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外星眼》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翻阅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75.斗鸟玩球

  时胤自上次酒后开车擦到了红霓之后,以赔偿的名义,给了这个美女3万元。其实,时胤背着他的老将军爷爷,和司机串通,用军费开支了几倍于此的数额。由于时胤以一张别人送给他的高级俱乐部的年卡作为礼物送给了此次事故赔偿费用报销的财务审批人,所以他得以如愿以偿。更让时胤窃喜地是,他用红霓的身份证在银行开了张由他掌握的新卡,把这些所谓的赔偿款悉数打在了这张卡上,第一次的给了红霓,其它的及时转到了自己的银行卡上,以便随时使用。
  阖外甲正是看到时胤自从到不管部上班之后心情好极了,今天其形象在他搜集的影像中特别活跃,所以才赶过来看看他又要怎样地快活着。
  由于今天是每周的例假,所以已经快中午12点了,时胤还在床上翻滚。虽然他昨晚在外玩得尽兴,回来很迟,下半夜才爬到床上去,但毕竟已经睡过七八个小时了,所以他虽然人在床上,但睡意已经全消,眼睛时睁时闭,脑海里却回忆着到埠宜上班以后的一些经历片段。
  “时胤啦,在部里干了几天了,觉得怎么样?”时士问晚上**点钟才回来的时胤。
  “还行噢,爷爷。”时胤在看电视打发时间的爷爷的对面沙发上坐下来。“机关工作,您知道的,不均匀啦,人与人,时与时都是这样。”
  “时与时?咳咳——”老者疑惑地看着孙子。
  “呵呵,就是每个时刻,像每天啦,每周啦,等等,呵呵……”
  “唏,这小子,话就是不好好说!我只问你现在忙不?”
  “嘿,爷爷,我才去了几天,人家能把什么重要的事儿交给我办呢?所以,现在我主要是没有中心地这里帮忙,那里跑腿呐!所以大概就会经常像今天这样晚回来,打扰您了吧?”
  “嗯,没呐!”
  “我想过,如果使您觉得安宁的生活受到影响,我的罪过就大了,我马上就要走人了,呵呵……”
  “你小子胡说些什么!咳、咳、咳——我一个老家伙住这么一栋房子,虽然有一些服务人员,但像你这样的亲人还没有呀!你只要不觉得憋屈,就好好在这里住吧!咳咳,我想知道你对工作还觉得满意么?如果不的话,咳、咳,我可以给你们部长说说。也不知你老爸帮你把那家伙的工作做得怎么样!”
  “哈,您的儿子,您还不了解么?他既然把我送到这里来,肯定是和部长谈好了的,只是——如果您方便的话,给部长说说当然对我会大有好处啰!”
  “嗯,不错!给我把你们部长的电话接通!”时士对孙子指指他旁边的那部黄色的无线电话座机。
  时胤立即把电话上的无线耳机摘下来,把机子里的通讯薄点开,找到不管部部长的电话,马上按了下去。随着一声稍长的振铃乐音,里面传来一个女孩甜甜的声音:“您好!请问您找谁?”
  “你好,这里是时老将军的府邸。请你给我接通部长的电话。”
  “好的!”女孩的声音才消失,电话里面很快响起了振铃的乐音,时胤立即把电话上的无线听筒递给了爷爷。
  老头把听筒贴着自己的左耳,脸上的表情无意中丰富起来:由于面部肌肉的抽动,使他看起来一会儿似笑,一会儿似哭。
  正在时胤在自己的座位上看着要乐的时候,突然他的爷爷认真地说起来:“部长呀,我是时大叔呐……嗯,还好还好!……噢,本老头,咳、咳——很高兴,你还没忘记我哩……没有没有,因为我都是快要上山的老家伙了,岂敢对你这样堂堂的部长发指示?不过,我想,你知道时胤是我的孙子,最近开始咳、咳、咳——到你的手下当差了,虽然我儿子你的开裆裤朋友时胄肯定已经和你说过,但我这里还是要啰嗦几句,请你好好关照关照,我就这么一个孙子……”老者停下来听着,毫无疑问,对方在认真地介绍着。
  那家伙在说些什么呢?阖外甲当然通过他的仪器知道:“您老就放心好啦,您的孙子就跟我的儿子一样,只要我能够做到的,我一定尽力办到。他现在才来,我主要是让他轮换到几个主要的权力部门去帮忙,去参加会议,主要是让他尽早全面地熟悉和掌握情况。不要两年,我就会开始提拔他,起码是从主任开始呐!”
