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外星眼》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翻阅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80.通报警讯

  阖外甲看到土根的心语,觉得是得赶紧去看土生了。他很是赞成土根对儿子的祝愿,这小子无论自内还是从外来看,他确实和小毛不是一个档次的孩子。
  这已经是念清被刺杀几天后的一个下午了,土生此刻正在学校旁的网吧上网。阖外甲隐身来到土生身边,通过仪器读出了土生的回忆片段:
  那天,土生刺杀念清之后,尽量避开马路关键节点的视频监控,连夜搭上了兮水县开往州府的汽车,在汽车于次日凌晨到达州府之后,他在厕所里装作解大便,关上蹲位的门,扯下了使他颇有些不舒服的乳胶面具,暂时塞进自己的背包里,然后走出来在洗手处用手捧冷水在脸上洗了两把,再把沾有念清血迹的小刀和面具一起扔进了垃圾桶。扔掉了与凶杀有关的东西后,土生扭头四顾,因为是凌晨时分,他没有在这里碰到一个人。然后,土生轻车熟路,搭乘地铁和公交车,很快就回到了他在三水大学的寝室,轻手轻脚地倒在自己的床上便熟睡了。
  现在上网的土生,目的主要有两个:一是暗中监测兮水县的几个主要网站和相关论坛,看看警察对念清被刺一案的关注度和侦察的进展情况。虽然他自认为做得隐秘,逃脱时既无目击者,又尽力避开了视频监控,警察会因为难以找到他而把这个不算大的案子慢慢忘掉,但这毕竟是件放了血的案子,如果被警察逮到,肯定要进监狱,所以他不得不密切关注了。二是在和他认为有必要联络的网友的联络之余,溜进以前曾经看过红霓裸体的网站去和她进行所谓净身聊。当土生把耳机戴好之后,先是通过搜索,找到并进入兮水县最大的官方网站,在上面看到的最醒目的标题是“本县房价领涨,猪牛跟进”之类,他在该网站以“刑事案件”搜索一通,得到的仍然只有“县教育局某副局长被刺”一条,下面的文字很是简练:“昨日18时30分左右,县教育局某副局长(兼任某校校长)被刺,伤势不重,原因不明,凶手在逃,警方已经立案侦办。”。土生的心语:这个老狗,他一定运用了自己的人脉资源,还有金钱,把县内的大网站的嘴都封住了,所以都只有这样的鹦鹉学舌般的报道,而没有谁来深挖这其中的原因。哼,这样也好,警察就难得找到老子了!再查***或相关论坛,最近几天确实没有新的资料挂上来,这让土生感到一丝欣慰。于是,他便立即在浏览器的地址栏内输入他稔熟于胸的红霓所在的网站。网站照例是很快就被打开了,但他要与之净身聊的和糜歆很像的美女的图标却是灰暗的,这说明她此刻不在线。土生在沮丧之余,只好隐身打开自己的天友网账号,想借助与合适的聊天对象的胡吹神侃混混时间,以等待红霓的上线。就在土生的天友网账号刚刚登录成功时,一个他熟悉的图标在频频闪动。他把鼠标靠上去定睛一看,显示的昵称是老狐,毫无疑问,这是艾媚在他没有上网的时候给他留了言。
  土生的心语:这个老大姐,又找我有什么事?她其实不在乎电话费的,怎么没有直接打电话过来?噢,是的,自从刺了那老狗之后,这几天我的手机很少正常开机。
  土生现在反正有空,且想知道艾媚找他有什么事,于是,立即点击了和老狐对聊的按钮。聊天窗打开了,老狐发过来的内容是:“帅哥,最近几天总是在网上见不到你,打你手机也不通。请你看到这信息之后立即回复,我有急事和你沟通!”后面附着一个火烧屁股的小娃娃图标。
  “媚姐,什么急事?”
  阖外甲看到土生以媚姐相称,感到好笑,也懒得查找他何时开始在网上这样称呼艾媚了。
  土生的信息发出了将近半分钟了,没有得到回应,土生再仔细看看老狐的图标,是个没有在线的灰色状态。他的心语:TMD,关键时刻这网络却帮不了忙,那就还是用手机吧!
