度地帮时胤转动方向盘,汽车便绕开前面停着的车,冲进了路口横向快速开动的车流,在其中左冲右突,惊得那些车刹得“吱吱”尖叫。红霓在时胤的耳畔哈哈地笑着。他们的汽车开进了荒芜的戈壁滩,红霓的笑声又在时胤的耳边响起。时胤一扭头,就和红霓的脸紧紧贴在了一起,于是,他撒开了双手,转而紧紧地抱着红霓亲吻。时胤和红霓在汽车的颠簸中推搡着。响起汽车尖厉的刹车声,很快,刹车声变成了红霓发嗲的声音。
  阖外甲隐身在时胤房间里自动调暗的灯光下笑起来,因为他看到了时胤从梦中惊醒时双手慌乱的动作,看到了他的心语:TND,又被红霓那妞在梦中骚扰了,让老子损失了一些宝贵的东西和睡觉的极好时间!
  时胤立即爬起来,有点歪斜地冲进了他卧室旁边的卫生间,撒手“哗哗”地小解。他的心语:头晕,坏了,真TMD喝多了,这尿都带酒味了!
  时胤小解洗手完毕,倒在床上不久,他放在床边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过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部长”,他赶紧接听:“部长好!”
  阖外甲通过他的仪器在网上查证,这个打电话来的是时胤他们不管部里和他同一个分部的部长,也就是说,这个五十多岁的长者是他的直接上司。他们分部里的同事在私下里为了和不管部的部长区分开,都叫他小部长,但当面或与之通电话时就都以部长相称了。
  电话里传来部长的声音:“我说小伙子,还没睡觉吧?”
  “嗯,您没有猜对,啊——哈”时胤打了个哈欠,“我已经睡了一觉了。呵呵……”
  “嘿,这可是下雨露出星星来,怪事一桩啊!”
  “呵呵,不瞒您说,喝高了,所以回来就睡了。”
  “喝高了,和谁呀?”
  “就是下午我们这个分部另外接待的一拨客人呀,是副部长带着我们陪的,嗨,那些个家伙都很有战斗力呐!所以把我灌得差点当场出丑了。”
  “噢,但你还是坚持到底了嘛,说明你不愧为我们部里的强将啊!正因为如此,我现在就请你再来帮我陪陪另外两个客人。”
  “现在半夜都过了,真的还有客人要陪吗?”时胤露出来一点点哭腔。
  部长笑起来:“哈哈……我的帅哥,你就吓成这个样子了?你不知道这些来自遥远的州里的官员们,他们所生活的地方就是早上喝小酒,中午用大斗,晚餐海碗赌,半夜梦泡酒。我们不陪好他们怎么行?我老啦,就只好靠你这样的帅哥和他们战斗啦!你放心,喝酒的时候,肯定有一帮美女陪吃喝,一起玩呐!快来吧,啊?”
  “嗯,那明天上午只怕就要……”
  还没等时胤说完,部长就打断了他的话:“你还担心明天上午干什么?真是的!只要你们把客人的酒陪好了,白天睡到自然醒,上不上班无所谓的!”
  时胤的心语:人家领导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还有什么价钱可讲?何况,我要上去的话,人家可是第一道关呐,得罪不起!人家没有后台的还要送钱送物的去巴结,我呢只要听他们唆使就可以了。
  “噢,好的,我马上就开车过来!”时胤爽快地答应了。“还是在我们分部定点的那家酒楼吧?”
  “当然,就是老地方!要早点到,不要让我们等你啊!”
  “哪能呢!决不会让您这样的老前辈等我的。我马上就过来了。再见!”
  时胤从柜子里拿出一只标有“清洁袋”的大塑料袋,把它挂在衣架上,他这是按照约定,让皮汝阿姨叫人来把他的脏衣服拿出去洗了。时胤再打开挂衣柜,从里面找出一套衣服正要穿上,忽然觉得胃里面还是有着酒精含量较高的许多食物。他的心语:不行,像这样负重前行肯定是要落伍的,放下包袱,轻装才可疾进!怎么轻装?嗯,只好自己操作了。
  时胤把正要穿的衣服扔在床上,走进卫生间,趴在抽水马桶边上,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在自己的喉咙里搅和,不几下,他便“哇哇——”地呕出许多色彩斑斓、酒气刺鼻的等待消化的食物。时胤在数声咳呛中打开抽水马桶的冲水开关,“嚯嚯”的清水冲净了他呕吐的秽物,接着,他又赶紧用水杯接水“咕嘟咕嘟”涮了几下口,再拿过毛巾快速地用热水洗了一把脸,以彻底清除因呕吐而渗出的泪水。
  时胤洗漱干净,快速地穿上衣服,然后匆匆走向车库。当他走出房间的时候,室外的北风虽然不算很大,但迎面扑来还是使他感到秋末的寒意。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商海风云
一个夏日的雨夜,他救了熟睡的女领导,本以为是一段奇缘,不曾想却惹上了一身麻烦,更可怕的是,竟然落入了一个精心打造的圈套,让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没根基,没靠山,没人脉,没资源,一个农村走出来的打工者,一步步走向人生的巅峰。
卷帘西风1
现代都市完结
权路谋局
吴建国,一个帅气、果敢、忠义的事业男,被众多美女包围式的追求。但他自制力极强,与两小无猜的赵丽天专心相爱。 然而,他被一主要靠美貌而在官场步步高升的杨咏看中。杨咏一边伺候官场里极个别的色狼,同时,她模仿武则天用权力寻欢男色,吴建国,成为最主要的猎物……
第二台阶
都市其他连载
绝地反击
李天逸进入职场当天就得罪了顶头上司,直接被穿了小鞋,且看李天逸如何逆境求生、绝地反击,一路吊打各路牛鬼蛇神!
梦入洪荒
都市其他完结
踏上青云路
因为得到美女欣赏,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笔龙胆
现代都市完结
官途
描写某高官李向东10年官样年华,地域横跨经济中等发达地区、边远贫穷地区、发达富裕地区,主人公也历炼了不同地域、不同职务面临的种种危机与挑战,是一部写实的网络小说。
怎么了东东
都市其他完结
近战狂兵
菩萨低眉,所以慈悲六道!撒旦低头,所以血流成河!以撒旦之名,专职杀戮,他要当最强的那个男人!
梁七少
军事战争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