  “哈哈哈……你那主任大的比你小不了多少,小的咳咳——”时士笑得眼角泪光闪闪。时胤赶紧扯出一张纸巾递过去。时士接过纸巾轮流蘸着4个眼角,听着部长的电话。
  “哈哈,当然,您说得很对,但我会让他从大一点的主任做起,保证不拖他的后腿——在他40岁之前就可以坐到我的副手这样的位置。我会尽力的,我不是在说空话,因为我的今天也与您的鼎力相助密不可分的啦,再说,我也有要时胄老弟帮助的地方,我能不尽力么,哈哈哈……”
  “好,那就好!那就拜托了……再见!”时士把无线听筒递给了孙子。时胤的心语:看来爷爷还真有点余热噢!名人名人,不出名算什么人?我爷爷正因为是名人,所以这把年纪了还可以做人!
  早晨,时胤在车内看看时钟,8点30分过了,便发动了汽车准备去上班。这辆崭新铮亮的黑车是他为了在不管部上班专门买的,要他爷爷的司机给他上了个军车的牌子,因此便可耀武扬威地在大街上乱窜,只要不撞上人,也没有哪个吃了豹子胆的警察敢拦住他的车。时胤的车走完他爷爷宅邸前面的那条街道之后,往右拐上了一条大街。大街上虽然车水马龙,但由于每隔一公里不到就有一个不大的街心公园,经过专家改良或转基因培植的花木繁茂地生长在其中,因此,整个环境虽然受到汽车尾气和人们的生产、生活的损害,但这些小公园里面绿色和好闻的花香还是一年四季都有的。当时胤经过一个小公园之旁的时候,由于车更多了,他只好随着车流慢速移动。忽然,他的心里“嘭”地一下,眼睛也发出了异样的光:那边长椅上坐着的不是一个金发美女么?从侧影看,她多么像他在麦肯马国首次开洋荤享用的那个妞。时胤的心语:嗯,去看看是不是那个很能干的妞吧?反正上班也没什么事,迟点早点更没什么事!
  就在时胤这样想着的时候,他的车差点和前面的车咬了尾,惊悟之后,他立即打开转向灯,把车绕进了那个小公园,找到一处空地停下来,赶紧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向那洋妞踅过去。洋妞正在低头看着自己手机里的东西,由于她的脸没有抬起来,金色的头发也并没有被约束住,挡在了脸的两边,只有一个高耸的鼻尖有突出的表现,所以时胤不能确定她是不是他曾经的“洋荤”,于是,他在洋妞的旁边轻慢地坐下来,然后用麦肯马国的语言说:“嗨,美女好!打扰了,今天天气不错,这里的花也很香啊!”
  金发洋妞抬起头来,看看时胤,疑惑地:“你在说什么?”
  时胤一惊,他的心语:TND,染个金色的头发,配上这么高精尖的鼻子,老子还以为是洋妞呐,原来是个丑丑的同胞啊!唯有其身材倒是值得称道——即使坐着也能够看出她比老子还高半个头呢!
  时胤立即改口用大方国的语言说出来的却是:“噢,呵呵,我是说‘对不起,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么?’”
  假洋妞点点头:“当然嘛,请随便!”然后又低头看她的,有时不自然地瞟一眼旁边的时胤。
  时胤此时也觉得不自然,很想马上走开,但考虑到是自己找上来的,不能很快地就溜了,于是,他又耐住性子故作文雅地问:“请问,我打扰你了么?”
  “哦,没关系!”假洋妞又对时胤看了看,现出一点微笑。
  时胤趁着对话又仔细地看了假洋妞一眼,觉得她的长相无论怎样被原谅,也不能勾起他的好感。他的心语:赶紧找机会走人!
  正在时胤在寻觅开溜的机会的时候,从旁边走过来一个遛鸟的老者,他的手里提着一个还算精致的鸟笼,笼中的八哥本来胡乱地“咯咯”叫着的,但在它靠近时胤和洋妞坐着的长凳时,却突然娇声地叫起来:“美女美女,我爱你!”