  土生想到了通过互联网络发手机短信,这是个既省钱又方便的方式。于是,他立马登录了自己的手机服务网页,给艾媚的手机发去了这样一条信息:“媚姐,我现在已上网,你有事通过网络或手机与我联系都行。(土生)”
  其实,这对括号及其里面的内容是可以省略的,但土生为了艾媚能够尽快地看清楚是谁发来的短信,所以他就多了这点手脚。
  很快,土生的手机即收到了艾媚发来的短信:“请即到我们上次吃饭的意归餐馆,我们边吃边谈。一定要来!”
  土生现在不好细问,更不能推脱,只得回复了“好的”两个字,立即关掉他打开的所有账号和网页,匆匆离开了这间网吧。
  艾媚所说的“意归”餐馆,就是土生刚来州府上大学报到的那天她请土生吃晚餐的地方,就在离土生刚才上网的那间网吧只有几百米远的同一条街上,土生不用几分钟就走到了。他对餐馆前面对应的人行道上的停车位仔细看看,虽然有空车位,但那些停着的车里没有艾媚的车。正在土生张望着,准备走到设置在不远处供行人休憩的长条凳上去坐着等的时候,却见一辆红轿车朝他开了过来,他正要躲避,那车却刹住了,然后开始把车向停车位倒。汽车扬起的风把地上的落叶“嚯嚯”着吹开。土生仔细一看那车号,正是艾媚的车,马上对着车笑起来。车停好了,艾媚笑吟地走了出来。
  土生迎上去:“我在想,是谁的车要把我抵走啊?原来媚姐这么快就到了!”
  “还快?还有几条主要大街没有彻底修复,我刚才出去办事偏偏就要走其中的一条,所以比你迟了些。”艾媚拉了拉土生的袖子,“来,我们进去。”
  他们走进大厅,里面的桌子有一半是空着的,但艾媚对迎上来的男服务员问:“楼上的那个小包间空着吧?”
  “嗯,是的!”
  “你带我们上去吧!”艾媚对男服务员挥了挥手。
  “好的,两位请跟我来!”男服务员说着,领头在前面走上了一架不太宽但比较陡的旋转楼梯。艾媚走在中间,她的枣红色长统靴闪着亮光,鞋跟虽然不高,但鞋底是比较坚硬的那种,在楼梯上叩击出“括括”的声响。上完楼梯,楼上整个也就4个包间,最里面的那间就是小的。服务员推开包间的门,在里面侧身把艾媚和土生让了进去:“两位请坐,可以点菜,我去叫服务员来给两位上茶。”说着,他走了出去。
  土生对墙上的一幅挤牛奶的油画瞟了一眼,然后问艾媚:“姐夫会来么?”
  “他呀,说不好,十有八九来不了,所以我也懒得邀他。”艾媚的心语:今天,我才不会邀他呐!
  “是啊,你们都很忙!”
  “他忙个屁,应该极少忙正事。不管他,来,你先点几个菜。”艾媚把点菜单推到土生的面前。
  “媚姐点了就行,我不懂。”
  “帅哥你说什么呀,你自己喜欢吃什么都不懂?你点两个总可以吧?一荤一素!”艾媚下命令似地对土生说。
  土生没有办法,只好把菜单浏览了一下,在一个才进来的年轻女服务员给他们上茶的时候,把茄子煲和西红柿炒鸡蛋两道菜前面的小空格勾选了,然后把菜单递给了艾媚。
  艾媚看了看,笑了:“你要给我省钱呀?年轻小伙子,还是要吃好嘛!”说着,拿起笔在菜单上又勾选了4个菜,然后把菜单递给了在旁边等着的女服务员。
  “媚姐,你可不要点多了菜,我们俩吃不完就浪费了的。”
  “不怕,如果真的吃不完,你可以打包,少到食堂买,不就没有浪费了吗?”
  “呵呵,媚姐你真会安排!”