  时胤掩嘴而笑。他的心语:八哥也知道谄媚呀?真是绝妙的讽刺!
  假洋妞抬起头来,盯着笼内的八哥,“格格”地笑者说:“嘿,大爷的八哥真聪明,说得多好啊!”
  “嗯,是啊,它可不说‘帅哥、帅哥,我爱你!’呐!因为它是公的嘛!哈哈哈!”老者故意瞟瞟假洋妞,一路慢慢走着一边高声地说笑着。
  时胤赶紧借机站起来:“大爷,那可不一定啊,如果您的八哥是个同志呢?”说着跟在老者的后面走。
  “同志?”老人看着时胤疑惑地问,“这是个什么东西?”
  “噢,呵呵,就是同性恋啊!”
  “切,我的八哥才不呐!如果它这样傻,那它不是要绝后了?”老人又大笑起来。他的八哥在笼中又一遍遍地叫着“美女美女,我爱你!”直到看不见假洋妞了才又“咯咯”叫。
  时胤赶紧学着八哥的声调:“八哥,再见!”
  八哥也学着:“八哥,再见!”
  “我不是八哥,傻瓜!”时胤对着八哥大声说。
  “傻瓜,滚蛋!”八哥回敬时胤。
  “不对!对不起,对不起!”老人连忙对八哥说,也是要通过八哥对时胤道歉。
  饶舌的八哥却还在连声地:“傻瓜,滚蛋!”
  时胤恼火了:“你个小王八蛋,再骂人,老子要扁你!”
  “王八蛋!王八蛋!”八哥又有了新的骂人语。
  时胤飞起一脚踢向鸟笼,遛鸟的老人毫无防备,鸟笼被打翻在地,八哥从打开的门里逃了出来,飞到旁边的大树上。八哥现在不发出骂人的声音了,在树上用嘴悠闲地捋着自己身上的黑毛。
  时胤还在对着树上怒斥:“你下来,老子要好好教训你这没有礼貌的家伙!”
  “你教训个屁呀,我的宝贝都跑了,你赔我钱,要几千才能买到呐!”老人扯住时胤。
  时胤甩开老人:“什么几千?这样脏话连篇的家伙,只配下油锅!”说着走到汽车边拉开车门,一看时钟,骂起来:“TMD都9点过了,要走了!”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纸币递给老人,“我没时间和你闹了,你能够把鸟弄回来这钱也给你了。”
  老人指指树上:“我怎么能够把它弄回来?”在他说着的时候,八哥果然振翅高飞了。老人带着哭腔:“小伙子,你这两百块,我能买到这样会说话的八哥吗?”
  “那不关我的事!”时胤说着要上车,看老人没有伸手接钱,便把钱扔在了地上。
  老人立即拦在车前用手机打电话,时胤坐在车里微笑地看了下,也拿出手机拨打。不到几分钟,两个强壮的男人就来到了老人的身旁,其中那个年轻人指着车里的时胤问:“爷爷,就是他?”
  老人点点头。年轻人走拢来拉开车门,正要伸手拉时胤,那个年长的赶紧过来把他拉开:“算了!”然后对另一边翘翘嘴。年轻人对车的另一面一看,有五六个年轻人正虎视眈眈地看着他这边。
  年长的男子对那边的瘦子笑着点点头:“猴哥,不知道是你们,误会,误会!”说着,捡起地上的钱,“呵呵,老爷子您就拿这钱随便买个什么鸟去吧!”又指着地上的鸟笼对年轻人:“把鸟笼捡起来!”
  年轻人捡起鸟笼,三人一起走了。年长的男子对身边的一老一少悄悄地:“你们知道人家是谁?人家的爷爷是老将军,他的老爸是州长……”
  这边时胤在车内对他招来的哥们儿一挥手:“猴头老兄,又累了你们几位,晚上老地方,我请客!”说着发动汽车,轰地加油开走了。
  此刻,床上的时胤看看墙上的挂钟,马上就12点了。他的心语:和红霓约好了12点半在十字路口外的第一个小型的街心公园里接她,然后去郊外的一家高尔夫球场去玩半天,再不起来就迟了,那妞就会打电话来催问了。
  时胤赶紧爬起来,三下两下就洗漱完毕,路过餐厅的时候,看到皮汝老阿姨正在服侍着他的爷爷午餐,走进去对爷爷说:“爷爷,我就出去了哦!”
  “知道你不会吃午饭,我教阿姨给你准备了一些吃的,喏,拿走吧,晚上尽量不要回来太迟呐!”时士翘动的嘴唇指指餐厅墙边的几案。
  “嗯,是啊,有夹肉的薄饼,有什锦馅的小包子,还有酸甜的饮料,我是按照你平时喜欢的口味给你准备的,希望你能够满意。”皮汝说着,要过来提食品袋。
  “谢谢,这都是我喜欢吃的!”时胤说着抢先提起食品袋,“我先走了,再见!”他快步走向车库,看到他爷爷的司机在旁边的车库里鼓捣什么,他对他挥挥手,赶紧钻进自己的汽车开走了。
  时胤开车来到和红霓约定的小公园,却没有看到红霓,只有三三两两的游人在里面不紧不慢地过来过去。时胤立即下车掏出手机拨打,然后把手机靠在左耳边等着通话,突然手机被一只快速的手夺走了。时胤扭头一看,原来正是红霓抢走了他的手机,还正在那里笑眯眯地关掉手机的拨号动作。
  “该扁的妞!看我等会怎么收拾你!”时胤上车在副驾驶座上坐了,欣赏着正在走上车来的红霓,只见她穿着红黄蓝条纹相间的紧身羊毛衫,两肩部通过胸部和背部有一圈流苏式的毛线下垂着,上面不规则地点缀着不少多面体的彩色小玻璃珠,它们在天光中闪烁着纤纤的光丝;她的下身则是黑色的裤袜,再在外面套上深蓝色的长不及膝的短裤;脚下则蹬着一双枣红色的半高跟皮鞋。
  红霓也赶紧上车来,却在后面的那排坐下:“收拾我?看你上次那狼狈模样,还想收拾我?嘻嘻嘻……”能够唱歌跳舞的红霓,嗓音确实不错,笑起来也很能吸引人。
  “服了你,别老是揪人家的顶头毛啊!喂,我说,你把人家的国旗都扯过来穿上了?不过,不是一般的国旗啰,珠光宝气呐!”时胤的心语:这妞侍候男人的功夫确实了得,哪像那个念琢啊,还有麦肯马国的医院里的那个护士,她们还要跟我学学呐!这妞比那麦肯马国的金发美女的功夫还要强,真不知道她从什么时候就开始学了!先不说这个,饿了,赶紧填填肚子。
  “嗯,姐穷么,所以就剪人家的国旗了。”
  时胤打开食品袋,拿出什么就吃什么,边吃边对红霓:“别跟我哭穷。你也吃点?”
  “我按时吃过午饭了,才不像你想吃就吃,胡吃海塞,把肚皮胀得滚圆,谁还和我们玩呀!”
  “那倒也是!”时胤正把一卷夹肉的薄饼往嘴里塞,再灌下一大口饮料,“哎,既然你不吃,那你就开车嘛!”
  “也不!”
  “为什么?”
  “我像个女兵么?你这是军车牌,人家警察看到我在开车,就会把我叫停……”
  “你算了吧!既然你知道我的是军车牌,你看到哪个警察敢把这样的车叫停?再说,你也是个好女兵呀!”
  这回轮到红霓问为什么了。
  “因为女兵大多就是唱歌跳舞,到处为兵哥哥演出,让他们忘记兵营的苦和累嘛!你能歌善舞,还不是合格的女兵?”
  “切!你就知道吹捧,我算什么能歌善舞?承蒙你时胤哥哥看得起,和我一起玩,玩一次算一次,哪天玩腻了就走开了,是不是?”
  “嗨,这妞废话还真多哦!叫你开车就开吧!我还要再吃点儿。你要知道,只有吃饱了,等会和你玩儿才有劲是不是?”时胤对红霓坏笑了一下,真的又掏出一个小包子扔进了嘴里。
  “开就开!”红霓吧嘴一撅,下车后再钻进来坐上了驾驶座,然后比较熟练地把车开上了大街。
  时胤现在不吃不喝了,轻松地靠在座位上,看着红霓开车。
  前方的十字路口红灯在闪动,红霓把车速慢了下来。
  “嗨,加速冲过去呀!不是还有3秒的过渡时间吗?真TM笨妞呐!”