  “你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安排,还这么急么?”艾媚收敛了微笑,现出严肃的神情。
  艾媚的这种严肃,对土生来说,真是少见,他回答艾媚的提问很简单,那就是摇了摇头,而且也显出了严肃的神情。
  艾媚对土生努努嘴:“把门关严。”
  土生侧身一看,包间的门确实开着很大的缝,他便立即起身把门关上了,正要走回来,艾媚又对他说:“把电视机打开,不要管它是什么节目,把音量开小点,只要有一点声音就行了!”土生照办,然后坐回来认真地看着艾媚。
  艾媚把声音压低了好几度:“这事得从你姐夫谈起,前几天的一个晚上,他回来很迟,我问他干什么去了,他神秘兮兮地说,干特工去了!我骂他屁话多。”
  土生“嗤嗤”地笑了。
  “你别笑!他在我的追问下,说了一个消息,还让我真的笑不起来。你猜他说了什么?”
  土生微笑着摇摇头:“嗯嗯,我猜不到。”
  艾媚把头往土生这边尽量偏过来,声音又稍微降低了一点:“他说,兮水县的警察来到你们大学,搜集你们兮水县的学生的视频资料。”
  土生的脸色马上变得晦暗起来:“找我们的视频资料干什么?”
  “干什么?我的帅哥,你是装傻还是真不知道?”艾媚直愣愣地盯着土生。
  “真的不知道。”土生摇摇头,声音也变得很低了。
  “我告诉你,干我们这一行的是特别敏感的,我立即在网络上搜索你们县的爆炸性的新闻,虽然好像没有,但有一条教育局某副局长——他还兼任某校校长呐,那官员被刺的新闻,还是很刺眼的。你说这个被刺的家伙是不是我们打官司的对头念清?”
  “不会吧?”土生装傻。他的心语:这个女人厉害,怎么就联系到那个老家伙了?真TMD是经常和案子打交道的!
  “实话对你说,我就觉得很有可能!因为你们县里教育局副局长兼任校长的应该只有他一个人。于是,我就到你们学校的网站上查兮水县籍的现在还在校的学生,一共也就20来个。现在警方来找你们的视频资料,是不是他们的怀疑对象就在你们之中?”艾媚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茶,又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土生。
  土生被看得不自然起来,便把目光移开,咕哝着:“为什么?”
  “为什么?你以为警察会比我们傻?告诉你……”看到两个服务员端着盘子,把他们点的6个菜一个个放上桌,艾媚暂时停下来,把那些用塑料薄膜包装在一起的餐具用筷子的大头戳穿,然后撕开来,摆好那些碗碟。土生仿照着艾媚的动作,慢吞吞地摆好餐具。
  “您要的菜都上齐了,请问二位,要什么酒或者饮料?”没有走出去的女服务员问艾媚。
  “噢,我们都不要。”艾媚回答完服务员的问话,转向土生说:“今天特别,就不要那些了,噢?”
  “当然,吃点饭最好!”土生连连点头。
  艾媚转头对服务员说:“现在就给我们把饭端来。”
  “好的!”服务员答应着,立即在包间里面墙角的消毒柜里拿出饭盆和勺子,在旁边的电饭锅里打了一小盆饭端过来,“二位慢用!”说完立即退了出去,把门带上。
  土生马上拿过艾媚面前的饭碗给她把饭添上,再给自己也盛了一碗。
  艾媚没有马上吃饭,而是拿起另外一个小碗,先用汤碗里的大勺舀了两勺汤到那小碗里,翘起嘴唇轻轻吹了几下,再用调羹舀了一点点来喝,感觉还是有点烫,便放下了,继续前面的话题轻声说起来:“你以为警察都没有你聪明?人家只要对与当事人有密切关系的人进行排查,就能找到很多线索。这些线索有的就是很有用的,譬如谁和被刺的人有利害关系?或者和被刺的人有密切关系的人有密切关系?”
  土生把吃饭的动作放得很慢了,时不时地看着艾媚。
  “我这不是绕口令,我就是这样调查的,实话告诉你,我与兮水县的某些知道一些情况的人有过联系,所以根据人家提供的情况对你们20来个学生的情况进行了搜集和整理。嗯,等我喝了汤,吃点饭再说。”艾媚把不再烫人的汤喝了,开始吃饭。“哎,你还是要吃菜呀!”