  “偏不!警察不找麻烦,我的性命还重要呢!要是碰上一个和你一样横的,都这样冲,那不是拿性命不当数么!”
  “好好!说得对!只好依你了,现在方向盘在你的手里嘛!”
  “嘿,服了就好,我这也是对将来的部长负责!”
  “切,又来了!喂,你知道最后的那段路怎么走么?”
  “知道,不就是那个建在一片丘陵中的在埠宜数一数二的高尔夫球场么?看我在三四十分钟之内就把你这官老爷送到。”
  “三四十分钟,太慢!哼,要是我开,25分钟以内!”
  “看来我今天真是开对了,既保证了我们的安全,还省得你又不知对着哪个美女的屁股顶上去,那我们就去玩不成了,嘿嘿……”
  “这该死的妞,你要咬住我不放呀!你说,我撞你是不是对的?我亏了你吗?”
  “嗯——哼,说不好!”
  红霓驾车在下午1点多的时候抵达了高尔夫球场。
  正值深秋的晴日,空气干燥,远处有朵朵白云慢慢地飘过来游过去。远远看去,偌大的球场所包含的大大小小的山头除了球场开辟并精心种植的淡绿色草地之外,都被精心修剪过的深绿色灌木所覆盖,在这些灌木的中间,偶尔会有几株高大的乔木鹤立鸡群般地矗立,用它们已经开始微微泛红的叶子把这些山头点缀得更好看。深入球场之中,可以看到,虽然时值深秋,但各种奇花异草因为转基因而生命力旺盛,他们在球场的各个角落展现出五颜六色,散发出阵阵馨香。
  在第一道并没有门的所谓大门口,几个值守人员懒洋洋地看着并不太多的轿车陆续开进驶出。红霓把车在空着很多车位的停车场里停好,扯下车钥匙就下了车;时胤也赶紧跳下了车。红霓把钥匙交给了时胤,随着时胤有点胡萝卜味道的手指的点击,他的汽车好像老母猪似地哼了一下就锁好了。于是,两人向球场第二道真正的大门走去。在值守人员的监督下,时胤把卡在门口的仪器上贴了一下,随着一声乐音,卡栏弹开,让他们俩走了进去。
  “哪天再弄到一张卡就给你哦!”时胤在前面走,头也不回地对侧后的红霓说。
  红霓“嗤——”了一下:“我才不稀罕呐!你以为到这里来容易么,花费多着呢!”
  “是啊!”时胤侧过身来,伸手拉住红霓的一只手,“这妞也变得特精了。不过,你不要担心,我可以帮你解决的。”
  “那又何必?还不如你拿着卡,如果愿意邀我,我跟着来享乐不就得了?”
  时胤把红霓的手拿起来,放在自己的唇上亲了亲:“咄咄——这妞真能博得别人的疼爱!”
  红霓抽出被攥住的手:“你少来,故意在这样人家都能看到的地方!”她指指前面。
  原来在他们前面不远的路边上,有一辆专供玩客们在辽阔的球场内使用的电瓶车停在那里。走到车边,时胤看了看:“嗨,TM就剩这破的了!我们到那边去选一辆?”
  “你算了吧!反正是开到里面就行,你又不老远地去兜风!”红霓说着,在旁边的位置上坐了下去。
  “好吧!”时胤坐到驾驶座上,把车速尽量开到最快——也就是相当一个普通人的跑步速度——还是很不满意,“NND,这比老子走路快多少啊?”
  “那行啊,你下去走,我开这个破玩意儿,我们比比谁快?”
  “你算了吧!我要和你在一起!”说着,伸过一条胳臂来,搭在了红霓的肩头。由于一只手掌握着电瓶车,方向盘幅度较大的晃动了一下,差点擦着了路沿立石。
  红霓吓得“啊”地一声,然后把他的手拿开:“我的好公子哥,你规矩点好不好?不要翻了车,让姐也跟着你倒霉!”
  时胤故意撅起嘴:“好吧!”仍然把车速开到极致,慢慢赶超了前面一对老年的外国夫妻开的同样的车。并行时,时胤分别用麦肯马国和大方国的语言向对方问好,红霓则向对方挥手致意。对方的两位白发老人也挥手还礼,那老妇还用大方国的语言说着“再见”。
  等到离开那对外国老人稍远了,红霓小声地问时胤:“你说那对老家伙是夫妻还是野鸳鸯?”
  “别胡扯,人家老头要找情人,也不找个像你这样的美妞,还找个白发魔女?”
  “也是,还是你们男人懂得男人的心思。不过——这是你从男人的角度来看的,但是,如果是老妇人主动找情人的呢?”
  “那他也会找个小帅哥嘛!”
  “切,又胡扯了,像你这样的帅哥,能理会这样的老太婆么?”
  时胤侧头对红霓狡猾地一笑:“很有可能,如果她是富婆,而某个帅哥两手空空,十有八九就成了啊!”
  “我才不信!喂喂,我说你别老是往前面开,这里安静得什么人都没有,我怕!”
  “你怕什么?有我呢!”时胤拍拍自己的胸脯。“我知道前面拐个大弯有个放置球杆和球篓子的小亭子,很幽静的。”
  小小的白云朵在他们的头上缓缓流动,不时有几只不知名的小雀叽叽喳喳地从他们旁边飞过,钻进了旁边山坡上的灌木丛。时胤驾驶的电瓶车拐过弯,前面果然出现了一所小亭子。时胤把车停下来,拉着红霓的手走了进去。亭子里除了两把有着宽宽的扶手的凳子,边上还放置了长短不一的好多根球杆和两个篓子,里面装了半篓子的球。
  “怎么样,我说得不错吧?”时胤指指亭子一角的自动售货机,“最让你高兴的是这个吧?”
  “嗯——哼,确实!”红霓嫣然一笑。
  “要什么你就去自己动手吧,我这里有卡呐!”
  “用硬币也可以的,我有……”
  “你算了吧,你那几个留着下次玩!”时胤走到售货机旁,把卡插进去,然后在旁边的小键盘上鼓捣了几下,听着窸窸窣窣、咕咚咕咚的声音,几包吃的零食和喝的饮料便滚到了下面的盘子里。时胤把盘子里的东西一起放倒了两张凳子的宽扶手上,自己拧开一瓶饮料喝了一大口。红霓则扯开一包甜咸兼具的零食尝了一点点,然后拿过时胤放下的饮料也喝了一大口。
  “来吧,我的公子哥!我们可不是来吃喝的。”红霓操起一根球杆,提着一个篓子走到亭子外面一米多远的发球区,把一个球放置到球座上,小幅度地挥动球杆试了试,然后开始大力挥杆,不料却打空,球仍在球座上呆着。时胤看到,哈哈大笑起来。
  红霓不满地:“你笑个屁!再看我的!”说着,她又狠命挥杆,这次真的把球打到了几十米开外,便得意地:“怎么样?姐不是吃素的吧?”
  “嗯,马马虎虎。看我的!”时胤放了一个球在球座上,发力挥杆猛击,球应声飞出,但并不是太远,只比红霓多了几米罢了。
  红霓赶紧笑起来:“公子哥,男子汉呐,比我也就远那么半步哦!”
  “现在不和你在嘴上比,我们每人再打两个球,然后到落点去看到底谁打得远。”
  “行啊,现在我给你放球了,这是第二个。”
  时胤也不哼哈了,抬杆就是一击,他也不看球的落点,催促红霓:“快放球!”
  红霓就给他放了第三个球。时胤憋了几秒钟的气,待到脸色乌红起来,才尽力挥杆击球,随着一声脆响,这次的球真的飞得最远。时胤喘了一口大气,把球杆交给红霓:“看你的本事!”说着,他从篓子里拿出两个球,先在球座上放一个。
  红霓把身子稍稍移动了一些角度,再握杆瞄了瞄,然后尽力一击,球飞向了离先前有一定距离的灌木丛旁。
  “傻妞,把球打进了灌木丛,怎么看得到?”
  “这就是我的本事,就是不会打进灌木丛里面去。少废话,继续给我放球呀!”
  时胤只得将手里的球放在了球座上,然后从旁边一点的地方向落球的地方跑去:“傻妞,别把我的脑袋打穿了呀!”