  “嗯、嗯!”土生点点头,在离得近的菜盘子里夹了一些菜,拌和在饭里时快时慢地吃。
  艾媚吃了几口饭,又开口了:“诶,我还是喜欢给你问题思考,你猜我通过搜集整理,大体上得出了什么结论?你可以不急,在吃饭中慢慢思考后再回答。”
  “嗯,好喽!”土生看起来在专心吃饭,但心里“扑通”得厉害。他的心语:看来这个老姐得到了那老东西被刺的答案?他猜到了是我么?不可能吧?
  土生转而快速地把碗里的饭扒完,又盛了一碗,继续快速地吃着。
  “不要吃得太快!”艾媚对土生投来略带责备的眼神。“这样对身体不好。多吃菜!”
  “嗯嗯——”土生答应着,但还是几口就把饭扒拉完了,然后用自己的小调羹慢慢舀汤到饭碗里,再把碗往前稍稍推一推,看着艾媚说:“我知道了你的结论。”
  艾媚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笑问:“你知道了?那你说说看?”
  “你认为是我干的!”
  艾媚也放了碗:“请说明理由。”
  “通过和念清在一起的糜歆找,肯定就能找到我了!那你现在会告诉警方把我抓走啰?”
  “切!胡扯!如果我要向警方密告你,我会把你找来?说你聪明你又愚蠢,说你愚蠢你又聪明,哎——”艾媚叹口气。她的心语:这小帅哥还是嫩了点,其实我是找施舒打听的,他并没有告诉我和念清在一起的女孩是糜歆。是那家伙不知道还是故意隐瞒就难以揣摩了。
  “我要告诉你的是:既然我们非专业的破案人员都能直逼事实真相,那掌握了许多信息的警察就更容易找到你了。既然现在警察已经在你姐夫他们那里搜集你们的视频,当他们比对清楚了的时候,他们就会来找你了。所以,我要提醒你,立即做好一切准备,随时准备开溜,知道么?”
  “谢谢媚姐!”
  “你就不要客气啦!你现在的事是要服务员给你把这些好带的剩菜打包,准备听我的通知去躲避。至于那些后面的重要事情,我已经给你考虑了。”
  “太感谢了,媚姐!”
  “你现在不要说这些废话,快叫服务员来!”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利欲升迁记
人生就是利欲场,利为媒,欲为介。 官场就是江湖,抒写温情与残酷、合作与较量、情感与利益的交易市场。大道无形,行者无疆,漫漫官道,唯有胸怀天地,志存高远,方能直抵彼岸。 小人物张一舟历经血腥战场的洗练和尔虞仕途的淬炼,终凭一颗畏惧之心和秉承的正义而纵横,步步高升,成为主宰别人命运的人。
三人行
现代都市连载
太古葬天决
叶辰开局被废,幸得万古天墓。 从神墓中获得无敌功法,修神功,炼仙丹,逆天而上! 葬天,葬地,葬神魔! 战佛,战仙,战万古! 无敌爽文,简介无力,请移步正文。
与君共浮白
东方玄幻连载
巅峰
一边是高冷女神,一边是霸道御姐。两个同样身世成谜,水火不容的女人让他左右为难。而因为他引发的争端缓缓展开,一步一步走向更深层次的秘密……
岑寨散人
都市其他完结
鸿途奇才
奇谋算尽官场事,正气浩然天地魂。红颜知己身边伴,悲欢离合生死梦。且看一代官场奇才陆羽,从一个县长秘书到封疆大吏的跌宕起伏官场人生。
风和暖阳
现代都市连载
黄檗向春生
幼年的黄欣悦由于经常替表姨父任文良跑腿,到自己家附近的中药店素问堂购买裱画用的中药材料黄檗,与素问堂主人之子袁春生相识。每当袁春生看到黄欣悦,就会笑着呼唤:“黄檗来了!”两人感情融洽。但有一天,袁春生忽然凭空消失了。多年后,在黄欣悦的思维中,袁春生一定是不在人世了,否则一定会再和自己联系的。但是,他到底去了哪里?
苏曼凌
网文女频完结
权路征途
提拔前夕,老板出事,妻子红杏出墙,欧阳志远人生遭遇重挫,未来一片黑暗,绝望之际,前女友的出现让他意外迎来一片曙光,命运曲线触底反弹……
jiuxiaohonghu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