  “就要把你的脑袋打个洞!”红霓说完,咬牙一击,然后扔下球杆去追时胤。红霓在快步追赶的时候,看到球在时胤的头顶上飞过,落到他前面二三十米远的草地上。
  阖外甲用他的仪器把刚才打出去的6个球的距离统计过了,到底还是时胤打出的远,这当然一是因为男子的力气大,二是由于这小子玩这个比较多。
  时胤此刻坐在一小片灌木丛边,下面是整洁的草地,他手里拿着个高尔夫球,得意地对气喘吁吁地跑过来的红霓说:“看到了吧?这是我最后一击的成绩,比你远多了吧?”
  “切,比我远算什么?”红霓在他的身边坐下,“也就远那么一腿!”
  时胤丢掉手里的球,把红霓按倒在草地上:“我要看看你的腿有这么长么?”说着,在红霓的大腿上胡乱抓了一把。
  红霓象征性地做着保护动作,然后侧身弓背地面向他们前面不远的一泓碧水看着,她被里面倒映的小小云朵所吸引:“嘿,我说,你看那水中的云,真的漂亮!”
  “是么?”时胤拍拍红霓的脸,“我看还是没有你漂亮!”
  “你别瞎吹!这草戳到身上,还是很不舒服的,你就不管了?”
  “怎么会呢?我这不是在解决么!”时胤很快地就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部脱了,铺在草地上。“来呀,你滚过来吧!”
  红霓在滚到时胤的衣服上的时候,被一个硬物硌着,她伸手在身体下面掏出的是手机。
  时胤伸手要拿手机。红霓不给:“我要拍几张这水中好看的云。”说着,她也不理会时胤,拍了几张,再对着时胤拍起来。
  时胤不依,抢过手机:“你这妞太坏,你没看到我为了给你垫着舒服,脱得差不多全luo了,你还拍,是诚心要出我的丑?”
  红霓嘻嘻地笑着:“看你这滚圆的身体,拍了好看嘛!”
  时胤忽然感觉到又有个小东西硌着了自己的身体,他伸手在衣服下面的草地上掏出的是刚才他扔掉的球。“TND!”时胤骂着,站起身把球扔进了宁静的水塘。“扑嗵”的声音把一只小水鸟惊飞,只见它掠过水面,飞到更远处的小湖里去了。
  “嗨,快拍这鸟呀!唉,飞走了。”
  “拍你的魂!这不公平,你也得像我这样才行!”时胤过来扯红霓的衣服。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官途
描写某高官李向东10年官样年华,地域横跨经济中等发达地区、边远贫穷地区、发达富裕地区,主人公也历炼了不同地域、不同职务面临的种种危机与挑战,是一部写实的网络小说。
怎么了东东
都市其他完结
破局
谈了两年的女友最终嫁给他人,老实巴交的父亲突然被检察院带走,就在许国华一筹莫展之时,等待他的又是一张停职通知……
洗礼先生
都市其他完结
官途危情
漫漫官途,危情相伴。步步为营,直上巅峰。仕途天才、京大高材生冯天明蛰伏多年,突然走上官场舞台中央,面对上级、下级、兄弟、朋友,处处有情,处处危机四伏,保持初心,逆流而上,以超常规的道路,走上官途巅峰……
巴山破晓
现代都市连载
猎谍
间谍是一个非常古老的职业,从有战争开始的那一天起,间谍便是交战双方获取对方情报的唯一选择。有人说,间谍战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不会出现硝烟的战斗,可事实证明,没有硝烟的战斗在这个世界上几乎不存在,即便是暗地里的较量,同样充满血腥和牺牲。 我姓唐,叫唐城,你也可以叫我唐五郎。 我爹是军统,专门抓日本特务的军统,虽然他不在了,可小爷我也绝对不允许你们这些萝卜头活的逍遥。 这里是国统区,所以,这里没有你们存活的空间。如果你们非要来,那好吧,小爷我只好送你们统统下地狱。
锋利的柴刀
军事战争连载
逆袭
大多数的单位斗争,起于人事调动,止于背景对决……
钓人的鱼
现代都市完结
权路征途
提拔前夕,老板出事,妻子红杏出墙,欧阳志远人生遭遇重挫,未来一片黑暗,绝望之际,前女友的出现让他意外迎来一片曙光,命运曲线触底反弹……
jiuxiaohonghu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